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紫黑色的粗大粉紅嫩bl_晚上睡覺鼻子塞怎么辦

10-9 現在心散了,人也要散了。 瓜小紀是真覺得忍到極限了,她從以前就知道他討厭生物老師,所以她也都盡量不提他,只有最近這次而已,她也承認這種方式的確是很冒險,但要是他不這么難搞,她會這樣子么?
更何況要發脾氣就沖著她來,不必用著這么激動的方法去宣洩。
于是瓜小紀也動了真格,兩方一怒,戰火一觸即發。
「你從以前就把斷交兩根紫黑色的粗大粉紅嫩bl_晚上睡覺鼻子塞怎么辦或是不要見甚么的掛在嘴邊,你到底是要多不重視我才能這樣隨口一說就講出口?」瓜小紀甩開齊雋澤的手,她下定決心就是要任性到底耍脾氣,于是站起身,即使身高矮過他一顆頭又半個胸膛她也照樣惡狠狠地瞪著他,「我現在就如你的意,斷交就斷交!我就偏要在你面前提生物老師你怎么樣?卜毅誠、卜毅誠、卜毅誠!我就提了怎么著?不要以為我每次都會順著你!你作夢去!」
生物老師在一旁是險些傻了眼,一連提到了好幾次他的名字他是有些不知所措呀,他雖是想挑釁一下,但可沒想到會鬧成這樣,這小倆口又吵得兇了,上回他們為了他吵得天翻地覆,一連吵了幾個月讓他實在有些愧疚,現在又來了,讓他實在有些懊悔起來了。
「瓜小紀妳也挺夠膽,這話是妳說出口的妳就別后悔,以后就不要再哭著說我不理妳。」齊雋澤這說完轉身就走了,背影看上去就是憤怒,但瓜小紀看久了也不怕了,她現在也氣呢,她才不會追上去。
****
兩個人鬧翻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誰也不肯低頭,吵架吵得兇,冷戰冷的厲害,沒人敢在中間做協調,包括生物老師也是。
現在只要誰在瓜小紀面前提到齊雋澤,瓜小紀立刻就擺起哭臉,原本笑的都能轉眼就哭出來,安慰她是有用,但要瓜小紀低頭去道歉她就是死都不肯,她堅持要他先跟她道歉才甘愿,大家拿她沒轍,但如果轉而向齊雋澤提到瓜小紀的話,那一臉原本就不怎么溫暖的臉就更冰冷了,大家是根本連一字都不敢吭。
但瓜小紀氣歸氣,但還是很關心齊雋澤的,每天都趁著齊雋澤還沒到學校的時候把棒棒糖放到他的抽屜里面,但這樣放,卻讓瓜小紀是更難過。原本每天早晨八點整的時候齊雋澤總會把棒棒糖拿出來含,但自從吵架過后就不曾看過齊雋澤吃過或動過,但她每天早上去放棒棒糖的時候卻又總是見不到前一天放的,所以她初估說不定是被拿去扔掉了。
但習慣總是戒不掉,她曾說過她要和他分享棒棒糖,不管吵得多兇每天都要給他,所以她依舊每天照著承諾給他,雖然很傷心他不吃了,但還是忍不住給。
而且瓜小紀發現,最近齊雋澤又和李予苡是越發的走近了。
現在每天下課時間李予苡總是會過來A班找齊雋澤,雖然齊雋澤不會出去找人,但李予苡也總是會厚著臉皮進來班上找人,齊雋澤也都沒排斥,這讓瓜小紀原本氣的心情是又更加強烈。
失望的心情也是更增加。
雖然明明知道只要厚著臉皮就甚么都不是問題,但她就是不想再厚臉皮了。每次都是她先低頭,明明錯的是他,憑甚么每次都是她在道歉?主動久了也會累,她也是人,都沒充電又耗電,當然也會沒電關機,她現在就是罷工關機,即使她曾說過她的心很堅強,但再怎么堅強的心始終都是會脆弱的,即使不會一捏就碎,但用力一敲還是會散。
所以齊雋澤現在就是拿著無形的鐵鎚朝她的心一敲,現在心散了,人也要散了。
于是瓜小紀和齊雋澤走遠,李予苡和齊雋澤走近。
走著走,走著走,走到了跨年夜。

10-10 人生何能何德 圣誕節瓜小紀是和姊妹一起過的,有陳伊、李芷書,三人到了生物老師家去開轟趴,搞得生物老師的家里像是蝗蟲過境一般,亂的很。
雖然大家都陪著她,但她就總是覺得心很空。
她心里總還疙瘩著,前年圣誕節撞見了李予苡給齊雋澤棒棒糖的事情,而今年他們兩個人不知道還是不是一起過的?
瓜小紀心里亂哄哄,亂糟糟地過了圣誕節后迎接了跨年夜。
跨年夜只剩下了她和生物老師兩人,陳伊和李芷書兩人都陪男朋友去了,畢竟她們是抽了圣誕節來陪她,沒道理跨年夜還不陪男朋友,這不合理,于是兩人只能說聲抱歉就走了,但瓜小紀也不在意,即使在了她也不會高興,高興不起來,那還過甚么?
今年的跨年夜比前年和去年的跨年夜還要冷,瓜小紀穿著大衣,雙排的扣子都緊扣了,脖子上圍了一條米棕色的圍巾,連頭上都帶了一頂毛帽,腳底還踩了雙基本款的雪靴,她沒有顧生物老師就自逕地走,她一個人緩緩地走到了前年她和齊雋澤一起過跨年夜的公園,她佇立在他們前年和好的公廁前頭,她細細地回想著前年的場景。
生物老師也沒煩她,就默默地跟在后頭沒出聲,瓜小紀兩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她摸索著左邊口袋中已經發冷的暖暖包,她原本就被凍到有些發紅的鼻子是又更加地紅,右邊的口袋是熱的,左邊的口袋是冷的,一邊是今天開的,一邊是前年的今天開的。
發冷的暖暖包是齊雋澤前年在這個時候放進她左邊口袋的,她始終記得當時原本冰冷的雙手因為沾了暖暖包后而發溫的當下她是有多感動,當時的她心里很溫暖,而現在的她,心里卻好空,好冰冷,就如同暖暖包一樣。
「老師,是不是不要這么執著就不會這樣了?如果當初沒有撞上他是不是我現在就是快樂的?就不會每次都這么難過了。」瓜小紀發紅的雙眼盯著當初他抱住她時的地方,看上去似專注又像發愣,「但人生沒有如果,可是有時候我真的都覺得累了,我和齊雋澤之間糾纏了好幾年,我們從十一歲那年糾纏到現在,要十八了,我真的累了,但每次我又都想,人的一生就這么一個初戀,我就不想這么樣的放棄,或許只要再多努力一下,他就會把我的努力看進眼底……」
「你說吧,人生何能何德找到一個能讓我這么奮不顧身、這么愛、寧愿這么傻的人?所以我就想,或許這就是愛上了,所以不管他再怎么冷若冰霜我都努力無視掉,但不代表我不會受傷呀,即使沒有表現出來,但總歸還是讓我很受傷啊。」
有些啜泣的語調讓生物老師不免心疼了起來,他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向前,如同他對她的心意一樣,小心翼翼,不敢太大力地的碰觸,他深怕只要一個碰觸就會破碎,他拾起手,替瓜小紀擦掉淚珠。
明明天氣是那樣的寒冷,但他卻覺得瓜小紀的眼淚是那樣的熱騰,燙得好像會被灼傷。
瓜小紀努力的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但越努力就越容易失控,她忽地不能控制的哭了出來,把這盡快兩個月的難受都宣洩了出來。
明明前年才說再也不吵架的,但今年這個時候卻又還是吵架了。
「有時候我真的就累了,想乾脆就這么放棄了,想乾脆就這么離開算了……」瓜小紀放聲地哭,好在這裏都沒有人,能讓瓜小紀這樣的哭天喊地,「但卻又捨不得,不管是走到哪里都會有齊雋澤的影子……」
生物老師心疼地擰起眉,原本就很糾結的心情是更加的紛亂,他深沉地雙眸凝視著瓜小紀,良久,他才輕輕地吐出一句——
「那,不如跟我一起出國吧?」
****
瓜小紀覺得生物老師肯定是瘋了才會提出這個要求。
但當初看見了生物老師那一臉認真的表情她就知道生物老師肯定是想過了才開口。
瓜小紀是想拒絕生物老師的,畢竟這也是,怎么可能一起去?用想的就知道不可能,先別說爸媽答不答應,她也捨不得離開齊雋澤,所以這提案連想都沒想就被瓜小紀的大腦給徹底否決了。
她原本是想找生物老師回絕的,但生物老師卻又說了句「妳再好好想想。」打了回票給她。
她知道生物老師就是為她好才這樣,但他應該也是很清楚她根本離不開齊雋澤的。
瓜小紀是這樣想的,但她卻不知道有時候內心的想法都是會隨著時間或者是事情的發生而改變。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2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