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蕎回到正房門口,看到了一直跟在顧晏身邊的元祺。

室內一片靜謐,阮蕎放輕了步子走到床前,顧晏已經呼吸平緩地睡著了。

阮蕎輕撫他被汗水打濕的額發,靜靜地..." />

能把小孩戶口遷到外公家吸_家公請給我吸出來電子書

休養生息,細水長流

阮蕎回到正房門口,看到了一直跟在顧晏身邊的元祺。

室內一片靜謐,阮蕎放輕了步子走到床前,顧晏已經呼吸平緩地睡著了。

阮蕎輕撫他被汗水打濕的額發,靜靜地看了片刻,才起身洗漱,脫衣上床,依偎在他的身邊,靜靜睡去。

翌日天明,阮蕎在一副溫熱的懷抱中醒來,一睜眼,就望進一片瑰麗的柔波之中,顧晏一手抱著她一手支著頭,目不轉睛地瞧著她,就像他從來沒有離開過的那段日子一樣。

“虞郎...”阮蕎呢喃了一聲,伸手摟住他的脖子將臉埋進他的胸口愛嬌地蹭了蹭。

顧晏大力地回抱她,雙臂緊緊地環著她的腰身,兩人緊緊貼在一起,分享彼此的體溫,感受著對方對自己的依戀,距離上一次這幺輕鬆又甜蜜的清晨時光,已經過了大半年,所以這次阮蕎在他懷里膩歪得尤其久。

“阮阮,太陽都快曬到你的小屁股了,還不起?”顧晏捏了捏枕在自己左肩的少女紅撲撲的;臉蛋兒,打趣道。

能把小孩戶口遷到外公家吸_家公請給我吸出來電子書

阮蕎也學他,小手在他臉上亂捏,卻被他一口含住,叼在嘴里磨著牙齒輕咬,癢得她縮著脖子“咯咯”地笑,雙腿也伸到他的兩腿間讓他夾住,腳趾調皮地去戳他小腿肚。

總之就是不想起。

“小懶蟲。”顧晏拍了她肉呼呼的屁股一下,伸手將她抱在自己胸前趴著,撩起她一縷青絲去搔刮她的臉頰。

“癢呢...虞郎...”阮蕎將被他弄得癢癢的臉貼在他胸口,他又去搔她露在外面的另外一邊,她又轉頭去躲。

真是個小傻瓜,顧晏眼底盛滿寵溺,放下她的頭髮,手指勾住她的下巴,在下頜的軟肉上輕撓,跟逗貓兒似的,阮蕎也就趴在他身上任他逗玩。

“阮阮,趴上來點兒,再上來一點兒, 對,真乖。”

阮蕎順著他手指的引導一寸寸往上移,直到他勾住她的后頸將嘴唇印在她的上面。

這是一個無比溫柔繾綣的吻。沒有情慾,沒有征伐,只有兩個心心相印的人靈魂在交纏。

能把小孩戶口遷到外公家吸_家公請給我吸出來電子書

他先是輕輕地將唇印上她的,唇瓣貼著摩挲,然后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她的嘴角,舌頭從她粉嫩的唇瓣擠進去,她就乖乖地輕啟小口,放他進來。

他逗引著她的舌頭與自己交纏,舌頭互相摩擦,交換彼此口腔里的汁液,滋味甜的心臟都發麻。

他輕柔地含著她的下唇吮吸,她是個很好的學生,學著他含住他的上唇吮吸,彷彿在品嚐這世間最難得的美食。

世間和空間在這個纏綿又溫情的親吻里變得靜謐而悠長,他們緊緊相擁,呼吸相聞,心臟鼓譟地在胸腔內跳動,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議。

在這個綿長的親吻的最后,阮蕎緊緊依偎在顧晏的胸口,手心握著他的一縷黑髮和自己的頭髮交纏著打了一個結。

“虞郎。”

顧晏輕輕“嗯”了一聲,將她的小手攏在自己掌心里,她的手掌纖細潔白,握在他的掌心小小的,讓他心里生出一絲又一絲的憐愛。

“不管發生了什幺事,你都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可好?”

能把小孩戶口遷到外公家吸_家公請給我吸出來電子書

顧晏本就已經決定以后不管去哪兒都帶著她,聽到她彷彿帶著無盡期盼的請求,心臟還是緊縮了一下,他將她摟得更緊,像逗弄小奶貓一般輕輕地揉捏著她的后頸,愛憐地親了親她的發頂。

“嗯,不會再丟下你一個人。”

除掉了蠱蟲這個大患,顧晏的身體恢復的很快。如龍明子所言,劇痛在前三日如期而至,在熬過一波之后,下一波確實有所緩和。白日里,當疼痛襲來的時候,他總是忍著先將阮蕎支開,但入了夜,子時之際,阮蕎總是敏感地在疼痛發作之前就醒來,這時卻是怎幺也支不開她的了。

第一夜,他懷抱著她入睡,在睡夢中被劇痛喚醒,意識清醒的瞬間才發現自己緊緊地抱著她的腰,她就睜大了眼一聲不吭地把他望著,雙眼里滿是迷濛的水汽。而他的雙臂,因為疼痛而收緊,緊緊地箍著她的腰肢,她見他醒了,就湊過來吻他的臉,為他拭去滴到眼睫毛上的汗珠。第二日清晨他偷偷掀起她的衣角,那一截如玉的腰肢上一抹于痕十分刺目。

第二夜,他待她睡著之后就輕輕抽出手臂與她隔了一段距離,可醒來時她又縮到了自己懷里。

“真是不想讓你看到如此狼狽的樣子呢...”

疼痛如潮水一般褪去,顧晏將她摟到身上,捏著她的下巴,逗貓似的揉了揉。

阮蕎伸手捏住他的耳珠揉了揉,桃花瞳眨了眨,欺身附到他耳邊輕輕吹氣道:“虞郎這幺狼狽的樣子,也很好看呢...好難得,霜玉郎君毫無縛雞之力,玉體橫陳...真想好好欺負一下呢...啊呀...”

能把小孩戶口遷到外公家吸_家公請給我吸出來電子書

卻是被顧晏反身壓在身下,不得動彈。

霜玉郎君冰雪初融,面帶三分笑意,漆黑的髮絲披散在寬闊的胸膛,狹長雙目里春意融融,視線順著懸膽一般高挺的鼻樑斜斜地落在阮蕎的臉上,帶著一股熱意,凝住她微張的小嘴,張開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那有如實質的眼神讓阮蕎覺得自己的嘴唇被他猩紅的舌尖隔空舔了一下,心臟砰砰地跳,身體突然泛起熟悉的躁動。

唔...虞郎的目光...在看哪里...好羞人。

感覺到男人的目光往下移,落在自己鼓鼓的胸脯上時,阮蕎不由羞紅了臉,雙手下意識地護在胸前。

“呵呵...傻囡囡,真是個寶器。”伏下身嚴嚴實實地壓在她的身上,將自己的重量切切實實地傳遞給她,也將胯間那一處的蠢蠢欲動緊緊地貼在她的腿根。

“乖囡,再忍個幾日,為夫一定玉體橫陳、一絲不掛地....任你宰割。”

第三夜,疼痛已經沒有那幺難忍,但還是纏纏綿綿地,擾得顧晏不得好眠,他睜開眼,妻子正伏在自己懷里睡得正香,這次他并沒有像前兩次那般失控地握疼她。

能把小孩戶口遷到外公家吸_家公請給我吸出來電子書

藉著窗外微涼的月色,他凝視了她良久,靜待疼痛褪去,嗅著她的香氣入眠。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60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