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手把屁股扒開,打骨縫_晚上一直插著睡,好嗎

9-6 畢業旅行第一天(三) 下了車的瓜小紀用力地吸了一口氣,接著又奮力的吐了一口氣,好夏天啊!
瓜小紀把自己早就藏好的墨鏡給戴了起來,知道要來海邊那不能忘的就是墨鏡呀!
烈焰的陽光高高地吊在天藍色的上空,或許沒有煦煦微風吹來,但空氣中卻還是能聞見一絲一絲飄散開來地鹹鹹海味,陽光灑在海上及沙灘上,照耀地閃閃發亮,閃的令人嘆為觀止,正值下午一點,海水正在退潮,一波一波的浪花退下又打回沙灘上,看起來好不美麗漂亮,一種興奮的感覺正蔓延在瓜小紀的心裏頭,她快速地就跑下了沙灘,雖然腳上踩了一雙粗跟的鞋子,但卻依然不造成她的阻礙,她迅速的跳下了樓梯,踩進了沙子裏頭。
一種熱感從腳底竄了開來,沙子也跑進了她的鞋子裏,雖然有些燙,但卻很柔軟舒服。
「小紀!小紀!」陳伊和李芷書揮著小手,在浪花之中叫喚著她,她倆笑的很開,身上的衣服也早已濕了一大片,瓜小紀見著了她們呼喊自己也就跑了過去,她在海前停了下來,她脫下了鞋子也脫下了齊雋澤要她穿上的外套,畢竟這外套是齊雋澤的呀,她可不敢弄濕啊。
瓜小紀把她的東西都放到了跟陳伊和李芷書放東西的地方一同擺放,接著也就放心的奔了過去一起踩水。
其他人也跟著一起下水玩耍,整個海邊A班都包了,因為害怕游樂設施、觀光景點等這些地方會人數過多而造成不方便,因此三個班級都扯開了時間,就像B班現在正在義大,C班在旗津,雖然大部分時間錯開了,但最后一天卻還是都一同在南投。
齊雋澤卻在岸上看得是膽戰心驚,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說,瓜小紀現在雖然一旁都有一堆同學,但海水也淹到了瓜小紀的大腿了,難保如果漲潮了不會一片慌張,更何況瓜小紀不會游泳呢,但一旁也都一堆人啊,又或許是他擔心太多了,他可能就是疑心病太重了。
他對海水沒甚么興趣,畢竟他不喜歡玩水之后上岸的那種濕濕黏黏的感覺,也討厭腳濕后踩在沙子裏的那種觸感,很噁。因此他選擇坐在沙灘上看著自己在車上還未看完的小說,他全神貫注在小說裏頭,一字一字地細讀品嚐,陶醉沉浸在裏邊。
「小紀!我們來游泳好不好?」李芷書玩開了,她把自己帶的泳圈給套到了瓜小紀的身體上,「我知道妳不會游泳,所以我特地允許妳用泳圈!給妳!」
瓜小紀要是平常聽見或許會拒絕,但可能是因為今天已經玩到樂的開花了,因此也就很大方的接受了,她想,套了個泳圈應該也不至于會溺水,很開心的就點頭了,但她也有個條件,「那妳們要游在我兩旁邊,我要游中間,好不好?」
「好,趁著現在還沒漲潮要趕快玩一玩,不然要是漲潮了就要上岸了,我們會顧著妳的啦!妳游前面,我們游后面看著妳好不好?」
「對呀!這海水不深,我們會看著妳的,妳放心,不然我們一手抓著妳,我們帶著妳游。」
瓜小紀很欣喜的就點頭了,她早就想試試在海邊游泳是甚么樣的感覺了,這樣剛好,可以游泳又不用出力。
李芷書和陳伊果真實現了自己的諾言,她們游在她后面,兩個一左一右,兩人都各騰出一手抓住她的泳圈,這令瓜小紀很安心也更玩的不亦樂乎。
瓜小紀笑的很大聲,惹得齊雋澤從小說的世界里抽拔了出來,他的目光尋著笑聲的源處而找到了瓜小紀的身影,她看著她笑的燦爛他也就跟著笑了,他輕輕地擱下了小說,他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她的身上,看著她玩著水,不知怎么地就有種滿足感和甜甜地滋味蔓延在他的心里,他的腦海溢滿了她的笑容,那發自內心的、真心的笑,因為快樂而笑的笑。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也漸漸的感覺到了海水的轉潮,那是漲潮,大家也都意識到了是該上岸的時候了,大多數的人都很乖地上岸了,但少數的人包括瓜小紀都沒有上岸,他明白這瓜小紀根本分不輕漲潮和退潮的差別,他發揮了班長的威嚴,他走向前,朝著還在戲水的同學們扯開了嗓,「都上岸了!漲潮了!」
他喊的很大聲,沒有被浪花的聲音蓋過,很清楚的飄進了瓜小紀的耳里,她回過頭朝陳伊和李芷書說道:「小伊、芷書,我們上岸吧!親愛的說漲潮了。」
「好,那我們把妳一起拉回岸上。妳要抓好泳圈喔。」李芷書特別叮嚀的吩咐,如果要快點上岸就得全神貫注在游泳上面,她沒辦法分心的去顧瓜小紀。
齊雋澤的目光緊緊地盯著還在海里的瓜小紀,她知道李芷書和陳伊都是游泳隊的,但還是不免擔心瓜小紀的安危,畢竟只要一個不小心瓜小紀很有可能就會溺水,畢竟她是個連憋氣都不會的旱鴨子,因此他整顆心真的是七上八下啊。
還好,瓜小紀是很安全的上岸了,她拿著泳圈想跑到齊雋澤的旁邊,她興高采烈的朝著他奔去,殊不知,卻一個重心不穩,腳一個絆倒,她就這樣活脫脫的撲倒在沙灘上了。
齊雋澤心是整個少漏了一拍呀,他緊蹙眉頭,他快步的走到了她的前面,他伸出手,讓瓜小紀握住他,他一個使力便也把瓜小紀給拉了起身。
好害羞呀,瓜小紀原本還正覺得自己怎么又那么丟臉、那么蠢的跌倒時,齊雋澤忽地走到她身邊還伸出手,她當下內心還真是小鹿亂撞,撞得她怦然心跳,一整個好欣喜呀,她站直了身,但身上卻充滿了沙,看起來好不狼狽呀。
A班不少人都露出了恥笑的神情,但也沒真沒良心的笑出聲,只是偷偷地掩嘴笑。
「妳到底還能蠢到甚么地步?一天不跌倒妳會不舒服是不是?」齊雋澤嘴上唸著,責備卻但點擔心的神情朝她射去,他雖然口氣很差很兇,但卻依然細心地替她拍著她身上沾上的沙。
「我也不是故意的呀,都怪我太蠢了,呵呵。」瓜小紀搔搔頭,很不好意思地說,這還是齊雋澤第一次替她拍沙呀,也是,這是他倆第一次一起到海邊來呀,好貼心呀,惹得她覺得她好像又更愛他了。

9-7 畢業旅行第一天(四) 晚上七點,大伙兒喧喧鬧鬧的進了海洋館。
大家離開海邊后回到了車上,一路搖搖晃晃的到了晚上要住的飯店。導游要大家先放好行李,然后下到大廳吃Buffet,吃飽后才到海洋館。
學校特意包下了休息時間,但時間不多,七點到八點半而已,大家只得把握時間,于是也沒等導游說解散,一聽見集合時間和地點后就開溜了。該怎么講,學校還真的是有錢到一個地步。但瓜小紀不知道的是其實這都是她自己繳的錢去包的,哎,她不知道也好,不然她鐵定會邊逛邊碎唸真是奢侈。
瓜小紀理當是找齊雋澤,而且她貌似還怕別人看不出她想和齊雋澤一組似地,一下車就緊緊勾住了齊雋澤的手臂,在車上也都死死地巴著他。陳伊和李芷書眼看是不可能讓瓜小紀乖乖的跟著她們,于是也就放任她跑去找齊雋澤了,反正她找的是班長,她們也放心些,至少不會亂跑。
齊雋澤同團的人一見到瓜小紀起初是覺得她很纏人,畢竟他們也有眼睛,看得出來小紀被排擠,被排擠總是有原因的,他們不過問,但該怎么說呢,他們看齊雋澤的反應貌似是對排擠這件事都裝作不在意而且無視的成分很大,他們原本以為是他不在乎小紀被排擠,但看著每次齊雋澤對瓜小紀的態度又感覺好像很重視著她,還記得有一次他們趁著瓜小紀不在教室時討論起了瓜小紀被霸凌的事,結果齊雋澤還一個憤怒的朝他們扔了一只原子筆,雖然殺傷力不大,但卻充滿警告,他們那次啊還真嚇著了。說來可笑,他們居然被一只原子筆給嚇到,但原子筆筆直快速的讓他們真都有種會被原子筆謀殺死的錯覺,總歸一句話,他們旁人看著這情形啊看的都迷糊了。
他們很自動的走了,留下齊雋澤,如果這時候還這么煞風景的問他要不要跟他們的話,恐怕晚上回飯店又會是一陣惡狠狠的氣息,更何況他們一同去飯店放行李的時候,齊雋澤也說過等等去海洋館不用管他,因為他要管一只他養的狗。
他們想來想去總想不透,不過這下倒是清楚了,大抵就是瓜小紀吧,他們看啊還真覺得小紀是只很忠心的狗。
「瓜小紀,妳不要黏著我。」齊雋澤抽出自己被死巴著的手,那還真是眼明手快,齊雋澤才一抽開,瓜小紀就立刻又牽起他的手,根本跟練過一樣。
「這樣才像情侶呀。」瓜小紀笑得可樂的了,一臉就很滿足,也是,跟自己喜歡的人牽著手逛海洋館多浪漫啊,如果他們現在眼前的不是魟魚是小海豚的話或許會更美好。瓜小紀這樣的想著,但礙于現實,也礙于魟魚耳朵太小,于是她也就體諒了魟魚聽不懂中文。
瓜小紀緊緊地牽著齊雋澤的手,緊的就好像一放開齊雋澤他就會像失控的恐龍一樣跑掉,雖然把齊雋澤比喻的像恐龍很不好,但她也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詞了,因為她想到的上一個形容詞是山豬呀,但她怕說出來會被他剁成肉醬,于是乎也就不說出口了,省了吵架,多了和諧……但其實也沒多和諧。
「瓜小紀,妳看一個魟魚是想看多久?」齊雋澤冷聲,打從他們進到這個堪稱海洋館最有特色的海中隧道時,她就一直盯著黏在玻璃上的魟兩手把屁股扒開,打骨縫_晚上一直插著睡,好嗎魚看,雖然魟魚沒有黏這種功能,但總歸就是一直在那塊玻璃上徘徊,徘徊到他都覺得這只魟魚是不是肚子餓了想找食物吃的錯覺,大約可能是把瓜小紀當成食物來著了。
……但瓜小紀貌似覺得有趣,她大眼眨呀眨的就一直看著魟魚的白肚,也不知道是在看些甚么,難道是互相都把彼此當成食物了么?
「……好想騎在牠背上喔。」瓜小紀猛地放開了他的手,兩手就巴在了玻璃上,小嘴張的開開的,貌似是真的很想要,活脫脫的像個想要吃糖的小孩,著實是把齊雋澤的內心給亂萌了一把……才怪。
齊雋澤可氣的了,臉黑的跟被沾滿泥濘的輪胎輾過一樣,這一瞬間大約就是從瓜小紀放手的那刻開始。大抵可能就是不爽瓜小紀居然會為了一只魟魚放開他的手,哎,真傲嬌,居然跟一只魚搞吃醋鬧彆扭。
「瓜小紀,難道妳就這么想騎在牠背上?」齊雋澤冷著嗓,口氣兇的嚇人,哎,真是令人亂打了一把冷顫,「要不要我把妳給丟進去?」
基于根本,也不知道瓜小紀到底是會通靈還是怎地,總之光聽語氣她就能明白這齊雋澤貌似是火了,算了,講通靈太過可怕,就講因為太過愛慕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0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