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粗大同時擠進來_晚上睡覺摸她下面流水

10-4 妳給我滾出齊兩根粗大同時擠進來_晚上睡覺摸她下面流水雋澤的身邊之好啊 「瓜小紀,我問妳最后一次,妳怎么了?」齊雋澤冷聲,他心里想,他就再軟下心來問最后一遍,要是她再不說,那他就再也不過問。
「我沒有呀,親愛的怎么會這么問?」瓜小紀扯開笑容,她和他對上視線,兩人四目相交,瓜小紀眼尖的發現了齊雋澤眼底閃過一絲冷冽和不悅。
「妳從段考前就要死不死的妳當我是瞎子還是眼殘?」齊雋澤口氣有些差,聽起來是要開罵的前兆,「要騙人也做好樣子再騙,妳這副鳥樣有什么資格說謊?」
瓜小紀早就對齊雋澤罵人的傷人話給訓練出防御力了,這種小Case的攻擊傷人話還算小事兒,根本沒讓齊雋澤罵進心里讓她傷心,雖然是有聽進去腦子裏,但瓜小紀現在是異常敏感啊,她可不常騙齊雋澤的,但一騙她就會良心不安的,結果現在齊雋澤又說出關鍵詞,著實讓瓜小紀嚇了一大跳。
「我真的沒事呀,我能有什么事呀?親愛的你好關心我呀,我好開心的!」瓜小紀趕緊就上前討好了,現在這廝人如果要打破砂鍋問到底那她可沒把握能騙過他或不被他套出話來,現在最能做的大抵就是轉移話題了。
瓜小紀其實不是真的想騙齊雋澤的,但是她就是不知道該怎么說。
拿生物老師的事情來講好了,生物老師要出國是生物老師的事情,即使跟她說了也不代表她就能隨口就跟別人說,她不想當大嘴巴,況且這是生物老師的私事還是別到處宣揚的好,再者了,齊雋澤和生物老師相處的多不合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的,所以她也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跟齊雋澤說呀。
學長的事情也是,她哪可能騙了齊雋澤之后就又跟齊雋澤說她騙他呀?這很危險的,她干不來。
「隨便妳。」齊雋澤氣得咧,他把成績單塞回瓜小紀手裏他就轉身走人,留下那憤怒的背影給瓜小紀瞧,走的瀟灑。瓜小紀也沒追上去,她心里想,也好,雖然齊雋澤是被氣走了但至少不會再被逼問了,如果現在追上去反而是要自己去承認,那乾脆就別追了,偶爾偷懶一次也罷。
****
瓜小紀現在覺得更煩惱了,齊雋澤又莫名其妙不理她了,這是多大的事呀,這嚴重的,齊雋澤是氣的連回話都不肯了,連應聲都不肯應了,不管她怎么鬧、怎么纏他都不理人,實在令瓜小紀百思不得其解。
奇怪呀,這齊雋澤無緣無故怎么會不理她呢?
哎呀,這種事情啊實在是比數學還難讓人理解。
「瓜小紀。」一道女音落下,惹得剛開廁所門的瓜小紀是嚇得差點跌倒。
阿娘威呀,這誰不會嚇到呀,雖然是下課時間,但才剛上完廁所一打開門還沒洗手就被一個人給叫住,這誰不會嚇到?更何況瓜小紀上廁所的時候這廁所還沒人呢!
好險是人呀。
瓜小紀定眼一看,她的老天爺,她還寧愿剛剛是鬼叫她呢,這廝人一跟她碰面叫住她就鐵定沒好事情,真衰,上個廁所也冤家路窄,著實讓瓜小紀有些捶心,「怎么了?」
「我真沒想到妳的手段這么不高明。」
「不是我派親愛的要惹妳哭的。」瓜小紀搶白了話是就先說了,她真是無語到心裏頭去了,她怎樣手段了?怎樣不高明了?她怎么了?她什么也沒做呀!
「沒有的話那他怎么會知道我們之間的事情?妳少睜眼說瞎話!」李予苡聽那話是直白的讓人都有些尷尬呀,這可讓李予苡是更氣,氣得她差點就要捶廁所門了,還好平常忍耐力訓練有素,才沒激起這么可怕的舉動呀。
「不要問我,我從以前就覺得他比通靈的還可怕。」瓜小紀抖了一下,真心真意的回答。她說的可是真的呀,是真心真意的呀!她從以前就覺得什么事情都逃不過齊雋澤,所以即使齊雋澤知道了也不足為奇呀。
「瓜小紀,妳現在是耍著我玩?」李予苡覺得跟瓜小紀講話真能被激起戰斗力,于是她一個迅速飆升,就把自己的異能值,不是,是說就把自己的怒火值給調升,「妳給我滾出齊雋澤的身邊,我光看就覺得礙眼!」
……這句話瓜小紀也挺想跟李予苡說的。
說實話吧,老實講她最近也覺得有點累了,齊雋澤近年來是有事沒事就鬧脾氣,鬧得還莫名其妙、沒頭沒尾的,讓她實在有些招架不住但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跟齊雋澤開口,最近他也對她愛理不理的,讓她實在有些累了,也煩心了。
「其實我最近追著齊雋澤也覺得有點累了,總覺得他好像這輩子都不會喜歡上我了。所以,」瓜小紀扯開嘴角露出笑,一臉大方,「好啊!」

10-5 我愛他能愛到連自尊都不要 這李予苡一聽啊是傻了眼,沒想到之前都以為要她退出是多困難的一件事,沒想到是這么容易的,一時之間她還覺得或許瓜小紀是真的很單純呀,或許能當上好朋友,「真的嗎?」
「只要妳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答應妳。」
「什么條件?」
瓜小紀的內心最近真得有些疲累了,接二連三下來的事情讓她實在沒什么好的心情,于是她腦袋一動,靈光一閃,一個啟齒,「只要妳在一個禮拜之內讓豬自己只身爬上樹,我就答應妳放棄齊雋澤。」
李予苡心一堵,連想都沒想就開口回了,「不可能的事!」
于是瓜小紀心一橫,「那就對了,這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妳。」
瓜小紀最近真的沒好心情,所以她也沒那個心情想讓李予苡欺負,只要她硬起來,她也是能打贏BOSS的,于是這種小嘴戰她還是能贏的,估論即使真贏不了但至少也不至于輸,她現在心頭整個亂糟糟地,正好來了一個人來找她PK,她當然就不客氣了,抒發抒發一下心情也好,看著李予苡那一臉窘樣她心情就莫名好。
「即使追一輩子我也會追,即使齊雋澤永遠都不可能喜歡上我我也會繼續喜歡他,喜歡就一個人的事兒,妳能叫自己要不要放棄那不干我的事,但妳不能叫我放棄,妳不是我,妳不會知道我有多愛他,」瓜小紀臉一板,努力裝出兇狠的樣子,「如果我今天是妳,我一定會答應,我會無所不用其極,我甚至能承認自己是一只豬就爬去樹上,我愛他能愛到連自尊都不要,妳呢?妳能做到什么?」
「妳連想都沒想就回答不可能,妳真的夠愛齊雋澤嗎?」
****
瓜小紀和齊雋澤又冷戰了,這是上了高中后的第二次,也是他們認識之后的第二次,原因不詳。
好吧,只有瓜小紀是不明白齊雋澤在鬧甚么彆扭,但齊雋澤是知道自己到底在氣甚么,也是,不知道的話那多慘呀,總歸齊雋澤就是在氣瓜小紀甚么事情都不說,讓他實在難受,于是心一堵,乾脆就學小孩子搞冷戰了。
瓜小紀好懊惱的,齊雋澤沒事就這樣生氣,這樣很不對呀,錯誤示範呀這是,齊雋澤總是這樣呀,沒事就這樣生悶氣,沒事就這樣跟她賭氣,甚么事情都不說出來,這要她怎么改過?怎么哄他呀?
瓜小紀和她的兩個姊妹放學后,特意的到了咖啡廳去開作戰小會議,她可求的了,她還請客呀今天,就希望能讓她倆想想辦法。
「妳和齊雋澤在吵甚么啊?你們怎么這么常吵吵鬧鬧?不累啊。」陳伊吃著她點的巧克力香蕉派,那吃的可豪邁了,反正不是她付錢,她這好搜刮搜刮一餐這樣也好。
「我就是不知道他在鬧甚么脾氣呀,他最近對我是比較好沒錯,但胡亂鬧脾氣的次數也越來越多了。」
「問他試試?」
「能問我早就問了,就是不理人呀。」
「撒嬌?」
「妳覺得他那種人是能撒嬌的么?」
「算了,」陳伊可真沒法了,她撇撇嘴,「肯定被他冷眼一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1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