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被一男雙飛動態圖_昭然天下番外

3-4 妳有完沒完 每天總會有幾個人到瓜小紀的身邊諷刺或是謾罵瓜小紀,這種幼稚且下流的行為并沒有隨著基測的來臨而減少,沒有減少倒反而增多,就連一年級的小學妹們都會結群成黨的到瓜小紀的教室門口外故意講著暗諷她的話,而隨著倒數基測日子慢慢的減少,剩到第五天時,瓜小紀的成績突然起了變化。
「八十二?」程怡希看見了瓜小紀拿著前一天考的模擬考成績單倒抽了一口氣,「上次不是考九十?怎么突然掉那么多?」
「考試的時候不小心打瞌睡,迷迷糊糊填錯位置,哈哈。」瓜小紀搔了搔自己的后腦,吐了吐舌,不好意思的道。
「瓜小紀!這是基測前最后一次模擬考耶,妳居然敢打瞌睡?」程怡希不敢置信的看著瓜小紀,對于瓜小紀這種理由完完全全無法接受,她怎么可以這么的糊涂?
「瓜小紀能考八十二已經是天大的好消息了,怡希啊妳怎么可以對這么白癡的瓜小紀抱著期待?」有個女同學對著程怡希道,「會對瓜小紀抱有期待的人都是白癡,怡希妳可別當白癡。」
「妳講這什么話?妳成績又有比小紀好嗎?妳自己成績才六十幾還敢說小紀?」程怡希氣得大聲嚷嚷,「妳的智商都沒比小紀好,妳怎么有臉說小紀?」
女同學刷地臉都白了,對于程怡希的話感到丟臉,她大聲地反駁:「那是瓜小紀她自己不要臉整天跑去找老師偷偷上課才考比我高!她之前才考那什么鳥分數?程怡希妳不要以為妳自己上了S高就了不起!還不是整天靠拍老師馬屁在校成績才這么高?」
「我就是上了S高我就是了不起怎么樣?妳能上的了S高嗎?妳那種破爛成績連A高的尾巴都摸不著邊,妳有什么資格站在這里跟我吵架?我在校成績就是好,老師就是給我高分,妳呢?在校成績爛到妳自己都不敢看了還敢在這邊跟我提在校成績?」程怡希一臉不爽的樣子是惹得大家都不敢開口,程怡希的成績一向很好,考試都前三,人很親和老師也常常找她做事,所以在校成績算是名列前茅,申請上了S高也就過了,是學校除了齊雋澤之外上S高的第二位人物。
女同學見到自己反被程怡希羞辱的無地自容便惱羞成怒的轉移目標大吼起了瓜小紀:「妳這個狐貍精!自己不敢講話倒是找了別人來替自己撐腰啊!瞧妳一臉委屈的樣子,真她媽的噁心!」
「妳——」程怡希聽到女同學砲火又轉回瓜小紀身邊后又想開口大罵女同學時,后頭飄起一道冷冽的聲音阻止了程怡希的發話。
「閉嘴。」齊雋澤看著國文講義,頭也沒抬的說了句,音量不大不小,但是卻很準確的進到了大家的耳里,瓜小紀聞言便扭過頭回向齊雋澤。
瓜小紀看著看越發覺得委屈,她不懂為甚么大家都要這樣子罵她,明明她只是找生物老師惡補而已,為甚么可以講成她跟生物老師有一腿?她明明心里死心踏地的愛著齊雋澤呀!
她看著齊雋澤看書的樣子鼻頭忽然一酸,心里的委屈頓時通通一仰而上,眼前一片模糊,積在眼眶中的淚緩緩落下,落在了齊雋澤的國文講義上。
從跟生物老師傳出謠言開始,她就備受大家的辱罵,每當瓜小紀被罵的時候齊雋澤都沒有開口阻止,難道連他都覺得她跟生物老師有一腿?還是她在他心中根本就沒有任何一點地位可言?不然為甚么連一句話都不吭?
齊雋澤見到有水滴到簿子上而且還越滴越多,因此就循著水抬起頭找原因,當他抬起頭見到瓜小紀看著自己一直哭這才明白原來是瓜小紀的淚水滴到自己的簿子上了,他蹙起眉,不理解瓜小紀怎么忽然之間發神經。
「發什么神經?」齊雋澤擰眉看著眼前的瓜小紀,那目光充滿了不解,但又好像帶了那么一丁點擔憂,那口吻一聽就明白是不耐煩。
瓜小紀聽見齊雋澤這么沒良心的發問就越發委屈,眼淚就嘩啦嘩啦地往下落,聽見齊雋澤充滿不耐煩的語氣就以為齊雋澤生氣了。
「哈!現在是在裝無辜是嗎?要讓大家同情妳?眼淚我勸妳收回去,沒有用的,大家早就看穿妳的妖媚樣子了!」女同學手環胸,一臉驕傲得意的樣子看了就欠人抽,正當程怡希咬牙切齒時,齊雋澤又開口了。
「對,把眼淚收回去,快點。」齊雋澤目光直直的盯著瓜小紀那哭花的臉,無情地說,聽著聽就讓人覺得冷酷啊。
身為瓜小紀的好友看著當然就跳出來了,「齊雋澤!瓜小紀都哭成這樣了妳為什么還要這樣對瓜小紀?瓜小紀是哪里惹了妳?她付出那么多結果你這樣對她?你是不是有病!」
對于程怡希的怒吼齊雋澤沒有理會,眼光依舊直直的盯著瓜小紀的臉,他的眼神充滿了狐疑,他不解。
「妳吼什么吼呀?瓜小紀不要臉的程度連齊雋澤都討厭了,妳還護著她啊?瓜小紀啊就是活該!」女同學那一臉酸溜溜的表情真的是很有壞女生的角色,她以為方才齊雋澤的那句話就是默認了她說的話,因此更加的變本加厲。
「我就是護著她怎樣?我護著她犯到妳了?我護著小紀是干妳屁事?妳這個臭三八有沒有毛病?莫名其妙跑來這兒亂吠,怎么了?上輩子屬狗啊!」程怡希不甘示弱,對于女同學的話她真的是氣到一個極點,對于齊雋澤默不作聲的態度也是鄙視到了極點。
「瓜小紀就是活該!活該被罵!瓜小紀就是賤!才國中而已就勾引老師又勾引齊雋澤,多不要臉!我早就看她不爽了怎么樣!」女同學欠揍的表情擺在臉上,那表情啊氣得程怡希差點兒斷氣,瓜小紀聽啊聽的越哭越大聲。
兩個吵得沒完,一個哭得沒完,一個又冷眼的看著哭的心撕肺裂的瓜小紀,大家頓時都不知道該如何化解這份奇怪的場合,只能一直沉默。
「妳有完沒完?」齊雋澤視線一瞥,瞥向了女同學的身上,那冷冽的眼神啊凍的七冷八冷的,「剛才就叫妳閉嘴了妳聽不懂?國文造詣不好?」
「我……」女同學被這么一看,頓時想說的話都被凍得說不出口了,嚇得她啊。
「要罵瓜小紀妳就給我考的比瓜小紀好再來罵,自己考得那什么破爛成績還敢來羞辱人家,是在自打臉?」
「瓜小紀是我教的,罵她成績爛就等于在罵我爛,」齊雋澤凌厲的口吻說得她不敢再講話,他停頓了下,上下打量的女同學一番,「妳有什么資格罵我爛?」
「坐在我斜前面整天只知道照鏡子梳頭髮,自以為自己很漂亮,裙子整天拉高以為很性感,沒事就笑得像個腦殘缺一樣,整天就盯著男同學看,妳這就叫做自以為自己很美的大花癡。」齊雋澤口不擇言、不作修飾的話說得飛快,羞辱的女同學臉一陣青一陣綠,「把裙子拉高的心態是什么?以為很性感?勾引人?那是不是也可歸類成狐貍精?整天上課不上課只知道勾引男生,簡單來講就是下賤。」
不鹹不淡、不冷不熱、不快不慢,下賤兩個字狠狠地傳進了每個人的耳里,大家不禁打了一個冷顫,這是從同班以來,他們第一次聽見齊雋澤講最多話的一次,平常的省話一哥突然多話起來真的不是蓋的,字字句句狠狠地就是羞辱啊!
「還有,」齊雋澤又頓了下,接著才又冷冷地開口,「我就是對瓜小紀抱有期待的白癡,妳有意見?」
被齊雋澤發狠的目光盯著,女同學實在是不敢再出聲,直到女同學的好朋友把她帶出教室后,齊雋澤的眼神才回到哭得要死要活的瓜小紀身上。
瓜小紀早在齊雋澤出口罵人時就停了眼淚,她傻愣愣地看著齊雋澤的側臉,她望了好幾年的側臉,從國小五年級到國三的側臉,真俊啊……
「瓜小紀,收起妳的眼淚,還有妳脆弱的心靈,把妳的基測考好,不要為了這些破爛謠言壞了妳的前途。」齊雋澤的聲音沒有再那么的兇惡,但也就冷冷地,他抽了張衛生紙給了瓜小紀,他耐心的等著瓜小紀回過神來收下衛生紙,接著當著大家錯愕的注視下又坐下繼續看著自己的國文講義。
瓜小紀傻愣愣的接過衛生紙,她緊緊的抓在手里,她擦拭了自己的淚水,她覺得自己委屈的心情頓時煙消云散,她擦著擦,嘴角自然而然的扯開了笑容,她能聞得到這張衛生紙上含有齊雋澤身上特有的味道,那是專屬于齊雋澤的體香。
她也能感受到,衛生紙正代替齊雋澤幫她擦乾眼淚,也擦平了自己受傷的心。

3-5 差點被她的尿嚇死 基測成績出來了,李予苡順利的考上了S高,而瓜小紀卻以一分之差落榜。
瓜小紀考了九十七分,申請不上S高,這件事情讓瓜小紀哭了很久很久,明明她那么拼命那么努力,就只差那么一題、那么一分,可恨啊。
瓜小紀拖著哭腫的雙眼,參加了畢業典禮。
「這么難過啊?難過什么啊?還有第二次基測啊,不要難過了啦,現在先好好享受畢業典禮!」程怡希胸前別了朵畢業紅花,她拍了拍瓜小紀的肩,有些心疼地安慰瓜小紀。
「第二次基測學校也會幫忙報名呀,妳可以不用每天上屁課,可以專心看妳不會的問題,我等等陪妳去申請第二次基測考試,好不好?」
瓜小紀聽著聽越聽越難過,眼淚又嘩啦嘩啦的落下了,對于第一次基測沒考上這事她真的很恨啊!
「唉呀妳別哭了,眼睛腫得跟核桃似的。」程怡希拍著瓜小紀的背,一臉不知措的樣子挺滑稽的。
「對呀,小紀我可以幫忙妳一起複習,加油。」就連考上的李予苡也替瓜小紀加油打氣,那角色啊著實的反了過來,明明前幾天瓜小紀還說要教李予苡的呢,怎么今天換了呢?
「參加有什么用?說不定S高的名額早就滿了!滿了我還加個屁油啊!」瓜小紀自我放棄,對于沒考上這件事情真很自責,沒有和齊雋澤上同一所高中她真的很難過。
她望向齊雋澤,發現齊雋澤抿著唇不發一語的也盯著她瞧。
瓜小紀以為自己的臉上有些什么,也顧不得哭了,伸手就摸了摸自己的臉,確定自己沒有什么東西再臉上后,又狐疑的看向齊雋澤。
齊雋澤盯著她的眼神,盯得她好不習慣好害羞,她以為齊雋澤的眼神是在怪罪她沒有考好,于是慌慌忙忙地開了口,「親愛的,對不起我沒有考好,對不起,你不要生氣。」
「我沒有生氣。」齊雋澤拿出手帕替瓜小紀擦了擦那哭得像只花貓的小臉,「我完全不意外。」
「名額還差三個,如果第二次有考九十八,以妳一二次的成績加上去有八成進的來。」齊雋澤把髒掉的手帕塞到了瓜小紀的手里,「這次請考好,我會盯著妳。」
瓜小紀被齊雋澤的舉動給呼嚨了,但聽見了最后一句話頓時整個人就清醒了,眼淚也沒流了,齊雋澤這話的意思是他還是會繼續教她?
「親愛的,你還會繼續教我?」瓜小紀有些激動,他抓住齊雋澤的胳膊,眼神閃爍。
「不要亂抓。」齊雋澤沒有回答,他只是甩了瓜小紀黏上來的手,沒有回答但也沒有否認,讓瓜小紀笑顏足開。
「我一定會加油的!」
齊雋澤是全校第一名,代表了畢業生致詞,瓜小紀方才低落的心情早已被齊雋澤弄得煙消云散,看見了齊雋澤穿著潔白的制服及卡及色長褲上臺時,瓜小紀的內心一陣澎湃。
瓜小紀激動得差點大喊,好險被一旁的程怡希給壓制了下來,不然可能就連校長都要關注她了。兩女被一男雙飛動態圖_昭然天下番外
真是好險。
好險程怡希畢業典禮的全程都在瓜小紀身邊,不然這場典禮肯定會被鬧得雞飛狗跳,畢業生致詞完后就開始唱起了畢業歌,起頭還是由齊雋澤開頭,這短短幾個音萌得瓜小紀小鹿亂撞,她還偷偷的拿了手機錄了下來,著實瘋狂。
「畢業典禮本來就要瘋狂,我們終于脫離了小屁孩的時代,進化成大屁孩了。」
程怡希搖搖頭,瓜小紀現在腦袋顛得無法溝通,腦波頻率不同,溝通失敗。
畢業歌結束后,大家開始就用眼淚灌灑后頭的行程,大家哭的東倒西歪,惹得校長無奈慘了,或許這是大家串共好的,他差點兒要說出不要再哭了,還好他沒忘記他現在在臺上,沒失面子,快快的交代完幾句話之后就奔下臺,那速度好比要趕著丟垃圾一樣,快的很。
畢業典禮結束,大家收了眼淚,成群結隊的手勾手離開活動中心,正好下午一點,大家準備去吃午餐,雖然晚了一小時,但大家興致依然高昂,宣布可以走了就一窩蜂的跑向出口,瞬間出口擠得水洩不通,齊雋澤決定在原地等會,等到人群散得差不多了再走,反正他也不是很急。
齊雋澤停在原地那瓜小紀和李予苡肯定也是留在原地的,而瓜小紀停在原地那程怡希也一定留在原地的。
四個人站在原地看著大家哭著帶上笑離開時,三人卻沒啥感覺,因為他們幾個身邊重要的人都還仍然同校,沒啥感觸,獨為瓜小紀特別有感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別哭啦。」程怡希受不了得撫著瓜小紀的背,「等會我們去找班導,請她給妳申請單,有我們妳絕對沒問題,不要哭了啦,妳再哭我就拿除濕機插妳眼睛。」
「妳干嘛這么暴力啦!我只是覺得難過啊,要是我沒上S高怎么辦?我就要跟妳們分開了耶……」瓜小紀用手抹去眼淚,一臉委屈,哭得真得是斷心腸那番狠勁,思想也挺黑暗的,惹得程怡希再也受不了了。
「齊雋澤,你能不能勸勸瓜小紀不要再哭了?我真的快要被她眼淚淹死了。」
「見到她的第一次我也差點被她眼淚淹死。」齊雋澤難得開口,「但我寧愿被她眼淚淹死,因為她差點用尿把我給嚇死。」齊雋澤說這話時,瓜小紀臉一陣青一陣白……
「親愛的你……」瓜小紀話還沒說完,一個男人就忽然地從她身旁冒了出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8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