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歲寶寶一說就哭還愛生氣_晉江vip完結文言情網盤

6-2 你怎么可以當著你女朋友面前說出這種話? 「我呢?我的圣誕節禮物是甚么?」生物老師納悶,看著瓜小紀兩手空空他就無語,這女人拆禮物拆這么快,要是還沒有準備禮物,他真的會一拳揍下去。
「你又沒說你要禮物……我只有準備親愛的的。」瓜小紀搔搔頭,很抱歉的笑了一下,她把音樂盒收回盒子里,站起身,「對不起啦,不如下次我請你吃飯賠罪好了。」
「妳要去哪?」生物老師沒有回話,也沒有實現他剛剛內心里所想的暴力想法,他疑惑地看著猛然站起的瓜小紀,她才沒坐下十分鐘啊,一整天下來,她可狂喊著腿疼,現在卻又站起來了,難不成真的是M不?
兩歲寶寶一說就哭還愛生氣_晉江vip完結文言情網盤「我要去給我的禮物了。」瓜小紀笑,嘴角沾上了幸福,一抹幸福的笑容從瓜小紀嘴彎旁綻放了出來,好不燦爛。
不管如何,每每只要提到齊雋澤,瓜小紀都很重視啊,儘管齊雋澤把她推的多遠、傷的多深都一樣。
瓜小紀帶著她自己親自織的圍巾在校園里東轉轉西轉轉,但不知怎么著,都找不見齊雋澤,當她已經繞了校園第三圈原本打算放棄,她走回了操場要去找生物老師,但卻見到了齊雋澤的身影佇立在籃球場中央。學校沒有內設路燈,所以瓜小紀沒有看清,她只看見齊雋澤的正前方也有著一個人。
月光微微地灑了下來,照耀到了齊雋澤的側臉,但不管有沒有月光的光亮,在瓜小紀眼里,齊雋澤永遠都是那樣的耀眼,只要她一看,她就能看見齊雋澤。
瓜小紀小心翼翼地放輕腳步,走近了一些,而透過了月光的加持,她看見了站在齊雋澤前方的那抹影子,那是李予苡。
李予苡手捧了一包糖,她臉頰上爬滿了紅暈,看上去是多么羞澀啊,好純情的戀愛。
「雋澤,這里面都是青蘋果口味的棒棒糖,我看小紀每天早上都給你一根,我想你應該很愛吃……」李予苡越說越小聲,越說越害羞,她自己都覺得自己很了解齊雋澤呢,她都觀察過了,齊雋澤每天都會收下瓜小紀的棒棒糖,不管是冷戰還是吵架,不管他們吵得多兇,瓜小紀每天早上都一定會遞給他一根青蘋果口味的棒棒糖,如果逢假日,瓜小紀還會一次多再給兩支。
從她認識他們時,就不曾看他們間斷過。
齊雋澤面無表情,他其實最討厭吃的就是棒棒糖,結果李予苡還在圣誕節送了他最討厭吃的東西。
在稍遠方的地方看著這一切的瓜小紀繃著一張臉,她不是沒有聽到李予苡說的那些話,她也不敢置信齊雋澤會要收下李予苡的棒棒糖,當初她是費了多大的力氣、多大的心思,她才讓齊雋澤每天乖乖的收下糖果的?
她真的無法接受這一切,她真的無法相信李予苡正一步一步的占領她的位置,她真的無法置信李予苡正一點一點的侵略原本屬于她的專屬。
瓜小紀掉了頭就跑,人家都馬說眼不見為凈,她真的不想看齊雋澤收下李予苡的禮物,所以她馬上用著百米的速度就跑了,要是別人看到了還會以為是甚么外星來的生物正在追殺她呢,不然怎么可能跑這么快?
唉呀,到底是誰跟瓜小紀說齊雋澤要收下李予苡的糖果的?這根本就是自己的幻想呀,嘖,別把自己的幻想加注在別人身上,這樣很不好的。
齊雋澤壓根沒發現有抹巧小的人影跑走,他只是蹙起眉,「我討厭吃棒棒糖。」
「咦?那為甚么你都會吃小紀給你的棒棒糖?」李予苡臉上劃過了震驚,她疑惑地發問,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她每天早上都有看見啊,她可沒有得幻想癥呀。
「因為不一樣。」
「甚么不一樣?」李予苡有聽沒有懂,但似乎她好像又明白了些甚么,她雖然不想知道事實,但還是抑不住好奇心,人家都說好奇心會殺死一只貓呀,這下可就要換李予苡受傷了。
「感覺不一樣。」齊雋澤納納地開口,眼神帶了點某種異樣的光芒,看上去恍恍惚惚卻又好像很堅定,「看到她難過我也會難過,為了不讓自己難過,所以我才會收下棒棒糖。」
「那我呢?」
「妳不會。」齊雋澤開口,他說出口的話很直接也很傷,立刻就傷了李予苡脆弱的心,「對于妳,我不會有著那種感覺。」
李予苡聽了聽,聽懂了齊雋澤的意思,她露出了一抹苦笑,「吶,你怎么可以當著你女朋友面前說出這種話?」

****
圣誕節很平安的過去了,瓜小紀始終沒有把圍巾送出去,她沒有勇氣,她只要拿出圍巾就會不自覺的聯想到齊雋澤收棒棒糖的那件事,她一想她就心痛,她一想她就心煩。
跨年夜她是跟程怡希、梁浩杰、齊雋澤、李予苡一起過的,原本她還有約生物老師的,但生物老師說他已經和朋友約好要去夜店過,所以她也就聳聳肩作罷。
大家晚上先在了市區鬧街逛逛,接著等到晚上十一點半時,大家拿著大包小包的食物還有煙火、仙女棒……等,到了一處小公園,五個人一同坐到了地板上。
小公園除了他們五個人之外沒有了其他身影,他們嘻嘻笑笑的聲音貫徹了整個公園,聽上去好歡樂的感覺啊,他們五個人圍成了一個小圈圈。
瓜小紀嘴角也掛著笑,但其實心底里沒有多開心,從逛街的時候開始,李予苡就一直走在齊雋澤旁邊,齊雋澤也沒多說些甚么,也沒趕李予苡走,看得她好礙眼,總歸之就是有點吃醋了。
瓜小紀站起了身,她拍了拍她的屁股,想把在短褲上的髒汙都拍掉,「我去上個廁所。」
「欸?已經五十五分了耶,妳要不要倒數完再去?」
「沒關係啦,如果來不及的話你們就甭管我了。」
「現在也算是半夜,我陪妳去上廁所好了,不然發生甚么危險也不知道。」程怡希說完還真也要站起身,瓜小紀一看立刻就阻止了,傻呀,她怎么可能讓程怡希跟著她一起,然后還一起沒跟大家倒數到?
「不用啦,如果真有甚么事我一定放聲尖叫,讓妳聽到。」
瓜小紀轉身走開,對于瓜小紀堅持不讓人陪的事情大家都無奈,齊雋澤猛地站起身,大家又投射出了一抹疑惑的眼光。
「我也去一趟廁所。」
語落,齊雋澤就隨著瓜小紀離開的身影走去,而剩下的三個人只是愣愣地坐在位置上看著他們離去。
齊雋澤只是默默地走在瓜小紀身后沒有讓她發現,等到瓜小紀發現的時候是她上完廁所洗完手踏出公廁的時候了。
瓜小紀一踏出公廁就發現一抹身影站立在眼前,要不是有路燈,她差點嚇得要昏過去了,定眼一看就發現是讓她愛到要崩潰的齊雋澤。
齊雋澤冷著眼看著她出來后,他便手插口袋酷酷地就要轉身離開。
瓜小紀看著看啊,頓時心里面一陣感動,她很自動的把齊雋澤這些舉動歸類在關心她這等程度上面,她看著他的背影,有股異樣的情緒在她心里頭奔騰,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在她意識過來時,她已經邁開短腿奔向前抓住齊雋澤的手了。

6-3 不要哭 對不起 齊雋澤停下了腳步,瓜小紀也停下了腳步,他下意識的回過身去,當他回過身的當下,他一陣錯愕,那一瞬間他看見了瓜小紀那盈滿淚水的雙眸正緊緊地看著他,與他對視著。
「怎么了?」齊雋澤看著瓜小紀的眼淚他不自覺地軟下心,心里那股異樣的情緒又再次地漾起,有種悶痛的感覺不斷地涌上,令他難受。
「親愛的,為甚么圣誕節那天要收李予苡的糖果?」瓜小紀哽噎,一想起那天她就忍不住哭了出來,她揚起頭看著比自己高出快兩顆頭的齊雋澤,「以前我都要努力好久你才會收,可是為甚么她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讓你收下棒棒糖?」
齊雋澤看著瓜小紀的臉龐,她臉上寫滿了受傷,寫滿了失落,使得他不自覺發愣。
「為甚么李予苡總是能就這么輕鬆的抓住你的目光?那我呢?為甚么不管我多努力、多勇敢你總是不理我?你一次也沒有,一次都沒有看過我……」
瓜小紀越說越傷心,她緩緩地低下頭,原本抓住他的手的手像是失了力氣一樣,緩緩滑落,她用著雙手擦拭著不停掉落的眼淚,但卻越擦越多、越擦越難過。
猛然之間,瓜小紀瞬間被抓進了令她覺得熟悉的胸膛,她一時之間忘了哭泣,熟悉卻又陌生的感覺頓時貫徹了她的全身,要是以前,她或許會覺得這個胸膛很安心吧?但為甚么現在卻讓她覺得好不安?好沒安全感?
「不要哭。」齊雋澤把瓜小紀狠狠地抱緊,齊雋澤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他微微地蹙起眉,眼眸底泛滿了心疼,但他自己卻渾然不知,他低沉的嗓音飄進瓜小紀耳里,「拜託,不要哭。」
瓜小紀也緊緊地揪住齊雋澤的衣裳,兩手用力地掐著,用力到她的手都泛白了,她把頭給埋進了齊雋澤的胸膛里,眼淚再度撲簌簌地落下,她放聲地大哭,哭的唏哩嘩啦,哭的齊雋澤內心一陣絞疼,哭的齊雋澤心臟一陣一陣地緊縮。
「我只是希望你能多看我一眼而已,就這樣而已啊……」瓜小紀抽抽噎噎,抱住他的力道又加重,「我好努力、好努力的跟上你的步伐,可是你卻越走越大步,我跟不上啊,我已經沒有勇氣跟上了,你到底知道嗎?」
「對不起。」齊雋澤喃喃自語,他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甚么,而他的這句對不起也飽含了太多意思,他一時之間說不清也說不完,感覺太過于迷茫,他始終無法看清他自己最真實的狀態和感情到底是甚么,「真的……對不起。」
齊雋澤的道歉很小聲、很微弱,但卻鏗鏘有力的傳入了瓜小紀的心里,惹得瓜小紀哭的更加鬧騰。
她的淚浸濕了他的衣裳,也同時濺濕了他的心。
煙火瞬間渲染了天空黑暗的顏色,五彩繽紛的顏色也照映到了他們的身上,但不管煙火的聲音有多大聲,瓜小紀始終只有聽見齊雋澤那充滿規律的心跳聲,是那樣的令她感到心動。

最后的他們一同走回去,瓜小紀的口袋里多了一個暖暖包,而齊雋澤的口袋里少了一個暖暖包,而瓜小紀的心里卻同時也多了一份溫暖幸福的感覺,圍繞在她的心頭,久久不散。
「妳穿甚么短褲、甚么絲襪?現在冬天妳就不怕冷死在路邊?」齊雋澤冷聲斥責,但語氣卻和吵架時的那段時間完全不同,回到了以前,他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暖暖包放進了瓜小紀的手裏。
瓜小紀好感動啊,她發誓她再也不想也不要齊雋澤吵架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59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