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巨碩隔著一層薄薄的_晚上打電話給老婆說睡了

9-22 畢業旅行第三天(七) 「李芷書妳把食物都給我現在立刻拎回房間,路上掩面些,我跟班導和小來說了妳們今天掉了錢包回游樂園找,要是讓人看見食物會招來閑語。」齊雋澤吩咐。被點名到的李芷書還嚇了一大跳,好可怕的,不怪她,魔鬼突然點名點到自己,不管任誰都會愣住的,好在李
芷書還算機靈,知道這也算是被放過的一種,于是歡歡喜喜,這樣說好像不大對,于是就受寵若驚地把陳伊和瓜小紀手里的食物都給拿了過去,連滾帶爬,蹦蹦跳跳地就跑走了。
多令人忌妒呀。瓜小紀那眼神是羨慕呀,她可羨慕的了,這人能平安無事的從齊雋澤眼皮底下跑走也真夠幸運的了,她都不能呀,做甚么事都被看得一清二楚,多可憐。
陳伊覺得奇怪,這李芷書都被放人走了怎么她還會被留在這兒?難道真的要被砍頭了是不,她不要呀嗚嗚,更何況這廝齊雋澤兇的很,她實在沒膽。
齊雋澤從褲兜里掏出了一包衛生紙,他的俊臉透露出一絲無奈,他是想罵人的,這實在該罵,要是沒了他今天掩護她們,她們回來就被記大過了,這事態嚴重,不罵一下不知道要乖,但他著實無奈,看著瓜小紀被罵那幾下就嚇得眼淚巴啦巴啦流下來,他沒有辦法呀,大抵就是用了眼淚博同情,沒博到同情但倒也賺到了面紙,劃得來。
「哭甚么?我才該哭。」齊雋澤拉不下面子來,他實在不習慣在眾人面前替她擦眼淚,只得把衛生紙塞進她的手裏,反正手也沒斷,能自己擦,于是大手一塞,就不再負責任了。
……他在干嘛呀他,他是要罵人的啊!齊雋澤這樣想,于是攻擊重心又是一個轉換,他把帳決定算在陳伊頭上去。
陳伊一看見這齊雋澤用著殺人般的眼神看著自己就知道自己死定了,她還真的想哭呀但眼眶就是擠不出來實在沒法,于是投降。
罷了,就算這陳伊被罵到哭罵到吐罵到暈倒他也不會理會,照罵,這件事情最該罵的人就屬陳伊,于是一個開口,立刻砲火。
「我不想管妳要干甚么蠢事那不干我的事,但不要把瓜小紀拖下水。我不干涉妳亂跑我無所謂,但不要把瓜小紀拖著走。我也懶得理妳犯下甚么錯或有甚么后果,但要是扯到了瓜小紀或讓她惹上麻煩我鐵定一翻兩瞪眼,一拍掌就把妳這腦子給打飛,妳聽見沒?」
瞧齊雋澤說的多直白呀,也是,從國小齊雋澤就替瓜小紀擦屁股擦到現在,要是今天沒了他瓜小紀想啊她可能現在已經被記過了,也是,從國小齊雋澤就用這樣可怕的方式保護著她,要是沒了他她想啊她可能也不會平安的活到現在了。
于是一個感動,瓜小紀哭的就更加兇悍。
「哭甚么哭?別再讓我看到妳的眼淚。」齊雋澤好忙的,一會警告陳伊,一會關心瓜小紀,兩面燒,燒得熱騰騰地,場面他一人撐著,沒人膽敢撒野講話。
于是瓜小紀也就真不哭了。
眼淚簡直收放自如,這根本演戲,其實就是瓜小紀哭累了,最近是天天哭呀,第一晚哭、第二晚哭,現在最后一晚了還是哭,這慘不忍睹,哭也要哭到沒眼淚了,她缺水現在。
「瓜小紀。」齊雋澤喊得很深沉,喊得很嚴肅,喊得很不得了,這一喊天外飛來一驚,嚇得瓜小紀抖了一下,這可怕的,齊雋澤從沒這樣跟她說過話的,于是她專注聆聽。
「如果我和陳伊掉進海裏妳會救誰?」
……這問題可玄了,也真傻了。
陳伊嚇得都抬起頭來了,她一臉驚恐的目光看向齊雋澤,但齊雋澤卻連甩她都沒甩她,就自逕地看著瓜小紀,那眼神可以說很認真呀,很正經。
瓜小紀是傻的說不出來話來了,她想過要問齊雋澤這類問題,但她可從沒想過齊雋澤會問這類的問題呀,這多勁爆了她就不說了,她先整理整理心情再說。
也真神奇了,齊雋澤這廝傲嬌的人居然也有這種可愛的一面,這種小女生問的問題還真的問出口了,多令人髮指,不忍說了,好吃驚的,瞧他那眼神認真的,根本一點也不像開玩笑,于是瓜小紀橫豎一想,她也該認真回答問題。
「……我不會游泳。」

9-23 畢業旅行第四天(一) 瓜小紀這是實話啊,她是真的不會游泳呀,更何況了,他和陳伊哪需要她救呀,這陳伊是游泳校隊的呢,哪動的到她?她還怕她這一跳下去反而變成是他們兩人要救她啊,這多可怕的。
這一答覆是雷了齊雋澤,無差,一人一次剛剛好,方才的問題也雷到了瓜小紀,于是他心裏平衡,沒追究。
這心境的轉變快速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方才還暴跳如雷現在倒還問起了這種屁點問題,簡直令人沒了頭緒,鬧劇一場。
「那妳掉海裏了妳想讓誰救妳?」
……這話一出口就又讓瓜小紀傻得差點張嘴愣住,這齊雋澤今天是走小孩子風是吧?這多幼稚呀。
于是瓜小紀開口了,「親愛的,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你。」
齊雋澤內心得意的很,他就認為自己贏了,果然他在瓜小紀心中地位還是比較高的,于是他尾巴一甩,傲嬌起來了。
「那請妳把這話轉為實體,別再讓我覺得有人的地位高過我。」
****
今天是個大熱天。
瓜小紀拽著齊雋澤的手,頭上帶了一頂漁夫帽,她原本白皙的皮膚也因為這幾日的高度曝曬有些黑了,但她并不懊惱,她想啊這黑點也好,不然每次都被人說過白過白的,她還怕這是罵她呢。
齊雋澤隨意穿了件白襯衫,下身隨意套了短褲,那樣子看上去是真的很休閑啊,還好他是個天生衣架子,不然鐵定被人笑話,但沒法,很熱,熱的他也懶得管那么多了,他眼戴了個墨鏡想遮擋住這烈焰的陽光,但左黏了個瓜小紀,著實無法散熱。
「親愛的,你穿這樣好帥的!」瓜小紀露齒笑,笑得燦爛,比掛在天上的太陽還亮呢,這話一聽就知道是諂媚,但齊雋澤卻也愛聽,聽到也就樂了,原本想甩開瓜小紀的也不甩了,著實有用。
今天應該是不會再玩那些可怕的設施了,瓜小紀心里是這樣想的,畢竟她也該諂媚的也都諂媚完了,大抵是沒問題的了,于是瓜小紀歡歡喜喜的進了九族文化村。
都是因為昨天被拖去玩要人命的設施才會忘紀摩天輪呀,可惡,這九族文化村什么都有就沒有摩天輪,氣得瓜小紀真想翻臉,但瓜小紀沒膽,她只得自己氣在心里,原本她都想過了,如果真和齊雋澤上了摩天輪她要強吻他的,但現在看起來是沒法實現了。
瓜小紀真不懂了,為甚么這三班不每天都分開來玩,三個班玩同一間游樂園多擠呀?
看,多冤家路窄呀,當三個班都參觀完日月潭坐纜車來到九族的同時,李予苡也出現在他們四人的視線里頭。
這瓜小紀是氣得從翻臉變想翻桌了,可惜沒桌子可以翻,又一次作罷,說來就是惡人無膽。
于是齊雋澤覺得煩了。
左一個瓜小紀,右一個李予苡,兩人參一塊,鐵定不得安寧。
「我們這里是A班,妳不回妳B班去妳干甚么呀妳?」陳伊首先發話,陳伊是三個女生里頭屬最膽大的女生了,她可討厭李予苡了,經過三晚的坦誠相見,李予苡的事情她當然也有聽說一些,于是這人一現身,陳伊沒了好臉色。
「我只是想要跟雋澤一起呀,難道不方便兩根巨碩隔著一層薄薄的_晚上打電話給老婆說睡了嗎?」李予苡的表情是格外無辜,她心里一委屈,已經多少天沒見到齊雋澤了她都不忍說了,結果一見到齊雋澤就要被人趕走,著實可憐。
「雋澤,我們去玩馬雅探險好不好?我好想玩!」李予苡拽著齊雋澤的胳膊就想往那設施跑,那跑的可活力了,邁開步伐就像前奔,甚么不玩偏偏玩最恐怖的,嚇得瓜小紀臉色都發白了。
……天呀甚么馬雅探險,這根本去叢林吧,會不會一去不回呀,那可怕的。
「我不玩設施。」齊雋澤面色不改,口氣挺自然地,聽上去就感覺沒說謊,于是李予苡作罷。
騙誰呀不玩設施,昨天還拖著瓜小紀去玩上玩下的呢,嚇得瓜小紀都要漏尿了才愿意放過人家,這人根本就說謊專家來著,下地獄肯定被人割舌頭。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1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