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雙插頭爽文小說_暗欲被出軌的女人閱讀全文

Chapter 2 – 風。(4) 鐘聲響起,下午三點。
已經沒課的柯晴伊和楊佳妤,正坐在系辦門口的木頭桌上寫習題,還作不到一半,楊佳妤卻已經開始抓抓頭略顯疲態,沒多久就咚的一聲,整顆頭倒在習題上,動也不動。
「佳妤,妳還好吧?」晴伊輕輕推她。
「不好,我的腦袋好像當機了,怎么轉都轉不過來。」她緩緩轉過頭,露出半邊臉,兩眼空洞,「我這樣真的能熬過期中考嗎?」
「當然,不要對自己那么沒信心嘛。」
楊佳妤深深一嘆,就在這時桌上手機響起,她懶洋洋拿起一看,下一秒整個人卻像被觸電似的迅速坐直,激動地喊︰「晴伊,晴伊!」
「怎么了?」她微愣。
「UMI學長問我,晚上要不要去后校門吃義大利麵?」佳妤興奮到滿臉通紅,方才的頹喪立刻消失不見。
「兩人一起嗎?」
「沒有,我那兩位直系學姊也會一起去,但是可以跟UMI學長一起吃飯我就很滿足了,我真的太幸運了!」她開心尖叫,回傳簡訊后,便振奮起精神說要趕快把眼前這些作業給解決掉,然后去見UMI學長,只是當她拿起筆,兩眼專注盯著習題,不到兩分鐘,又像洩了氣的皮球再度倒回桌上,柯晴伊又推推她,「佳妤,加油,妳已經快寫完了。」
「嗚,我都不知道我在寫什么了,從后半部開始幾乎都在亂寫,完全不敢回顧,我真的能在晚餐前寫完嗎?」
「別擔心,還有兩個小時,為了UMI學長,再撐一下吧。」
「唉。」她慢吞吞的坐起身,一會兒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眨眨眼睛,「對了,說到這個我才想到,晴伊,那妳的學長呢?」
「什么?」
「蕭亦呈學長啊,你們現在到底怎么樣了?」
「什么怎么樣?」她聽得一頭霧水。
楊佳妤蹙眉瞧她好一會兒,還在懷疑她是不是在裝傻?但看到對方一臉認真的神情,這才發現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于是湊近她小聲說:「我是問,以你們現在的狀況……有沒有可能進展成男女朋友啦?」
聽到她的最后一句,晴伊這才知道她是想問什么,但她只是看著佳妤,幾乎沒有思考就搖頭。
「沒有?怎么可能?一點點都沒有?」楊佳妤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可是,我看你們相處得很融洽啊,而且我發現他不只很關心妳,也很照顧妳。難道他都沒有再對妳做出什么表示嗎?」見晴伊又搖頭,她不禁往椅背靠,無力道:「什么嘛,結果居然什么都沒有,虧我還一直不斷製造機會讓你們獨處……」
「什么?」晴伊看她。
「沒有啦,沒有。」她搖搖頭,又趴在桌上專注盯著晴伊一會兒,最后說:「我看啊,搞不好是晴伊妳對這方面的事太遲鈍了,所以就算學長有什么表示,妳也不會發現。」她一嘆,「一定是因為妳高中念女校,不常接觸男生的關係,所以導致妳對這件事少一根筋啦!」
晴伊啞口,一時不曉得該如何接話。
「沒有談戀愛的經驗,甚至連暗戀別人的經驗都沒有,妳已經虛度了國中跟高中這六年,大學這四年妳一定好好把握啊,找個喜歡的對象,好好談一場戀愛,這樣才不枉青春啊!」楊佳妤說得激動,用力握住晴伊的手說:「日文系的學長當中,我覺得蕭亦呈算是很不錯的了,所以妳一定要好好加油,知道嗎?」
「……」晴伊依舊說不出話,眼看佳妤又想開口勸導她,她連忙說:「好了好了,先不要談這個了,我們趕快把練習做完吧,不然妳會來不及跟UMI學長吃飯喔。」
「啊,對喔。」她低語,這才終于不再談論,卻又忍不住嘟起嘴巴。正當兩人繼續專注在習題上,沒多久,一陣乾凈嗓音卻忽而從她們身后傳來:「現在已經唸到五段動詞了嗎?」
晴伊愣住,立刻抬眸回頭一望,正好與那人四目交接,一抹和煦笑容也同時映入她眼簾。
「辛苦了。」孫黎淡淡問:「還可以嗎?有沒有碰到什么難題?」
由于沒想到大樹學長會突然出現,晴伊不禁木然片刻,而楊佳妤也是睜大眼睛呆呆的看著他。
「有……有些地方,不是很確定。」晴伊說。
「哪里?」他低頭瞧瞧,一見晴伊說的那題,便道:「這是第二類動詞,妳寫對了。」望著她們驚訝的神情,孫黎又笑笑開口:「這個部分,其實剛兩男一女雙插頭爽文小說_暗欲被出軌的女人閱讀全文開始學都很容易搞混,但是只要多看文章多做練習,熟悉并習慣它,通常不知不覺,很快就能夠運用自如了。所以不必被那些規則嚇到,也不必硬要死背。加油,學妹們。」
「那個……」半晌后,楊佳妤看著他,有些緊張的問:「請問學長,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分辨出這些動詞呢?」
「當然有。」他莞爾,接著放下肩上的背包,兩人見狀立刻空出中間位置,當孫黎道謝并坐下,卻在那一刻稍稍停頓,視線落在桌上的某樣東西上。
晴伊一看,發現他正望著自己的筆袋,于是忍不住問:「大樹學長,怎么了嗎?」
孫黎不語,只是對她淺笑了一下,接著從包包拿一樣東西出來,而這次卻換晴伊怔住了。
「咦?你們的筆袋是一樣的耶。」楊佳妤眨眨眼睛。
兩個樣式一模一樣的筆袋,只有顏色不一樣。
晴伊的是淡淡的粉紅,孫黎則是淡淡的淺藍。粉紅色的筆袋,就是之前陳皓然送的,只是當時的她,始終不解皓然學長為何堅持要送這個筆袋給她……
『學長送妳禮物,可不是為了讓妳覺得欠我一個人情。只是若看到小草學妹使用這個筆袋,我會覺得很高興。』
當晴伊不自覺陷入愕然跟沉默,孫黎已從他的筆袋拿出一支筆,在空白紙上寫了幾個日文動詞,然后說:「妳可以先觀察動詞的『ます』形,前一個字是不是落在『い』段,或者是辭書形的字尾落在『う』段,像這幾個常見的動詞,就是第一類。不過總會有幾個例外,很容易跟第二類搞混,這就是最讓你們頭痛的地方,對吧?」
楊佳妤立刻像看到救星似的用力點頭。
由于孫黎的教法簡單易懂,因此讓晴伊和佳妤兩人都聽得十分專注,尤其佳妤更是連忙拿出筆記本不斷作筆記,幾個一年級的同學經過,也忍不住好奇停下,紛紛走到他們三人背后跟著聽。結果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就已經有十個日文系的學生聚集在桌子前將他們包圍住,其中也有幾個十分積極踴躍,把握住機會不斷向孫黎請教課業上的其他問題。
一個非日文系的學長,卻在教一群日文系的學弟妹功課,在這里算是挺稀奇的一件事,也因此讓原本安靜的系辦門口頓時變得有些熱鬧,最后甚至連系秘書都忍不住探頭出來瞧一瞧。

Chapter 2 – 風。(5) 一個小時半后,原本聚在孫黎四周的學弟妹這才終于散去。在他的細心指導下,楊佳妤總算順利將習題完成,她高舉雙手歡呼一聲,便離開位子去上洗手間,這時晴伊也忍不住開口︰「對了,大樹學長,你怎么會在這里?」
「喔,我是來找雪乃先生的。從暑假到現在都還沒見到她,所以今天特地來跟她打聲招呼,從辦公室出來后,就看到妳們在這里用功。」他微笑地將筆收進筆袋。
「大樹學長和雪乃先生認識?」經他這一提,晴伊才想起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就曾跟她提過雪乃老師。
「嗯,我大一的時候,就有選修過她的課,之后也常和她聯絡,有空的時候,就會過來辦公室和她聊天。」
晴伊了然的點點頭,這才終于明白大樹學長的日語會這么好的原因。
「今天已經沒課了嗎?」他問。
「對,學長你呢?」
「我今天只有上午一堂課,到了大四后課變少,打工的時間就比較多了。」
「所以你今天也要去打工?」
「嗯,七點的時候。」語落,他的視線忽而轉回桌上,接著問︰「這個筆袋,是妳自己買的嗎?」
「咦?」晴伊頓時啞口,幾秒鐘后才答道︰「不是……是有人送給我的。」
「真巧,沒想到我們用的會是同一款的。」他笑了笑,「晴伊,妳有帶相機嗎?」
她看著他。
「這還蠻值得紀念的,我覺得。」他與她互望,「要不要拍下來?」
晴伊怔了片刻,最后視線從他的雙眸移開,從包包拿出手機,然后調整鏡頭準備將桌上那兩個筆袋拍下。然而當畫面出現在螢幕中,她的胸口卻又忽而掀起一陣輕輕漣漪,心里也同時涌起更多的困惑和不解。
從初次遇見孫黎和陳皓然,他們之間的好交情就連她也看得出來,孫黎使用的筆袋,陳皓然應該也是看過的,既然如此,為何他又堅持要挑選一樣的筆袋送給她?
這個問題一出現,也讓晴伊不禁跟著憶起,陳皓然說皮夾不見的那一天晚上,他特地拜託她去便利商店找,結果卻發現孫黎就在那打工,仔細想想,其實陳皓然應該也知道那個時間他就在那里打工,卻不直接打給孫黎,反而是要她過去找……
『以后,皓然學長說的話,不必全部相信。』
晴伊忍不住瞄了瞄身旁的孫黎。
雖然此刻的她,已經發現陳皓然似乎有什么用意,卻又不曉得他為何這么做,而當她又想起葉如欣之前曾叮嚀她的話,更讓她對整件事百思不得其解,想到最后,依舊只有一頭霧水。
當她拍完照片,楊佳妤也回來了,準備和UMI學長吃飯的她,最后笑容滿面地與他們道別,沒多久,他們兩人也跟著離開。
「妳晚餐要吃什么?」孫黎問。
「我還沒決定。」
「那,要不要去外面的一家麵館吃?就在附近不遠。」他揚起嘴角,「那家店賣的麵種類很多,而且很便宜也很好吃,要不要去嚐嚐看?」
「好。」晴伊微笑。
當他們走出教學大樓,孫黎就騎著腳踏車戴晴伊往學校附近的某條街去,也就是陳皓然曾帶她去的那條街,只是那家麵館的位置似乎很隱密,因為孫黎一騎進那條街,沒多久又穿進另一條小巷子里頭。
最后,他們進入其中一家空間不大,也不怎么醒目的店里,然而里頭卻坐著滿滿的學生,甚至還有幾個人在門口等著。
「現在才快五點,沒想到已經有多么多人了。」孫黎看看手錶,無奈道︰「抱歉,晴伊,可能還要等一陣子,若妳不想等,我們就先去別的地方吃吧。」
「沒關係,我還沒有很餓,可以等的。」她立刻說。
這家麵館是由一對夫妻經營,老闆個子纖瘦矮小,說話細細柔柔的,煮麵的技術卻迅速又俐落,沒兩三下就弄出一碗碗的麵,而從在門口等待的過程中,還不時聽見一位女子的吆喝聲,而那正是老闆娘的聲音,無論是聲音和身材都與老闆完全相反,龐大的身影讓她在一群客人中顯得特別醒目,無論是幫客人點餐還是跟老闆說話,她的嗓音都大到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剛開始晴伊還以為她是在發脾氣,直到孫黎笑笑地解釋,她才知道原來老闆娘平時講話就是那個樣子,這對夫妻之間的有趣反差,也成了這家店的特色之一。
在店外站了十五分鐘后,他們兩人才終于在店里坐下。
點完餐后,不到幾分鐘的時間,老闆娘就將兩碗熱騰騰的麵端來。當晴伊低頭嚐了一口湯,不禁張大眼睛讚嘆︰「好好喝。」
「沒錯吧?這家店最有名的就是它們的湯頭,完全不輸高級餐廳,而且麵也很好吃。我是聽上一任天文社社長說才曉得有這家店,畢竟這家店不醒目,剛來的學生都還不知道,我跟皓然學長則早就是這里的常客了。」他一邊扳開竹筷一邊推薦,「下一次,妳也可以帶妳朋友一起來吃喔。」
「嗯。」她點點頭,吃完一口麵后,最后忍不住說︰「大樹學長,我想請問你一件事。」
「什么事?」
「皓然學長他……」她緩緩道︰「是個怎么樣的人?」
語畢,孫黎拿著湯匙的手忽而停了一下。
面對他的注視,那一刻晴伊忽然有些尷尬,其實她只是想知道陳皓然是怎么想的,卻又不曉得該怎么問,如今孫黎就在眼前,她心想,或許多少可以從他口中得知陳皓然的想法,畢竟從一開始到現在,陳皓然的種種舉動都讓她始終猜不透。只是當她一問出口,卻又立刻覺得似乎太唐突,幸好孫黎沒說什么,只是望著天花板,露出像在思考的表情。
「他是一個……」他停頓一會兒,「怪咖。」
「什么?」她怔住。
「面惡心善的怪咖。」孫黎笑笑,「妳別看他現在這個樣子,我剛認識他的時候,他的個性可不是這樣的。脾氣暴躁,又沖動魯莽,經常一言不和就跟人家打起來,不過他的心里其實是很善良的,而且,幸好他的脾氣現在已經改很多,不然大家也不敢跟他混在一塊。」
「是認識大樹學長之后才改變的嗎?」她好奇。
「這個嘛……我也不曉得,可能要問他才能知道了。」他莞爾,「我以前就常虧他,以他那種硬脾氣,女朋友居然還愿意一直跟著他,應該好好惜福。」
「皓然學長有女朋友了?」晴伊意外。
「是啊,我有見過,個子小小的,個性也很溫柔婉約,跟他完全相反。他們在一起已經七年了,感情很不錯。」
她點頭,不語,這時孫黎也回問︰「怎么忽然問起皓然學長的事?」
晴伊愣了愣,半晌后低語,「沒有,只是有時候皓然學長做的某些事,會讓我怎么想都想不透,所以……」
「同感。」孫黎嘴角再度揚起,「所以,妳覺得他是個怎樣的人?」
這一問,讓晴伊當場頓住許久,儘管她努力想尋找比較妥當的字眼,最后卻還是只能道︰「跟大樹學長你想的一樣。」
「我想的?什么?」
晴伊啞口,突然不好意思繼續看他的眼睛,良久,才低下頭小小聲地說︰「怪……怪咖。」
聞言,孫黎先是一怔,接著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見他笑得這么開懷,晴伊一時之間不禁呆住了。
孫黎的笑容以及春風般的溫暖嗓音,在那一刻感染了她,深深撼動她的胸口,最后也讓她不自覺跟著漾起了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5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