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大肉捧一起進_晚上回家晚怎么辟邪

9-14 畢業旅行第二天(六) 「瓜小紀,要是妳現在不開門,我們兩個之間就玩完了。」一個字、一個字,清晰地透過電話傳進瓜小紀的耳里,瓜小紀這一聽呀是傻了,什么玩完呀,他們之間從頭都沒開始過,
哪來的玩完……
一陣噁心感打從心底油然而生,不對,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瓜小紀也沒空替齊雋澤開門,她甩開手機就抱著馬桶開始吐,好髒啊,抱著馬桶……她剛剛還在這上面上大號啊!
「小伊!去開門……不然我和他就玩完了!」簡直就是邊吐邊說,這種特技也特別高超,一種旁人看了都會傻眼的技能真的是特別棒,但她現在卻覺得特痛苦啊。
陳伊原本是不想去的,但看瓜小紀這吐的稀哩嘩啦,于是想啊想的還是決定去開門了,她一開門差點就嚇得漏尿,這什么臉啊……臉鐵青的跟瘀青了一樣,她都還以為自己看到了甚么不該看到的,她讓身,讓這惡鬼進門。
齊雋澤一進門就把手機掛掉,快速的走進浴室,走的像廚房一樣,熟悉的很,自然的很,他看見把手機甩在一旁吐的要命的瓜小紀,看啊看是特別無語,陳伊經過的時候都捏住鼻子,臭的……差點讓她也跟著吐了,還好她酒后不發瘋,不然鐵定是跟著一起伴奏會,她這種髒,應該說不潔癖的人都不忍直視了,何況是齊雋澤?
但齊雋澤卻只是把手機放進褲兜子里,他到了瓜小紀旁邊蹲下身,他拍了拍瓜小紀的背,他來回摩娑……來回順了順她的背,動作輕柔的很,陳伊眼里看大抵就像是對待一個稀有珍寶一樣小心翼翼,直到他確定瓜小紀暫時不會再吐的時候,他才站起身抽起一旁晾著的毛巾,他洗了洗擰乾,他還細心地替瓜小紀擦嘴,這瓜小紀早就吐到癱軟在一旁了,哪還有力氣啊?
「瓜小紀,妳連頭髮都沒吹就喝酒,還喝成這樣,妳是翅膀硬了?」齊雋澤嘴里碎念,但依舊是仔細耐著性子的替瓜小紀擦殘余在嘴上的嘔吐物,多噁心啊旁邊的人看,但齊雋澤卻絲毫沒嫌棄,總之就歸類在好男人類上去了。
齊雋澤扶起癱成一坨的瓜小紀,把她扶到了床上,嘔吐味蓋過了瓜小紀洗好澡的香味,殘余到了齊雋澤身上,讓他著實是有些不舒服,他痛定思痛的決定忍下這股不舒服的感覺,他把毛巾拾起,細膩的替瓜小紀擦起頭髮,那擦的根根分明……
總之,齊雋澤還真的耐心到把瓜小紀的頭髮擦到全乾才走,擦好已經是過三十分鐘之后的事兒了,他還不忘拿梳子替她梳順,著實貼心的很。
陳伊哪敢跟一個吵過架還對自己兇過的人同房啊?早在還沒擦髮的時候就自己先溜去別房瞎聊去了,意思是這房間也就齊雋澤一個人醒著,他把棉被拉好后,他凝視了好一響瓜小紀。
看著瓜小紀的睡顏,他突地有些感觸,嘴巴有些微開,但卻睡得很熟,但柳眉卻皺成一團,嘴里念念有詞,他傾下身去聽她的碎語,這才發現,原來瓜小紀連夢里都有他,一直唸著他的名字是有沒有這么的喜歡?
他嘴角旁勾起了一抹淺笑,他的大手輕撫上瓜小紀的睡臉上,他輕輕地撫著她的臉頰,來回摩娑,著實溫柔,他輕吻了下瓜小紀的額頭,「對不起,讓妳受了委屈……」
齊雋澤眼底閃過一抹悲傷的波動,嗓音有些沙啞,即使他知道瓜小紀已經熟睡,但還是想跟她說句抱歉,但他想對她說的太多,一時之間也說不清,在通電話的時候那一連串的問話讓他來不及招架,他得回去好好地思考,但他大抵也猜得出來是怎么回事,不過他還是需要時間好好冷靜冷靜。
他又凝望了一頃刻,這才靜悄悄地起身,想準備離開。

9-15 畢業旅行第二天(七) 霎時,齊雋澤突地感覺到自己的手被人捉住,他下意識地回過頭去。
齊雋澤眼底閃過一絲訝異,他看見瓜小紀用著她那細弱的小手抓住他,不肯讓他離開,他看著瓜小紀熟睡的臉龐,看不出一絲裝睡的模樣,他擰起眉,他悄悄地想抽出自己的手,但無奈瓜小紀抓的太緊,他沒法子抽出,于是他只好撥開她的手。
正當齊雋澤成功撥掉她的手時,他聽見了瓜小紀那細碎的夢話聲。
「不要走……」瓜小紀的手被撥開,她睡著也醒來了,太沒安全感了她睡不著,她緩緩地睜開自己的雙眸,燈光鵝黃,但卻還是讓她無法回過神,等她清醒眼眸對焦時,她才看見齊雋澤。
「親愛的?」難道還在作夢么?她有沒有看錯?
「瓜小紀,既然妳醒了那我就一次把話說明白,也說清楚。」齊雋澤雖然有些吃驚這瓜小紀醒來的功力,醒的也太剛好,著實太巧合,但醒了那就醒了,他也就把話說清楚些。
「我不知道妳心里怎么想,但是我不喜歡李予苡,一點也沒有。我也從沒想過要傷害妳兩根大肉捧一起進_晚上回家晚怎么辟邪,或許就是太保護妳了,所以才會變成傷害妳,可能妳覺得我太自以為,但我不會改變我的方式,瓜小紀妳聽好,我只說一遍,」齊雋澤坐到床沿,他深瞳色的雙眸緊緊地盯著瓜小紀,認真的神色使得周圍更加寧靜,「我對妳沒感覺的話我不會擁抱妳更不會吻妳,我也不會讓妳待在我身邊更別提手勾牽握的,我不知道我自己對妳到底什么感覺,我是第一次談感情,在我還沒有確定我對妳的感覺時,我不會輕易的對妳告白,也不會輕易的跟妳在一起,如果最后這股情愫搞錯了,那勢必只是耽誤到妳,我不想。」
齊雋澤說的很誠懇,這是他的內心話,他早就想說很久了,但卻一直不知道該怎么說出口,該如何表達,他知道他自己沒有給夠她足夠的安全感,但他從未想過是如此的讓她不安,看著她難過他也會傷心,看著她快樂他也會開心,這都是連貫的,但他從來都不懂什么叫愛情,他不想就這樣莽撞的跟瓜小紀在一起,他不是不明白瓜小紀有多愛他,要是突然哪一天他發現了自己的感覺是錯誤的,那只會讓瓜小紀更加受傷,只會延誤到瓜小紀真正的感情,也只會讓瓜小紀更加沉淪。
瓜小紀的腦袋昏昏沉沉,她雖然很想認真聽清楚齊雋澤說話,但無奈酒精的效果太過強烈,她沒法子撐住,她無法專注,一股噁心感又從喉嚨里冒了出來,讓她耐不住只得摀著嘴,推開齊雋澤沖進廁所,抱著馬桶又一陣嘔吐。
哇靠……早知道就別喝什么酒,齊雋澤跟她深情告白的時候她居然還吐了,還吐的希哩嘩啦,也真夠震撼了。
齊雋澤二度黑著臉進廁所,他這是第一次跟瓜小紀坦承自己內心的感情,結果她就這樣不給面子的吐了,著實讓他難堪。
齊雋澤抽了幾張衛生紙遞上,讓發洩……吐完的瓜小紀擦嘴,舉動著實貼心,但就是臉兇了點,神情鐵青了點,沒事,只要還肯替她遞衛生紙就沒事。
于是沒事,瓜小紀就放心的昏睡過去了。
著實是酒精的惡作劇。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1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