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故事漂亮老師讓我近她身_曉風殘月全文類似的小說

9-3 他愈來愈討厭看到她的笑容 但程怡希的預測卻失了常,瓜小紀非但沒有做出選項,而且還做出了令她覺得錯愕不已的事。
「程怡希,我們就在上一秒已經真正的正式絕交了,我再也不會把妳看成我的朋友了。」瓜小紀板起臉,看上去是特別的不瓜小紀,那嚴肅而且帶點寒氣的表情惹得令人吃驚,這還是程怡希第一次看見瓜小紀的這種表情,「妳要把照片全撒出去我也沒差,但我要提醒妳一點,我們剛剛的對話我都錄下來了,我有肖像權,我可以告妳侵犯我的隱私外加害我身心靈受創、霸凌,如果妳不介意我們這么年紀輕輕就鬧上法庭的話那我也無所謂,但未滿十八的話是限制行為能力者對吧?會連帶的影響到監護人,妳爸媽,那妳覺得妳會變成怎樣?」
瓜小紀站直了身,她推開了程怡希,表情帶了一股玩味,「妳說梁浩杰喜歡我是吧?那妳覺得如果我真的離開了齊雋澤的話,我會不會奔向學長的懷抱呢?嗯?」
瓜小紀說完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廁所,程怡希一人傻在原地,絲毫不敢相信方才發生的事情,她一直以為瓜小紀是單純的、天真的、懦弱的,但卻沒想到她的心是如此的深沉,是如此的可怕,一句話就能把人逼的束手無策,也能完全地抓住別人的缺點,毫不費力的就讓人沒有任何辦法反駁。
****
「瓜小紀真的這樣說?」李予苡瞠大眼,她簡直無法相信程怡希的話,在她的眼里,瓜小紀就是一個只會任由人欺負的懦弱小孩罷了,只要霸凌她,威脅她,她就會害怕的掉眼淚,就會聽話的去做。
「嗯,感覺像變了一個人,怪恐怖的。」程怡希回想方才發生的事情她還是忍不住地抖了一下,她是真的第一次看見瓜小紀有那種表情,簡直跟齊雋澤是一個樣,難道這就叫物以類聚?
「呵,瓜小紀一定是裝模作樣,不用理她。」李予苡從鼻子里發出了一個哼聲,那是一種不屑的反應。
「但我認識她這么久也沒看過她那個樣子,如果妳真的還堅持那件事情的話那妳自己去跟她講,我不想了。」程怡希嘆氣,雖然她現在討厭死了瓜小紀,但也不想淌渾水了。
當初會想答應李予苡這件事也是因為覺得自己被梁浩杰拒絕時很難過,聽到梁浩杰喜歡的對象的當下她可以說是晴天霹靂。她就不懂了,她失戀、梁浩杰失戀,那憑甚么瓜小紀能幸福?
她還記得上次齊雋澤在門口污辱她的事情,她到現在都還沒忘記他是怎樣當眾羞辱她的。
『程怡希,妳變得還真可悲,居然要透過罵瓜小紀才能解自己心里的氣,妳也真夠悲哀了,妳來這里的目的不就只是單純為了罵一個把妳當成自己最好的好朋友的人嗎?』
****
「瓜小紀,程怡希找妳出去做甚么?」齊雋澤見到瓜小紀回到位置上,他冷冷清清地吐出這句話。
「沒有啊,就講一些事情而已,親愛的你這是在關心我嗎?我好高興呀!」瓜小紀笑呵呵,她笑臉迎人,她蹦蹦跳跳地到了齊雋澤旁邊,閃亮亮地水眸就盯著齊雋澤看。
齊雋澤抬起頭來望向低著頭看自己的瓜小紀,眼神很認真,他直視著她的雙眸,他看見了她眼底閃過的一絲憤怒和一絲難過。
她總是如此的壓抑著自己的感受,她總是笑的很大聲,被罵了表面上是一副無所謂,但其實仔細看就能看出她的失落和傷心。
不能否認,她的笑容的確能夠讓他的心情變好,具有傳染力,讓人也不自覺的心情愉悅,但那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發覺,越是長大,她的笑容就越來越沒那種魔力了,不會讓他覺得心情愉悅,也不會讓他覺得心情很好,反而讓他愈來愈討厭看到她的笑容了。

9-4 畢業旅行第一天(一) 他覺得,那些笑容愈來愈假,就好像是在隱藏一些甚么,她的笑容變成是一個帶著面具的笑容,愈是觀察,他愈是覺得那些笑容好像承載了越來越多的悲傷。
就像現在一樣,為了掩飾心里那抹正在擴散的心痛而才扯開的笑容。
讓他覺得,他好像越來越不了解她。
讓他覺得,她好像離他越來越遠。
讓他覺得,他自己好像越來越不明白她的心情了。
讓他覺得,他好像越來越難讀到她的心了。
就好像,抓不住她。
「瓜小紀,妳這是真的喜歡我嗎?」齊雋澤的口吻裏夾雜了好幾種情緒,瓜小紀聽不出他是不是生氣了,但被這么一問,她一時之間就愣了。兩性故事漂亮老師讓我近她身_曉風殘月全文類似的小說
都多久了?都喜歡他多久了?他現在問是在質疑她對他的喜歡嗎?
「親愛的你怎么突然這么問?我當然是喜歡你了。」瓜小紀這話說的可認真了,眼神堅定,口吻嚴肅,總之讓人一聽就是真言不假。
「可我感覺不到。」
****

十月份,要是去年啊可能是在考水深火熱的期初考,但今年不一樣呢,今年他們高三了,該放出去畢業旅行了。
或許其他間學校都是高二的時候畢業旅行,但他們學校可不一樣,學校特意把畢業旅行放在期初考,高三的學生其實每天的生活都是考試、考試、考試,基本上少了一次的期初考也沒有甚么差別,高三雖然是要極力的把握時間沖刺,但學校覺得適當的休息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才把畢業旅行從高二下移到高三上。
畢業旅行的行程學校都安排好了,要南下,第一天去海洋館和墾丁,第二天沖到高雄旗津,第三天在義大,最后一天又怒沖到南投九族和日月潭。
四天三夜的行程讓大家著實瘋了狂,大家都異常滿意此次的行程,都嘴里含笑著謝謝學校,但其實這些行程是高二某次二年級班長開會時討論出來的結果啊,要謝也是謝班長啊,謝學校干甚么?沒用呀。
瓜小紀是和班上的風紀股長陳尹、李芷書一組的,不管是團體行動時還是房間分配都是,該怎么說呢,或許是因為謠言關係吧,大家都特別不想跟瓜小紀同一組,只有陳尹和李芷書肯愿意接納她而已。
瓜小紀也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太久沒出去玩還是怎樣,總之要畢旅的前一晚瓜小紀還差點睡不著,還特意的把自己的行李箱放在床旁邊呢。
第一天的瓜小紀起了個大早,特意穿上自己最喜歡的衣服,一件印著碎花的無袖球衣,球衣的設計是特別的精美,有著帽子還有袋鼠口袋,雖說是球衣但因加上了橘粉色、淡紅粉色碎花樣式而顯得特別,她下身隨意穿了件短褲,反正球衣是蓋到膝蓋上一點的,穿短褲只是防曝光而已,她穿上了今年最流行的一雙白銀色有些厚度的韓版勃肯涼鞋,這么說罷,前臺防水后邊高粗跟,總之一看就是很漂亮又不失時尚的鞋子,穿上去很舒服也不怕磨腳,因為它不像一些步鞋是磨腳的,它只有一條,因此是特別的舒適,因為后邊的高粗跟沒多前邊防水臺多少,所以也就根本不用在意腳痛的問題,而且穿上后還顯得腳細腿長呢。
瓜小紀拖著行李箱,抓起自己隨身攜帶的包就趕緊出了門,一臉慌張的樣子讓人汗顏呀。
她一來到學校就被陳尹和李芷書給拽著拖上車,陳尹和李芷書很奸詐地把她推去跟齊雋澤坐,兩人自己坐在她們倆的后頭。
瓜小紀是自然開心不已,她本來就想跟齊雋澤坐,想破了頭也想不出藉口,現在好啦,連藉口也不用有就能坐了,呵呵,真開心。
「瓜小紀,」齊雋澤瞥了一眼瓜小紀,他站起身,「坐進來。」
瓜小紀一聽是很興奮,心里蔓延了一道暖意,她掛起燦爛地笑容坐到了里邊,椅子還熱著呢,她害羞地竊笑了一下,齊雋澤坐到了外邊,他看了看她,莫名的起了一把火,是誰準她穿的那么清涼的?但他也懶得跟她吵,吵了恐怕是好幾天冷戰了,于是乾脆索性不理她。
齊雋澤撇過頭,他帶上耳機,手里捧了一本小本的小說,很愜意地看了起來,一點也沒想理會一旁的瓜小紀。
瓜小紀見了也沒煩他,她自己拿出了放在自家包包的巧克力餅乾吃了起來。
隨著車子啟動,游覽車就這樣悠悠慢慢地上了高速公路,瓜小紀著實無聊啊,臺北的天氣沒有很炎熱,太陽沒有很刺眼,天是藍的,是一個很適合出游的日子。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0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