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前后夾擊三通_智能馬桶蓋噴水處滴水

11-4 回國;Man;久久相遇 這次的代言必須飛回臺灣,是在拍攝一個去到了熱死人的地方但頂著Granl的產品就能不掉妝的廣告,說來悲哀,明明去個沙漠都還比較好,結果梁宇昇偏說要回臺灣拍,說他有設想好的地點,既然合約簽了就得照著他的話做,著實是讓她覺得這根本跟簽了賣身契一樣吧。
雖然她不想回臺灣,但也六年了,說不想爸媽也是騙人的。于是隔天打了個包,啟程回了臺灣。
臺灣是個她充滿回憶的地方,是個充滿了歡笑與淚水交織的地方,一個令她心碎又心動的地方。
這么說吧,說她逃避也好,說她懦弱也罷,從踏上法國土地的那刻她就曾經講過她這輩子都不會再去想起齊雋澤,瓜小紀就想,只要她不踏上臺灣她就不會想起齊雋澤,但是經過了那么久,她才發現她錯了。
齊雋澤還仍然在她的心里面,所以,不管去到哪,始終都會有他的身影。
是她太天真,她以為只要不觸景就不會傷情,但因為仍然沒忘掉,所以不管看到了甚么都仍然會憶起。
憶起和他有關的種種,想起和他有關的一切。
瓜小紀的第一站回到了家里,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到家抱住她思念許久的爸爸和媽媽。
瓜小紀秘密回臺宣告失敗,基于在法國混的聲聲色色,于是一回臺,狗仔一拍照,瓜小紀就上報了,上了新聞,大肆宣揚瓜小紀回臺了。
于是一個見報,臺灣電話一開,電話開始狂響。
來電的對象全都是陳伊這小妞,打給她的原因無非就是想她,于是電話一接,兩人一約,隔日馬上就見面了。
瓜小紀都覺得這速度迅速的像在趕飛機似地,兩人一見面就先來個世紀大擁抱,秘密約了一間近年才開張的咖啡廳,瓜小紀看著許久沒見的陳伊是有些感嘆,就說吧,陳伊這女人依舊是那樣的熱情,還如此的美麗,實在讓人看得羨慕,一種熟悉的感覺滾滾而來,瓜小紀就笑了開來。
「妳去法國有沒有幫我帶紀念品?」陳伊劈頭就這樣一問,別人正常都馬先罵不告而別,但陳伊就是不同,思想就是不一樣,于是問題也就跟著特別了起來。
「回來的太匆忙,所以也沒帶。」瓜小紀笑,她摘掉墨鏡,也摘掉了脖子上的圍巾,咖啡廳內很溫暖,瀰漫著一股咖啡香味,「下次,如果有再回來我會帶給妳的。」
「算妳識相。」陳伊也笑了開來,許久未見的朋友不是尷尬就是熱鬧,兩人嘰嘰喳喳的聊了開來,從中午坐到下午,從下午坐到晚上,總共坐了快六小時,兩人實在厲害,也夠厚臉皮。
「話說回來,妳都沒跟齊雋澤連絡了?」陳伊隨口一問,「還記得上次同學會他黑了好幾圈真是嚇到我了,但肌肉線條真的超Man啊,班上那些還未婚的女生還是哈他哈得要命,聽說現在是在宜蘭的軍營當班長。」
瓜小紀的眼神閃過一絲異樣神色,但沒表現出來,她向陳伊搖了搖頭,「沒連絡了,他現在在軍營里面?」
這甚么發展呀她說,在軍營里面當班長……那還真苦了那些軍人。
「嗯啊,聽說很厲害,每個人看見他都得讓他三分,好像連排長都怕他啊。」
「他那張臉就讓人怕得要命了好嗎。」瓜小紀翻了個白眼,別提了,他那張臉就嚇死一堆新兵了吧,還提甚么排長,別說了,跟他講過話的人應該都會畏懼呀,張口就含血噴人,嚇死人。
瓜小紀想到齊雋澤就心塞。
「你們那么久沒見,妳可以去軍營找找看他啊,看他現在變得多Man。」
****

11-5 男朋友;士官長 ****
Man個屁,瓜小紀手上拿著一張地址,整個人是特別嘔氣。她可是好不容易才用美色騙過那些站崗的新兵呀,開玩笑,她坐計程車來到門口她就想揍人了,四個菜鳥兵拿著槍就站在門口堵人,嚴防的緊,還好她碰上的是剛入伍沒多久的菜鳥兵,給幾張簽名照扯個幾個謊就讓步給進去了,說來也不能算說謊,說吧,她可說實話了。
一下車就被人攔下就讓她是不爽了,還有那些有色的眼神是讓她更想扁人,一個新兵開口就問:「請問有事嗎?」
……你娘,沒事會來么?難道是特別來這鳥不拉嘰狗不拉屎的地方借廁所么?
「找人。」瓜小紀掛上招牌笑容,笑得一臉甜美,心里卻是干了一百八十個髒話跑過腦袋。
「找誰?」
找你媽!瓜小紀是心里這樣想的,但無奈想進去還是得看人臉色,于是口一開,隨意的就扯了個謊,「找男朋友。」
兩男一女前后夾擊三通_智能馬桶蓋噴水處滴水四人眼神一個縮回,眼見是沒戲唱,原來這人有男朋友了,沒法釣,于是也就失了興趣,沒想再聊下去的意思,「小姐,就算想找男朋友也不是能進就能進的,妳要等有家長探望日的時候才能來。」
……家拎老母。
「可他要我直接跟你們說就行了,他說只要跟你們說你們就會讓我進去。」
「妳男朋友是誰?」四個菜鳥新兵狐疑的眼神不斷投射朝瓜小紀投射,瓜小紀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她這是心急了呀,總不能說騙人的吧。
于是心一急,猶如被逼上懸崖的小鳥一般,于是只好展開翅膀飛了,就像是被逼上熱鍋的螞蟻一樣呀,她心跳的飛快,「齊雋澤,你們長官。」
要是被人知道她說謊肯定被人給殺掉,但總不能說她說謊吧,那肯定就立刻被人給趕走了。
于是此話一出,四人鴉雀無聲,頓時沒人敢說話,睜大雙眸,盯著眼前的瓜小紀。
是多不可思議呀她說,不就是齊雋澤女朋友么?還是齊雋澤有女朋友了所以他們以為這齊雋澤劈腿了?
瓜小紀是越想越悲催,她就想吧,齊雋澤怎么可能沒女朋友?
可這種感覺還真難受啊,她還愛著他,可他居然就這樣交了新女友,媽的,瓜小紀心里暗自飆了一個髒話。
四人沉默,默默地讓了一個身,信以為真的就摸摸鼻子讓瓜小紀給進了營區。
瓜小紀是暗自欣喜了一下,沒想到營區這么好進啊。
誰知一進就嘔氣了。
瓜小紀嘛,整個世界就是繞著齊雋澤轉的,即使去了法國這六年時間也一樣,一踏回臺灣就是忍不住想去看看齊雋澤過的好不好,所以這才來軍營的啊。
她就想,只要不要讓齊雋澤發現就好了,只要看一眼,看看他現在變得怎樣,有沒有更男人味、有沒有更Man就好了,只要一下,看完她就走,然后拍完代言回法國。
這樣或許就能放下齊雋澤了。
好,先估且不論看幾眼好了,軍營之大,她都不知道能不能見到他呢,還想看幾眼呀,她看是看不見了。
放眼望去,冬天啊,冷死她了,誰知道軍營會這么冷啊,她圍著圍巾,特意戴上了一頂漁夫帽,眼上還戴了個大墨鏡,上身穿個雙扣大衣還挑個遮到大腿的,下身穿著牛仔褲,腳上踩個小馬靴,她把自己包得緊緊地,就想遮蔽掉別人的眼光。
但就說吧,軍營充滿了男人,沒有半個女人,于是一個女人這樣突兀的進來,誰不好奇?
況且這人還躲躲藏藏地,躲在樹后,即使走在路上也都用圍巾遮住自己,誰不會看見她呀,充滿了迷彩的世界突然多了個這種奇裝異服的人,不好奇的人就不是人了呀。
即使沒引起軒然大波,但至少還是被高階給關注了。
于是軍營里動用士官長出來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4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