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大j一起進芊芊_晚上寂寞的女人找男人小說

9-18 畢業旅行第三天(三) 著實嚴重,瓜小紀也就硬著頭皮上了,當游樂設施的防護措施真蓋下來的那一霎那,瓜小紀可真覺得自己的心臟要停了,雙手雙腳是抖得不得了,一旁的陳伊和李芷書是看得不忍心但卻又不敢吭聲,看著齊雋澤的臉她們就沒膽子說話。
當設施一啟動的時候瓜小紀就開始想叫了,她嚥了口口水,看著設施一步步升天,看得著實心慌,她緊張得看像一旁的齊雋澤,只看見齊雋澤依舊面不改色,樣子著實愜意,當設施轉動的當下,她可以說是把尖叫當成是吸空氣一樣,好像一秒不叫就會死掉,全場從頭叫到尾的就只有她,當一下游樂設施的當下她可以說是腿軟,整個人忘了怎么站立,是齊雋澤和陳伊聯合扶著她走出去的。
她以為齊雋澤的怒氣已經到此為止,她已經可以休息了,但齊雋澤卻似乎不打算這樣放過瓜小紀。
「想起來了沒有?」
「……還沒。」瓜小紀懦懦地搖頭,一搖頭,瓜小紀整個人就又被扯住手腕一把被拉去玩別的設施。
真是天旋地轉、鬼哭狼嚎她沒騙人,連義大最著名的U型都去玩過了,簡直殺人,不,是比殺人還可怕,根本虐待呀!
瓜小紀又被拖到去玩了海盜船,天哪,她只有作夢的時候才想當海盜,想掠奪的還是他的心,但現實生活中,她只想當一個小小平民,用真心俘虜他呀!
瓜小紀根本是死命的掐著前方的桿子,每蕩高一輪她就尖叫一陣,不只屁股飛起,連頭髮都炸開,不對,是飛揚,旁邊的陳伊都差點兒想拿她的手去堵住瓜小紀的嘴,簡直吵人,叫得像殺豬一樣,叫得像逃難一樣,叫得像便秘一樣,凄厲的不堪入耳,一入耳就快震破耳膜呀,但齊雋澤卻依舊不肯放過瓜小紀。
瓜小紀一手抓著桿子,一手拽著齊雋澤,整張臉,不,應該說是整個身體都差點兒要埋進齊雋澤的身后里邊去了,真是太夸張了,現在還高不到一半就這樣,等等九十度可怎么辦呀,他們是坐最后面呀!好可怕的。
齊雋澤沒有理會瓜小紀,沒有很窩心的牽住她的手要她別害怕,但倒也沒甩開,不做任何表示,他現在心里可黑暗的,他多希望現在這海盜船多轉個幾圈,最好像風火輪一樣轉,把瓜小紀的腦子徹底的甩一甩,免得等等下去又是不記得,他每聽一遍他就氣一遍。
后來下海盜船的瓜小紀說了,「親愛的,不然你直接跟我再說一遍唄,拜託呀!我是真想不起來……我昨晚不就喝醉了?別再虐待我了好不?」
齊雋澤臉一撇,眼神一個狡狤,臉色一個傲嬌,一開口就說不要。
也是,齊雋澤這人這等的不坦白,要他再說一次不如乾脆叫他去撞墻還比較快兒,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更何況現在這人氣的抓狂,跟他談條件簡直就是不要命。
于是一群人,四個人就痛痛快快的玩完了外頭有名、刺激、會甩人的游樂設施了,后來的齊雋澤依舊是不肯放過人,于是就把室內唯一恐怖的地心歷險也玩了,著實瘋狂。
「想起來沒?」
「還沒。」瓜小紀簡直都要吐了,她多想翻臉轉身走人呀?但拖著她玩的是她這輩子的剋星呀,她做不來,就怪太沒膽,太捨不得了。
「諒妳這輩子可能也想不起來了,原諒妳了。」
……瓜小紀一聽淚差點都要噴出來了呀,她兩根大j一起進芊芊_晚上寂寞的女人找男人小說立刻就抱著齊雋澤在那邊謝天謝地的,只差沒叩跪說謝主隆恩而已,能保住小命也算是好事了。

9-19 畢業旅行第三天(四) 「但妳別妄想我再說一遍。」齊雋澤哪會不知道她的小心思?他斜眼睨了一眼瓜小紀,看上去是憤怒、是無奈呀。
「哎呀,親愛的想吃冰淇淋對不對?好我去替你買啊!等我嘿!」瓜小紀說完就溜了,溜的比誰都還快,根本跟趕火車一樣,好迅速的呀。
沒法,她現在還看得見齊雋澤眼里的火光呀,她已經沒心臟再玩那些什么魔鬼設施了,所以還是先開溜的好,免得又被拖上去玩。
齊雋澤看著瓜小紀離去的背影是毫無所謂,一個人就坐在室內游樂場里附設的休息椅上,一臉愜意,也沒有顧慮陳伊和李芷書。
陳伊在一旁是看得莫名火大,她現在是更不認為齊雋澤會喜歡瓜小紀了,瓜小紀太傻,太笨,蠢到被人玩弄于股中都不知道,齊雋澤對她的態度難道還不夠明了?齊雋澤的態度就說明了他根本一點也不在乎瓜小紀,更何況,齊雋澤哪會喜歡那么白癡的女生?
齊雋澤會喜歡的是既聰明、又漂亮還要很會讀書的女生,這幾點瓜小紀都沾不上一點邊。
雖然說昨天齊雋澤是來了她們房里沒錯,但齊雋澤身為班長,聽見有人喝酒正常來說也都會跑過來查看,根本一點也沒有不正常。
瓜小紀這輩子是都不可能讓齊雋澤喜歡上了。
「嗨同學,請問怎么稱呼?」陳伊一眼望過去這聲音的來源,誰這么可憐呀,來個游樂園都能遇上搭訕的,正當她心里這么想時,她定眼一看,就看見了齊雋澤旁邊圍了兩個女生,看上去像大學生,長的著實漂亮也清秀,兩個女生美麗的程度都不分上下,是連女生看見都會驚嘆的那種模樣。
瓜小紀這下是更沒機會的了。
齊雋澤內心真是無限翻騰,這瓜小紀還不回來是在搞什么呀她,一旁兩個聲音都吵得他想揍人了。
齊雋澤沒有想回應的意思,擰著眉自逕地看著前方,一臉冰塊,看得讓人都想打寒顫呀。更何況這兩個女生的香水味一直在齊雋澤鼻尖內亂竄,竄得他是更火呀,臭死人了,根本跟他家廚余一樣,令人難受。
「同學你很帥,可以跟你要個電話么?」
「滾。」忍著不冒青筋,齊雋澤已經下了最后通牒,不然他還真想現在就吼人,今天早就被瓜小紀惹得不悅了,現在倒好了又兩個找死的人來惹他,現在就是全世界都在跟他作對的意思吧?
「同學你真酷耶!」
……這話說的真是進了陳伊李芷書的心里,是呀,齊雋澤是真的很酷,但同時也很冷酷呀!這兩個女生根本找死,人家都說滾了還不走,難道是真的要齊雋澤推著她們滾才肯滾不?著實可怕呀。
「妳們的香水真的很像我家廚余散發出來的味道,可能妳們聽不懂,我白話點說就是妳們的香水很臭,臭到我都寧愿死了也不想再吸空氣。」齊雋澤一臉冰塊,眼神犀利,但比起犀利倒更像在嫌棄,就像在嫌棄什么垃圾一樣那眼神可以說是鄙視啊,說完他就起了身,毫不猶豫的就跨出腳步,根本一點也沒停下腳步的就離開了她們四人的視線範圍內。
哎呀,陳伊和李芷書在一旁看得傻眼呀,這么直白的話他也直接說出口,還真是大膽,話說回來也太毒舌了她們說。
齊雋澤早就忘了有陳伊和李芷書,他一心只想著要趕緊離開,而且瓜小紀買個冰也著實買了太久,他橫豎一想就覺得瓜小紀該不會是忍不下自己的食物欲望也買了一支現在躲在某個角落在狂啃,于是他現在是要去捉姦的意思。
嗚呼!沒想到捉姦不成,倒是捉到了兩個混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1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