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奶吸得受不了在線觀看_是雙飛好玩還是3p好玩

番外 李婷婷的愛 不知道有多久沒有人關心過我,也不知道有多久沒有人會用溫暖的懷抱來接納我。
是他,是卜毅誠救贖自己的,是卜毅誠把她給拉上來的。
雖然她知道他只是隨口說說而許下的承諾,但是她還是依然小心翼翼的收著。
我知道自己不該愛上卜毅誠,我知道他是我的老師,我知道,我真的知道。
但是當一個會關心自己、會接納自己、會在自己難過時給出壞抱和安慰的人前面,要怎么樣才會不心動?要怎么樣才會不產生愛慕和悸動?
我知道告白會失敗,但是卻還是忍不住,忍不住把自己對他的愛跟他說。
我不是故意要把照片貼上去的,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忍不住想要杜絕他身邊一切的女生。
但是他卻罵我,他罵我了。
我知道我做這件事他一定會罵我,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做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
畢業當天我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觸,看著身邊的人哭成一團也沒什么感覺,唯一捨不得的就是卜毅誠,畢業后,就沒辦法每天看見卜毅誠,就沒辦法了。
我要再去找他一次,以李婷婷的身分。我要把我的感覺還有感謝都告訴他。
然后還要再把自己的心意好好地告訴卜毅誠,一定。
我在校園四處的找尋著他,但是找了許久卻都見不著,我決定走回教室,從書包里頭抽出了一張紙。
既然遇不見,那我就用寫的。
把信寫好對折后,我把信放到了卜毅誠的桌上,我輕輕地摸過了他的桌子,我才離開。正當我準備走向校門時,經過了一處花園角落,我看見了卜毅誠。
卜毅誠正被瓜小紀給壓在墻上,那是卜毅誠放假時都會見的女生,我曾去找過的女生。
卜毅誠正用著我沒看過的表情面對那個女生,卜毅誠正和那個女生靠的很近,卜毅誠的嘴角正掛著笑。
我下意識的跑開,我的眼眶不知怎么的就熱了,鼻頭不知怎么的就酸了,眼淚不知怎么的就掉了。
我很愛卜毅誠,愛到一種無法自拔的地步,愛到一種癡狂的地步。
我跑到了和他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我再次的坐到了欄桿上。那天,我們也是吹著風,他在風的見證下承諾了我。
雖然他食言了,但是我知道他也是無可奈何的。
或許是因為我的愛太過于龐大,導致了他太過于負擔,所以就化為了沉重。
卜毅誠,你轉身走出了我的生命里。我沒有了心,我沒有了你,我沒有了依賴、沒有了依靠、沒有了懷抱、沒有了安全,所以,我也沒了活下去的動力了。
但是,我并不怨你、更不怪你,因為是你,讓我有了更加美好的回憶,我要謝謝你。
我抽出了手機,我點開了簡訊,輸入了幾個字后,我按下卜毅誠的手機號碼后,摁了傳送。
我放任自己從空中墜下,風在我耳邊呼嘯,我感覺到了我的身體撞到了冰冷的地面,我感覺不到疼痛,只感覺的到心痛。
我多么希望在最后一刻能見到你?
我多么希望在最后一刻能在你那安心的懷抱里?
我多么希望在最后一刻能給你拍著背?
我多么希望在最后一刻還能見到你溫柔的表情?
我不知道到底是幻覺還是真實,我仿佛在閉上眼的最后一刻,看見了你的身影,看見了你朝著我跑來的身影。
****
毅誠:
你知道嗎?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其實我就愛你了。當你朝著我一小步一小步走來時,我看見了你的小心翼翼。這是第一次有人對我如此小心翼翼害怕我受傷害,我當下很感動,真的很感動。
我很感謝你走進我的生命里面,我真的很感謝你替我上了生命中寶貴的一課,你是唯一一個把我當成陶瓷品的人,那樣子的寶貝、那樣子的小心,就是害怕我受傷,就是害怕我難過。
我知道我不該每天都去找你,其實我知道這樣子你會很為難,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我每天都好孤單,我的爸爸媽媽每天都在吵架,吵得不可開交,吵得我好害怕,所以我只能找你。因為你是我的避風港,只有你的懷抱才會讓我安心,所以我才會每天都去找你,我知道我該學會獨立,但是我不想。
因為我不想失去你。
雖然你說你是我的老師,雖然我嘴上都一直喊你老師,但是我的心里其實很少把你當成老師。因為我愛你,所以我不喜歡你是我老師,我始終都把你當成一個男人,一個很關心我、很寶貝我的男人。
我愛你,真的很愛你。或許你就要永遠的離開了我的生命里了,或許我就要永遠的失去你了,但是我記得有一首歌是這樣唱的:最永恆的幸福不是擁有你,而是擁有和你有關的記憶。《歌:微甜的回憶/歌手:揚子珊》
當我們第一次見面你許下承諾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個心細的人,而你真的是個心細的人,總是順著我,總是溫柔的安慰我,總是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陪著我,我很感謝你,你總能適時的拍著我的背,適時給出懷抱讓我哭,真的很感謝。我都不知道我這輩子會如此的幸福,如此的被寶貝著。
你一步一步朝我走來,替我上了寶貴一課后,你又一步一步走遠,雖然看著你走遠很心痛,但是我不后悔,因為我真的很開心我的生命中有過你,有過和你有關的一切記憶、回憶。你常常告訴我要勇敢,我現在正在學勇敢,學習怎么面對你走出我生命的事實,學習怎么面對你已經不會再給我懷抱的事實,或許我可能一輩子也學不會,但或許我下一秒就學會了也說不定。
是你讓我看見了幸福的開端,謝謝你。
我有太多太多的謝謝要說,這張紙是寫不夠的,希望你能感覺到我的感謝。

我也很愛你,很愛很愛很愛你,愛到這張紙也是不夠寫的,希望你能感覺到我的愛。
對不起,我的任性造成了你的困擾。
對不起,我的依賴造成了你的煩惱。
對不起,我的愛造成了你的負擔。

我真的有太多的話要對你說了,但是紙已經到了盡頭,所以我決定道別。
就像我們的緣份到了盡頭一樣,不管怎么樣,總該說再見。
祝你幸福。

——李婷婷
『老師,謝謝你。』

4-1 就像是狠狠地把她給掐進懷里的那種力度。 「我就不懂了,妳身邊明明就有齊雋澤了,怎么還要那個生物老師來教妳生物?教生物也就算了,連理化也給他教,妳到底什么居心啊?」程怡希可是打從心底疑惑了,這瓜小紀最近越發黏生物老師了也不知道在演哪齣,居然把自己的空閑時間拿去找生物老師,八成是腦殼進水去了。
「我能有什么居心啊?不就是補習嗎?能有什么居心妳說說呀。」瓜小紀撇了撇嘴,特別不滿自己好友對于自己的質疑,她能有什么居心啊?不就只是看書教學嗎?
「不要旁人說嘴了,我都快覺得不齒了,妳要惡補我能教妳啊,妳如果真愛上了生物老師妳要跟我說呀,趁現在還沒陷深,妳還是快回齊雋澤身邊吧。」程怡希眼帶認真,沒有任何開玩笑,連她這個最好的朋友都有些懷疑她跟生物老師有一腿了,旁人怎么講?豈不是講的很難聽?
「我才沒愛上那個欠抽的老師,我只不過在陪他度過低潮期而已。」瓜小紀翻了個白眼,對于好友的話感到心寒又無言,沒想到連她這好友都在懷疑她。
「怎么能陪伴呢?這很忌諱的呀!要是因為陪伴結果轉而他愛上妳怎么辦?妳們歲數差這么多,我擔心啊!」
「不用妳擔心,我都覺得這男人像個同性戀,十之五成說不定是彎的。」
「真的?」
「假的。」
「瓜小紀,欠抽的是妳才對!」程怡希怒吼,方才她還差點相信了瓜小紀的鬼話,想想怎么可能呢,如果生物老師是彎的,那豈不是壞了很多小學妹的幻想了?
「我要去找親愛的了,我不跟妳哈哈了。」
「齊雋澤說等會要過來,他說妳每次去家里都只會吃他冰箱的東西,他已經怒了很久。」
「騙人,我哪有每次都只吃他家的東西?就算有,親愛的才沒這么小氣呢!」瓜小紀原本已經離開座椅的屁股此時又坐了回去,乖乖地等著齊雋澤的到來,不過這兒是咖啡廳呢,真的讀的下書嗎?
「小姐,」瓜小紀叫住了一位正從身邊走過的服務生,「再一杯奶蓋,謝謝。」
不過說實在的,瓜小紀複習的已經差不多了,雖然距離第二次基測還有接近一個禮拜的時間,但是因為幫她複習的全是一些菁英,想當然的,即使成績依然是在九十六、九十八之間徘徊,但也有了絕對的把握和信心。
「妳確定?」一道熟悉的嗓音隨著咖啡廳里的音樂聲一同飄進了瓜小紀的耳里,她欣喜萬分的轉過頭來,用非常開心的表情來迎接齊雋澤。
齊雋澤揚起嘴角,在他的眼里,瓜小紀的舉動像極了一只在等待主人回家的小狗一樣,主人回家了就拼命的搖尾巴,拼命的撲上前,行為舉止完全暴露出快樂和興奮。
「親愛的,你來啦?我替你叫了一杯奶蓋,我知道你喜歡喝奶蓋,呵呵。」瓜小紀一臉傻笑樣,還特意拉開她身旁的椅子讓齊雋澤入座。
「瓜小紀,我是不是說過不要喝冰的?妳還敢點冰沙?」齊雋澤原本還和顏悅色的,但在坐下的下一秒就翻臉了,他蹙起眉的盯著放在瓜小紀前面的那杯不知名藍色冰飲,那冰的程度啊是杯子外圍有水珠不停滴落而且還有少許冰霜的那番程度,他瞥了一眼現在正在想藉口的瓜小紀。
「咦?我不知道呀,我記得我點的是熱開水呢,不知怎么地就送上這杯飲料了,不喝白不喝嘛。」
「瓜小紀我警告妳,妳大血來的時候就不要跟我喊一聲疼,妳要是敢喊一聲,我就把妳打包丟進冰庫里。」齊雋澤黑著臉,狠瞪著瓜小紀,想到每次瓜小紀那慘白毫無血色的臉和那煩到死人的哀嚎聲他就頭痛,每月都會被她煩個七天,而且那七天還特別纏人,怎么甩也甩不掉,要是對她兇一點,她還會哭給他看,搞得他也筋疲力盡。
「經痛是部分女性都有的困擾,這不是我能控制的呀,要是能控制我也不希望痛呀。」瓜小紀眨眨眼,裝起無辜,她知道自己經痛時真的很難搞,但她也不想啊,每次經痛的時候就好像有人要把她的子宮扭成八百二十度似的,痛得她都很想一頭撞暈過去算了。
兩奶吸得受不了在線觀看_是雙飛好玩還是3p好玩 「小紀,我聽說如果經痛可以吃點巧克力舒緩,不然妳可以敷熱水袋,如果妳沒有的話我可以借妳哦。」李予苡忽然出現在三人的視線里,她拉開了椅子坐下,柔聲地對瓜小紀說道。
「謝謝。」瓜小紀靦腆地說了聲謝謝,雖然她打從心底還是有些排斥李予苡,但也沒有到以前那么討厭的地步了,畢竟相處了這么久,而且這次的複習李予苡也教了自己不少背書的訣竅和口訣,所以也就卸下了心防,但排斥還是有的,畢竟這人也跟自己一樣喜歡齊雋澤。
「不客氣。」李予苡笑了下,那笑容和煦的像什么陽光一樣,瓜小紀一直以來雖都是看到李予苡那柔和的笑容,但從沒這么燦爛……
程怡希甭問用猜的也猜得出來八成是有什么好事情,而且絕對和齊雋澤脫不了什么干係,程怡希下意識的看向齊雋澤,只見齊雋澤不發一語的盯著李予苡看。
那個盯,并不出于善意,但也沒有到惡意,但眼神就是有些深沉,有些淡漠,有些猶豫,總之就是一個很複雜的眼神。
程怡希再轉個眼神看向瓜小紀,她看見瓜小紀正低著頭看手機,完全沒發現她在盯著她瞧。
「我想先走了,生物老師約我去吃飯。」瓜小紀忽地抬起頭,圓碌碌地大眼眨呀眨地看向齊雋澤,「親愛的,抱歉哦,我們可以把複習改到晚上嗎?晚上我會去找你的,我保證。」
齊雋澤被她的話給引回神來,齊雋澤皺了皺眉,眼底閃過一絲不悅,「隨便妳。」
****
「我來啦老師。」瓜小紀把包包往椅上一扔,一屁股把自己扔進沙發里,完全沒有淑女形象,也完全沒有自覺自己在別的男人家里。
「瓜小紀,妳能有點形象嗎?」生物老師皺起眉,一副很受不了的樣子。
「老師,你找我過來有什么事啊?」瓜小紀壓根本沒想理會生物老師的意思,自逕地說道,「該不會是想我了吧?」
「妳能再不要臉一點。真不知道齊雋澤是怎么樣容忍妳這副厚臉皮的?」生物老師向前掐住了瓜小紀的臉蛋,毫不留情的用力拉了幾下,還是瓜小紀用力打了他的手他才放開的,不然他還真想用力的把她的厚臉給扯下來。
當生物老師放手后,瓜小紀的臉頰立刻就紅了起來,瓜小紀痛得哇哇大叫,對于生物老師毫不憐香惜玉的舉動是氣得朝他扔了抱枕,扔到沙發上都沒抱枕后還沖向生物老師拳打腳踢,完全是已經發了瘋的行為。
生物老師把黏在自己身上亂搥的她給掰開,那表情看得是很嫌棄啊,「簡直跟瘋了的猴子一樣。」
生物老師的形容詞著實貼切啊,瓜小紀的頭髮凌亂不堪不說,由于被掐紅的臉頰腫了起來的關係,那臉真像猴子屁股啊。
「我真的好想把你碎撕萬段,順便把你的骨頭拿去餵鯊魚!」
「看在妳還愿意為了我而去坐牢的份上,我就大發慈悲的不跟妳計較了。」
「噁心。」瓜小紀斜眼瞪了他一眼后才收回惡狠狠的目光,她早在進門時就聞到了好香的義大利麵味,不是她餓,而是生物老師煮的東西真的都很好吃,沒想到他這么會做菜呀,這大出瓜小紀的腦袋範圍,這可是和他的形象完全打不著干係。
瓜小紀用著充滿想吃的眼神看著生物老師,先不說瓜小紀流出來的口水,她的腳啊都向著廚房,早已經做好預備動作準備朝廚房奔跑了,生物老師挑了眉,靠在廚房前的柱子上看著充滿我很餓的氣息的瓜小紀,沒說半句話。
瓜小紀上下打量打量了生物老師,他今天穿的好居家啊,上身穿著深V的棉質長袖,下身隨意的穿了件灰色長褲,腳上穿著一雙室內拖鞋,整個人好灰色啊,難道他不熱嗎?
「好難得穿得好居家,今天打算關在家自閉?」瓜小紀隨口問了一句。
「我等等要改學生的入學考卷。」
「喔。」瓜小紀穿起了被她踢在地上的室內拖,根本沒打算等生物老師的允許就直接進了廚房,準備去拿碗吃麵。
「瓜小紀,妳當這里真是妳家?」生物老師沒有阻止瓜小紀的行為,畢竟相處久了多半也習慣了瓜小紀的厚臉皮了,只是對于瓜小紀這理所當然的舉動又是挑了個眉,覺得有趣。
「你就像我的遠房親戚一樣重要,我早已把你視為我的乾爹爹了,所以理所當然是了。」瓜小紀走到碗盤機前拿了兩個碗和兩雙筷子后走回了餐桌上,接著準備把生物老師剛烹好的義大利麵端上桌。
誰知,她才剛走到流理臺前,生物老師就從后壓制住了她,生物老師兩手擺放在她的左右,箝制住了她的動作,她倆的距離啊可以說是只有蟑螂觸鬚那樣長的距離而已啊。
「你又發什么神經?」瓜小紀翻過身,直直地對上他的雙眼,也不害躁,就像是習以為常似地,臉上充滿不耐煩。
從她開始會安慰他時,他就時常這樣逗弄一下她,原先會臉紅心跳的感覺都在習慣以后全數消逝,取代而之的是受不了及無言。
下一秒,生物老師環住了瓜小紀的腰,他用力的把瓜小紀給抱住,兩個人的距離瞬間變零,畢竟生物老師可是把瓜小紀給抱得密不透風,連點隙縫都沒有,就像是狠狠地把她給掐進懷里的那種力度。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8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