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人能受得了3p嗎_智姜小說類似h文

11-2 Granl的領導人 「你平常這時間不是應該在公司?」瓜小紀讓身就讓生物老師進了屋里,她走進自家廚房拾了兩個杯子,沖泡了兩杯熱可可,接著才回到沙發上,只看見沙發上早就癱了一個生物老師,她只好坐到了一旁的懶人骨椅上頭,她把給生物老師的可可放到了他眼前的玻璃桌子上,她睨了眼正悠閑的滑著手機的生物老師。
「我聽妳經紀人說今天下午有事?」生物老師把原本放在手機的視線給轉到了瓜小紀身上,他把手機一扔給扔到了桌上,瓜小紀可心疼了,那玻璃桌子是她的最愛之一呀,要是被他手機給扔破了怎么辦呀?她可氣到了,惡狠狠的就瞪了他一眼。
「你白目啊,再扔我就掐死你。」瓜小紀踹了生物老師的小腿骨一腳,她瞪夠了后才肯收回眼神,她把馬克杯給輕放到了桌上,她一把躺到了懶人骨上,「聽她說有個混的挺不錯的廠商要找我代言,要我下午去會會。」
「妳最近不是想休息了?這時間也快到臺灣的新年了,今年不回臺灣去嗎?不是前陣子才嚷著想爸媽?」
「新年那天我有事,回不去了。」瓜小紀嘆了口氣,「我想把爸媽接來住。」
「Why?」生物老師這一聽是不得了了,他擰起眉,表情很是不諒解,先不說本人愿不愿意好了,即使接過來住,瓜小紀的爸媽適應的了么?會講法文么?接著再說瓜小紀好了,她有時間照顧兩個老人家么?她在說甚么傻話呀她。
「你到底過來做甚么?這時間你不是應該要開會?」瓜小紀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錶,她就不懂了,平常這廝人忙得不得了,連吃個飯都難約,結果現在這下午一點的時間居然會出現在這,著實讓她意外了起來,今天也不是個甚么特別日子,出現的好詭異呀。
「妳鐵定不知道下午要跟妳談的廠商是誰,不然妳現在哪還會這樣一臉沒事。」生物老師哼了一聲,一臉不恥的樣子看上去是格外讓她想揍,也罷,這種欠人揍的表情也只有他扮得出來,她壓抑住心中那想扁他的心情,她站起身往他身旁湊去,一屁股就坐到了生物老師旁邊,一整個表情就是好奇。
「難不成是你?」瓜小紀上下打量打量了生物老師,他那一身西裝樣,一副正派,看起來挺像是來洽談公事的,她一臉鄙夷,她說吧,要是這是生物老師的case,那她鐵定要獅子大開口,開個天價A他一把。
「我又不是腦抽了找妳代言。」生物老師推了推瓜小紀,把自己眼前放大的人臉給推走,「今天的廠商是從臺灣來的Granl化妝品公司,是真的有勢力的。」
「所以呢?只要我拒絕,他又能拿我怎樣?」瓜小紀賭氣的手環胸,一臉傲氣,她就想吧,再有勢力又怎樣?只要她一拒絕,還不都只能摸摸鼻子求她?
「Granl的領導人很獨制,上任八年就把Granl帶領到化妝品界的龍頭了,妳難點頭搞定的傳言早在業界傳得滿天飛了,所以這次他們的總裁還特別親自上陣就要妳點頭,妳知道這代表甚么嗎?」生物老師撐起身子,他眼神落在撇過頭的瓜小紀身上,一臉擔心,「代表妳只有點頭的份。」
瓜小紀可不樂意了,她就等等去會會那個Granl,看看到底甚么本事唄,還讓老師來勸她呢。

11-3 簽合約 于是兩人初次相見,意外尷尬,氣氛嚴肅,格外可怕。
瓜小紀是看見了對面這男人的氣場了,好龐大的呀,的確一眼就能看得出來是個能鎮住一間大公司的人,但瓜小紀甚么不多,就膽子最多,像這種臉色常常一板、說話冰冷、表情面攤的人她哪會怕?臺灣的那幾年時間她難道都假的不?開玩笑,于是瓜小紀一個挺胸,表情一個冷冽,蹬著高跟鞋的修長雙腿一翹,她把墨鏡摘下,輕嗽了口方才經紀人替她點好的咖啡,瓜小紀嘴唇上擦上的大紅色口紅印到了象牙白色的杯子上。
兩人氣場不分上下,擦出花火,實在難分高下。
「艾比芮爾小姐?」男人低沉卻又好聽的嗓音竄了出來,瓜小紀默默地上下打量了一番,西裝筆挺的樣子看得讓人是覺得如癡如醉呀,嚴格說起來是挺帥得一個男生,就是太嚴肅了,怪不得瓜小紀覺得雞皮疙瘩起來了。
瓜小紀沒開口,輕輕地點了下頭沒有開口,她眼神落在了對面男人的身上,兩男一女人能受得了3p嗎_智姜小說類似h文而對方就也眼神直直地看著她,犀利的如刀一般,看得瓜小紀是覺得好恐慌呀,那眼神真是讓人不舒不服的,瓜小紀內心打了個哆嗦。
「我是Granl的負責人,梁宇昇。我聽說艾比芮爾小姐是臺灣人?」
瓜小紀再度點頭,她就覺得吧,現在開口壞了氣勢,她既然贏不過氣勢,那她就得先掌握住整個場面,讓對方知道她實在無意要接取工作的意思。
「我直接挑明了話說,我想找妳代言這次的廣告,代言費一百萬。」梁宇昇直接把話給攤開來說了,氣場之大讓瓜小紀捏了把冷汗,果真如生物老師所說,這人給人的感覺就很冷酷呀,要不是看慣了這種死攤臉可能就真的會被氣勢給壓的點頭。
「梁先生,很抱歉,老實說我近日身體有些不適,想好好調養,可能會好一陣子。」瓜小紀輕扯了下嘴角露出抱歉的笑容,她把摘下的墨鏡又戴了回去,作勢要起身,「非常不好意思,先走一步了。」
這話說得拐彎抹角,但一聽大抵只要是聰明人就能聽出來是婉轉的拒絕了,于是一個轉身,準備走人。
「兩百萬。」梁宇昇開口,口吻飽含了不容輕視的拒絕,他站起身,拽住了想轉身快步走掉的瓜小紀,「艾比芮爾小姐,這是最大的寬限,同是臺灣人,只要稍稍關注一下臺灣的金融近況,相信我,妳不會后悔的。」
瓜小紀被這迅速的一抓是有些嚇到呀,她自認自己應該是拒絕的很明白了,但就是有這種固執人,好可怕的,這人說話直得很,一聽就知道是威脅,是脅迫。
身為臺灣人,她哪不知道臺灣的近況呀?這梁宇昇現在在臺灣可風光了,全是他的新聞,有好評的,有負評的,全有,包括他陰人不手軟的也有,曾打垮了與他作對的公司,搞得人家現在破產還負債累累的都有。
他說的話無非就是要告訴她,只要她不接受,他就會讓她后悔,還會讓她上報,只要她膽敢拒絕,他就有本事讓她跟那些與他作對的人一樣。
瓜小紀回過頭透過墨鏡狠狠地瞪了這陰險的男人,只見梁宇昇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他請著瓜小紀又再一次入座,基于脅迫,于是瓜小紀只好入座,她翹起腳,一臉不屑,樣子實在高傲,但梁宇昇也沒理會,他手輕輕地揮個幾下,身旁的俏秘書……面無表情的秘書就把一份合約書遞到了瓜小紀眼前,那氣勢啊是完全把瓜小紀給比下去了。
于是瓜小紀一個憤怒,決定來個絕地大反殺,勾起嫵媚的笑容,「三百萬。」
「成交。」
于是大筆一揮,合約書簽下,兩人不歡而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4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