兩女一男3p在線電影_昨晚弄得我好爽

1-1 戀愛的起源頭 一大清早的,齊雋澤便感覺到了隔壁的房間傳來了陣陣走音的歌聲,走音的歌聲清楚地傳進了齊雋澤的耳里,他不耐的翻了個身,把棉被拉了起來蓋住了自己的頭,想藉由棉被來隔絕那魔音傳耳。
不妙,下秒房門就被敲了起來,門外的人很有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的敲著,但齊雋澤賴床的功力也是一等一的,絲毫不理會外頭的人。
門外的人敲了數十下見沒人理會又跑回了自己的房間,拿出了放在寶盒里頭保管有加的銀色鑰匙,跑回了齊雋澤的房門口,把鑰匙插進了孔里,大大方方的就走進了齊雋澤的房里。
瓜小紀就像是很熟悉地就穿越了齊雋澤房里的客廳,來到了齊雋澤房間。
瓜小紀看著齊雋澤賴床的模樣就覺得開心,欣喜的就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床旁,偷偷的掀開了齊雋澤的棉被,看著齊雋澤熟睡的側臉,瓜小紀越看越癡……
不知怎么地,瓜小紀就爬上了齊雋澤的床,還很自然的橋了一個好睡的姿勢,絲毫不怕這床的主人會醒來,歡歡喜喜的環著齊雋澤的腰就一同睡了起來。
溫馨的畫面一直到了齊雋澤睡臉惺忪的睜開眼睛。
齊雋澤一見到了瓜小紀的睡得一臉香甜的臉二話不說抬起腳就把她給狠狠的踹下了床。
瓜小紀痛的睡意全醒,原本差點脫口而出的髒話在看見了齊雋澤后便全數吞了回去,笑呵呵的就像齊雋澤道早。
「早喔,小雋。」瓜小紀揉著屁股,癡癡地笑著,完全沒有罪怪齊雋澤的意思。
「妳能不能像個女生一樣矜持點,自己爬上男生的床,成何體統?」齊雋澤皺起好看的俊臉,口氣就像是媽媽在教訓女兒一番,好斥責。
「以后咱倆都是夫妻,又沒關係。」瓜小紀滴咕,一臉佯裝委屈,好像齊雋澤虧待她了一樣。
齊雋澤冷著臉,聽這話已經不計其數,她除了拿這句話堵他的嘴之外,沒了其他,對于瓜小紀,他只能搖頭搖頭再搖頭,于是決定不再理她,長腿一跨離開了被窩。
瓜小紀欣賞著齊雋澤精壯的身體,裸著上身的年輕男人果然就是一幅養眼的畫,不管看幾次都不嫌膩。
齊雋澤被瓜小紀那眼神看的不舒不服,搔了搔頭,「瓜小紀,別拿妳的眼神意淫我。」
「哎呀,以后咱倆都是夫妻又沒關係!多讓我滿足點嘛!」瓜小紀笑臉盈盈的道,眼神依舊鎖定著齊雋澤的上身。
齊雋澤無奈的嘆了口氣,走進了浴室。瓜小紀立馬就屁顛屁顛的也走到了浴室門前,像只等著主人回家的狗兒一般,等著齊雋澤。
齊雋澤刷完牙、洗完臉踏出浴室時,瞥了眼癡癡等候的瓜小紀,很大爺的說道:「我的早餐兩女一男3p在線電影_昨晚弄得我好爽呢?」
「要吃我還是吃我手工特製的三明治?」瓜小紀笑咪咪的說,說起話來沒半分女人的樣子。
「再廢話我就自己買。」齊雋澤倒也沒被她的話給雷到,很習以為常的回話,邊說還邊往衣柜走去,身上只穿著一條內褲呢。
「好嘛好嘛,別這樣嘛。」瓜小紀走向前去勾住齊雋澤的手臂,還兩手呢,也不想想這男人沒穿衣服呢。
「現在在我房間,瓜小紀妳不怕妳這樣貼上來我吃了妳?」
「快吃快吃!當開胃菜唄!我等這一刻很久了。」
齊雋澤捬額,嘆了口氣,決定不再理會瓜小紀,這人腦子從小就不好,要是好,當初就不會呆里呆氣得撞上他了……
齊雋澤穿上了一件藍綠色的襯衫,正關起衣柜時,瓜小紀就拉開了下頭的抽屜,「今天穿這件吧,特別搭。」
齊雋澤接過牛仔褲后,穿起了褲子,剛拉起拉鍊,扣好扣子,瓜小紀就拿了一雙P開頭的布鞋,拿在手上晃啊晃的,「這雙這雙,剛剛好,情侶鞋呢。」說完還指了指自己腳上穿的鞋子。
「……我穿別雙。」
「不行!今天只能穿這雙!其他雙今天跟你犯沖。」
「聽妳在唬爛。」
「沒唬爛,這可是為你好,你就穿唄。」瓜小紀苦口婆心的勸說著,這雙可是前幾天她買的,就覺得齊雋澤穿起來會好看,沒想到齊雋澤穿都不穿,氣得她牙癢癢。
「不要。」語畢,拿出了一旁的另一雙鞋子,穿上了襪子后套上了鞋。
留著瓜小紀一人哀怨的瞪視,瓜小紀下達了最后通牒,「你不穿我不給你吃早餐喔!」
「沒差,我自己買。」齊雋澤一臉無所謂,拿起了瓜小紀替自己準備好的包包就想離開,瓜小紀見狀立刻拾起自己包包,連忙跟上了齊雋澤。
瓜小紀又像是想到了甚么似的,折了回去,連忙鎖了齊雋澤的房門后又打開了自家的房門沖了進去,不出十秒又風風火火的奔了出來,鎖了門后才又一步當三步的追上了齊雋澤。
腳上換上了和齊雋澤相同的鞋子。
哼哼,他不換,那她換!
「不行!你要吃我的早餐啦!你都要回軍營裏去了,今天當然要吃我做給你的早餐!而且你的腸胃不好,不行吃太油膩,在軍營裏面記得要顧好自己的胃喔!」瓜小紀拿出了放在包包的早餐,一臉認真。
「把早餐在自己的包包里,髒不髒?」齊雋澤一臉嫌惡,但還是接過了瓜小紀遞上的早餐,就如同她所說的,他的胃的確不好,早餐店的又太油,吃了會胃痛又會拉肚子的。
「以后咱倆就是夫妻了,就別嫌棄了,拿在手上我怕跌倒會跟著飛出去呀。」
「可不可以改掉妳這壞習慣?沒事常跌倒,難不成阿姨忘了生腦袋給妳?」
「我沒腦怎么可能跟你考上同一所學校呢?我們以前讀的可是S高呢。」瓜小紀很理所當然的牽著齊雋澤的大手,強迫著齊雋澤握著她的手,直接無視了齊雋澤皺眉的臉。
「瓜小紀,放開妳的手。」
「不要呢,一起手牽手才有情侶的感覺啊。」
「我記憶裏沒和妳成為情侶過。」
「哎呀,我們當然是情侶了!」瓜小紀笑臉盈盈,死命的牽著齊雋澤的手,挺溫暖的。
真好,一大早的,就能吃到齊雋澤的豆腐,真開心呢。

1-2 尿褲子沒關係,以后別尿褲子了還坐到尿攤里哭,很難看,知道不? 要說他倆的孽緣、哦不,是緣分從甚么時候開始纏上的呢,那就該回溯到他倆都還是開口閉口吵架就說要告訴老師的國小五年級時了。
國小五年級的時候瓜小紀那樣子依舊像剛入國小時那樣的呆里呆氣,她的腦袋瓜里頭永遠只有著糖果,尤其是棒棒糖,她的世界里只有棒棒糖才是最重要的,不論是誰和她搶起了棒棒糖,她都翻臉的,連老師都不放過。
瓜小紀嘴巴里含著根葡萄口味的棒棒糖,急著要去廁所上廁所,慌慌張張的樣子看了著實滑稽啊,老師從幼稚園就跟大家說過:「走廊上不能奔跑,很危險。」這句話瓜小紀從幼稚園聽到現在,每每老師講她就流著口水也不知是真的聽懂了還是呼嚨老師的就點頭,老師也就當瓜小紀真聽懂了。
瓜小紀也不是笨蛋,上了小學五年級了當然聽的懂,但現在尿急呢,瓜小紀哪管那么多?先去廁所才是重點呀,國小五年級了尿褲子多難看啊,危不危險的,等尿完再考慮吧。
再一個轉彎就到廁所了——瓜小紀是這么想著的,步伐很自動的加快。
倏地,「蹦」的一聲,瓜小紀與人相撞了,屁股著地,疼得她眼淚都積在眼眶裏頭了,含在嘴里的棒棒糖也很戲劇化的先是個拋物線接著「咚啪」的一聲,不只摔到了地上,還碎了一蹋糊涂呢,瓜小紀看的很是心碎啊!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這碎的不是棒棒糖,是她的心!
「老師沒教過妳走廊上不能奔跑嗎?」與瓜小紀相撞的同齡男孩開口,男孩倒沒什么事,就是那俊的不行的臉被瓜小紀那么一撞,撞出不悅了,男孩絲毫沒半點同情心關心瓜小紀的屁股,更沒有同學愛的想伸出手拉瓜小紀起來。
「我急著上廁所!」瓜小紀漲紅了臉,稚氣的語調氣的岔音,丟臉死了也于事無補,于是決定硬著頭皮指著男孩的鼻頭,「你才不乖!沒事干嘛來撞我?」
「是妳來撞我。」男孩嗤了一聲,頗有痞子的味道,看瓜小紀的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什么垃圾一樣嫌嫌棄棄啊……
「我要跟老師說你搶我的棒棒糖!」瓜小紀依舊指著男孩的鼻頭,也不怕戳到男孩,直落落的橫著,那大聲霸道的語氣可像極了流氓啊。
「真可恥。多大了還吃棒棒糖?會被老師笑,多丟臉。」
「難道大了不能吃棒棒糖嗎?」
「對,長大了就不能吃棒棒糖了。」男孩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完全沒有理會這句話會帶給瓜小紀多大的殺傷力。
「那、那、那我不要長大了……」瓜小紀聽男孩這么一說可有些畏懼了,她對棒棒糖可是真愛啊!她甚至沒想過以后沒有棒棒糖后該怎么過活呢,如果長大了不能吃棒棒糖,那她寧可就別大了,一直當小孩子好了,這樣就可以一直吃棒棒糖了。
「不行,不管是誰都會長大,長大了就不能吃棒棒糖了。」
「我不要!為什么不能吃棒棒糖,嗚哇——」瓜小紀都忘了自己尿急,聽見了自己會長大,聽見了自己不能吃棒棒糖急著就哭了出來,哭的好華麗麗,整層樓,不整棟樓上上下下都聽得見她的哭聲啊。
每個老師循著哭聲來到了瓜小紀旁邊,那錯愕的場面真的是挺尷尬的啊,瓜小紀坐在地上邊哭還邊揉眼睛,那淚水可說是落落長,而男孩只是眼睜睜地望著,絲毫沒半點良心去遞手帕或安慰,一旁還躺著根棒棒糖尸體呢。
老師踐著瓜小紀的淚水走了過去,連哄帶騙的才讓瓜小紀的淚水回家去,事后的清潔工阿姨不知到底是抱持著數落還是安慰的心態對瓜小紀說了幾句話,讓瓜小紀著實記了一輩子啊。
「小紀,尿褲子沒關係,以后別尿褲子了還坐到尿攤里哭,很難看,知道不?」
這件事可是也讓齊雋澤記了好久,國小和國中時常常拿來奚落瓜小紀,讓瓜小紀那幾年都活在齊雋澤嘲笑的陰影裏頭啊。
老師,你們那時候踩的不是瓜小紀的淚水,是瓜小紀的尿……
還記得當初齊雋澤面無表情帶點戲謔的開口跟老師說時,那老師可說是面色鐵青,難怪他們總覺得那淚水怎么夸張成這樣,還帶了點黃色……

****
經過了尿褲子事件后,瓜小紀的世界裏不只是只有棒棒糖了,還多了齊雋澤這號人物的存在。
明明要是一般人的話可都是痛恨死了齊雋澤,但偏偏瓜小紀就不是一般人,大家都不知道瓜小紀這廝女孩是怎么喜歡上齊雋澤的,只知道當齊雋澤被瓜小紀丟進心里時可是辦的風風火火的,全高年級的人都知道瓜小紀這人喜歡齊雋澤,老愛纏著齊雋澤到處玩。
但齊雋澤總是不理她,總是把瓜小紀當成傻瓜一樣,總是處處嫌棄她,他壓根本不稀罕什么棒棒糖,只希望瓜小紀這個人能離自己遠一點。
從五年級瓜小紀每天遞上的一根棒棒糖開始齊雋澤就每每打槍她,但瓜小紀甚么不高,偏偏EQ最高,即使被齊雋澤拒絕也依舊笑臉迎人。
齊雋澤見到自己怎么也沒法子甩掉她就愈發的火,愈做愈過分,時常絆倒瓜小紀想讓她討厭他,順勢讓她痛到哭,誰知瓜小紀傻不隆咚的,還以為是她自己的腳不小心絆到自己的腳,還笑呵呵的撫平了因為跌倒而翻上來的裙子,搔了搔自己的辮子直說著:「呵呵……我就是太傻了,才會被自己的腳絆倒呀……」
齊雋澤看著看,覺得瓜小紀的腦子真的是沒救了,所以也就沒多加理會,隨著她去了,被瓜小紀每天煩著煩也就習慣了,只是每次覺得瓜小紀那傻的可以的表情就想欺負,畢竟那張臉就寫著我欠欺負呀!
以前瓜小紀可從不請別人吃棒棒糖的,管他是好同學還是好老師,棒棒糖這事就是沒門,但是對于齊雋澤倒是很俐落,歡歡喜喜的每天都給上一根。
「齊雋澤,我請你吃棒棒糖。」瓜小紀的小手上拿了根圓形的棒棒糖,遞給了齊雋澤,看起來好害羞啊,說話還嬌滴滴的呢。
「我討厭吃棒棒糖。」齊雋澤嫌惡的看了一眼,接著視線繼續回到了數學考卷上,渾身的氣息就是『我在算數學,別來吵我!』
但瓜小紀哪是這樣就能打敗的?瓜小紀從小學五年級被他拒絕到了六年級,早就被拒絕了數百遍了,哪里會怕?那少女心早就習慣了,沒這么容易碎呢,拽著齊雋澤的右手強行的攤開了他的手心,硬塞了棒棒糖給他,這才滿意地露出白齒笑了笑,那笑可燦爛了。
也不檢點這行為多像個流氓啊!
「我說了我討厭吃棒棒糖。」齊雋澤把棒棒糖擱回了桌上,繼續專心著桌上的數學考卷,心里煩著這數學考卷上錯的題目,根本沒多加心思去理會瓜小紀。
但這并不代表瓜小紀也是。
瓜小紀討好般的又拿出棒棒糖塞到了齊雋澤的手里,以前她的媽媽只要塞根棒棒糖她哭也能轉成笑,是她最開心的事了呢,所以瓜小紀看著齊雋澤那懊惱的表情就覺得應該要逗他開心,所以才厚著臉皮塞進去。
雖然瓜小紀并不知道齊雋澤在懊惱什么,但是長大后才明白原來她當時的行為叫做不會看臉色自討苦吃,難聽點就叫作白目。
齊雋澤被這樣一鬧當然就更煩了,手里的棒棒糖用力的砸到了瓜小紀的身上,大吼著:「我都說了我討厭吃!」,瓜小紀的肚子果然感到一陣悶痛,是被棒棒糖砸到的感覺,接著聽見了棒棒糖掉到了地上的聲音。
你只說你討厭吃,你沒說你不要吃呀……
瓜小紀二話不說,眼里擒著淚就嚎啕大哭了起來,她是痛到含淚,但是是被齊雋澤兇的樣子嚇到落淚的。
放學后回到家的瓜小紀跑到媽媽的身邊揪了揪媽媽的上衣,問了媽媽:「媽媽,作夢夢到下棒棒糖雨被棒棒糖砸到的時候就沒有這么痛呀,為什么現在這么痛?」
媽媽回她說:「傻瓜,夢境和現實當然不一樣啊。」
于是瓜小紀就又問了:「那媽媽,我以前生日許的被棒棒糖淹沒的這個愿望能不能都取消?」
媽媽只是笑著說好啊、好啊,這樣最好不過了。
隔天去了學校后,齊雋澤依舊是頂著那酷酷的臉,說著我討厭吃棒棒糖那幾句討人厭的話,只是改變的是,齊雋澤開始會收下了她給的棒棒糖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7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