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小無猜一顆蘿卜在線_晉江文學城原創截肢

4-6 冷戰;開學。 「親愛的你講話太過分了!你不該這樣子講生物老師!」也不知道瓜小紀到底聽到了哪些,總之她就是聽見了齊雋澤那口不擇言的話,所以她也就生氣了,她知道他很討厭生物老師,但是就算再怎么討厭也不該這樣重傷別人,這是不對的行為。
齊雋澤也傻了,看著瓜小紀的身影擋在生物老師的面前他整個人就不對勁了起來,原本有些懊悔的心情瞬間就被那莫名其妙的怒氣給蓋了過去,但經歷了上一次吵架的事情后,他覺得如果現在再繼續開口,瓜小紀一定會和他吵起來,也絕對會鬧得不可收拾,所以他選擇閉嘴,但光看著她護在他面前,他就覺得刺眼,所以他索性不看了,扭頭轉身就想走。
上次看見了她哭得有多傷心他就有多后悔,看到她有多難過他就有多不悅,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了,總之就是不想看見瓜小紀難過就是了。
「你站住!」瓜小紀大聲地對著齊雋澤的背影吼,「你該跟老師道歉!」
原本還很聽話的齊雋澤還真的停下了腳步,但聽見了瓜小紀要自己站住的原因后他整個人就越來越憤怒,他盡量的壓下自己的怒火,他頭也沒回跨步就走了。
瓜小紀又再一次紅了眼眶,她莫名的鼻酸,她就是不明白為什么齊雋澤會這么的討厭生物老師,她更不明白齊雋澤說話為什么要這么的傷人。她就是不明白為什么他每次都要讓她這樣難過!

****
要說最后的結局是怎樣,那就是簡單兩個字,冷戰。
瓜小紀這次連去找齊雋澤都沒去找,即使自己想他想到快要精神崩潰也沒去找,她還在氣他對生物老師講的那些話,所以不管怎么樣,她覺得該給他一個教訓,該讓他明白,他真正生氣起來的話,也是可以不理他的。
而齊雋澤壓根本無所謂的感覺,依然是過著悠閑的生活,或許他反倒覺得沒了瓜小紀的煩纏顯得更加輕鬆,依舊是過的一如往常,一切安好,好像根本沒發生什么事一樣。
難道只有瓜小紀一個人失神到不能自己嗎?
開學的第一天,瓜小紀根本調不回時差所以很正常的睡過了頭,錯過了校車,早上六點三十八分的校車就從她的眼前咻的過去了,她整個人氣喘如牛但也沒辦法,只能慘白著臉回家去了。
誰叫她每天都要睡到下午才肯起床?誰叫她每天都要在半夜看韓劇看到早上才睡覺?簡單來說就是活該,所以她也不敢大罵,只敢在內心臭罵一下校車的不等人很無情。
她回到了家叫了爸爸起床,請爸爸好心載她一程,結果爸爸也真好心的起床刷牙準備要載她。
所以說,她提早到了學校了,那早的程度是比任何一臺校車都還要早的那種階級。
一到學校的她,根本還沒見著任何一臺校車,校車停放的地方在后校門,后校門一進去就是操場,操場的前正中央是司令臺,左右兩側是綠階梯,而操場旁邊的是一片郁郁青青的草地和白色小花,上頭還有幾只小蝴蝶,而草地的中間設了籃球場,雖然時間還早,但還是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再場上打起了籃球。
瓜小紀驚嘆,這校園真的不是普通的美麗,所以她也就觀察了一下,直到一通電話響起,她才回過神來。
「妳在哪啊?怎么沒坐校車?」程怡希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疑惑的她一上車就看了許久,就是沒看見瓜小紀那笨腦袋,所以很自然地就打給了她。
「我今天沒搭車,我給家人載,我已經到學校了。」瓜小紀解釋。
「那妳在校車那個地方等我,學校很大,會迷路的,所以不要亂跑知道嗎?」
「好,那我在籃球場等妳。」瓜小紀找了一個明顯的地標后就說了,接著她聽見電話那頭嗯了一聲之后就掛了電話,她也就收了手機,邁出小碎步往籃球場上移動。
穿著新生制服又一個人走到籃球場的白階梯坐下,自然是很引人注目,但正常人是不會上前關心的,所以大家很正常的就無視了。
瓜小紀看著籃球場上打著籃球的學長,為什么說是學長?因為制服上繡的學號讓瓜小紀認了出來,而且這些學長還是高職部的,不過在瓜小紀眼裏看來,她只覺得好熱血啊,一大清早七點還沒十分就在打籃球,這是多青春的事情啊。
怎么說這些學長是高職部呢?因為學校的制服有分,假如是高中部的男生,那就是白色制服黑色西裝褲和黑色皮鞋及黑色領帶,而高中和高職的區分就是高職部的是紅色領帶。
女生的話,高中部是黑白色水手服黑色百褶裙,學校還規定必須要穿著黑色到膝蓋的襪子,而領帶則是黑紅相間的蝴蝶結,高職部女生則是綠白色水手服兩小無猜一顆蘿卜在線_晉江文學城原創截肢綠色百褶裙,襪子要白色,領帶是綠白相間的蝴蝶結。
所以要分高中職這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瓜小紀看著看著她也沸騰了起來,專注卻又分心的看著打籃球的學長們。
怎么說專注又怎說分心呢?這么說好了,她的眼睛非常專注的看著打籃球的人,但是她的內心卻是想著齊雋澤,這就是專心又分心。
她專注到連校車都已經三三兩兩的回了校園都沒發現,她分心到連程怡希那臺校車來了都沒發現,直到她的手機又響了起來她才回過神來。
回過神來的她接起了手機,程怡希跟她說她到了只是沒見著她,于是瓜小紀下意識的就回過了頭,這才驚覺大批的學生都在移動,嚇得她差點手機落地。
她沒想到自己竟然發呆了這么久,一大票穿著制服的學生都往著教室方向移動,她瞇下眼,她終于找到了程怡希。
「我找到妳了!妳等我,我去找妳。」瓜小紀興奮地說著,說完她也就掛了電話,但太興奮的下場就是沒有注意自己腳邊的白階梯,就這么硬生生的跌倒了。

5-1 學長 大多數的人看了一眼露出了恥笑的眼神后也就轉回頭跟著身旁的朋友聊天了,但被那眼神看得就是不舒不服,因此對于跌倒這件事情還是羞愧到一種想把臉埋在土裏的地步。
「妳還好嗎?」一名輕柔卻偏低沉的嗓音在瓜小紀的頭上方響起,瓜小紀從沒聽過的聲音,因此也就回過頭去看了看。
只見方才在球場上的學長跑到了自己面前,那有些偏擔憂的神情落在瓜小紀眼裏,好帥啊……
「蛤?」瓜小紀不禁大腦的蛤了好大一聲,她那樣子活脫脫的像個笨蛋,畢竟這么丟臉的事情也能做出來,她真是沒臉見人了。
「妳先起來吧?」學長伸出手,準備要讓瓜小紀拉。瓜小紀遲疑了一下,最后決定伸出手給學長拉起來,畢竟她是跌倒的人,那樣子不知道有多蠢……
站起身的瓜小紀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對學長道了聲謝謝,還羞羞地點了點頭。
學長笑了笑,額前的汗水微微地沁了出來,學長的髮色是黑的,看上去沒有染過,但把額前的劉海給抓上去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是個愛打扮的男生,紅色的領帶被他掛在脖頸肩,制服也并沒有按照規定的扎進西裝褲內,但沒扎卻還是讓人一眼就看出那腿長的簡直可以媲美長頸鹿了,等等,用錯修辭,總之根本就是一個活脫脫的隱藏版素人模特兒。
總結一下,雖然看上去服儀不整,但卻是另一種帥,可惜就是感覺壞了點,就是人們現在稱的壞男孩。
「妳沒事吧?」學長看著瓜小紀膝蓋前的傷,蹙起眉頭,「妳膝蓋流血了。」
瓜小紀這才發覺痛,她也往下看去,膝蓋都破皮了,還滲了血,「天,我流血了!」
這話一說出口,這馬上就抓住了學長的目光,這是多么奇異的話?但雖然奇異,卻也說不出哪裏奇怪,總之就是覺得有趣吧。
「還好嗎?」
「沒事啦,不會痛。」這才驚覺自己講了多么丟臉的話,還好現在跟她說話的不是齊雋澤,不然鐵定又會被他罵,但想到齊雋澤她就難過,她撇開話題,「謝謝學長。」
「嗯,妳是學妹吧?高中部的?」學長見了瓜小紀的表情后再瞥瞥她的膝蓋,既然本人都說沒事了,那他也只好收回擔心的目光了,「我是高職部餐飲科的,我高二,叫梁浩杰。」
聽了梁浩杰的自我介紹以后正準備回話的瓜小紀突地被一陣叫喚聲給打斷,「小紀妳沒事吧?怎么能蠢成這樣啊!」
程怡希的驚呼聲從她身后響起,程怡希飛快的跑到了瓜小紀的身邊,上上下下的徹底檢視了她的傷口,確定只有膝蓋這么個傷口后才終于收回檢視的目光。
「早安怡希。」瓜小紀道早。
程怡希看著瓜小紀依舊四處搜索的目光后嘆了口氣,她搖了搖頭,「他沒搭車,所以妳也不用看了。」
「……喔。」這是多么失落的回答呀,這讓人聽得一清二楚,搜尋的目光也就停了下來,沒再繼續四處張望了。
「應該搭公車吧,我聽李予苡說的,她最近跟齊雋澤很好的樣子。」程怡希好心的提醒,同時也想敲醒瓜小紀,但這行為好矛盾啊,一方面希望她能多努力,但一方面又希望她能放棄,這是多拉扯的心態?
「真的?我以前有聽親愛的說過,但親愛的沒說清楚所以我以為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沒想到真的搭公車……」
「瓜小紀妳不要一大早就擺那張神經臉,今天開學第一天妳最好克制一點,如果又像國中那樣妳就甭混了,妳聽見沒?」程怡希直接了當的警告了瓜小紀,對于瓜小紀國中開學做的愚蠢事是耿耿于懷,她知道她很迷齊雋澤,但是要是又像國中那樣大吼大叫那就不好了,到時鐵定又會掀起風波,這樣不行。
「好啦知道了啦!」瓜小紀心不甘情不愿嘟著嘴,「走啦去看分班表。」
語落,瓜小紀便勾著程怡希的手臂就往前走去,離開了籃球場。
被遺落在一旁的梁浩杰勾起一抹笑,突然覺得方才眼前的女孩感覺很有趣。打從一開始她坐在白階梯上看著他們打籃球時他就注意她了,雖然平時已經被大家看習慣了,但是他總覺得她表面上在看著他們打籃球但心裏其實根本就在想著別的事,結果她又跌了個倒,著實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了。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8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