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歲半寶寶動不動就哭_晉江2018完結gl文百度云

5-8 歡慶會考結束之跌倒 「怎么去萊爾富了?去萊爾富買些甚么了?是口渴了嗎?」李予苡嘗試找了些話題,她眼神看著齊雋澤,眼底泛滿了愛意,好深情啊,深情到旁人一看就明白,但齊雋澤只是自顧自地盯著遠方的瓜小紀,根本連理都不想理旁邊的李予苡。
「我去萊爾富買巧克力和熱可可。」
聽見齊雋澤回答的李予苡覺得疑惑,但她順著齊雋澤的視線看了過去后這下才完全明白買熱可可和巧克力的用意是甚么,無非就是給瓜小紀的她怎么可能會不知道?
李予苡內心充滿了忌妒,但也不敢在齊雋澤面前表現出來,她揚起了一抹假笑,「這是要給小紀的嗎?我等等也要比女子一百,我替你拿給她好嗎?」
齊雋澤思考了一下,雖然覺得哪里奇怪但還是把巧克力和水給了李予苡,一方面是因為自己也不知道該怎么拿給瓜小紀,另一方也怕跟瓜小紀見到面又會吵架所以還是請別人轉交就好了,這念頭剛剛就有想過了,而李予苡剛好講出來那他也不必倔下頭去請程怡希給瓜小紀。
但就是不明白哪里好像怪怪的,剛才不就廣播要女子一百的去報到了嗎?李予苡怎么可能還這么悠閑的在這里?

李予苡私底下去找了她們班比女子一百的女生,這個女生其實心底并不想比女子一百,所以李予苡從旁蹦出來說要交換時,她很樂意的就交出位置了,只要跟比賽單位騙一下她腳崴到就行了。
李予苡真的也把熱可可和巧克力帶上了場,特意的走到了瓜小紀的旁邊,瓜小紀一見到李予苡就停下了熱身的動作,不明白李予苡來這兒做些甚么,但也沒好意思開口問,畢竟這不是件禮貌事,不好。但看見李予苡,瓜小紀就下意識的想起了上次保健室看見的事情,她不由得的難過了起來,一難過,她的腹部就疼了,她把手放在了腹部,李予苡見狀,就立即開了口。
「妳怎么了?肚子疼嗎?還是女人日子來了?」李予苡佯裝擔憂,那裝的啊簡直是專業級的,都可以上臺領奧斯卡了呢。
「我沒事,只是有點經痛。」瓜小紀回,瓜小紀壓根本沒發現李予苡的假裝,反而還以為她真的很擔心她呢,唉呀,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傻蛋。
「我剛才也經痛呢,結果雋澤就去買了巧克力和熱可可給我,我看妳好像真的很痛,不然我這份給妳好了,等等我再和雋澤說一下就好了。」李予苡說完還真的把巧克力和熱可可遞了出去,好大方的就把東西給了瓜小紀。
瓜小紀一聽臉整個人都垮了,她哪想收啊?雖然是齊雋澤買的,但對象不是給她的呀,她想呀想整個人都差點噴淚了,她現在壓根不想看見這兩樣東西,于是就把李予苡遞出來的東西推回去。
在遠方看見這一幕的齊雋澤蹙起眉,瓜小紀這是再做些甚么?難道吵架還吵到連他給的東西都不要了嗎?
嘖,兩個人都著實誤會了對方了啊。
李予苡這招真的好高招呀,不僅拿到了齊雋澤買的巧克力和熱可可,還活生生的讓兩人誤會且還不會讓齊雋澤懷疑,她自己想呀想都覺得自己好聰明啊。
二年級比賽比完了就換一年級了,瓜小紀在第二跑道,李予苡在第三跑道,A班的同學在第一,三個人就定位置后緊接著就蹲下身去,瓜小紀有些緊張,之前就聽聞A班的女生跑的比火車還快,雖然不大可能是真的跑得比火車快,但她還是很緊張,畢竟會有這種傳聞就代表A班女生鐵定跑很快。
之前的練習不會是白費的,瓜小紀屁股翹了起來準備好了,裁判也準備舉起槍,裁判看了一看三人,也不知道是再看些甚么,或許是再看屁股有沒有翹夠高吧,總之裁判很慢吞吞,慢到瓜小紀腳都痠了,瓜小紀都流了一堆手汗之后裁判才終于按下槍,按下槍的那霎那,槍煙從槍口冒了出來,瓜小紀那敏感的耳朵一聽見就槍聲后立刻就沖了出去。
說時遲那時快,那簡直跟戰爭一樣,三個人奮力的交斥著雙腿,從側邊看簡直就是三個人跑成了一條直線,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三人不分你我一起跑呢,但實質上就是誰也不讓誰,爭得你死我活,忽地,瓜小紀忽然被腳下某個東西給絆了一下,嘖,說丟臉不丟臉,說尷尬不尷尬,總之瓜小紀就像是個撲地的小孩一番,臉著地,跌的跟狗吃屎沒啥不一樣。
瓜小紀還正納悶呢,跑道上怎么可能會有突起物呀,這可是大罪呢,妨礙跑者比賽是件非同小可的事情呀,會被跑者班上的人討厭的啊,但瓜小紀還沒有來得及想清楚,她就瞥見了一旁的李予苡也跌在她旁邊,簡單來說就是不只她一個人丟臉,原來是她們兩個都一起跌倒了。
這情形真的是連臺上的嘉賓都傻眼了,A班的人很快的跑回終點,連氣都沒喘就回過頭去看到底發生了甚么事,A班的女生神色有些驚恐。
她似乎好像看見了些甚么……,例如看見了李予苡故意伸出腳絆倒瓜小紀,然后因為瓜小紀動作太矬,所以李予苡也跟著跌,因此兩人雙雙一起跌在了地上。
這動作只有近距離的人才看的見,所以鐵定一旁觀賞的同學是沒見著的,但因為一切都來的太快速了,她沒有看得太清楚,或許是她看錯,A班的女生心里是這樣安慰自己的,因為她回過頭后也似乎見到了李予苡瞪了她一眼。
在一旁看著瓜小紀的齊雋澤想都沒想,趕緊就走上了跑道上,李予苡見狀立刻不顧腳上的疼痛,站了起來就伸出手想拉起瓜小紀。
瓜小紀也正思考著跑道上的隱藏性突起物,于是就反射性的也伸出手抓住了李予苡的手,但就在水火碰撞的那一瞬間,瓜小紀一抓住李予苡的手后她就聽見了李予苡慘叫了一聲,簡單來說下一秒李予苡已經要壓在她身上了。
嚇得瓜小紀馬上躲開,李予苡就又一次的臉栽進跑道里,可惡啊,她還沒有用力啊,她怎么可能自己就跌倒了?
齊雋澤看見這一幕臉整個就黑了,很徹徹底底的黑了,他轉變了心意,去拉起李予苡,他要是沒看見還真不敢相信,瓜小紀居然這么壞心的又把李予苡拉去撞跑道,人家是好心拉她起來啊,怎么這么壞?
但因為齊雋澤的身影,大家沒有看得太清楚,總之也好險齊雋澤擋著,大部分的人根本就沒見到這一幕,而少部分的人看到是看了,但也沒看清楚,也根本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
而完完全全清楚狀況的只有瓜小紀和A班的女生而已,瓜小紀完完全全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兒,畢竟她才剛碰見手還沒出力,因此她是不可能扯到李予苡的,除非是李予苡真得太愛她,不然就是想陷害她,不然怎么可能像狼撲小紅帽一樣這么饑渴、這么快速的撲上她?
A班的人也見著了,照正常來說如果瓜小紀真的要出力拉李予苡撞跑道的話那手必定會因為出了力而彎曲且回縮,但瓜小紀的手至始至終都是伸直的,這很明顯就是李予苡自己想去撞跑道。
但現在不是說A班的女生有多厲害的時候,在大家的注目下,齊雋澤很好心的拉李予苡起來這件事也被瓜小紀看的清清楚楚,總之她整個人心情頓時爛到谷底。
被誤會已經夠委屈了,連自己最愛的人也不相信自己,總歸之就是心又碎了一半。
齊雋澤用著嚴厲的眼光瞥了一眼瓜小紀,那眼神犀利的讓瓜小紀頓時差點忘了該怎么呼吸,等到自己回過神的同時,她只看見齊雋澤扶著李予苡走遠的身影,那兩個身影好靠近、好曖昧,齊雋澤對李予苡好溫柔、好體貼。

6-1 圣誕節活動禮物 最后的瓜小紀是被梁浩杰給拉起來扶進保健室的,說來可笑,跟上次的情形幾乎差不多,但可悲的是,這次齊雋澤冷著臉幫李予苡擦完藥后就直接走了,不管瓜小紀是不是哭了,不管瓜小紀是不是流下了眼淚,總之他就是頭也不回的就走了,留下了瓜小紀。
簡單來說,有點像是丟下了她。瓜小紀覺得好疼,不是腳上的疼,而是心里的疼,她的心,碎的一蹋糊涂。
瓜小紀跟上次一樣,看著齊雋澤的背影落淚,她的心又再一次的被齊雋澤給狠狠地敲碎了。
梁浩杰拿了一張衛生紙給了瓜小紀,瓜小紀只是怔怔地看著齊雋澤的背影沒有接過衛生紙,梁浩杰嘆了一口氣,拿起衛生紙替瓜小紀擦掉了淚水。
「老實說,我只要習慣失去就好,習慣心痛就好了對不對?我多想扯開嗓對著他大罵他說我也不是非你不可?多想要叫他別再回來傷害我?我多想要像一條魚一樣記憶只有七秒?這樣不只他傷害我的事會忘記,這樣連我愛他的事也可以一起忘,多好啊。」
瓜小紀哽噎,說話斷斷續續的,濃濃的鼻音襯托出她的悲傷,梁浩杰看見了她眼眸里的失落,也看見了她臉上的哀凄。

****
運動會順利結束了,十一月份不是個甚么好月,幾乎都沒有甚么特別的日子,大家期待的大多是十二月,畢竟十二月份有圣誕節還有跨年,大家欣喜的很兩歲半寶寶動不動就哭_晉江2018完結gl文百度云
一直到十二月二十號以前,瓜小紀就不曾跟齊雋澤說過一句話,但其實不是她不想,而是齊雋澤每每見到她都板起臉,讓瓜小紀絲毫不敢再跟他說話。
每個月二十號是高中部各年級的班長要固定開會的日子,座位也是照著班級來排序的,所以瓜小紀和齊雋澤很理所當然的坐在一起,今天要討論的是圣誕節的活動,S高不只會顧課業,就連活動也都一堆,總歸之一句就是又要辦活動了。
三年A班的班長劃分了幾個組別,分為了活動組、策畫組、美工組,而分配的依序是這樣的:各年級A班班長是活動組,各年級B班是策畫組,各年級C班是美工組。
活動組就是活動當天負責在臺上帶活動和臺后事宜,策畫組就是負責登記報到及安排活動順序及想活動,美工組涉獵得比較廣,表面上雖然是美工組,但他們不只要包辦一切的美工,當天還要負責巡場有沒有垃圾等,總之不管是在哪個組別,反正就是一個字,忙。
圣誕節還有晚會,晚會部分就是抽籤決定,瓜小紀也不知道到底是太幸運還是太衰,總之她就是那個忙完早上還要忙晚上的那個,而齊雋澤也是一員。
負責晚會的高中部總共有五個人,分別為瓜小紀、齊雋澤、二年A班、二年C班、三年B班。
二年A班的班長和三年B班的班長是男生,二年A班的班長看上去就是精明能干,讓人不自覺就覺得他就是個資優生,而實質上他的確是資優生,占了二年級第一名,而三年B班的班長看上去好儒生,帶著一副無框眼鏡,好文生的感覺啊。
二年C班的班長是名女生,身高一百五整,笑起來很甜美,在學校挺出名的,因為長的著實可愛,整個人看上去是巧小可愛,會讓人萌的亂七八糟呀。
總歸之,高中部五名、高職部也五名,負責晚會的總共有十名整。
****
瓜小紀是負責登記報到的,和高職部資訊科的班長一起,學長還會跟瓜小紀講上幾句話,但學姊就是連甩她都不甩她了。
瓜小紀聽資訊科學長說,這學姊是出了名暗戀梁浩杰的,所以她只是忌妒,要瓜小紀別放在心上。
嘖,她根本不放在心上啊,她放在心上的是:她又沒和梁浩杰在一起,學姊是討厭她個毛。
欲哭無淚呀,但她主動跟學姊澄清又像是再挑釁和示威啊,怎么著,只好讓學姊討厭她了啊。
活動當天出現的還有生物老師,瓜小紀特地在前一晚打給了生物老師,還臭罵了他一頓,原本生物老師是不想來的,但因為被罵了之后因此也只好摸摸鼻子點點頭說好。
瓜小紀一開頭劈頭就說:「上次說好的海邊呢?你把你自己的約定都忘了,你怎么可以這樣?」于是乎,為了彌補沒去海邊的遺憾,生物老師只好出現來幫忙瓜小紀。
「老師呀,我晚上也要忙喔,你也要留下來知道吧?」
「好啦、好啦。」生物老師無奈,還對瓜小紀翻了個世紀大白眼,總之就是被威脅著點頭的。
晚上的瓜小紀是負責臺后活動,她把一頭快到腰的長髮給綁了起來變成了馬尾,脖子上掛起了識別證,生物老師則是悠悠晃晃地跟在忙到焦頭爛額的瓜小后頭,經過一整天下來,生物老師除了幫忙瓜小紀搬重物之外也沒了其他,而一旁不知情的人們還以為生物老師是瓜小紀的男朋友呢。
好悲催啊,圣誕節夜晚居然還得留在學校幫忙呢……
一直到結束放煙火時,瓜小紀才得以休息,反正她不是負責收拾善后的,所以就跑到了操場中央的草地上坐下了,她現在只想好好的讓腿休息。
「瓜小紀,圣誕快樂。」生物老師低沉卻讓人覺得舒暢的嗓音在瓜小紀耳邊響起,生物老師坐到了瓜小紀身旁,遞出禮物給了她。
瓜小紀又驚又喜,當下眼睛睜的老大,笑容整個就扯了開來,「真的假的?我有禮物?」
瓜小紀接過禮物,用著打蟑螂那樣的速度一瞬間就拆掉了禮物,一打開來看是個外觀純白色小鋼琴的音樂盒,只要掀開琴蓋就會自動撥放出音樂。
「這是久石讓和宮崎駿的千與千尋、人生的旋轉木馬、離風很遠的道路、看見海的小鎮、腐海底下,總共五首,都是我自己彈的,請人家弄進去的,特別訂做的,很貴的,妳要好好收著啊。」
瓜小紀聽著音樂盒內發出來的優美音樂聲響,心里一陣感動,「你真的會彈鋼琴?上次去你家要你彈你都不肯,還以為你裝飾的呢,我好感動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9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