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一愣,很快的明白了,本身就是打探消息當職業的人,自然清楚如何隱藏行蹤”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五 12.陷阱也照跳

眾人一陣兵荒馬亂安撫之下,總算把小綠芽哄笑了,一番吵吵鬧鬧后,這孩子玩累了,這肯才回寵物欄中繼續睡覺。

一會后,刑歌站了起來,面色已經恢復如常,剛才小綠芽說故事小插曲,當然沒放在心上,她正經的神色,說道:「各位,有大消息了,我們剛才接到新委託了。」

眾人神色一懔,紛紛將視線集中在刑歌身上。

至此,血霧傭兵團的一天,這才真正開始。

刑歌環視眾人,露出一抹微笑。

9197

「這次的雇主比較特殊,我大概看一下委託要求,恐怕是我們有史以來接過最困難的委託。」

刑歌點擊指令,將剛收到的信件轉發給其他人。

委託者為靈魂之刃第四大公會之一「黑色禁錮」的會長禁痕。

「黑色禁錮」算是《靈魂之刃》挺有名公會,排行榜名次與「云淡風輕」公會并列第四,這公會的特色是神祕、難以理解,因為消息來源不足,保密到家,所以黑色禁錮至今是個謎一般的公會。

不過,最關鍵點不是黑色禁錮的背后勢力,而是禁痕的委託內容。

刑歌發給傭兵們的轉述資料上,寫著斗大的標題。

禁痕:

我在此委託血霧傭兵團阻止天堂之門行動。

我知道天堂之門真實身分。

僅短短兩行字,竟有如炸彈投擲般,大大震撼眾人內心。

傭兵們來來回回看了三遍,禁痕傳的訊息淺顯易懂,一目了然,可大家依舊仔細咀嚼這兩行字的意思,震驚著。

其中,刑歌的心思最為複雜。

刑歌這陣子積極接觸排行榜公會,確認彼此合作態度,五大公會中已經有四個答應協商聯盟,就剩最神秘的「黑色禁錮」公會沒接觸到,如今禁痕主動登門,向他們委託阻止其陰謀,并直言知道天堂之門真實身分,這個跳躍性進展令所有人驚訝。

「太好了,得來全不費工夫!」席維斯特說道。

「這委託跟我們本來的目的一樣,老大,答應嗎?」千曜說道。

刑歌沒有回應,皺起眉摸著下巴,陷入長長的思考中。

「等等,禁痕這么容易配合嗎?」白淵說。

「是呀,計畫順利過頭,禁痕太過配合了,反而很奇怪,會不會是陷阱?」疑心病較重的隱形貓逆向思考推測,大膽猜測禁痕意圖不善。

刑歌也有同樣的顧慮,天堂之門做虐多端,仇人很多,到處有人想殺他,可刑歌也知道,天堂之門的詭計更多,想著各種方式要暗算血霧傭兵團,因此誰都不能保證,禁痕上門的舉動,不是甜頭,而是陷阱呢?

「不用禁痕委託,我們也會阻止天堂之門行動,接或不接委託,結果都是一樣的。」刑歌沉默片刻,頓了頓,說道:「既然如此,我們不妨掌握先機,率先出擊吧。」

他們要對付天堂之門,遲早要與天堂之門正面交鋒,此時,他們沒理由退縮,放過天堂之門相關消息。

刑歌考慮過后,說道。

「不論是否為陷阱,這個委託,我們接了!」

卷五 13.黑色禁錮

「黑色禁錮」是很沒存在感的公會。

這句話解釋起來有點複雜,可實際上卻是如此。

提到排行榜大公會,幾乎都能講出一大串八卦,比如說,第一大公會「榮耀帝國」的強大,會長黑桃據標誌性的獨傲霸權,第二大公會「時空旅途」的智慧謀略,第三大公會「狂徒」的暴力戰績,第四大公會之一「云淡風輕」的和平自由風格……

只有黑色禁錮是個獨特的存在,眾人對它的評價是……沒有評價。

此公會非常神秘,神秘到沒有人知道它的消息,沒有消息,自然也就不會有評價。

當然,他的「沒有消息」并不是真的沒消息,起碼跟云淡風輕這種不問世事的作風是不一樣的,黑色禁錮都是一些極為普通、不值得一看的消息,因此有跟沒有幾乎是差不多的。

怎么能弄出平凡無奇的消息呢,這樣說好了,黑色禁錮是按照正常模式成立的公會,沒有什么特殊之處,它很平凡,游戲之初,就一般般的招募會員逐漸壯大,一般般的打贏城戰,再一般般的爬上排行榜,中規中矩像個路過的平民公會,沒多大亮點,也因為如此缺乏特色,當黑色禁錮平平凡凡的一路竄升晉級到靈魂之刃五大公會之一,令所有人跌破眼鏡。

接著,這普通至極的公會引起玩家注意,能晉級到五大公會中,應該會有過人之處吧?于是玩家腦補了,開始有大量的人打聽起黑色禁錮消息。

深入打聽后,眾玩家發現,「黑色禁錮」這個公會真的不簡單。

沒有玩家掌握的到這公會的機密消息,黑色禁錮保密到家,其內部職業干部人員,和所屬職業,至今不曾洩漏出去。

究竟是特意隱瞞住,還是真的普通到平凡無奇,無人知曉。

就連會長禁痕,也是個非常神祕的角色,明明是在排行榜上,禁痕就是有本事把自己隱藏起,變成透明人一般的存在。

等到有玩家意識到禁痕已高掛在等級排行榜前幾名,紛紛疑惑的說「啥?有這號人物存在過?」、「好像有聽過名字,但怎么想不起來呢」、「他太沒存在感了吧」諸如此類評論。

游戲營運三年,黑色禁錮公會一點風聲也沒有洩漏出去,外人看待就是「平凡的公會」,能作到這個地步,真的可以說普通的很厲害!

要從這么神秘的一個人身上探刺出消息,掌握對方的來意,實屬困難,因此刑歌囑咐白淵稍微調查一下,是不太抱持期望的。

沒想到才剛囑咐完,白淵下一秒便無奈的舉起雙手作出投降狀,立刻放棄了:「老大,不用調查了,因為絕對查不出來,禁痕跟我是一樣的。」

「跟你一樣?」刑歌疑惑。

白淵細細解釋:「這樣說比較好理解,禁痕也是做情報的,以會長禁痕為首,黑色禁錮這整個公會是情報公會。」

刑歌一愣,很快的明白了,本身就是打探消息當職業的人,自然清楚如何隱藏行蹤,且懂得守口如瓶的重要性,禁痕如此神秘的原因多半在此。

「這么說,連白淵也查不到,禁痕真的有點實力?」席維斯特頓了頓,瞥了白淵一眼:「呃,我這么說不是質疑白淵你的專業,別放在心上。」

「我不介意,同理,禁痕要查我,他也絕對查不出我的消息,我們彼此彼此。」白淵說道。

「我很好奇,你和禁痕都是情報販子,那你強還是禁痕強?」隱形貓一臉壞笑,八卦的問。

血霧傭兵團的特色之一,想問什么就直接問,哪怕問題太犀利,也不怕對方尷尬傷自尊。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