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摸男人蛋蛋視頻_昨晚約了個的D杯熟婦女

3-2 我請妳吃飯 這句話讓瓜小紀頓時熱血了起來,奮力地又拚了拚,對于那些謠言也就沒那么在意了,而當天下午就立刻應證了齊雋澤的話了,一個不知道是誰的人趁著大家都在上課時就神不知鬼不覺得去撕下了那該死的照片了。
當瓜小紀知道是誰撕下照片的時候是已經過了快一個禮拜的事情了,禮拜六上午十點,太陽依舊大大地掛在天上,那熾熱的陽光真是燒得瓜小紀叫苦連天,太陽那熱情地燒啊燒得,熱得瓜小紀都快快脫水了,簡直就要被燒成乾了她說。
「抱歉啊,遲到了一小下,這是歉禮。」生物老師拿了一罐冰飲遞給了瓜小紀,也順便遞上了吸管,生物老師那修剪整齊的黑褐色短髮露出了額頭,額稍微微地沁出了些汗,那汗可以說是性感,但是也可以說是噁心,完全取決于個人的角度看法。
看著那汗啊要滴不滴的,瓜小紀那強迫癥就發威了,拿出了衛生紙遞給了老師,生物老師說了句謝謝后就接過了衛生紙,擦了擦臉上的汗。
瓜小紀手拿著冰飲,想了想覺得自己也挺好收買的,一灌冰飲就可以收買自己,剛剛她還想著要掐死生物老師呢,讓她一個弱女子站在大太陽底下烤的,結果罪魁禍首來了,遞上一灌冰飲她也就不吭聲了,真是見到吃的喝的就開心。
他倆一前一后的進了圖書館,開始找尋了座位,兩人入座之后,瓜小紀很自然地打開了生物講義,推到了老師的面前,「我說俊得可以的老師啊,前頭我自己看了看之后都沒問題,就是這題卡住了,看了看答案之后還是覺得不會,你就行行好,替我解答解答唄。」
「這題?不就是動物的心臟嗎?這么簡單的問題妳也不會,考什么基測啊?上次被我敲腦袋不夠啊?」生物老師的態度和在外頭可以說是差了十萬八千里,那一臉高傲的樣子就欠人抽,「這題課堂上不是教過了嗎,難道妳都沒聽嗎?我是不是說過有時候解剖青蛙的時候心臟沒弄壞,塞回去青蛙還是能跳能逃啊?」
「俊得可以的老師啊,我這就是忘了唄,怎么可以這樣罵你的學生呢?好歹你也教了我三年是不?」瓜小紀不服輸的反駁,「你上課大家都在討論你有多帥,那嘰嘰喳喳的聲音吵得我沒法專心呀!」
「怪我是不?我媽就生的我這張臉,我現在就打給我媽,妳怪她去。」
「哪敢怪你呢?俊得可以的老師啊,你真是心善人慈面俊品好啊。」瓜小紀那討好的笑容又換上了,想了想一切都覺得是自作虐,當初她去拜託這廝老師時那一臉沒問題的表情看得瓜小紀以為一切都順利時,沒想到一進圖書館這人就露出了真面目,別的同學都說他溫柔體貼,在瓜小紀看來真是一廝只會霸凌學生的大混蛋!
「好了,還有哪里不會?」生物老師手環胸,一臉悠閑的樣子看起來就欠人罵,瓜小紀忍啊忍的,翻了幾頁生物講義后就又推向了老師。
「老師啊,這題特難,我看啊看的都看不懂。」瓜小紀指了指基因題,生物老師看了看便拿了瓜小紀的一支鉛筆,在上頭寫下了一道公式。
「生物就生物,要甚么公式啊,真討厭。」瓜小紀皺起眉,咕噥咕噥道。
「這是基因遺傳的公式,這個妳要背起來,要是基測考了妳就拿這公式套。」生物老師拿鉛筆敲下瓜小紀的頭,旁人看得是覺得甜蜜啊,但瓜小紀只覺得痛,只有本人才知道這人敲得多用力,只有本人才知道的痛啊!
「都被你敲笨了!」瓜小紀揉了揉被敲的地方,埋怨地看向了那個公式,記到腦子里后,翻開了另一本講義,再度推到了老師前頭。
「是有多笨?怎么這面全空白?」生物老師那俊臉皺起眉頭,對于瓜小紀那全空白的題目搖了搖頭,他起了身,坐到了瓜小紀旁邊,決定開始認真地教起瓜小紀。
「是你出太難了好不好?哪是我笨啊?」瓜小紀反駁,她喝了口生物老師給她的綠茶,然后看了看老師的那瓶飲料后,又開口,「老師啊,你喜歡喝綠茶啊?每次你教課都帶綠茶,現在假日來教我也是綠茶耶。」
「別廢話這么多,專心點,不要到時候考不好才在那邊哭!」生物老師斥喝,瓜小紀聽了趕緊埋頭開始努力地聽著生物老師的講解。
當上禮拜生物老師所出的題目都講解完畢之后已經是快兩點的事情了,瓜小紀那腦子啊聽得是覺得滿滿的收穫啊,等等就可以去吃飯的想法閃過瓜小紀的腦海里,那心情真是開心的不得了,聽了那么多重點,她的腦子是飽了,但肚子可就饑腸轆轆了。
「瓜小紀,這本是二下和三上的題目,不會就翻翻我上次給妳的講義,別翻錯本了,一本是一年級和二上的題目,一本是講義啊,下禮拜之前寫完,不會的空著假日發問。」生物老師收拾收拾了講義,把他帶出來的那本給了瓜小紀。
正當瓜小紀以為生物老師要離開的時候,生物老師突然地問了句:「還沒吃吧?我請妳吃飯,走。」
瓜小紀聽著頓時就愣了,但沒有多久就回過神了,「怎么突然請我吃飯啊?」
「快點!把東西擱著不會有人偷的,把包包帶著就行了。」生物老師拽了瓜小紀的包包和手就把她給拖出了外頭,原本在圖書館里頭有冷氣可吹的,一出到外頭就熱得可以,瓜小紀就覺得自己就像冰淇淋一樣,都快融成水了。

3-3 謠言之顧好妳自己就好了 生物老師把她拽進一間便利商店,瓜小紀餓得趕緊買東西吃,兩個人坐到了里頭附設的桌子和椅子上,瓜小紀才開口:「一個堂堂生物老師居然請學生吃便利商店的微波食品,我真是心涼了。」
「也好,心涼總比慾火焚身好,免得等等妳被熱到燒起來就不得了了。」生物老師揶揄,但話落后就立刻轉了峰,「最近學校那些謠言沒把妳怎么著了吧?」
「那些謠言把我的心靈都當成抹布一樣踐踏了啊,我身心都受創了,被指指點點的活像個保育類動物似的,真是苦了我。」瓜小紀故意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那樣子啊看了就覺得欠揍,瓜小紀還以為自己扮得委屈呢。
「看妳那話說的,這樣看應該是沒事,妳看看我,妳真是毀了我的名聲啊。」生物老師挑起眉,看了看耍憨的瓜小紀,接著輕嗽了口咖啡,那悠閑的樣子絲毫沒有半點流言男主角的樣子,緊張沒見半分,倒是見到他挺愉快的。
怎么?難道和瓜小紀鬧誹聞很愉快啊?
「我哪里毀了你的清白?是你毀了我的清白耶。」瓜小紀瞪大眼睛,激動地望著眼前喝著咖啡的男人,那激動的程度啊可以說是要掀桌那番樣的激動啊。
「那好吧,那我會對妳負責的。」生物老師抿唇一笑,笑得如沐春風啊如沐春風,帥氣的不得了。
「乾脆說以身相許好了。」瓜小紀翻了個世紀大白眼,對于生物老師的話完全當作開玩笑。
生物老師又是一笑,「好啊,如果妳比較喜歡聽這詞那我就說這詞。」
「我不搞師生戀的,老師。」瓜小紀抽了抽嘴角,扮了個鬼臉,「流言已經滿校飛揚了,我不想要它再進化變成一只有翅膀的流言。」
「妳不搞我搞。」生物老師放下手中的咖啡,原本一臉不正經的臉忽地正經了起來,「說認真的,學校那些謠言沒有讓妳怎么了吧?」
「能怎么著?不就是一群看圖說故事的小孩子嗎?倒是老師應該沒被主任他們刁難吧?」瓜小紀見到他一臉正經也就沒有繼續開玩笑了,她聽到別人說主任一知道謠言的事情之后就約談了生物老師,讓她不安了好久,終于熬到了今天才問。
「主任也覺得我不可能跟妳這種死小孩談戀愛。」生物老師睨了眼瓜小紀,「如果有人去欺負妳要跟我說知道不?」
「怎么欺負我?干什么欺負我?」
「有人如果仗著謠言到妳面前謾罵也要告訴我。」生物老師沒有回答瓜小紀的問題,只是自逕地囑咐著自己的事。
「如果你知道能怎么辦?收拾他們?」瓜小紀好奇地問,那一臉疑惑的表情映入生物老師的眼里,他抿唇又是一笑。
雖然是笑,但是卻又忍不住讓人發寒,「我絕對會去揍他們。」
瓜小紀聽著愣了,她居然聽見一個老師說要去揍學生?有沒有搞錯啊?
****
距離基測剩下十天,瓜小紀每天埋頭苦練讀書,上課時間抄基測重點下課時間就轉過頭問齊雋澤不會的問題,謠言的事情并沒有因為照片撕下來而平息,大家對于瓜小紀和生物老師的沉默都視為默認,看著沒有人跳出來反駁大家也就更變本加厲的造謠著師生戀這等事。
變本加厲的意思就是有些人會時不時都走到瓜小紀前頭說她不要臉或誘拐老師之類的,但瓜小紀始終沒有搭理,也沒有跟生物老師說,上次看見了生物老師那發寒的笑容瓜小紀就覺得還是別說比較好,她覺得這種事情再過陣子大家就會覺得無趣也就平息了,更何況她都要畢業了,管人家怎么說?
「親愛的,你不是已經免試上了S高了嗎?怎么每天還拼命讀書呀?」下課時分,瓜小紀扭過頭問道,她看著他每天也是低頭看書,終于忍不住好奇詢問。
「我要考基測。」齊雋澤頭也沒抬就回答了瓜小紀的問題,這讓李予苡和瓜小紀嚇了好一大跳,好端端的做什么考基測?
「學校說有獎學金。」齊雋澤又開口解答了兩人的疑惑,他抬起頭來狠瞪了瓜小紀,「到底要不要算數學?」
「要要要,當然要了,親愛的你知道嗎,我前天的模擬考成績九十呢,多虧有你,真是太愛你了!」瓜小紀很得意的說了自己的成績,原先以為齊雋澤也會像程怡希一樣吃驚地看著自己,沒想到沒換來齊雋澤的吃驚,倒是再度換來齊雋澤的冷眼。
瓜小紀看著那警告的眼神嘿嘿地笑了兩下下,接著低頭繼續沙沙地算著自己的數學。
「小紀妳好厲害哦!進步好多!」李予苡用著充滿崇拜的眼神看著瓜小紀,惹得瓜小紀一陣陣不舒胡和尷尬。
「哪像我?我到現在成績也沒進步幾分。」李予苡失望地垂下頭,五味雜陳的看著瓜小紀的數學講義,那一臉可憐的樣子惹得最討厭她的瓜小紀都同情了。
「我可以教妳!如果妳有不會的可以來問我。」瓜小紀仿佛以為自己是正義的化身,二話不說的拍了拍自己,胸有成足的道。
「真的?謝謝妳!」李予苡一聽整個人精神都來了,抬起頭來開心的望著瓜小紀。
「瓜小紀,」齊雋澤的聲音冷冷清清的飄了起來,「妳自己功課爛成這樣要教誰?」
「我哪有爛呀?我已經開竅了!」瓜小紀不甘示弱的反駁,那一臉不甘心的樣子真的惹得想笑。
「予苡,她教不了妳,妳找老師比較好。」齊雋澤盯著瓜小紀那不甘心的臉蛋,可話卻對著李予苡說著,李予苡一聽就又失望了但也不好意思麻煩人家,畢竟快基測了,每個人都自顧不暇,她能體諒。
「親愛的你怎么這樣呀?人家也是為了你才想進S高啊,她填志愿可是放棄了A高耶。」瓜小紀有些皺眉,雖然知道齊雋澤本身就沒什么良心,但也不免同情了自己的情敵,雖然她很討厭李予苡,但是對于李予苡放棄A高填S高這個舉動可說是佩服再佩服,因此也有些軟化了。
兩女摸男人蛋蛋視頻_昨晚約了個的D杯熟婦女「顧好妳自己就好了。」齊雋澤惡狠狠的眼神再度瞥向瓜小紀,他低下頭繼續看著他的書。
瓜小紀有些失神,她恍神的原因不是因為齊雋澤的眼神,反倒是因為齊雋澤的話,她總感覺齊雋澤說得這句話別有意思,他是再叮嚀她別插手李予苡的事情還是謠言的事情?
這句話停留在瓜小紀的心里,但并沒有在意太久,只是繼續努力的算著數學。
「真是太不要臉了,霸占了齊雋澤之后現在還要霸占生物老師,怎么會這么的狐貍精?」高亢的聲音傳入瓜小紀的耳里,那一臉不屑的表情說明了她正在鄙視瓜小紀,「心機真重!」
瓜小紀沒有理會她們的冷言冷語,只要不是在說齊雋澤壞話或者是在勾搭齊雋澤的話瓜小紀其實是很能忍的,但是能忍歸能忍,傷心還是一定的,她沒有想到原來她在大家的心目中都是這樣子的一個人,她真沒想到。
瓜小紀默不作聲的樣子齊雋澤看在眼里,但齊雋澤也沒有出聲,就讓這些謾罵瓜小紀的女生們繼續罵著,他無視了女生們后眼神專注的看著自己的講義。
女生們見到齊雋澤沒有阻止便更加的放肆,劈頭就說:「瓜小紀啊,妳上輩子該不會是只狐貍精吧?這么會誘拐男生。」
女生們繞在瓜小紀的身旁,那一臉諷刺的話語和笑容悄悄地侵蝕著瓜小紀的內心,但瓜小紀仍然沒有任何反應,自逕地算著數學。
女生們正想再說些什么時,鐘聲忽然地響了起來,女生們嘖了一聲,罵了句厚臉皮以后就乖乖的回到了座位上。
瓜小紀笑呵呵地對著齊雋澤道:「真是一群幼稚的小屁孩。」她轉回身,把數學講義收進了自己的桌里頭。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8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