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大J一起進_晚上塞著耳朵睡覺好嗎

9-16 畢業旅行第三天(一) 隔天起床的瓜小紀是什么都忘了,她只記得印象中她好像喝酒喝到吐了,接下來就全忘了,連同昨晚吼齊雋澤的事兒一起忘了,忘的很徹徹底底,一起床的時候她只覺得自己的頭是撕裂的痛,好像有人拿著鐵鎚敲著她的腦呀。
真夭壽,早知道就別喝什么酒,今天要跟親愛的去義大玩呢,結果宿醉,這樣怎么玩呀?
更何況,要是被親愛的發現她喝醉了怎么辦?鐵定是被他用犀利眼神射殺,鐵青臉色嚇瘋呀,她可不敢說。
可自己又不能吃止痛藥啊,她姨媽來呢,下面流血,要是吃了止痛藥,退藥效了她豈不是疼死?
瓜小紀腦袋疼的受不了,她環顧房間,只看見李芷書在不知道何時已經從地板上爬上了床,現在正睡的香甜,陳伊卻不知蹤影,難道昨晚干了些甚么事兒?還是陳伊被鎖在門外去了?
瓜小紀下了床,先去開了開房門,確定陳伊到底有沒有在外頭,她一開門后就發現陳伊睡在門前,她一開門,陳伊原本靠在門板上的身體也應聲倒地,阿娘威,嚇得瓜小紀魂差點都跑不見一半,但陳伊就好像是無感娃娃,連痛的感覺都沒有,她蹲下身去,拍了拍陳伊,但陳伊連哼一聲都沒有,瓜小紀無奈,只得使出吃奶力氣去把陳伊拖回房間內。
好險啊,現在才六點初,沒有人經過,不然鐵定又會鬧出什么大風波,也好險老師沒看到呢,不然蹲下去一聞,鐵定會給老師那狗鼻子嗅出酒味的。
瓜小紀可以說是氣喘如牛啊,累得她差點又想睡回去,她把陳伊擺在房間和門口中間的通道上,接著從行李箱里拾起了自己的換洗衣物,決定把這一身嘔吐味和酒味給洗掉。
不對,原本正想沖澡的瓜小紀關掉了水,心里總覺得怪,她總覺得這廁所還有別的味道,除了屎味、嘔吐味還有自己身上的酒味之外還有別的味兒,是一股淡淡的肥皂香還有衣物柔軟精的味道,這味道很熟悉,但她腦袋都快爆炸了,根本一點也想不起來,現在有人拿鐵鎚敲她腦呢,她能分辨出什么味道就已經很不錯了,于是也就聳聳肩作罷。
當她洗完澡走出廁所時,她不騙人,還真的像一只貓被嚇到時跳起來的那模樣,她一出廁所就踩到了一個軟軟的東西,她的老天爺啊,她還以為是踩到了什么狗大便還是什么動物,她嚇得原本拿在手上換下的衣服都全撒了,她低頭定眼一看,這才安下心來,原來她剛踩到的是陳伊的臉。
原來陳伊酒醉也會爬,爬得嚇死她。
……這算是夢游么?

****
只得說好險,約莫六點快七點的時候李芷書也起床了,陳伊也在七點的時候起來了,兩人先后輪流沖去酒味,這才得已安心,不然難保老師會覺得有蹊蹺呀。
瓜小紀把自己決定好要吃的止痛藥放到包包內,她打算一上車就先偷吃一顆,但當她就定位的時候就發現她身旁放飲料的孔內有一杯溫綠茶和一杯溫的熱可可,雖然每次人家微波的時候拿出來都很燙,但瓜小紀因為好奇心的作祟于是就偷偷地把她給拿了起來,哎,溫的,真羨慕啊,她也想喝,但這是齊雋澤的,她不能喝呀,于是就悻悻然的把飲料給放了回去,眼底閃過一絲失望。
齊雋澤坐在一旁看著瓜小紀的反應是覺得納悶,這是他特地算好時間去買的,就想說怕太燙會燙著瓜小紀,還七點半時去買,就想說這瓜小紀會宿醉,特地跑去買綠茶。他怕喝綠茶瓜小紀的肚子會疼,還特別又買了一杯可可呢,結果這小酒鬼拿起飲料就一下皺眉一下癟嘴,接著又放下的,他看著瓜小紀的側臉,看出了想要的神情。
瓜小紀從包里拿出了一盒藥,接著又在包里東翻西翻,她一臉疑惑及懊悔,可惡,她沒帶水呀。她內心好掙扎,天人交戰了好久,才決定扭過頭向齊雋澤要一杯飲料喝,「親愛的,我想吃藥,能不能給我一杯呀?如果你真想喝,那我下車買一杯還你就是,拜託拜託,我忘記買水了。」
正當齊雋澤以為瓜小紀終于要開口問他可不可以喝的時候,聽見了這番話是臉瞬間就鐵青了起來,口氣很差,聽起來像起床氣,「妳要吃什么藥?」
「…‥暈車藥。」
「妳在騙鬼?這是止痛藥妳當我不知道還是瞎了?」
齊雋澤氣得咧,差點就吼起瓜小紀來了,當他還不了解她么?她吃什么牌子的止痛藥他會不知道?是當他眼花了還是小孩子?簡直氣人。

9-17 畢業旅行第三天(二) 「瓜小紀,妳那個來還敢吃止痛藥妳是不想活命了還是想送醫院?」齊雋澤審問,對于瓜小紀的行為真的是氣到一種他都想殺人的地步,「吃藥配飲料是沒常識還是腦子壞了?」
齊雋澤嘆了一口氣,覺得不可思議,「宿醉就喝綠茶,經痛就喝可可,別給我吃止痛藥。」
這話一出口呀,原本是該感動的,但瓜小紀卻覺得好驚恐呀,齊雋澤怎么知道她宿醉呀?怎么知道她喝酒啊?真是她的老天爺呀,好可怕的。
「親愛的……你知道我喝酒了?」瓜小紀心驚,驚得心臟都要從屁股跳了出來,總之好恐怖呀,難道在她失憶的那時候她做了些甚么事兒了?
齊雋澤這一聽臉是更黑了,黑得離譜,黑的就像是被墨汁噴到那樣,這下瓜小紀就知道自己是慘了,慘得呱呱叫,「瓜小紀妳全忘了?」
瓜小紀這不知道是該點頭還是該搖頭呀,只得傻在那兒,任由游覽車行駛,任由一旁的同學唱著車上KTV,任由外頭陽光照射。
真欠揍,她都要被罵了,旁邊的人還在唱什么失戀無罪……難道他不知道她昨晚喝醉了嗎!
「瓜小紀妳也真不錯,昨天我說了那么多妳一個字也沒聽進去還跑去吐,想著還覺得氣,我還沒找妳算帳,妳倒是全忘了啊,昨晚還吼我妳記不記得?看妳一臉茫然就知道全忘了!那就全忘記!當老子在放屁!」齊雋澤是愈說愈火大,聲音也就大聲了起來,還好,現在唱歌的人在飆高音,沒多少人聽見,大家也沒有注意。
可你沒口臭呀,要怎么當你說屁呀……瓜小紀是這樣想的,但她不敢說出口,她怕一說出口就會被齊雋澤給扔下車,她干不來,就怪心臟不夠大顆呀。
瓜小紀被這么一罵就突然想起來了,她早上進廁所的時候聞到的就是齊雋澤身上的味道,難怪她聞得出來那是什么味兒,要是今天不是齊雋澤的味她才不會覺得怪呢。
不過這一想,就覺得不對勁了,完蛋了,難道昨晚齊雋澤真的有來她們房里?
這下是該笑還是該哭呀,她都不知道該怎么反應了呀,齊雋澤來房里找她是好事,但聽他說她吼了他還吐了他,著實恐怖,這下鐵定是死無葬生之地,皇上饒命呀。
「我只是臨時想不起來呀,沒忘記,我等等玩一玩,讓我腦袋甩一甩鐵定就會想起來的,別氣呀!」瓜小紀討好,沒想到此話一出口就招來橫禍……瓜小紀事后想想,這鐵定是她說過最后悔的話了。
齊雋澤鼻子吐出了一聲哼,模樣著實傲嬌,但正當瓜小紀被萌得亂七八糟時,他又揚起了腹黑的笑容,「是么?那等等妳就讓腦子好好甩甩,我會監督妳的。」
****
一群人下了游覽車立刻就成群結隊的散開了,原本是要先去看表演的,但大家跟小萊在車上商量好了,要是猜拳小萊連輸五把那一下車就讓大家鳥獸散瘋到傍晚五點半,結果小萊還真的命中帶賽,連輸了五把,于是也就只能含著淚咬牙切齒的讓大家從他眼皮底下逃開。
瓜小紀是個膽小的瓜類……人類,最害怕玩那什么天旋地轉、大怒神,她這輩子玩過最危險的大抵就是空中蕩鞦韆,其他她一概不碰,雖然浪費門票錢是一件很沒道德的事,但她覺得小命還是比較重要,于是她今和明日都選擇顧包包,這她也和陳伊她們說好了,她們也同意。
瓜小紀勾著齊雋澤的胳膊,她知道齊雋澤一概也不碰設施,她還記得國小畢業旅行去小人國的時候齊雋澤也是甚么都沒玩,他總嚷嚷游樂設施只會降低他的智商,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才不要去玩之類的話,于是瓜小紀是都沒停下腳步的,結果當她走到『天旋地轉』的時候,齊雋澤是莫名的停下腳步,而身后的兩個女孩兒也停下腳步,三人疑惑的看著齊雋澤,只見齊雋澤是難得的露出牙齒扯開笑。
「剛剛不是說要讓腦子好好甩甩?走吧,我們就讓腦子好好甩甩吧。」齊雋澤一邊說,一邊捉著瓜小紀的手腕前進去排隊,一臉腹黑……好心情。
反觀瓜兩根大J一起進_晚上塞著耳朵睡覺好嗎小紀是嚇得臉色都白了,甚么甩甩?她就算從這設施下來她也只會一片空白,更何況她還在宿醉呀!雖然方才喝了綠茶已經解酒了,但難保從這亂甩人的設施下來她還會不醉呀。
「我能不能別玩呀?親愛的你知道我最不敢玩的就是這種設施呀。」瓜小紀扯扯齊雋澤的襯衫衣角,一臉誠懇,眼神真切,不難看出是真的不想玩。
但齊雋澤氣的哪管,臉一黑,「那就走,這輩子就當作不認識。」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1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