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吃奶玩乳尖_暴君蛇王爆撩上

第三十章 悄然蘭逝 第三十章 悄然蘭逝
蘭姨細細的端詳著趙淳,點點頭,說道:「這下我終于可以放心了。」
「蘭姨……」莫卿有些害羞的叫道。
蘭姨笑著拍拍莫卿的頭,「卿兒,蘭姨已經好些日子沒吃什么東西了,現在想吃你熬的小米粥想的緊,去給我熬點怎么樣?」
莫卿見蘭姨要吃東西,心里自是高興,「蘭姨,你等著,我去去就來。」
莫卿轉身離開,只留下趙淳和蘭姨兩人在房間里。
深夜的瑞王府里靜悄悄的,可是府里的人兒卻心難平靜。
就像前一陣子的許多個夜晚一樣,趙淳將莫卿擁在懷中,許久,二人都沒有睡,也沒有說話。
「卿兒,我該拿你怎么辦才好?」趙淳的聲音很輕,像是在自言自語。但是,在寧靜的夜里,莫卿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怎么了?」莫卿把頭靠在他的胸膛上,聽著他有力的心跳,「是今天蘭姨和你說什么了嗎?」莫卿一向敏感,她感覺蘭姨今天像是有意把自己支開。
「沒什么。」趙淳側過身,把莫卿緊緊的擁在懷里,「睡吧。」
接下來的日子,莫卿每天一大早便會到蘭姨那里去,陪她聊天,給她做可口的飯菜。趙淳每天忙完公事,也會過去坐坐,陪著蘭姨聊一會。
看著趙淳和蘭姨在一起有說有笑的樣子,莫卿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覺。她從小便渴望家的溫暖,渴望親人的關懷,如今看到這溫馨的畫面,她終于也體會到了家的溫暖。莫卿從來不知道和自己最在意的兩個人在一起生活,那便是家的感覺,平淡卻又幸福。這便是她一直以來所追求的,也是最在乎的。就一直這樣下去該多好,這幾天來,她一直心里在想,如果時間能停留在這一時刻,她此生便別無他求。
這天清早,趙淳還未下朝,莫卿陪著蘭姨用過早飯,二人便坐在院子里閑聊。
莫卿給蘭姨倒了杯清茶放在她面前,「蘭姨,你這些天來氣色越發的好了呢。」
蘭姨只是淡淡一笑,拉著莫卿的手說道:「卿兒,看到你現在一切都好,蘭姨就放心了。」
莫卿把頭靠在蘭姨的肩膀上,「蘭姨,卿兒已經長大了,兩男吃奶玩乳尖_暴君蛇王爆撩上以后你就別再為卿兒操心了。」
「還記得蘭姨以前是怎么跟你說的嗎?不管身在多么骯髒的地方,都要保持一顆純潔的心靈;無論命運多么的悲慘,都不要放棄追求幸福的權利。去找一個真正愛你的人,過甜蜜幸福的生活,你會覺得以前所受的苦算不了什么。」這一刻,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莫卿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每次受了委屈,趴在蘭姨懷里哭的時候,蘭姨都會這樣語重心長的對她講。莫卿早已把這些話深深的記在了心里,但是她自己卻想不到,在以后很長的日子里,她都是靠著這些話來激勵自己度過一個又一個漫長的黑夜的。
「不過,現在看來,我們卿兒已經找到那個人了。我看得出來,瑞王爺他是真心愛你的,不然,他也不會放下那份屬于王者的驕傲為你默默做了這么多事。雖然他不能時時刻刻在你身邊,不能只擁有你一個女人,但他是在乎你的,他把關于你的一切都放在心上,雖然你不在他的身邊,但是你卻時時刻刻都在他的心里。」蘭姨拿起茶杯,品了口清香的茉莉,繼續說道:「我現在唯一擔心的便是以后,也許你們之間以后會出現誤解和分歧,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話,就讓一切順其自然吧。記住,強扭的瓜不甜,就算你強行把他留在身邊,到最后痛苦的也只會是你自己。」
莫卿點了點頭。蘭姨的顧慮,也正是她一直以來在擔心的。
「你可不要怪蘭姨啰嗦,因為我始終都放心不下你啊。」蘭姨的聲音哽咽了。
「蘭姨,你這是干什么?好端端的可不要嚇我啊。」莫卿一下子急的眼淚都掉了下來。
蘭姨只是淡然一笑,「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不過了。」
「不,不會的……」莫卿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至親離去的現實的,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與無助,她不想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親的人就這樣逝去。
就在這天下午,蘭姨睡了就再沒有醒過來。
莫卿本來是叫蘭姨起來吃晚飯的,但是蘭姨就那么平靜的躺在那里,已經停止了呼吸。
失去了親人的莫卿只有用眼淚發洩著心中的痛苦和思念,已經顧不得其他的事情了。趙淳則一直陪在她身邊,幫著料理蘭姨的后事,還專門請風水先生選了塊墓地安葬了蘭姨。

第三十一章 敞開心扉(上) 第三十一章 敞開心扉(上)
已經半個月了,莫卿的心還停留在蘭姨離去的那一天。
蘭姨還不到四十歲,卻染了一身的病痛,過早的離開了人世。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莫卿她自己。當年,蘭姨為了保護她,背井離鄉,離開了自己的國家,拋下了自己的家人。為了救她的命,蘭姨她犧牲了自己一生的幸福,甘愿在青樓中賣笑為生。若不是因為她,等蘭姨到了可以出宮的年齡,也許皇后會給她找一個如意郎君,她也會擁有一份屬于自己的小幸福。而這些假設全都隨著自己的降生而破滅,或許自己真的是個災星,和她親近的人都不會有好結果。
蘭姨的一生始終是忠于自己的國家,忠于自己的主人的,即使條件再艱苦,她也從來沒有委屈過莫卿。在她的心里,莫卿是墨國的公主,但十幾年相依為命,她早已把莫卿當做自己的女兒一樣。
隨著蘭姨的離開,莫卿的心,沒有了任何依靠,就這么飄蕩在廣闊的天地之間。
趙淳推門而入時,便見著趴在桌子上睡著的連伊,凄冷的月光灑了一身,悲戚得讓人心疼。
月光下,能夠看到她眼角還留有晶瑩的淚珠。
伸出手撫上她的容顏,果然觸上一片冰涼。
淚?她的淚?堅強如此,自己何嘗見過她的淚水,自己對她百般羞辱折磨,她都不曾有過淚,她的淚只為她至親的蘭姨而流,可有一滴是為了他而流?
小心的抱起她的身子,將她放置于床榻之上。
在他抱起自己的時候,莫卿已經醒來,因為知道是他,所以不曾睜開雙眸,只是依舊平穩的呼吸。因為她知道,只有在自己睡著的時候,趙淳才會向自己傾吐心聲。
輕擁她入懷,趙淳低聲歎息:「怎么又睡在這里啊,你可知道看見你這個樣子我的心會比你更痛。」他不知道她是醒著的,這些天來每到深夜,他都會抱她上床。要是他知道莫卿醒了,一貫驕傲的他是絕對不會讓莫卿聽到他的心聲的。
莫卿天生體寒,即使現在是夏季,她的手腳也是冰涼的。尤其是她剛才一直光著腳在地上,一雙小腳甚是冰涼。趙淳握住她的腳,用自己溫暖的大手溫暖著她的腳,更溫暖著她的心。
由于腳下突如其來的暖意,莫卿禁不住身體瑟縮了一下。她自知不能再裝睡下去了,只是她擔心自己聽到了趙淳的那些話,會讓他感到尷尬。
莫卿睜開眼睛,說道:「王爺,這么晚了,你怎么還不睡?」
「你這樣,讓我怎么放心去睡?」只是第一次,趙淳毫無顧忌的說出心中對莫卿的擔憂。
莫卿低下頭,沒有再說話。看得出來,他是真心的在關心自己,這世上,除了蘭姨,還有一個人無時無刻不在關心著她。
趙淳幫莫卿蓋好被子,然后便轉身出去了。不一會兒,他端著一碗熱乎乎的燕窩粥進來了。
「這些日子都不好好吃東西,看你都瘦成什么樣了。我每晚都叫荔香熬一鍋燕窩粥在爐子上溫著,然后守株待兔一樣盼著你能醒來喝一口,今晚終于讓我給等到了。」趙淳坐在床邊,把碗遞到莫卿面前,臉上竟然露出了孩子向大人獻寶一樣的笑容。
莫卿手里捧著那只溫熱的碗,股股暖流從手指一點點的傳到了心里。為了愛她的人,她要開心的生活下去,不能再讓他擔心了。
莫卿拿起手里的羹匙,大口大口的吃著碗里的燕窩粥。趙淳見此情景,暗自鬆了口氣,不管怎樣,她終于肯吃東西了。
一滴滴淚水,劃過莫卿的臉頰,落在碗里。鹹鹹的淚水,和著燕窩粥吃到莫卿的嘴里,卻是甜的。
這是她第一次為趙淳而落淚,這不是悲傷苦澀的淚水,而是幸福甜蜜的淚水。只可惜趙淳一直在注意莫卿吃東西的動作,并沒有看到莫卿的淚。
莫卿吃了一大半,實在是吃不下了,只好端著碗為難的看著趙淳。
趙淳接過碗,放在一邊的桌子上,「吃不下就不吃了,明天我再叫荔香給你做點別的好嗎?」
「嗯。」莫卿笑著點了點頭。
「好了,時候不早了,快些睡吧。」趙淳拉過被子,想要讓莫卿躺下。
莫卿搖搖頭說道:「爺,我才吃過東西,現在不想睡呢。」
趙淳的動作停了下來,他注視著莫卿,眼神里滿是掙扎,好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趙淳終于開口了:「卿兒,能和我說說你的身世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7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