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遭路過玩家見了一個悠閑躺在草地曬太陽的人,紛紛皺眉疑惑”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五 04.職業道具師

WANG的游戲過程一路順暢,直到兩天后。

那天,WANG百般無聊的望著天空出神。

周遭路過玩家見了一個悠閑躺在草地曬太陽的人,紛紛皺眉疑惑,「進入游戲不趕緊練功躺地上干嘛」,「他發瘋了啊」諸如此類的發言頻頻出現。

有個眼尖的女玩家認出來,這位像陀爛泥躺在地上死不肯起來的人是WANG,大家才紛紛改口,「大神果然就是神」,「那一定是大神獨特的練功方式」、「莫非有什么隱藏任務嗎」等等,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接著幾天,就見一群人效仿大神作法,地上躺著十幾陀爛泥悠閑的曬太陽,給路過玩家添了不少麻煩……不知情玩家看了,還以為是集體被盜號了。

咳,話題歸回來。

8908

WANG躺在地上并不是在進行深遠的冥思,也沒特殊含意,就是真的無聊到躺草地來曬曬太陽罷了。

會有人問,為什么呢?一般人不應該要加緊練功嗎?

可別忘了,WANG的游戲動機跟一般人不一樣,他就是無聊來玩的。

他抱持著很輕浮的想法,靈魂之刃只是一款游戲,用不著認真,一開始稍微用心多解任務練功,純粹是創角時遭遇一些特殊經歷,激發他的向上動力罷了。

經過半個月的時間,他練到三十七等,創角時的游戲動力沒了,真正要不要玩下去,還是取決在靈魂之刃后續有沒有吸引力。

他學習速度異常迅速,把靈魂之刃上上下下玩夠了,輕而易舉學會六大系武器和各類旁支生活技能,直到他認為沒有其他可挑戰的東西,才就此罷手。

躺在草地上無聊的曬太陽,WANG打著哈欠想著,這款游戲真是無聊,沒有激發他想玩下去的慾望。

忽然間,視線一處暗了下來。

定眼一看,原來是有個白鬍子老人,正笑瞇了眼彎著腰在看他呢。

WANG機警的站起身,手按上武器,對方是什么人?他的等級目前而言算高了,居然沒察覺到有人靠近他!

「別急別急,我是來找你的,沒有惡意。」老人將雙手舉高,示意沒有威脅性。

WANG把武器收起,臉上表情有些尷尬,剛才沒仔細觀看,他便冒然的抽刀防衛了,這老人竟是NPC,從穿著來看,應該偏向法術智者型。

「我看你很有資質,希望你能修練我族技能。」老人說道。

「職業技能NPC?」WANG心底驚訝不已,靈魂之刃這款游戲相當擬真啊,連NPC都會親自出來找后繼,又或者是,排行榜前端玩家的福利?他無意間觸發了隱藏任務?

種種設想原因,在WANG腦中轉了一圈。

「可以說明職業?讓我了解一下嗎?」WANG問道。

與一般NPC機械式對話不同,這位鬍子老人說話是按著玩家的對話回應。

老人沒有直接回答對話,拐了一個彎說道:「我剛才看見你把清楚的把草裝在瓶子里分類,你分辨草藥的能力不錯。」

WANG猜測對方來意:「如果是邀請我當藥師,很遺憾,我已經練到高階了,我不需要,也不感興趣了。」

WANG如今精通武大武器和各種生活技能,又萌生出離開游戲的念頭,并不缺乏特殊技能,若非絕對必要,他不想再花時間學其他游戲技能了。

「不是藥師,這個職業不只能煉製藥水,還能煉製其他物品,功用更廣。」老人神秘的搖搖頭,

「喔?職業技能倒是挺豐富的啊,不是藥師,是鍊金術師嗎?還是防術師?」WANG猜測道。

接著,WANG與老人對話,連續猜測三四種職業,把目前他能猜的都掏空了,卻依然只見老人笑著搖頭。

「你到底是什么職業的NPC?」WANG最后問道,與老人對話言詞中,不知不覺起了一點好奇心。

NPC和藹的微笑著:「我是生活系技能NPC,職業道具師。」

「……道具師?」WANG眉一挑,思索不出這職業的線索。

「你不會聽過的,因為這是全新的職業,目前《靈魂之刃》符合條件的人只有你,同時修煉五項生活技能滿中級的程度,才能修練道具師。」老人說道。

WANG舉一反三問道:「那么,這不是隱藏職業了,游戲后期還有人達到同樣條件,也能成為道具師?」

「是的。」老人允首。

卷五 05.天賦加上努力

WANG花了十多分鐘和老人相談,老人嘮嘮叨叨的講述一些關于道具師職業用途,和一些禁忌,WANG清楚的了解道具師在游戲中定位。

簡單的說,道具師算是多方位職業,游戲里看的見的物品,道具師全能製做出,這職業技能範圍非常廣闊,廣到連其他生活系技能一起包辦,如藥師、裁縫都重疊到了,當然,製做出的物品全看主人手藝程度,不是職業區分能相比。

比起其他職業,道具師範圍廣闊不是沒道里的,因為此職業的製作步驟條件奇難無比!一般人根本難以達到!

好奇心相當重的WANG,當場就向老人索取十多張配帖嘗試煉製。

道具師不是簡單的職業,難度超乎想像。

初階的配方,他極度用心製作,每個細節都不敢馬虎,按照一切步驟來做,勉強完成了一瓶。

中階配方,花費三天,失敗了五次,好不容易完成一瓶。

高階配方,更不用說了,連續十幾天熬夜,失敗無數次,才弄出了半成品。

老人笑著對他說,他的能力相當優秀,是難得一見的道具師奇才。

WANG除了回以苦笑,還能說什么呢,第一次品嘗失敗,敗在道具師這個職業上面了。

他想著要把這職業練到極致,再哈哈大笑轉身瀟灑的離開,基于這幼稚的想法,WANG一次次延后離開游戲時間,投身于道具師煉製之中。

老人看著不眠不休熬夜煉製的他,總是對他說:「小心些,若是太急于煉製出成果,出了差錯可能會炸城呢,千萬要小心。」

「再等一會,我再煉製一項物品,就會休息!」WANG說道。

殊不知,每次這樣說,都要延個兩三個小時,他才肯罷休。

連WANG也不知道,不自覺間,完成一個物品所帶給他的成就感,遠大于急躁感。他興起一股許久以來未有的情緒——興奮。

唯一上線的目的,變成煉製物品,挑戰道具師階級。

他已沉浸在其中。

許久之后的某天,WANG憑著過人的毅力,終于煉滿道具師高階。

老人得知他追尋著至高境界,很滿意的遞給他一張牛皮紙:「你試試看這個配方吧,這是道具師的職業精華,最難的配方。」

WANG一看配方,愣了將近三秒,搖搖頭苦笑道:「太難了,這個調配方式我做不到。」

牛皮紙上寫著一串調配方式,修練條件極為嚴苛,以他的種族妖族和初期隨便亂點的游戲配點,先天必備條件幾乎辦不到,且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SSS級配方「龍之淚」……配方字體竟然突破最高等紫階,到了金色階級,超乎他調配材料的認知,那是什么鬼?

從沒見過,稀有至極!這么難度的配方,WANG對自己再有自信,也不禁搖頭。

可WANG不服輸,有耐力有毅力是他的強項,把配方歸還給老人,他眼里多了決心,落下一句:「哼,我一定會完成的,等著我!」

這一等,就等了兩天之久。

老人再次見到他時,已經換了一個人了。

他的名字換了,身高體型整個縮水,游戲形象變成金髮藍眼,甚至游戲等級降低成十等。

「我砍掉帳號,重練了矮人族,先天條件最符合道具師的種族,我的游戲配點也全換成適合道具師的方式,用這個狀態修練,遲早有一天能把道具師配方完成。」

「你不必擔心,花錢買新的帳號卡在游戲中換一兩個角色,對我的經濟狀況完全不是問題,本來還想買適合的帳號直接現成,但我想憑著自己的雙手從頭修煉,于是罷手了。」

少年縮水成一百四十公分,年齡大約停在十二歲左右,模樣清秀可愛,可那老成的說話方式依舊沒變。

NPC老人不曉得是否認出對方,對他和藹的微笑。

「你的名字?」

「席維斯特(Sylvester)。」他答。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