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霧傭兵團幫了實實一次大忙,欠了一筆人情債,僅管心里對血霧團不抱持著善意”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14.不簡單

聽完前因后果,烈火獠牙做出以下結論:「所以,你們意外與小實遇見,并佛心來者,簽了便宜合約想幫助小實練功,是這樣嗎?」

「差不多。」刑歌點頭。

「這事好辦了!解約!」烈火獠牙用力的擊掌:「我支付違約金十倍,不,一百倍,一千萬拿去!解約!誰也不欠誰!」

「不要,表哥,難得有這個機會,我想自己練功,我不想解約!」實實拒絕此項提議。

「聽話,小實。」烈火獠牙安撫著表弟。

「表哥,合約由我簽的,你不能強迫我解約。」實實固執起來,跟烈火獠牙有得拼了。

烈火獠牙為之氣結啊,這個小表弟平時很乖巧聽話,頭一次有了那么堅持的事,不惜頂撞長輩也想要達成,烈火獠牙很是頭疼,偏偏又拿這表弟沒辦法。

「你再任性,我就告訴你媽媽,不準你玩游戲!」烈火獠牙按著性子說。

實實眼光泛淚,委屈的不發一語,不能玩游戲對他而言是個大威脅,因此實實不敢說話了。

如此詭異家庭模式對話,就直接在眾人面前上演,聽的傭兵們囧的不行了,如果再場有第三方人,一定會茫然的大吼「這是什么情形」。

「咳。」刑歌見兩人談得差不多,適時的輕咳一聲,吸引眾人注意。

眼下有個大把柄出現,刑歌掌握對方弱點,怎么可能放過大好機會,她笑道:「烈火獠牙,你擅長戰斗,可是帶人練功應該不是你擅長的項目吧?」

「妳想暗指些什么?」烈火獠牙說。

「你要同時對付天堂之門,應該不會把心力全放在實實身上吧,那么我有個提議,我們來帶實實練功升等,而你趁著這段時間,重整公會兵力,專心對付天堂之門,這樣不是很有效率嗎?」

烈火獠牙微瞇起火紅色眼睛,看著刑歌。

刑歌說:「我們已經簽署傭兵合約,你不用擔心我們會對實實不利,雙方各取所需,誰也不欠誰,這樣行嗎?」

「烈火獠牙,你不可能永遠保護實實,應該適時讓實實出去見識外頭的世界。」刑歌語重心長的說。

「……」烈火獠牙沉默著,臉上表情精彩了,從絕不妥協、強烈敵意、威脅,慢慢變化,變成疑惑、憤怒,一路到猶豫、掙扎。

9160

實實這表弟,確實是烈火獠牙的最大軟肋。

血霧傭兵團幫了實實一次大忙,欠了一筆人情債,僅管心里對血霧團不抱持著善意,烈火獠牙此時也緩緩的軟化,不再抱持著惡意,處處與他們作對。

顯然烈火獠牙也不是過于死板的人,有恩必還,有仇必報,這就是他的個人原則。

這個債,一定要還的!

「妳這女人,真的如外頭傳言的一樣精明呢,逼得我不得不考慮提議……」烈火獠牙喃喃道。

「好說好說。」刑歌不以為意的笑著:「你的回答呢?」

「好吧,我同意條件。血霧傭兵團在外有一定的名聲,委託達成率高達百分百,小實交給你們帶練,我能稍微安心。」烈火獠牙思索片刻,說道:「你們讓一向乖巧的小實初次表達出自己的意愿,我作為表哥,只能盡力幫助他完成心愿。」

他閉上眼睛,作出妥協:「我這人不擅長猜測,妳就直說吧,妳想要什么,在我能接受的範圍內就幫忙,當然,天堂之門是我要殺的對象,談合作那些就免了吧。」

刑歌笑了笑,她不強求雙方合作,那么就換另一個方式,說道:「我想知道你所持有的神獸資訊。」

天堂之門用盡手段也想要獲得的神獸,應該具有關鍵性意義,所以她要求烈火獠牙公布,藉此早一步掌握神獸資訊。

「好,我持有神獸不是什么秘密,若你們能成功完成委託,我就告訴你們。」烈火獠牙應許。

「那就說定了。」刑歌笑道:「需要簽合約以示同意嗎?」

「不用那么麻煩了,我烈火獠牙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說到作到。」烈火獠牙說。

「謝謝你的承諾,烈火獠牙。」刑歌早料到對方會如此隨興,轉過身對著實實說:「事不宜遲,實實,我們趕緊去練功吧。」

「好!我等不及了,表哥再見!」實實興奮的一蹦一跳的。

該說得都說完,目的達到,血霧傭兵團一伙人起身向烈火獠牙告辭一聲,便在守衛的帶領下離去。

「慢走啊。」

烈火獠牙盯著血霧傭兵團帶著表弟走遠,淺淺一笑。

「會長,你怎么不阻止血霧傭兵團帶走你的表弟?」一旁前頭見證一切的守衛,走上前諾諾的問。

狂徒公會動輒數千人,要一邊對付天堂之門,再臨時組一個練功團帶實實升等,根本不是難事,烈火燎牙卻不這么做,反而任由表弟與其他人走了,好像狂徒公會辦不到似的。

守衛很不解,就他來看,烈火獠牙沒有理由妥協,這位狂暴的會長,不會這么做的啊。

「小實不能總是在我的保護之下行動,他年紀還小,需要一些磨練,難得這孩子想要獨自出去闖闖,那就任他去作吧。」

烈火獠牙看著遠方,眼底盡是寵溺。

身為游戲里戰斗狂人,同時也作為實實的兄長,烈火獠牙教育方式自然與一般人不太一樣,他希望實實變得夠強,不是等級高裝備好的那種虛強,而是真正技術級強者。

要辦到這些,憑他這個表哥很難辦到的,因為他們是太熟了,實實見了他就會想想倚靠撒嬌,而他也忍不下心對表弟嚴格,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其他人帶練,血霧傭兵團此時出現,正好符合了條件。

烈火獠牙將計就計,讓實實跟著血霧團練功,雙方有簽署傭兵合約,他認為實實受到保證,若中途出了什么岔子,烈火獠牙也還有辦法介入,不會讓表弟受到半點傷害。

「可是……您這么做就剛好如了刑歌的意,吃了大虧。」守衛問道。

「不,別把算盤打得太好,她怎么樣也不會猜到,那孩子并不好帶……」

烈火獠牙抬頭望著遠方,露出難以言諭的笑容,作為實實的表哥,他很清楚,想要教好那孩子可不簡單的差事呢。

卷四 15.下線后

血霧傭兵團還沒有察覺到烈火獠牙心思,他們一致認為說服烈火獠牙協助的計畫大成功,正把興奮情緒化成動力,一伙人興高采烈的快步疾行中。

一路上,他們帶著實實一股腦的直奔練功地點,打算迅速而果決的完成委託。

「真的好巧哦,原來血霧傭兵團也和表哥認識,」

「哥哥姊姊這么厲害,有你們帶著練功,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變強,我會好好表現!」

「我一定要變強!然后加入狂徒公會幫助表哥,讓表哥對我刮目相看!」

實實被傭兵們帶出狂徒公會地,立刻顯露出高度興奮的神情,繞著大哥大姊們打轉。

由于路上多帶著實實這個新手,隊伍中多了陌生人存在,不好直接說話,傭兵們僅是在私人頻道交流著,雖然對話間沒有表露出計畫成功他們有多爽,不過,眾人的好心情都是表現在臉上的。

白淵一面安撫這孩子,一面喚出地圖說:「哈哈,瞧你興奮的模樣,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既然如此,大哥我會選個最佳練功地點,把你帶成一代高手。」

「放心吧,哥哥會帶你練功。」席維斯特也是笑笑的。

矮人族的席維斯特就是個正太模樣,極少有機會以年長者自居(就算有機會,也大多都被忽略了),難得出現實實這年紀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小的新手,席維斯特理所當然要罩一下。

「先來討論要去哪個地圖吧,我建議風景漂亮一點的。」隱形貓說。

「最好去人煙稀少的地方,才不會有人圍觀。」千曜補充。

「好耶,我老早就想去地圖!」實實雙眼泛光,立刻就被全新地圖吸引注意力。

隊伍間嘻嘻笑笑,大伙一面討論一面撕破好幾張傳送符,一處處找尋最佳練功地點。

靈魂之刃共有上百張地圖和城鎮,其中新手地區佔了六十二處,足夠血霧傭兵團挑選到滿意的地方。

「這地方不夠好,太狹小了,我喜歡寬敞一點的。」

「太暗了,樹太多光線不足,人生要有光線才會前途無限……」

「BOSS長的不夠好看,有礙觀感……」

他們就像在挑選自家后院似的,對著一個個地圖品頭論足。

刑歌哭笑不得的吐槽著:「網游里扯到人生前途無限,是否扯太遠了?還有,都準備要BOSS殺了,還管牠長的好不好看?你們會不會要求太高了?」

「老大,不帶這樣說的啊,我們有選擇的權利!」傭兵們胡扯道。

刑歌的駁斥就這樣被華麗麗的忽略了,席維斯特說:「繼續吧,下一個地方在哪?」

一伙人又轉移注意力,重新看著地圖去了。

于是,搜索適合實實的練功地圖成了此行目的,他們一共花了一整個下午和晚間在傳送上,從新手地圖到一百等高等地圖全部看一遍,不知情的玩家還以為靈魂之刃有任務要組隊踩點呢,好在刑歌先前發的斗篷發揮效用,遮了臉不怕人被人認出來。

在踏入其中一個城鎮時,刑歌忽然說道:「啊,傳送符不夠用了,隱形貓,能陪我去買商店採購嗎?」

「好,我的傳送符也差不多用完,一起去買吧。」隱形貓說道。

兩人結伴而行,花了十分鐘,徒步進入附近一處商店中。

刑歌買下一百個傳送符,在柜臺結完帳,目光轉向一旁的隱形貓,若有似無的說道:「隱形貓,我心里有個猜測,覺得有點疑惑,方便問妳嗎?」

幾乎在此同時,隱形貓停下手邊動作。

刑歌不是使用傭兵頻道說話,遠在異地的隊友們無法聽見,這么一來很明顯了,刑歌是利用一些小理由把隱形貓引開隊伍,有意私底下對談。

這些小舉動隱形貓怎么會不知道,她笑了笑說:「老大,妳說吧。」

刑歌猶豫了一陣子,最后開口喃喃問:「隱形貓,難道妳一開始就知道實實是烈火獠牙的表弟嗎?」

隱形貓微微一愣,表情很是訝異。

刑歌嘆了一口氣,解釋道:「唔……這只是我的推論,妳從某種管道得知實實和烈火獠牙有關係,特別用方法與實實簽合約,故意欠對方人情,好讓烈火獠牙沒有理由拒絕協助,是不是這樣呢?」

氣氛短暫的沉默,顯得有些尷尬。

「我隨口問問,妳不解釋也行。」刑歌笑著說。

紫髮的女商人定定看著刑歌,沉默不語,下一秒,她勾起嘴角,瞇起眼睛露出一抹富含深意的淺笑。

「老大,妳認為怎樣就怎樣吧。」

語畢,隱形貓不再多說,直接扭頭走入隊伍之中。

「這算是回答嗎?」換刑歌微微一愣,她無奈的搖搖頭,沒再執著于解答,看來事實的真相,只有隱形貓一個人知道了。

刑歌不怎么放在心上,隨即跟上隱形貓,回歸隊伍中心。

白淵隨意選了好方位,讓血霧傭兵團一伙人圍成一圈坐在一棵巨樹下,白淵一面嚷著「慢點慢點」一面從包裹中鋪了一張野餐巾,以及各種點心和燒酒,眾人吃吃喝喝玩鬧,場面和樂,活像是外地旅行的觀光客。

實實蹲坐在樹邊,開心的吃著稀有餅乾和果汁,不過神情沒方才那么興奮了,中途打了幾個哈欠,似乎顯得有些疲累。

這也難怪,畢竟他們花了一整天在找尋練功地點,沒有休息過。

刑歌回歸隊伍后,換出個人介面說:「時間晚了,大家下線休息,明天再來練功。」

「確實晚了,今天已經發生好多大事,需要好好休息。」白淵揉了揉發酸的肩膀。

「睡覺去吧。」席維斯特說。

「我期待明天到來!」實實立刻恢復興奮。

野餐暫時到一個段落,血霧傭兵團物色好練功地點,與實實約定下次上線時間,眾人告別一聲,一一下線離去。

隊友們身影慢慢消失,刑歌轉了轉視線,看向在場唯一沒下線的隊友——千曜。

「怎么?」刑歌問。

千曜盯著她,問道:「妳剛才跟隱形貓談事情嗎?老大,頻道內妳們有一陣子沒有說話,應該是切斷連繫,回歸時卻是隱形貓先走回來,妳們沒有并肩而行,我覺得有點古怪。」

刑歌略顯無奈,今天一直重複「叫住別人」、「被別人叫住」、「深入交流」這三件事,不過千曜確實觀察的很入微,發現這細微的變化。

「沒什么,不是重要的事。」刑歌揮了揮手輕描淡寫帶過,隱形貓本人不說,她自然也不會到處張揚。

「嗯。」千曜面色帶有懷疑,不過這人什么都沒問,點點頭便做罷了。

不追問就是這人表達信任的方式,就這方面來看,千曜這人相當細心體貼。

「對了,千曜。」

刑歌轉移話題,隊伍間只剩下他們兩人,因此她提了現實中的瑣事:「我之前有提過了,我房間的浴室水龍頭壞了,暫時不能洗澡,要趕快請人來修理。」

「在修好之前,我想借用你或白淵房間的浴室洗澡,如果你們方便的話,我今天或明天會去房間打擾。」

「嗯,沒問題。」千曜說:「正好,我也有點事情想和妳說。」

「什么事?」刑歌問。

千曜支吾了一會,眼神飄移:「現、現在不方便說,我們在現實中說,好嗎?」

刑歌歪著頭,有什么事得在現實開口呢,一定很重要吧,僅管有點疑惑,她說道:「好,我們現實中見。」

兩人各自喚出系統介面,按下離線。

靈魂之刃online,下線。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