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腿一分運動_暴虐兇狠花徑撕裂稚嫩

第三十四章 天堂夢境(下) 第三十四章 天堂夢境(下)
「哈哈,我抓到你啦!」兩人都鬧的有些累了,趙淳一下子將莫卿抱在懷中。
四目相對,是驚慌,是驚訝,是微笑,更是情意綿綿……
趙淳只覺得內心的欲望一下就沖了上來,他將莫卿抱到岸上壓倒在地,在一片花海里就將她的紅唇含進了口中。
唇與舌糾纏著,花蜜被汲取著,彼此的呼吸變得急促,身體漸漸滾燙。
情欲地爬升令趙淳離開了莫卿的唇,將自己埋在她的頸間胸前。在雪白的肌膚上留下一個個滾燙的印記。
莫卿迷著雙眼,那紅唇里傳出陣陣輕吟。
腰帶被抽離,衣衫被解開,趙淳瘋狂的在她地身上揉搓與啃咬。
淡淡的花香中夾雜著一浪高過一浪的歡愉,縷縷清風傳遞著他們愛的樂章。
在這里,在此時,他們忘記了身份,忘記了過往,他們是一對再普通不過的癡情男女,肆意的表達著心中強烈的愛戀。
莫卿淩亂地呼吸著,承受著他的每一次沖擊,終于在翻滾而來的酥麻里,他傾瀉了欲望趴在了她的身上,頭枕在她的肩頭重重地呼吸。
當趙淳起身看向莫卿時,莫卿一副嬌羞的樣子將頭埋進散亂的衣裳里,她想不到自己會如此放蕩,在這山野之間竟然……
趙淳輕笑一聲,說道:「快些穿上衣服吧,小心著涼。」
待莫卿穿好衣服,趙淳便說道:「走吧,我們回去。」
趙淳抱著她上了馬便賓士而去,只留下一片倒伏的花草見證他們愛的熱烈。
次日一早,莫卿醒來,她看看身邊又沒了人,笑著搖個頭,便穿衣起床洗漱。
洗漱之后,莫卿便坐在鏡前開始梳妝,用了趙淳給她的藥膏,額前的傷疤已經徹底消除,她又可以高綰髮髻,不用再遮遮掩掩的了。才綰了髮髻還沒插簪子,門便被推開,趙淳竟手提著一包小吃回來了。
「起來了?」他輕聲說著,將吃食放到桌子上:「這是我剛買的包子,快趁熱來嘗嘗。」
莫卿手拿梳子愣在那里,初升的日頭送來淡淡的金光灑在他的身上,那拆開紙包的動作,那熱氣騰騰的包子,這在旁人看來再簡單的不過的情景卻足以叫她落淚。
這一刻,他不是什么王爺,他是一個體貼的夫君。
趙淳轉頭看到莫卿傻愣愣的看著自己,便笑道:「怎么還不梳好你的發,手臂這么舉著不累么?」
莫卿回過神來,但一滴淚卻在晨光中閃出一絲晶瑩。
趙淳走到她身邊,一邊拿了簪子為她固定髮髻,一邊問道:「好端端的怎么就落淚了呢?」
「卿兒只是覺得,您如尋常百姓一樣,對卿兒是如此的細心體貼。也許這便是幸福的滋味吧!」莫卿說著低了頭,伸手去抹淚,此刻她心中受了很大的觸動,這樣的相扶相伴對她來說只有在夢中才會出現。
「你我現在,不就是尋常夫妻嗎?恩?」趙淳伸手拿了一支珠花為莫卿帶上。然后指了指桌子上的包子:「快來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莫卿走到桌前坐下,拿起一只包子問道:「爺可吃過了?」
「恩。我已經吃過來。你快吃吧。今天我還要忙些事情,不能陪你了,你自己在院子里走走吧,晚上我再過來。」說罷,趙淳便轉身出門了。
平淡幸福的日子,是莫卿格外嚮往的,她真的想就這樣一直下去,只是每日看著趙淳早出晚歸的樣子,還有那一封封快馬加鞭從京城送過來的急報,她便明白這樣的日子,他們永遠也無法實現。
這天深夜,趙淳終于忙完了公事,他輕輕的推開房門,唯恐吵醒睡夢中的莫卿。
他輕手輕腳地脫掉外衣和鞋襪,躺在莫卿身邊。
「爺,您回來啦?」身邊傳來了莫卿的聲音。
「是我把你吵醒了嗎?」趙淳的手撫上了她的臉。
莫卿搖了搖頭,「是我一直都沒睡。」
「哦?想爺了不成?」說著,被子下的那只手開始不安分起來。
「爺。」莫卿急忙抓住了他的手,「您今天勞累了一天了,身體要緊啊。」
自從住進別院以來的這十天,不管再晚再累,趙淳都不會忘了和她溫存一番,而且,自從到了別院,趙淳也再沒有讓她喝過那藥。這些日子以來,莫卿心中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趙淳他不會是想要孩子了吧?一直以來,由于他嘴上的倔強和臉上的冷漠,掩蓋了他內心的柔軟與脆弱,就算他有了那種想法也應該會憋在心里不告訴自己的吧。

第三十五章 艱難抉擇 第三十五章 艱難抉擇
趙淳并不理會她,他霸道的吻上她的唇。火熱的吻打亂了她的思緒,趙淳的手卻已輕輕的探入她的衣衫內。
紗幔漸漸滑落,掩去了那一片美色……
許久,耳畔傳來了趙淳均勻的呼吸聲。莫卿輕聲歎了口氣,轉頭看向趙淳的臉,他的眉頭也只有在睡覺時才會展開吧。他總是那么繁忙,那么勞累,但即使再忙再累,他也會來看看莫卿。如此,莫卿便已知足,她知道他的心中有他,他在時刻惦記著她,這便足夠了。
最近兩天,京中傳來的快報越來越多,原本趙淳說在別院待個四五天事情就辦完了,可是現在已經十天了,他卻沒有要回去的意思。莫卿知道,他也是貪戀這平淡的幸福的,只是作為皇帝的左膀右臂,他這個王爺是不可能清閑下來的。看他緊鎖的眉頭,莫卿便能猜到一定是邊境的戰事進展的不順利。該是回去的時候了,雖然她很捨不得離開這個給他們帶來無盡歡樂的地方,但是能留下一段美好的回憶,也就不枉此生了。她愛上了趙淳,正是因為愛他,才會為他考慮,為他分憂,不讓自己成為他的牽絆。
次日一大早,趙淳便起來了,他的動作很輕,本不想吵醒莫卿,但是莫卿心中有事睡的并不沉,也隨他一起起來了。
「怎么不再睡會兒?」趙淳在她臉上輕輕落下一吻。
莫卿并沒有回答他,只是拉著他的手,說道:「爺,今晚早些回來好嗎?卿兒想和你一起用晚膳。」
這是她第一次要他早些回來。他知道,她并不是那種無理取鬧,恃寵而驕的女人,他亦從她那複雜的眼神中讀出了些什么。
「好。」他重重地點點頭,轉身離去。
下午,莫卿早早地做好了一桌子趙淳喜歡吃的菜,等著他回來。直到掌燈時分,趙淳才趕了回來。
莫卿滿臉含笑地迎上去,幫趙淳脫下被汗水浸濕的衣衫,然后又用冰帕子仔細的拭去趙淳兩腿一分運動_暴虐兇狠花徑撕裂稚嫩身上的汗水,再給他換上一身輕便舒適的衣裳。
莫卿又把他拉到桌前讓他坐下,自己給他倒了杯酒,放在他的面前,又拿了雙筷子放在他的手邊。「爺,忙了一天,早該餓了吧,快些用吧。我做的都是你愛吃的,嘗嘗合不合口味。」
看著今天莫卿有些反常的舉動,趙淳心中了然,他想到會有這么一天,但是這一天比他想像中來的要快很多。此時的他,面對著莫卿為他精心準備的滿桌菜肴,趙淳卻一點食欲也沒有。
莫卿見趙淳坐在那里不動,就給他夾了塊排骨放在碗里。「爺,看來是京郊這個小地方吃的用的都不好呢,您這些個日子可真是清減了不少呢。這地方每天都冷冷清清的,沒個樂子,卿兒也無聊的很呢。」
趙淳身子一怔,他知道莫卿一向是喜歡寧靜平淡的生活的,她從不愛熱鬧,更不會恃寵而驕說出這種話來。
望著她期盼的眼神,他終于明白,他為何會深深愛上她,那是因為他愛她的寬容大度,淡泊寧靜。到了此時,她還不忘記用自己假裝的無知,來挽留他的雄心壯志和他的驕傲與尊嚴。
他早已明白她的意思,可是他不忍心斬斷這份對他們來說都很珍貴的平靜與幸福。
「卿兒,你可是在怪我這兩天沒有陪你?」趙淳用裝傻來刻意回避這個殘酷的事實。
莫卿深吸一口氣,儘量讓自己的聲音不顫抖:「卿兒想讓王爺帶我回京城,再不想在這里過這清苦日子了。」她知道,這句話一出口,就等于她自己放棄了這來之不易的小幸福,只是即使現在不離開,早晚有一天他們還是會離開這里,與其越陷越深,還不如現在及時離開,這樣痛也會少一些吧。
趙淳甚至看出她的眼中閃過一絲決絕,他知道讓她作出這種決定,說出這種話,是多么的困難與痛苦。
趙淳將頭瞥向窗外,他真的不忍心再去看她此時的神情。夜,益發的深沉,余剩那幾只孤星,寂寥的掛在空中。
久久的沉默過后,趙淳緩緩的轉過頭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莫卿很乾脆的一句話,不容半點猶豫不決:「我知道,我要回京城。」
「既然如此,那明日便回去。」說罷,趙淳便低下頭,開始吃飯。
這頓飯吃的很慢,兩個人都故意放慢了速度,沒有太多的言語,只是每一口菜都細嚼慢嚥,直到所有的盤子都見了底,肚子已經發脹,他們才放下筷子。其實此時,就算是山珍海味在他們的口中也是味同嚼蠟,只是因為這是屬于他們二人世界的最后晚餐,他們都不想結束這頓飯,因為吃完了飯就要睡下,一覺醒來便要離開,他們不希望這一切發生的太快。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7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