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生掏襠_暴性的小說

第三十二章 敞開心扉(下) 第三十二章 敞開心扉(下)
莫卿聽到這句話,感覺心臟好像漏跳了一拍,「你真的想聽,想知道嗎?」莫卿曾經以為她不會有機會和趙淳講她的過去,他們之間的隔閡也會因為彼此的不了解而永遠存在。如今,趙淳主動問出口,莫卿反而不敢說了,因為她怕趙淳了解了她不堪的身世之后,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幸福生活會瞬間垮掉。
趙淳看著她,認真的說道:「我想要知道。」
莫卿點點頭,「好吧。我現在所知道的全是蘭姨告訴我的。」
回憶把他們又帶回了十五年前,深宮爭斗,連夜逃亡,賣身救主……趙淳靠在床邊,把莫卿緊緊的摟在懷里,靜靜地聽她講述著。
直到東方露出了魚肚白,這段莫卿再也不想提起的往事終于講完了。
這些事情,莫卿早就想講給趙淳聽,現在終于說完了,她感覺心里舒服了很多。
「我的這條命是蘭姨救活的,我也是被她養大的,她對我來說就像我的母親一樣。所以,她走了,我才會這么的傷心。」最后,莫卿補充道。
片刻的沉默后,趙淳才緩緩開口:「卿兒,對不起,是我以前誤解你了。不要怨我,恨我,好嗎?」
一向驕傲,從不低頭的趙淳竟然會向她道歉,這于旁人來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對趙淳來說,這已經是他所能做到的極限。趙淳竟然為她破例,說了「對不起」三個字,她知道他對之前所做的事是不會有什么補償的,但是只要有這一句「對不起」,又讓她如何恨的起來呢。
莫卿抬起手,撫上他的臉,她只是搖搖頭,「我以前并不知道你和林若彩的事,如果我知道你們早已兩情相悅,我是不會嫁給你的。自始至終還是我愧對于你們。」一直以來,林若彩都是他們之間刻意回避的名字,雖然他們兩個人誰都不愿提起,但是,她卻一直都橫在他們中間,只要趙淳一天不和她做出了結,他們的未來就永遠不會一帆風順。
趙淳沒有說什么,兩個人就這樣一直沉默著,忽然,他的氣息慢慢的靠近,恍惚間,唇已經吻上了她的紅潤。不似以往的霸道,倒是添了幾分溫柔。說不清道不盡的情愫,全都溶化在這個綿長的吻中。趙淳的舌尖輕輕的挑逗著她的丁香小舌,耐心的等待她的回應,來回的在她檀口之間游離。
若撫琴人一般,他的舌尖,輕輕的流連在她的貝齒之上,忽而用力,忽而輕點,懷中佳人那一絲絲呻吟便是他彈奏出的最動聽的樂曲,她的丁香,亦不再躲閃,大膽地索取著他的美好。得到她的回應,他的唇,更加瘋狂的搜尋著她的香甜。
身子在他的懷里,慢慢變得柔軟,不再僵硬。
舌與舌相互交織,緩緩纏繞,輕輕追隨,製造出浪漫的樂章。
趙淳的雙手探進她的衣衫,緩緩在她周身四處游走。
趙淳手下稍一用力,莫卿的中衣便被撕開,伴隨著趙淳的低吼,紗幔緩緩落下,遮住那一室春色。
日上三竿之時,莫卿悠悠醒來,身邊充滿了屬于他的味道,讓她感到莫名的安心與幸福。
莫卿睜開眼睛,仔細端詳著身旁的男人。熟睡中的他,臉上一貫的冷漠與驕傲不見了蹤影,均勻的呼吸,微微上翹的嘴角,似乎沉浸在美妙的夢境之中。
她的手,不禁輕輕撫上他那兩道充滿霸氣的劍眉,劍眉下是一雙細長的丹鳳眼,
手指繼續向下,是他那高挺的鼻樑,昭示著他的冷漠與孤傲。最后,便是他薄薄的紅唇…… 莫卿已然癡迷于他的容貌之中。那不是單純對外貌的迷戀,而是一種由愛而生的欣賞。
「啊……」片刻的失神,莫卿卻發現趙淳正饒有興趣的看著她,而她的芊芊玉指被他含住,他的舌尖正調皮的一下下地舔著她的指尖。
趙淳用力一拉,將她擁入懷中,調侃道:「怎么?被爺的容貌給迷住了?」
莫卿紅著臉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靠在他的胸前,聽著他有力的心跳,若是這樣的過一輩子,該有多好,她可以不在意他對自己的傷害,只求在他懷中尋求一個堅實的依靠。可是,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這是她第一次愛上一個人,也是她第一次感覺到全心全意的去愛一個人,真的好難。
「爺,您還是再睡會吧。」莫卿覺得有些尷尬,故意轉移了話題。
「懶丫頭,都日上三竿了,還睡!」趙淳用手指刮了一下莫卿的鼻尖。

第三十三章 天堂夢境(上) 第三十三章 天堂夢境(上)
「啊!」想到日上三竿,莫卿突然意識到一件事。
「爺,您早朝……」
「放心好啦,為了不讓我的王妃落下紅顏禍水的罪名,本王今日才睡下沒一會就起來上朝去了。回來后又繼續補眠,你沒有察覺只能怪你睡的太沉了。說吧,本王今日為了你的名聲都沒休息好,你要怎么補償我?」莫卿沒想到,一向不茍言笑的趙淳口中竟然也能說出耍賴一般的話。
莫卿看著他那雙光芒熠熠的眼睛,立刻明白了,「爺,這大白天的……」
還沒等莫卿的話說完,她的聲音便淹沒在了那飽含深情的吻中。
紗幔微微的蕩在床邊,一下一下,輕輕的,悄悄的搖曳著它的曼妙。
房中熏香嫋嫋,朦朧中掩蓋著二人的激情……
午膳的時候,趙淳不時的給莫卿夾著菜,看著莫卿這些天來越發清瘦的樣子,他是又著急又心疼。
「卿兒,過幾天我要到京郊去辦些差事,不如你隨我到京郊別院里去住上幾天,散散心,避避暑。」對于自己之前對莫卿的傷害,他正在想方設法的補償她。
莫卿點點頭,「卿兒自是愿意,只是不要給爺添麻煩就好。」
就這樣,三日后,莫卿便隨著趙淳出發了。
暮色降臨之時,終于到了別院。夕陽下,青山之間,綠水之上,有一處青磚灰瓦的院落,那便是別院了。別院的建筑不似瑞王府那樣的金碧輝煌,高聳威嚴,錯落有致的房屋,靜謐無聲的流觴曲水,給別院添了些詩情畫意。
他們的日子就這樣平靜下來,白天趙淳有的時候會出去辦公事,閑下來的時候則一定會陪在莫卿的身邊。
這一日,趙淳沒有外出,他讓莫卿換上一身簡單的打扮,說是要帶她騎馬散心。
莫卿換上一件淡粉色紗衣,素衣寬擺毫無任何刺繡來裝飾,穿在她的身上卻依然難掩高貴之氣。莫卿將青絲鬆鬆的綰在腦后,用趙淳送的那支玉蘭花簪固定。
走出屋子,她聽到一旁傳來的「得得」的馬蹄聲。抬頭看去,只見一片白似云一樣飄來,白色的馬,白色的衣,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雙含笑地眸。
就在莫卿驚訝之余,那片云已飄到了她的身邊。
「吁!」趙淳伸手拉了韁繩,笑看著那張驚訝的臉。他翻身下馬對著莫卿伸出了手。
莫卿這才回過神來將手放進了他的掌中。趙淳唇角一勾,手上用力一拉,將她轉了身,然后掐著她的腰將莫卿送上了馬背。
「啊!」莫卿驚恐的發出了聲音,因為她根本沒有騎過馬。但隨即身后卻出現了一個胸膛一雙臂彎,將她輕輕的環抱讓她的背緊緊地貼上了那份依靠。
「放心,一切有我,你不用怕。」他在她地耳邊輕聲說著。
「是,卿兒不怕。」莫卿點頭應著,但心還是跳得厲害。
耳邊傳來輕輕地笑聲:「怕的都不敢抬頭還說不怕?」
莫卿抬起了頭,有些倔強地說到:「不怕,卿兒不怕!」
「為何不怕?」低聲地輕問在耳,還有他呼吸的熱氣噴薄在耳上。
「有爺在,臣妾什么都不怕。」莫卿回答道。他那一句「一切有我」,算是對自己的承諾嗎?無論這是他興致所致,還是發自內心,這是第一次有人對莫卿這樣說,這一句,足以讓莫卿將自己託付給他。
「好,再告訴我一遍,你還怕嗎?」趙淳認真的說道,他心中期盼的是肯定的回答,這樣的回答,他聽上百次千次都不會覺得膩。
莫卿搖搖頭。
「大聲的告訴我,為何不怕?」那含笑的星眸低下來,從她的側面看著她。
莫卿大聲地說到:「有你,我不怕!」這,是他們愛的宣言嗎?
他唇角的笑放大,然后直了身,兩腿一夾馬肚,高喊到:「駕」。那馬兒便似箭一般飛了出去。
這次以后,兩人經常共乘一騎到山里去散心,趙淳教她騎馬,然后他們策馬揚鞭去打獵。莫卿是女子,不會拉弓射箭,她只是看著趙淳射殺一些野兔野雞,然后莫卿把獵物處理乾凈,兩人一起坐在火堆旁等著野兩男生掏襠_暴性的小說味烤熟。
一天趙淳獵到了一只罕見的白狐,他命人把狐皮剝下來送到京城,製成圍巾,送給莫卿,以備她冬天御寒之用。
趙淳還帶她來到山里一個幽靜的峽谷,那里瀑布飛流直下,小溪潺潺流淌,頭頂的天空如水洗般湛藍,大朵大朵的白云潔白而又柔軟。地上開滿了不知名的野花,蝶兒蜂兒在其間飛舞嬉戲。趙淳說,這里是他幾年前無意中發現的,每次心情煩悶的時候來到這里,都會覺得豁然開朗。
莫卿完全陶醉在眼前的美景中,她脫掉腳上的鞋襪,卷起百褶裙的裙擺,一雙白凈的小腳踏進了清涼的溪水中。莫卿頓覺一陣愜意,全身的暑氣也隨之消散。忽然,一股冰涼的溪水潑在了她的后頸。
「啊!」突如其來的涼意,讓莫卿驚叫起來。
回頭一看,趙淳赤腳站在水中,褲管高高挽起,正一臉壞笑地看著他。
「爺,你竟然偷襲我!」莫卿也不甘示弱地撩起水,潑向趙淳。
兩人就這樣在水中笑著,嬉戲著……
莫卿從來沒有這樣發自內心的開懷大笑過,趙淳也一樣,此時的他們仿佛是兩個無憂無慮的孩子,儘管身上的衣衫盡濕,笑得卻是如此的燦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7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