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碩大一起擠進小緊_晚上睡前喝牛奶會胖嗎

9-24 畢業旅行第四天(二) 后來實在太熱,大伙兒決定找個地方遮陽,于是五人找了內設的攤販坐下。
李芷書決定替大家統計好要喝的、要吃的收好錢后再一起去點,于是瓜小紀就歡歡喜喜的點了一份大亨堡還有一杯冰紅茶。
這一點,點起了齊雋澤的不悅,這甚么日子呀喝紅茶?是找死吧。
「去冰。」齊雋澤一聲令下,李芷書尷尬,瓜小紀閉嘴,沒人膽敢造次,于是在和平的狀態下結束了點餐。
說吧,兩個情敵坐在同張桌上能和平到哪去?于是大家餐點才剛上沒多久,李予苡就不爽了。
這都甚么世界呢,這桌上都瓜小紀的人她還玩甚么玩呀?這不公平的,于是又拽起齊雋澤的胳膊,也沒管這動作多高難度,就偏偏要拽他。
瓜小紀吃著大亨堡,嘴角沾滿了番茄醬先不說,她一眼尖就看見李予苡正對著她未來老公手來腳來的,她心裏警鈴一個大響,這性騷擾呀這是!
于是一手拿著大亨堡,一手搶人,這動作滑稽的令人想笑,更何況她嘴角上還沾了番茄醬呢,多花貓啊,大抵是被李予苡刺激到了,所以什么也都不管了,索性連嘴也不擦了。
「小紀,妳嘴角有番茄醬喔。」李予苡好心地提醒了瓜小紀,她好看的小手還指了指自己的嘴角暗示瓜小紀,也是,也是該要有人提醒她才是,不然頂著這花貓臉是著實讓人笑話了。
瓜小紀一個驚嚇,天呀,這都幾歲了吃個東西還能吃到嘴巴旁邊,這多丟人呢,她一個慌張便放下了大亨堡,朝嘴角東摸摸西摸摸,就想趕緊把番茄醬給擦掉。
也不知道到底是看不下去了還是怎樣,于是把擱在口袋的衛生紙一個拿出來,那拿的跟哆啦A夢拿法寶一樣,總之眾目睽睽下,齊雋澤一個小彎身,倒是貼心地幫瓜小紀抹去了她的番茄醬,但該怎么說呢,抹去了番茄醬但卻抹上了臉紅。
這是多偶像劇的劇情才會出現的呀?這讓瓜小紀難得地怦然心跳了起來。
在瓜小紀忙著害羞的同時,李予苡就更氣了,于是大小姐一個開口,「雋澤,我有事情想跟妳說,可以我們兩個談一下嗎?」
瓜小紀心中的警鈴是二度大響,響得響徹云霄,響得震撼人心。
瓜小紀正想開口,齊雋澤就已經先回話了,回得瓜小紀是傻了。
「嗯。我正好也有事要跟妳說。」
齊雋澤語落起了個身,隨著李予苡一同離開了三人的視線,只留下背影給瓜小紀瞧。
老實說,瓜小紀覺得她在齊雋澤身邊最缺的就是安全感了。雖然即使知道齊雋澤不是她的男朋友,所以當然不必給她安全感這東西,但她還是忍不住想說。
她是個很怕失去的一個人,她其實很害怕齊雋澤離開她,很害怕哪天齊雋澤就會從她的人生里消失不見。
她今年十七,她在十一歲那一年認識了齊雋澤,他們認識的時間總共快七年,超過人她現在的人生五分之一,是個僅次于爸爸媽媽之外最重要的人,有時后她都覺得她把齊雋澤看的比自家的狗兒還重要,但是她始終覺得齊雋澤卻好像一點也不在乎她。
她在他人生裏重要嗎?今天撇開重要不重要,她也常常在想,究竟,她在他人生裏扮演著甚么角色?
或許只是配角。
齊雋澤和李予苡走到了一處比較少人的地方,也沒有到人煙稀少,但總歸就是比較少人經過,沒人會注意。
「雋澤,其實我只是想要跟你說,我這幾天很想你。」李予苡可以說是羞紅了臉呀,這種露骨的話她還真不常說,更何況還是對本人說呢,著實是臉燙的可以,就像顆紅蘋果似地。

9-25 畢業旅行第四天(三) 「予苡,」齊雋澤手插在褲兜子裏,口吻參雜了幾許的嚴肅,「我們已經分手了,有些話、有些舉動不適合的就別說也別做了。」
「為甚么?」李予苡心里一橫,有些不能接受,這才過幾天而已齊雋澤就又想把她打回原地,那她之前付出的都又算些甚么呀?垃圾么?她好悲憤的。
「反感。」齊雋澤蹙起眉,眼神閃過一絲不耐。
這對李予苡來說可以說是晴天霹靂呀,她知道齊雋澤說話直,她也知道齊雋澤說的話都是實話,但她卻依舊不想相信,明明前幾天都還好好的,今天卻突地變成這樣,這樣她怎能接受?
李予苡的眼淚凝結到了眼眶內,她的視線開始逐漸地模糊,齊雋澤的身影也因為淚水的遮擋而變得愈來愈不清晰,她努力的強忍住積在眼眸中的淚,但不知為何隨著沉默的氣氛增長,她想哭的心情就愈大。
「可是我喜歡你啊,我沒辦法看著你被人家搶走還不吭聲,我做不到。」李予苡哽噎,兩根碩大一起擠進小緊_晚上睡前喝牛奶會胖嗎聽的讓人都不免心疼了起來,她也不想哭,但她心中的難過卻莫名的越來越放大,大到她想忽視都無法,心頭一股難受難以形容,就像是有個人正用手擰住她的心臟似地,痛得她無法止住淚水。
「所以妳就因為這樣欺負瓜小紀?」齊雋澤口氣很差,聽上去像是有些憤怒,眉宇間透露出了不諒解,眼神犀利地鎖定著李予苡,樣子有些可怕,「我承認當初答應跟妳在一起是我的錯,但當初我也說的很清楚我是為甚么會和妳在一起,妳能用我內心的愧疚來遷就我沒關係,但妳不能傷害到瓜小紀,這是我的底線。」
「我傷害她什么了?我怎么傷害她了?」李予苡一愣,她眼神閃過一絲不屑,原本擦拭著眼淚的雙手落下,心中疼痛的感覺不斷擴大,她就像失了力氣似地,乾脆索性不擦眼淚了,「到底是我傷害她還是她傷害我?是她一直傷害我的!我每次只要看見她在你身邊我就難過!不管是我們分手的時候還是在一起的時候她都一直黏著你!我想要她滾都不敢說!」
李予苡細微的聲音逐漸加大,最后都快要變成嘶吼了,但還好她還沒失去理智,還不算是個瘋子,該慶幸。
「到底有哪個女生能夠忍受自己的男朋友身邊有一個很愛慕他的女生存在?」
「我們兩個在一起不是因為愛,這點妳我都清楚。」齊雋澤無奈,他無奈的很徹底,當初他和她在一起時原因也說的很明白,但現在卻反倒怪起了別人,這讓他實在無奈。
「清楚?我只明白我們兩個會分手的原因是因為瓜小紀。」李予苡的眼神變得兇狠,眼神充滿了怨恨,她多討厭瓜小紀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她討厭瓜小紀討厭到想拿刀把她給剁了,「而我們現在會吵架的原因也是因為她!」
「妳不要忘記我們會在一起的原因也是因為瓜小紀。」齊雋澤覺得在這樣講下去也不是些辦法,說罷,現在李予苡情緒不穩定說再多也沒用,于是口吻一個冷冽,「我不跟妳計較之前的所有事這是我給妳的最大通容,現在開始我也不會再愧疚,因為已經抵完了,所以從今爾后妳要在膽敢欺負瓜小紀或讓瓜小紀受傷難過,我不會放過妳。」
齊雋澤說完就走了,只留下好看的背影給李予苡,走的確實是無情了些,但卻也是最好的辦法。
李予苡仰起頭,她抬頭凝望湛藍的天空,淡藍色的天空上劃過了一道白,那是飛機云,但她卻沒有半點心情欣賞,她晀望了好一響這才愿意回神,她伸手抹去了臉頰上多余的淚珠,她擦乾了眼淚,也擦掉了自己受傷的心。
要得到齊雋澤,首先就得要有信心,李予苡是這樣想的,但她卻始終忘了自己的心還仍一直淌著血,傷口還在結痂,尚未痊癒。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1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