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人互相性慰視頻_昨晚我們班10個男生上我

2-5 免試志愿卡 四月份是瓜小紀的生日,但她的生日永遠和期中考撞日,從以前就這樣,瓜小紀每年只能抱著書啃著字過這悲哀凄涼的生日,沒辦法盡情的慶祝、玩耍。
「親愛的,生日又只能和期中考度過了,真的好可憐……嗚嗚。」瓜小紀趴在齊雋澤桌上,想藉由打悲情牌來博取齊雋澤的目光,畢竟要得到齊雋澤的同情根本就一點也不可能,但只要讓他看一眼自己也就滿足了,她自認是很好滿足的。
「誰叫妳要在那天出來?自己不早一天也不晚一天。」齊雋澤惡毒的回話,「在這邊哭哭啼啼不如快點把我給妳的講義看一看。」
「你的講義可是從國一到國三所有的重點耶,好多,親愛的我看不完。」瓜小紀被訓了一下后這才收起哭哭啼啼的口氣,有些抱怨有些撒嬌,就盼著齊雋澤理一理自己。
但也不想想這些就是考試的範圍呀,現在可是國三下學期的緊繃期呢,國三下學期都專門是複習一到三所學過的東西,考試當然也就考這些啦,都要基測了,不考這些難道要考一二三啊?
「不看就還我。」齊雋澤手中的筆沒有停過,一遍又一遍的算著數學,那認真的模樣讓瓜小紀看得是如癡如醉。
「哎呀,親愛的幫我整理的重點呢,我怎么可能不看呢,我一定把這些全都刻進我骨頭里。」瓜小紀討好地道,齊雋澤沒有理會只是沙沙地算著數學,瓜小紀看著看也決定跟著齊雋澤一起用功。
但瓜小紀看呀看得,就是看不懂,看著齊雋澤算得如此輕鬆時,她的腦袋瓜一轉,決定又蹭向前,「親愛的你最聰明了,教教我唄。」
唉,誰叫這瓜小紀平時上課不上課地,整天只知道打盹呀?
「哪題?」齊雋澤話一出口,瓜小紀立刻把講義給推向前,指了指卡了很久的數學題,笑呵呵地看著眼前解著題目的齊雋澤。
旁人看得是忌妒又羨慕啊,平常要是其他人向前問他,他是連開口都懶得開口,連抬頭都懶得抬頭呢,很表明著不想教,要是剛剛好那時心情差了點,反而就會抬起頭,開起口,丟句:「快滾,別吵。」后,順勢還會給個令人打寒顫的眼神,惹得大家是不敢問啊。
現在除了瓜小紀和李予苡之外根本沒人敢跟齊雋澤搭話,齊雋澤在他們心中是不可侵犯的大神,很高高在上的神啊!
所以大家看見齊雋澤教瓜小紀是又羨慕又忌妒的呢。
「要基測了,認真點。」齊雋澤瞟了眼只顧著看他的瓜小紀,言聞,瓜小紀趕緊看向了數學題,要自己趕緊專心,免得等等齊雋澤生氣了不教了。
「親愛的,你打算去哪間學校呀?」瓜小紀算著數學,算啊算的又不小心偏了神,抬頭又問道齊雋澤。
這廝人也沒生氣,早已習慣了唄,手里轉著筆,頭也沒抬起來,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S高。」
「明星高中啊?那PR要九十八呢,好厲害呀,咱們親愛的絕對沒問題。」瓜小紀崇拜地道,口吻挺諂媚的,一聽就知道是討好,那夸大的反應著實逗趣。
班上的人聽到了齊雋澤的志愿后倒抽了一口氣,但想了想,照著這齊雋澤的聰明腦袋,要進去也是綽綽有余,一伙人聳聳肩,又繼續奮命地讀著自己的書。
「那第二志愿呢?」瓜小紀又問道,明知道齊雋澤的第一志愿和第二志愿鐵定也差不了多少,更何況這人可是齊雋澤呢,怎么可能會進不了他想進的學校呢?
齊雋澤抬起頭來瞪向瓜小紀,手一個握拳就往瓜小紀的腦袋給敲了下去,「還要不要學?不要就別妨礙我看書。」
「要要要,當然要呢,親愛的教我怎么可能不學呢?」瓜小紀用力地點頭,又埋頭繼續研究著齊雋澤列出來的公式。
當齊雋澤解說到一半時,教室的門猛然地被打開,大家瞬間感覺到了一股悶熱感,原本流動在教室的冷氣瞬間跑到了外頭,外頭那高到不行的溫度瞬間竄入教室。大家皺起眉頭,原本想斥喝著是誰如此沒有道德時,班導師的身影映入了大家的眼里,使得大家原本要開口的話又給吞了回去。
班導師抱著一疊單子走了進來,班導師走到了講臺上,把單子往桌上一擱,開口說道:「現在發免試推甄的單子,每排的第一個都來拿。」
大家聽見了免試后,頓時嘰嘰喳喳地討論了起來,每排的第一位同學很盡責的走道前頭去拿單子,回到了座位后一一的傳了下去,每個人都討論起了要填哪所學校,原本只有沙沙的寫字聲及小小地討論聲瞬間因為這張免試紙而劃破了緊張且有壓力的氣氛。
「雋澤,你打算要填S高嗎?」李予苡伸出頭,奮力地往前看,問了問前頭的齊雋澤,她剛剛可沒露聽齊雋澤和瓜小紀的對話,李予苡看見了齊雋澤的免試卡上果然填上了S高,她并不意外。
「嗯。」齊雋澤應了聲,對于自己的志愿始終如一,并沒有想要更改的跡象,填完之后就自逕地交回給老師了。
對于齊雋澤填S高這件事情,有的人愁有的人喜,班導見著自己帶出來的人有如此的志向她感到很開心且驕傲,愁的人莫過于就是瓜小紀了。
瓜小紀的內心可是很掙扎的啊,瓜小紀知道即使自己在怎么的努力也不可能會上到S高,畢竟那PR是很高的,而齊雋澤上S高這件事情,早在填免試卡時就已經確定了,齊雋澤這人在學校的表現和成績一向良好,是全校第一名,S高鐵定會收他的,就算S高免試沒收他,基測時也鐵定是會考上的,但是她可就不一樣了,國一到國三三年來,她都是混一混帶過,成績一向都是普普偏弱,別說S高了,她連A高都碰不著邊呢,她上次模擬考成績才五十幾呢,差了一大截啊。
跟瓜小紀有相同心情的還有李予苡,李予苡的成績雖挺好的,但是離S高也挺勉強的,如果免試A高的話,她有很大的機率可以免試進去,可她不想就這樣進A高然后離開齊雋澤,李予苡經過了幾番掙扎過后,決定在免試卡寫上了S高,最后去到了辦公室繳回了給老師。
「予苡,妳有這種志愿老師很替妳開心,但其實A高也不錯,如果照免試的話,妳是會上A高的,妳確定要填S高嗎?S高這次對我們學校開放只有兩個名額,妳確定嗎?」班導師皺起眉,有兩女人互相性慰視頻_昨晚我們班10個男生上我些擔心的看向了李予苡,她特地給了李予苡一個上午的時間思考,沒想著這小女孩還是依然填了S高。
「確定,如果免試真的沒上,再考基測就行了,不要緊,我賭賭運氣也好。」
「先撇掉S高,A高基測分數也要九十,予苡妳上次模擬考只考七十,如果真的去考基測說不定連A高都進不了,妳確定嗎?如果免試的話,照妳的在校成績是鐵定可以進A高的,用不著犯這么大的危險,予苡,妳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老師,我知道妳擔心我到時候錯失掉好學校,可是我真的滿想進S高的,距離基測還有二十幾天快三十天,上次或許只有七十,但如果我再努力點,后天的模擬考或許就會有九十呀,我還有二十幾天可以努力呢,不怕。」李予苡樂觀地笑了下,對于免試這事是鐵了心不打算更改,旁邊的人看著看都佩服起了李予苡的樂觀態度,那著實是人家說的過度樂觀啊。
「好,老師支持妳,加油!」班導師揉了揉李予苡的頭,那動作挺令人遐想的,但好險班導師是個女生呢,如果今天換成男生那鐵定又是流言滿校飛了。

3-1 補救大作戰之師生戀 李予苡轉身離開了教職室,正當班導師想把班上的免試卡交出去時,便見到了瓜小紀一個人探頭探腦的推開了教職室的門。
瓜小紀放眼看去,一眼便看見了班導師,她發現班導師也正疑惑的看著自己時,她便揚起了自己最拿手的討好笑容迎上去,「老師,我親愛的老師啊——」
班導師被瓜小紀叫的渾身的雞皮疙瘩都站了起來,無奈地表情直直地擺在了臉上,「小紀,現在是午休時間,休息時間不休息,跑來這做什么?要是被教官抓到了屁股又要挨棍子了。」
「老師啊老師,妳是教英文的對不?妳就行行好唄,都快基測了,能不能我每天中午都來找妳惡補惡補一下呀?」瓜小紀笑得癡、笑得傻,笑得班導師都拿她沒辦法。
班導師帶了這瓜小紀三年,知道這瓜小紀纏人的功力可是一流的,便想也沒想就放棄掙扎,眼看基測也就要到了,這呆呆的同學有著奮發向上的精神是很好,于是也就從了瓜小紀,決定也犧牲下午休時間來教教瓜小紀。
「妳的英文成績沒有說很差,在班上也算前頭,怎么會拿來補英文?真要說起來的話應該是要去找找妳的數學老師和地理老師才對。」班導師狐疑,對于瓜小紀把這寶貴的黃金一小時拿來補英文著實很奇怪,由于自己是瓜小紀的班導師,所以還是提醒了下瓜小紀。
「嘿嘿,我也找過地理老師和自然老師還有生物老師了,他們也都答應了,時間我也都排好了,一、三、五放學找地理老師,二、四放學找自然老師,六和日我也約好生物老師每天早上十點到下午兩點的惡補了,這里是我的最終站啦!」瓜小紀一臉驕傲,「怎么樣,我聰明吧?」
班導師聽著她的計畫表有些汗顏,對于瓜小紀這惡補行動感到無奈,「那妳最爛的數學怎么辦?數學老師呢?妳約甚么時候啊?」
「數學、歷史、國文全部都交給親愛的了,原本是想要全部都交給親愛的幫我惡補,但是想了想,決定還是不要了,親愛的還有自己的書要讀,我這樣整天煩他也不好,我很有自知之明的。」瓜小紀笑呵呵,把手上抱著的英文講義給放到了班導師的辦公桌上,拉了張小椅子到桌旁,很一鼓作氣地坐了下來翻開了講義——
「老師啊,快來唄,我們可以開始了!」
老師看著看覺得挺想暈倒的,上頭滿滿的都是句型,這字跡啊全都不是瓜小紀的,全是齊雋澤的筆跡,姑娘呀姑娘,你拿走了人家的筆記講義,那人家看甚么呀?
「我和親愛的換了講義,所以親愛的讀我的講義哦!」班導師依稀記得瓜小紀是這么回答自己的,而她也記得,每次改瓜小紀的作業時,那本子上啊全都是她上課時無聊的涂鴉玩意兒。
****
原本瓜小紀以為這惡補計畫會進行得很順利的,但怎么知過了一個禮拜后大家就莫名地傳出了一堆謠言了。
這標題很聳動,讓瓜小紀氣得一天吃下了三個大漢堡,也沒管自己體重是不是會暴漲,她雌牙裂嘴的啃了比自己的臉還要大的漢堡呢,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吃的。
『瓜小紀移情別戀,劈腿愛上生物老師,假日偷約會!』
一張血淋淋的照片貼在了公布欄上頭,那是瓜小紀在圖書館前等著生物老師的照片,那照片拍得好唯美呀,旁人看著都覺得可以當成小說封面了呢,那是一張瓜小紀抱著一本生物講義和生物課本對著從遠方走來的生物老師揮揮手的照片,泥媽的,別人都只看到生物老師和她而已,全都忘了生物課本在手里嗎?全都無視了背景是圖書館是吧?
這怎么看都知道是惡補功課啊,她的頭昨天還被生物老師敲了好幾個包呢,現在怎么想都覺得是造謠啊造謠!鐵定是生物老師的愛慕者干的壞事。
怎么說嘛,她每天中午都找英文老師那人怎么不拍啊?她每天放學都跟在地理老師和自然老師后面那人怎么不拍啊?她平常黏著齊雋澤那人怎么不拍啊?怎么她和生物老師到圖書館那人就搶著拍呢?
生物老師長得帥她知道,有挺多女同學哈著生物老師她知道,但她可是一心一意都傾向著齊雋澤呢,她怎么可能會喜歡生物老師呢?更何況她現在全心都奉獻在課業上,整天只想著要考上S高呢,哪還有時間談戀愛?
更何況這師生戀是不行的,她可沒這么大膽呢,媽媽會抽屁股,她不敢,況且歲數差這么多,她才剛十五歲呢,怎么可能會戀上一個快三十的男人呢?
「我說嘛!我說嘛!這群人是眼瞎啦?我忙著考基測,那個偷拍的人忙著挖八卦是不是啊?更何況那什么標題?我哪有劈腿?我哪有移情別戀?我鐵定是愛齊雋澤一輩子的,什么劈腿?我呸!呸!呸!」瓜小紀嚷嚷,一臉氣嘟嘟的,那鼓起的臉頰啊真是讓人想戳,聽瓜小紀訴苦的程怡希在一旁嘆氣。
「是是是,瓜大小姐永遠不劈腿、永遠不移情別戀,只是我說啊,妳自己沒事約在圖書館干嘛?約學校教室或辦公室不是挺好的嗎?」
「親愛的約我假日下午三點在圖書館補數學還有國文歷史啊,所以我只好約在圖書館啦,如果約在學校我要趕來趕去的,沒時間休息,我鐵定會不專心的。」瓜小紀解釋,那表情好委屈呀,程怡希聽著聽也覺得有理,頓時也就覺得瓜小紀著實是挺委屈的,也就沒再多問或調侃瓜小紀了。
「走!咱們去消滅那些謠言!」程怡希難得一股熱血,拉著瓜小紀想走出教室,但這股熱血和這番話是嚇著了瓜小紀,瓜小紀腳踩煞車。
「怎么消滅啊?我現在走到哪就被人罵到哪,每個人都看著我呢,搞得我像是什么稀有動物呢。」瓜小紀咕噥,「想想稀有動物也是保育類啊,這樣殘害我的心我鐵定活不久。死了他們可要賠錢啊。」
「我們去把照片撕下來!」程怡希拉著瓜小紀的手就想沖去布告欄去,頓時一道冷冷清清的嗓音又飄進了程怡希和瓜小紀的耳里。
「撕下來只會讓人覺得作賊心虛。」齊雋澤的一句話徹底地把程怡希的熱血給打回了體內,「別帶著瓜小紀去干蠢事。」
「不然要怎么辦?」程怡希不敢太猖狂,語調也盡量地放軟了,但齊雋澤的那句蠢事是刺到了程怡希的自尊了,她那火啊就像外頭的太陽,燒啊燒得,好燙人啊。
「自然有人會撕。」齊雋澤一語道破夢中人,程怡希和瓜小紀聽到了有人會撕便就沒這么生氣了,「現在只要讀好妳們的書,考好妳們的基測就行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8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