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互插圖漫畫_暴力h短文

第二十六章 幸福開始 第二十六章 幸福開始
不知過了多久,莫卿被房間里的說話聲吵醒。
「小澄已經離京了嗎?」聽得出,這是趙淳的聲音。
「還沒,下午啟程。我和若彩決定和他一起走。」 陸辰翊說道。
「什么?你們要去哪?」趙淳感到有些意外。
「若彩要去五臺山替她母親還愿,小澄剛好和我們順路,可以送我們一程。」陸辰翊聲音冷冷的,「若彩每年都會去一次五臺山,別告訴我擬不記得了。」
趙淳點點頭,「我當然沒忘。」
「你真的不要陪若彩一起去嗎?」陸辰翊的聲音提高了一些。
「我現在公事繁忙,沒有時間陪她一起去,有你在他身邊我也很放心。」趙淳平靜的回答道。
「哼,公事繁忙?你騙得了若彩可騙不了我,你現在一點都不忙,卻天天把自己關在書房里不見她。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你娶了那個女人對若彩的傷害有多大,她什么都給了你,而你卻拋棄了她,和那個女人走的越來越近,讓她成為了受人恥笑的話柄。對這些她可曾有一句怨言?你不要把她的寬容當成理所應當。當初是看你們兩個兩情相悅,我尊重若彩的選擇,才把她讓給了你,但是你如果不珍惜她的話,我會毫不猶豫的回到她身邊保護她的。」陸辰翊的語氣有難掩憤怒之情。
趙淳只是沉默著,他坐在床邊,低頭注視著床上的人兒,他忽然看不清自己的心了,究竟是在躲著林若彩,還是她。
過來好一會兒,趙淳才緩緩開口:「也許你帶她暫時離開是件好事,我怕我的所作所為會傷害到她。」
陸辰翊聞言站起身,氣憤地說道:「這就是你的回答嗎?好,希望你不要后悔。」說罷,便朝門外走去。
因為喝醉酒的關係,莫卿感覺頭痛的快要裂開了,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在聽著二人的對話,心想著陸辰翊走了,這下安靜了,她又可以繼續睡了。可是,那腳步聲走到門口卻突然停了下來。
陸辰翊轉過身來冷笑道:「你,不會真的喜歡上她了吧?」
聽到這句話,莫卿感覺自己一下子清醒過來,一點困意都沒有了。屋子里突然變得異常安靜,莫卿能夠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心一下一下跳的很快,好像馬上就要從嗓子眼里蹦出來一樣。她死死的抓住被子,一動也不敢動,眼睛也緊緊的閉著,恐怕趙淳發現她已經醒過來。莫卿是很害怕聽到這個問題的答案的,但是同時,她心里又有一絲期待。
可是,趙淳卻一直沉默著,他沒有回答。
最后,莫卿聽到陸辰翊的腳步聲漸漸遠去,直至消失。
趙淳的手撫上莫卿的額頭,輕聲說道:「卿兒,若是醒了,便睜開眼睛吧。」
莫卿聽了這話,心里一驚,知道沒辦法再繼續裝睡下去了,于是便睜開了眼睛,正對上了趙淳滿含深情的眼眸。
這樣的溫柔,讓莫卿覺得很不真實,但同時她又是貪戀這溫柔的,她就這么癡癡的看著。
許久,莫卿才發覺自己的失神,不由臉上一紅,微微轉頭,移開視線,想要說些什么來打破這尷尬。「對不起,我……」
趙淳的手擋在她的唇上,不讓她繼續說下去。「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才對。」
莫卿笑著搖搖頭,此時的他們不需要太多的言語。
「頭還痛嗎?我叫荔香熬了解酒湯。」趙淳邊說著,邊將莫卿扶起攬在懷里,喂她喝下解酒湯。
這一天,趙淳一直陪在莫卿的身邊,無需太多的言語,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是甜蜜幸福的流露。
由于前線戰事緊張,小澄這次走的很匆忙,都沒有到王府和趙淳辭別。陸辰翊和林若彩也走了,瑞王府里變得安靜了不少。一直夾在莫卿和趙淳之間的林若彩暫時不在了,讓莫卿感覺和趙淳的相處少了很多的顧及,情愫就這樣在他們之間悄悄滋長。

第二十七章 執子之手 第二十七章 執子之手
最近,趙淳只要一有時間就會陪在莫卿身邊。除了他進宮早朝,他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一起的。她不知道,那般的他,是如何吸引了自己的視線?是如何將她的心慢慢吞噬?只知道一切待她發現時,似乎已經徹底的沉淪。
或許女人,對于自己的夫君,無論好壞,都有著一種不一樣的感情,且不說好壞,最起碼是記在心頭的;或許是因為他偶爾為她綻放的一個笑容。對于普通人來說,那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但是趙淳不同,他不喜歡笑,他是出了名的鐵面王爺,莫卿甚至從來不曾見過他對別人笑,但是這些天來,在自己面前,他卻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晚上,他們也會在一起,趙淳總是異常的溫柔,十分顧及莫卿的感受。也有很多個夜晚,他們只是相擁而眠,躺在趙淳的臂彎里,聽著他均勻的呼吸聲,看著他此時如孩童般的睡顏,莫卿卻不敢睡去,她總是覺得這些天來發生的一切一切都太不真實了,她怕這是一場夢,如果她睡去了,再醒來,幸福就已在夢中悄悄逝去。
這么多來年,莫卿她是渴望這樣一份愛的,如今得到了,哪怕以后讓她一個人獨自老去,有了這樣一段回憶也就足夠了。
因為這一切的一切,雖然看起來微不足道,但卻都是趙淳的極限,每一種的行為,都是他為她的破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限,有的人底限低,容易滿足,便也就能給予他人很多;而趙淳他天生驕傲,對于他人的給予,他不屑,但獨獨為自己破例,怎能不讓自己沉迷?怎能不讓容易滿足的莫卿失心?
這樣便好,莫卿是不敢奢望他們有將來的。
這一日,用過午膳,趙淳換上了一身銀灰色長衫,簡單而又不失風度,與往日的冷面王爺的形象完全不同,儼然一位風度翩翩的公子哥。
「王爺,您這是……」莫卿不解的問道。
「卿兒,你也去換身便裝吧,我們出去走走。」
莫卿聽了這話有些激動,一向不讓她出府的趙淳,竟然要帶她出去,莫卿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換完衣服的莫卿,難掩心中的喜悅,一臉笑容的跟在趙淳身后就出了王府。出了府門,莫卿深深的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氣,感覺比芳菲園里的要清新許多。
趙淳看著莫卿的樣子,不由得搖了搖頭,眼神中充滿了寵溺。
莫卿轉頭問道,「王爺,我們要去哪里呢?」
趙淳滿臉微笑,故作神秘的說:「我要帶你去個地方,到了你就知道了。」
莫卿微抿粉唇,抬頭看著趙淳,笑道:「臣妾今天全聽王爺的。」
趙淳抬手幫她理了理鬢角的碎發,「今天沒有什么王爺,只有相公,知道了嗎,娘子?」
一句「相公、娘子」,讓莫卿很是感動。她自知,趙淳身為王爺是無法給她一份屬于普通夫妻的幸福的,但是就今天,哪怕只有一天,哪怕是這短短的一刻,莫卿了解了他的心,這就足夠了。
此刻的莫卿眼圈有些紅,她不想讓趙淳看到,于是便使勁的點了點頭,叫道:「相公。」
趙淳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他十分滿意的拉起莫卿的手,朝大街上走去。
趙淳和莫卿二人并肩走在熱鬧的街道上,一個銀衫翩翩,一個白衣似雪,儼然成為了大街上一道美麗的風景。還有許多人都停下來看著他們走過,直至他們消失在人群中,還一直在感歎,這世上竟然有此等絕色美人。
二人并不理會路人的目光,兩只手緊緊的牽著,彼此相視一笑,繼續向前走著。
陽光下,二人的影子拉的長長的,看著地上的影子,那握在一起的手,莫卿想到了一句話: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她不敢奢望一生一世一雙人的生活,因為趙淳他是王爺,他也有很多的身不由己,他注定不能只擁有自己一個女人。如果能就這樣牽著他的手一直走下去,那該多好。沒有猜疑,沒有矛盾,沒有誤解,就這樣一直默默陪在他的身邊,那該多好。可是,執手之后必定是放手,她不知道還有多久就要放開他的手,那么就讓他去珍惜這執手的每一刻吧。
他們的步伐很慢,走走停停,不時的看著路邊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但是他們的手一直沒有鬆開。
走到一個首飾攤子面前,趙淳停下了腳步。他鬆開了莫卿的手,拿起了攤子上的一只蘭花形的白玉簪子,插在了莫卿鬆鬆挽起的髮髻之間。一向驕傲冷酷的他,竟然也有如此小兒女情節的一面。這是趙淳第一次送莫卿禮物,也是莫卿第一次收到男子送的禮物。以前在天香樓的時候,莫卿就曾經聽一些比她大的姐妹們說過,以后要找一個自己深愛的男子為她綰發畫眉。當時的莫卿不理解,只覺得這樣很輕浮。但是,現在事情就真實的發生在她的身上了,她沒有覺得輕浮、做作,反而覺得十分的幸福甜蜜。
一旁的攤主見此情景連忙在一旁陪笑道:「這位老爺真是好眼光啊,夫人帶上這簪子越發漂亮啦!兩兩男互插圖漫畫_暴力h短文位真是般配啊,將來要是有了小公子或是小姐,也不定是個美人啊。」
莫卿聞言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孩子?她會有孩子嗎?這是他們之間一直都不敢觸碰的話題。即使這一段時間趙淳對她極盡溫柔,可是每天早上醒來的那一碗藥還是必須要喝的。看來他對自己還是有戒心的,怕她生下子嗣就更加鞏固了王妃的地位,這樣趙淳想要給林若彩一個名分的話就是難上加難了。雖然這段時間林若彩不在京城,但是她一直都橫在她和趙淳之間,這是不可否認的。罷了,沒有孩子也好,孑然一身,來去自由,等到離開的時候也可了無牽掛,否則將來孩子也會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受苦,她已經嘗到那種無家可歸的滋味了,她不能讓自己的孩子也像她一樣的痛苦一生。
一旁的趙淳并沒有察覺出沒卿的失神,聽到老闆說二人很般配,趙淳很是高興,從錢袋里拿出一塊銀子丟給那小販,滿臉笑容的拉著莫卿繼續往前走。
穿過鬧市,莫卿發現趙淳正拉著她往城東的方向走去。城東?蘭姨居住的小院便在那邊,一向多疑的趙淳不會發現了什么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7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