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玩3p的姿勢_暮淺淺北軒墨古代小說

Chapter 3 – 花。(5)
幾個小時后,活動結束,大家收拾好東西準備下山。
到了停車場,葉如欣一邊打呵欠一邊伸手跟孫黎要安全帽,孫黎卻對她說,「如欣,抱歉,妳可以坐亦呈的車回去嗎?」
「為什么?」她蹙眉。
「我想載晴伊回去,有些事要跟她聊一下。」
葉如欣聞言,先瞧瞧面帶微笑的他,再瞧瞧因他的提議而愣住的晴伊,最后什么也沒再問,直接從他手中拿走安全帽,接著孫黎又問一旁的蕭亦呈,「亦呈,可以嗎?」
「喔,好、好啊,沒關係!」他想也沒想的立刻說,神情有些茫然,看起來也心不在焉,甚至異常安靜,不像之前的充滿活力,葉如欣一見,再次蹙起眉頭,伸手拍他頭上的安全帽一下,「喂,負責載人的,給我恍什么神啊?而且你的臉突然變這么紅是怎樣?偷喝酒了是不是?」兩男一女玩3p的姿勢_暮淺淺北軒墨古代小說
一問完,站在不遠處的陳皓然和社長忽然噗嗤一聲,紛紛別過頭去捧腹竊笑。當葉如欣一臉莫名其妙的瞪著他們,蕭亦呈的臉卻也變得更紅了,趕緊說︰「如欣學姊,我沒事啦,我們走吧!」
「算了,我還是坐陳皓然的車好了,看你這個樣子,就算有一百條命我也不敢給你載。」葉如欣白他一眼,直接掉頭就走,孫黎這時又語帶笑意地說,「亦呈,那這一次就麻煩你負責帶路啰。」
「好……沒問題,交給我吧!」他悶咳一聲,連忙將安全帽扣好,已經急著想要離開。當大家一個接一個將車騎走,孫黎這才戴上安全帽,這時晴伊忍不住開口,「大樹學長,亦呈學長他怎么……」
「亦呈現在的狀況不太好,不適合載妳。」他跨上機車,莞爾,「我們走吧。」
晴伊怔了怔,之后坐上后座,一手抓住背后,「學長,可以了。」
語落,她卻發現孫黎沒有將車發動,反而微微回頭,「妳現在這樣只抓著后面,是很危險的喔。」沒等她會意過來,他便要她把手給他,接著再將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腰上,此舉動讓晴伊整個人瞬間一僵!
「從望高寮回來后,妳就一直在發抖。」他又將晴伊另一只隱隱顫抖的手放在另一邊腰際上,「騎這種山路要是沒抓穩,很容易就會出意外的。」
晴伊木然,喉嚨一陣乾澀,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由于已經落后其他人一段時間,因此在回去路途中,他們都沒有看到其他社員的蹤影。
雖然孫黎對蕭亦呈說有話要和晴伊聊,但一路上,兩人卻未交談一句話,只是乘著風,乘著月光,沉浸在這一刻的靜默中。而直到現在,晴伊發現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依舊是不平穩的。
事實上,這個秘密,對晴伊來說早已不是那么重要,就算如今有別人知道了,她也覺得無所謂,更不會因此感到難過。
她很清楚,這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然而親口對別人吐露這件事,卻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也是她第一次有的沖動,而在說出口了之后,晴伊就忍不住緩緩吐一口氣,下一秒一股強烈的虛脫感就忽然朝她襲來,彷彿那句話就用盡她所有力氣,渾身乏力,只有心情依舊是緊繃的。而不安分的心跳,也讓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開始跟著顫抖。
有那么一瞬間,像是被對方完全看透似的……
「晴伊。」一聲低喚,讓她立刻從思緒中回神,發現車子不知何時已經停下,下一秒,就感覺到一股溫柔暖意,從手背上傳來。
「妳還好嗎?」孫黎的左手,輕輕覆蓋在她抱著他的那雙手上,「妳的手指有點冷,是不是覺得不舒服?」
晴伊怔了片刻,搖搖頭,否認。
「那要不要在這里走一走?」
聞言,晴伊這才抬眸望望此刻他們在的地方,不是學校,而是一整片的花圃,所望之處,都是鮮豔無比的美麗花卉。與孫黎兩人下車后,她望著被月光照亮的花海,一時之間不禁看得呆了,看到最后,她的視線在某一處停住,接著緩緩走過去并蹲下,動也不動地凝視著眼前的花,沒多久孫黎也走到她身邊蹲下,問︰「妳喜歡白晶菊?」
她點點頭,看著那些既嬌小又圓圓的白晶菊,輕語︰「有一年……我生日,我媽媽送了一束白晶菊給我當生日禮物。當時她告訴我,她在花店一看到這種花,就立刻想起她的小女兒,從此以后,每年白晶菊開花的季節,她就會買一大束放在家里。」
孫黎沉默了一會兒,之后又道:「妳說妳的母親,是在妳國中的時候走的,對吧?」
「嗯,當時我國一。出事的那一天,正好是她和爸爸的結婚紀念日,他們一起出去用餐,卻在回程的時候,不小心被一臺砂石車撞上,急救了一個晚上,卻還是救不回來。」
語畢,兩人便沒有再說一句話。
他們靜靜望著那些白晶菊,直到孫黎輕輕將手放在她的頭上,開口︰「妳的母親很有眼光。」
晴伊一愣。
「白晶菊小巧可愛,主要生長在春季跟秋季,而且它的白色花瓣,給人一種很純潔的美。」他嘴角微揚,「的確很符合妳給別人的感覺。」
晴伊怔怔然,隨即感覺到大樹學長又再一次的輕撫她的頭。直到那一刻,她才終于發現,為何自己會愿意,甚至不由自主的就對他傾訴這些。
不管她說了什么,儘管是會讓人多么訝異不已的話,他始終都是平靜地默默聆聽,而看著對方的眼神,也永遠只有專注。無聲的,卻又一點一滴的,就算只是簡短一句話,就能在對方心里掀起一波波漣漪,然后,他便會用最溫暖的笑容,給予最溫柔的撫慰和鼓勵……
「謝謝你,大樹學長。」她輕聲,聲音微啞,「謝謝。」
孫黎看著她,沒有說話,仍是淡淡的笑。二十分鐘后,兩人準備離開這里時,晴伊又忍不住回頭一望,環繞在四周的一片繽紛,在那雙眸里逐漸變得模糊。那片花香,讓她最后不禁仰起了頭,深吸一口氣。
嚥入喉嚨的,卻是一股酸楚。
隔天下午上完課后,晴伊正好與趙雅芬在校園碰到面,接著兩人決定到社辦坐坐,而當他們一踏進教室,馬上就聽到陳皓然的聲音:「蕭亦呈,你真的是個罪人啊!」
這句話讓她們登時一愣,下一秒趙雅芬便上前問,「怎么啦?發生什么事了嗎?」
「那個叫小諾的一年級學妹,今天和她的另一個同學退出社團了。」社長一臉無奈。趙雅芬睜大眼睛,「退社?怎么會這樣?」
「還不是因為這家伙。」葉如欣指指坐在旁邊的蕭亦呈,他面露困窘,懊惱地大聲哀嚎:「唉唷,拜託你們不要再說了啦,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會變成這樣啊!」
晴伊看著他們,一時仍弄不清狀況,陳皓然見她一頭霧水的站在那,立刻笑笑走過去在她耳邊道:「小草學妹,我跟妳說,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晚上啊……」嚇得蕭亦呈立刻焦急大喊:「喂,皓然學長,不要告訴晴伊啦!」
「奇怪,這有什么關係?反正大家都已經知道了。」陳皓然不理他,低頭繼續對晴伊說,「昨天晚上在望高寮的時候,有個學妹跑去跟亦呈告白了,可是啊,結果卻被他狠狠的拒絕了。唉,真的好可憐!」
晴伊不禁一臉意外,接著就聽蕭亦呈急忙辯解,「哪有『狠狠』啊?學長你不要亂講,我回得很委婉的好不好?」
「管他是哪個,還不一樣都是拒絕?」葉如欣馬上又潑了桶冷水。
「那學妹還挺猛的,直接就當著我跟皓然,還有大樹的面把亦呈叫走。那副模樣一看就知道不對勁,后來那學妹被拒絕后,今天就跟另一個學妹退出天文社了。」社長苦笑。 「應該是覺得尷尬,所以沒辦法再繼續留下吧?」
「當時的情況我也只能這樣啊,不然怎么辦?我對那學妹又沒什么感覺……」蕭亦呈一臉沮喪,葉如欣又不耐的甩甩手,「唉呀,算了算了,要走就讓她們走。這里又不是來讓她們來找男朋友的,為這種事情就退社,還拉朋友一塊離開,一看就知道她們不是真的對天文社有興趣才來的,走了也好!」
當所有人依舊不放過蕭亦呈繼續聊這話題,晴伊最后悄然的走向柜子,拿出茶葉罐和茶壺拿準備幫大家泡茶,茶葉倒到一半,社長就走來:「小草,謝謝妳每次都泡茶給我們。」
「不客氣,反正我也很喜歡泡茶。」她微笑。
「晚餐吃過了嗎?要不要跟我們出去吃飯?」
「不用了,社長,我還不餓,我晚點會去一趟書店,到時再順道買吃的回來就好。」
「書店?妳是說大賣場附近的那一家?」見她點頭,社長立刻揚起笑,「那太好了。小草,妳等等過去的時候,可以順便幫我把一樣東西交給大樹嗎?今天他正好在那條街的便利商店打工。我明天沒有來學校,下個禮拜才能見到他。」
「好,沒問題。」晴伊立刻答應。
于是,等到所有人離開社辦去吃飯,晴伊也離開學校,十五分鐘后,就走到了孫黎打工的那家店,然而在自動門打開的那一刻,一名年輕女子突然從前方急急跑來,正好撞到晴伊的肩膀,差點將她的包包撞在地上!
「對不起,不好意思!」女子急忙道歉,晴伊也立刻回沒關係。下一秒就見她跑進店里大喊︰「孫黎!」
晴伊不禁一怔,那名女子沖到柜臺前,對著穿制服的大樹學長焦急說:「鑰匙借我一下,我今天又忘記帶出來了,我得趕快回家餵鈴鈴,不然牠會餓死的!」
「放心,我早上出門前就已經幫妳把飼料裝好了,不會餓死的。」面對驚慌失措的她,孫黎反而顯得淡定,他把一串鑰匙交給女子后,接著就發現站在門邊的人,然后莞爾,「嗨,晴伊。」
晴伊一時無語,只是點點頭,當女子也回過頭看她,方才的慌張則變成了歉然,「剛才真對不起,我沒有把妳的東西撞壞吧?」
「沒有,沒有壞。」她搖頭。孫黎隨即問:「怎么了?妳撞到人家?」
「嗯,因為太急了,一時沒看好路……」女子摸摸頭。
「不要這么急,這樣跑很危險的。」孫黎叮嚀,發現晴伊依然望著她,于是微笑說︰「晴伊,跟妳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姊,孫彤。」他又對女子介紹,「姊,她是我社團的學妹,柯晴伊。」
「喔,是學妹啊?」孫彤先是眨眨眼瞧著晴伊,接著就對她揚起笑臉,就在這時晴伊忽然發現,他們兩人笑起來的樣子有點像。
后來孫彤沒有停留太久,拿到鑰匙后就離開店里,這時晴伊也將手中的紙袋交給孫黎,「大樹學長,這是社長託我拿給你的,他說這些書等你看完再還他,不用急。」
「啊,謝謝,不好意思還麻煩妳送來。」他接過紙袋。晴伊近看他,發現他的眼神有些黯淡,看起來也不太有精神,因此忍不住問︰「大樹學長,你還好嗎?是不是很累?」
「還好,可能是因為昨晚打完工回去,還得熬夜趕報告,所以沒有睡好。」他苦笑,并稍微揉揉脖子,晴伊聞言,想都沒想的就馬上回︰「那……有什么是我可以幫得上忙的嗎?」
孫黎望著她,那一刻忽然陷入沉默,半晌后才再度揚起嘴角。
「若妳愿意,我想請妳為我做一件事。」


Chapter 3 – 花。(6)
等到孫黎下班,已經是晚上十一點,當他回學校與晴伊會合,兩人便一起到社辦。
晴伊端起桌上的茶具,準備泡柚子茶給大樹學長喝。原本之前晴伊打算泡好后再裝到保溫杯里送去店里給他,以免讓他等太久,然而孫黎卻希望可以在工作結束的時候喝到她的茶。
孫黎走到她的身邊,看著柜子里頭放一排排的茶葉罐跟盒子,莞爾,「這些應該夠我們喝半年份了,正好也可以讓大家養生一下。」語落,他拿起桌上的柚子茶罐,「這個是在哪里買的?」
「喔,這不是買的,是我阿公自己作的,我跟我姊都喜歡喝柚子茶,他就作了好幾罐給我們。再加上他喜歡種茶,所以也會送其它各式各樣的茶葉給我們。」
「這么說,這些茶葉,全都是妳爺爺種的啰?」他略感訝異,不禁讚嘆,「妳爺爺很厲害呢,而且也感覺得出很疼妳這個孫女喔。」
「嗯,我阿公真的對我很好很好。」晴伊輕語,拿起一旁剛買的熱水壺,將熱水倒進茶壺里,「在我小的時候,他就常帶我去看他的田,看他的茶園,也會教我泡茶,不管是茶葉的品質,還是泡茶的水跟溫度,他都非常講究,所以從以前到現在,都有不少人會特地跑去跟他買茶。」
「原來如此,這些都是妳從他身上學來的,怪不得妳泡的茶會這么好喝。」
面對他的讚美,晴伊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輕輕說了聲謝謝。當茶泡好后,她馬上倒了一杯給他,「大樹學長,請用吧。」
「嗯,謝謝妳。」孫黎喝了一口,立刻閉上眼睛吁了一口氣,晴伊看著他,不禁問︰「大樹學長,真的只要泡茶給你就好了嗎?」
「是啊,這幾天覺得累的時候,就會忍不住想起妳上次泡的柚子茶。而且老實告訴妳,我前陣子還特地去外面買一杯,甚至想說方便,乾脆自己買一罐回去泡來喝,但就是沒辦法和妳泡的相比。直到現在我才終于知道妳的茶為什么會這么好喝。爺爺親手為孫女製作的柚子茶,再加上他傳承給妳的好手藝,是外頭任何一個牌子都比不上的。」
孫黎的話,讓晴伊不禁呆住片刻,接著又聽他緩緩說︰「希望有一天,有機會見到晴伊的爺爺。」
「咦?」
「我很想知道,能夠把茶種得這么好,又能把茶泡得這么美味,究竟會是怎樣的一個爺爺?也很想跟他說聲謝謝,因為有他,我們才有機會喝到這么好喝的茶。」他看著她,「這樣,也就可以順便看看晴伊的家鄉了。」
晴伊怔怔望著他,最后不自覺吐出一句,「……真的嗎?」
「當然啰。到那時候,晴伊妳可以當我的導游嗎?」他笑笑。
那一刻晴伊的心里不禁一陣感動,她立刻點頭,喉嚨卻一哽,半晌后才能發出聲音,「當、當然可以,如果大樹學長有一天真的來彰化玩,請一定要告訴我。我阿公種的茶葉有口碑,加上他在當地的人脈也很廣,所以只要提到『茶伯』,大家幾乎都知道是誰!」
「我想也是,這些茶真的好喝到連我都想跟他買好幾包了。」他又莞爾,放下杯子,「那就這么說定啰,只要有機會到彰化,我就去見晴伊的爺爺。」
「嗯。」她露出喜悅的笑。
進入天文社的這些日子里,轉眼間,秋季也即將過去。
當正式進入十一月,氣溫逐漸轉涼,晴伊的生活也變得忙碌,平時除了社團活動,以及雪乃老師的助理工作外,也要開始準備期中考。而在期中考的前一週正好有流星雨出現,以陳皓然為首的六人組,還特地跑到山上許愿,祈禱這次期中考可以順利All Pass。后來得知晴伊擔任助教的孫黎,某天上午拜訪完雪乃老師后,臨走前留下了「歐趴糖」給她,等到下午晴伊進辦公室時,立刻就發現桌上的一包糖果,底下還有一張寫有打氣話語的小卡片。
期中考那一週,所有社團活動都暫時停擺,因此晴伊有一段時間沒有到社辦,也幾乎沒有跟學長姊碰到面,等到考試結束的那天,所有學生都開心地準備出去放鬆玩一玩,然而晴伊卻依舊忙碌,期中考結束的那幾天,她必須幫忙雪乃老師處理一堆后續工作,包括統計跟登記分數,以及整理學生們的報告,沒有辦法和同學們一塊去玩樂。等到工作稍微告一段落的那一天,雪乃老師為了感謝她,便請她到后校門附近的一家義大利麵館吃晚餐。
當她們走出電梯準備前往后校門,晴伊卻忽然在一群學生中發現一抹熟悉身影,還來不及反應,身旁的雪乃老師居然就已開口喊:「孫桑!」
正低頭按著手機的孫黎,一聽到叫喚便回過頭,發現她們時,他摘下掛在右耳上的耳機,快步上前和雪乃老師打招呼,接著又對晴伊莞爾道:「好久不見,期中考還順利嗎?」
「嗯,還可以。」這張久違的笑容,讓晴伊的臉上也跟著漾起微笑。自期中考到現在,已經有十多天沒見到他了。「大樹學長今天有打工嗎?」
「今天沒有,我剛剛下課,現在難得有些時間。」他一答完,雪乃老師便接著道,「那,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吃飯?我和HARU將現在要去吃義大利麵唷!」
「義大利麵?」孫黎一頓,看看她們,「可以嗎?這樣會不會打擾到妳們?」
「當然不會,人多才熱鬧啊。對不對?HARU將?」雪乃老師拍拍晴伊,她立即點頭,「對啊,大樹學長也一起來吧?」
「好,謝謝。」他再度微笑。
當他們一到餐廳,孫黎和晴伊坐在一起,雪乃老師則坐在靠窗處與他們面對面,三人點完餐后,孫黎便慶幸地說,「還好先生現在有晴伊在身邊幫忙,才沒有像之前那么忙碌,以往妳幾乎都天天在加班,所以今天能在這個時間看到先生出來吃飯,真的很難得。」
「就是說啊,HARU將真的很厲害喔,做事也很細心,她還幫先生做了一份會客時間表,有她在,我真的覺得輕鬆很多,而且現在還有午覺可以睡呢!」雪乃老師的話讓他們兩個不禁都笑了,接著孫黎又說,「不過,當我一知道開始是晴伊擔任先生的助教后,其實就不怎么擔心了,因為我本來對她很有信心,也知道她一定可以做好這份工作,現在看來,果然證明我的想法是對的。」
孫黎這番話讓晴伊一怔,不禁抬眸望向他,而他也正好轉過頭來對她淡淡一笑,那抹笑,讓晴伊頓時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臉也微微一熱,不自覺小小聲說了句謝謝。雪乃老師一邊喝水一邊看著他們,雙眼最后因微笑而漸漸瞇起,她放下水杯,對晴伊說,「HARU將,我們來幫孫桑作一件事好不好?」
「什么事?」她問,孫黎也一臉好奇。
「我在幫別科系的學生上日語課的時候,因為學生實在太多了,名字都記不住,所以都用他們的姓叫他們,像孫黎,我就叫他孫桑,從一年級開始,我就一直這么叫他到現在。」她眨眨眼,「我們一起來幫他取一個日文名字吧?」
這個提議讓晴伊感到有些意外,孫黎則是無奈一笑,「不用了,先生,用不著現在又突然取一個,繼續叫我孫桑就好了。」
「哎呀,沒關係沒關係,這樣感覺也比較親切呀!」先生執意這么做,「HARU將先來想想看,妳覺得有沒有什么名字是適合他的呢?」
聞言,晴伊再次抬眸望他,接著就專注的開始認真思考,良久,她輕輕吐出一個名字:「HARU……KI.」
「HARUKI?」孫黎重覆一次,語帶好奇,「春樹?妳是說村上春樹的春樹嗎?」
「跟HARU將一樣,有個春字呢。」雪乃老師莞爾,晴伊的胸口倏地一顫,臉也再度一熱,連忙開口解釋:「我、我不是刻意要選跟我一樣的字的,我只是想到學長的綽號叫大樹,所以就忍不住先用樹這個字開始聯想,最后腦中就出現這個名字……若大樹學長不喜歡的話,就換一個吧,沒關係!」
「不會不喜歡啊。」他低語,嘴角揚起一絲微笑,「我還挺喜歡這個名字的。」
晴伊驚訝的看著他,接著就聽他對雪乃老師說,「先生,那就用這個名字了。」
雪乃老師不語,只是笑吟吟的看著他們。直到餐點上桌,三人才結束這個話題,不過之后雪乃老師之后在叫孫黎的時候,就真的不再叫『孫桑』,而是直接叫『春樹』了。
當他們三人開心的用餐聊天,蕭亦呈和班上同學們正好出現在餐廳外頭,要到隔壁另一家店吃小火鍋。在經過窗口時,其中一個男同學問:「喂,亦呈,那個是不是你的學妹啊?」
「嗯?在哪在哪?」原已走到前面的蕭亦呈折回來一看,果然真的發現晴伊就在里頭,而且連大樹學長都在,心里一陣驚喜,下一秒就看他們坐在一起彼此有說有笑,有時大樹學長還會低頭在晴伊耳邊低語,像是在說悄悄話,說完后,兩人還會不約而同笑起來。
不知為何,他們不時相視微笑的模樣,最后居然讓站在外頭的蕭亦呈不禁看得怔了,就連原本想上前敲窗和他們打招呼的念頭,也在那一刻跟著消失……
「喂,亦呈,走了啦,肚子快餓死了!」
「喔,來了!」聽到同學的叫喚,蕭亦呈這才回過神,趕緊轉身跟了上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5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