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腿發軟無力 心發慌_暴露女友系列 老伯

第四十六章 惹禍上身(下) 第四十六章 惹禍上身(下)
莫卿轉過頭,直視著趙淳的眼睛說道:「我說我不,這是我的私事,不要你來管。」她已經失去了太多太多,不想再失去小澄這個朋友了。
趙淳不怒反笑,他嘴角微微上揚,但是眼里卻正在醞釀著一場暴風驟雨。「好,很好,你現在學會這么和我說話了,是吧?既然你有本事惹事,也要扛得起才好。把我惹惱了,后果你應該很清楚!」
后果莫卿自然很清楚,但是現在的她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對趙淳聽之任之的她了。
之后的兩天,趙澄每天都會到王府里來陪莫卿,他總是想方設法地逗莫卿開心。他的一片苦心莫卿是明白的,雖然她現在心里還是很痛,但是每天和趙澄在一起會使她暫時忘記苦痛。莫卿也儘量讓自己多說話、多做事,這樣就不會有太多時間胡思亂想了。
這天午后,莫卿在廚房忙活著做桂花糕,昨天小澄可是點了名要吃桂花糕的,還說今天要給她帶來一樣特別的東西。想著他待會就要過來了,莫卿不禁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做完了桂花糕,莫卿又給自己熬了碗酸梅湯。這些日子,莫卿總是感覺噁心厭食,剛才一邊做著桂花糕,聞著那甜膩的味道,她就想吐,還是喝點酸梅湯給自己解解膩吧。
桂花糕最好了,莫卿就把它拿到了芳菲園里,坐在桌前等著趙澄。聞著那一股股甜膩的味道,莫卿又泛起了一陣噁心。忽然想起那碗酸梅湯還放在廚房里,她急忙去廚房拿了酸梅湯,喝了幾口,感覺舒服了許多。于是,她便繼續坐在院子里等趙澄。
過了沒一會兒,莫卿忽然全身燥熱起來。心里撲通撲通跳個不停,一股熱氣在體內想要發洩出來。莫卿心里不由納悶,入秋的天氣已經很涼了,自己怎么會突然熱起來,莫非是剛才從廚房回來走的太急了嗎?
莫卿實在感覺熱的難受,便到屋內脫下厚厚的外衫,想要換上薄一些的紗衣。她正在柜子里找衣服的時候,門被推開了,陸辰翊走了進來。
「怎么是你?」這句話說出口本應是質問的語氣,可是此時從莫卿的口中說出卻帶了幾分嬌媚與風騷,仿佛她已經等了陸辰翊很久似的。話一出口,莫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怎么會這樣對陸辰翊說話。
看著陸辰翊慢慢向自己走來,莫卿覺得心里癢癢的,讓她不由自主地靠在了陸辰翊的身上。他的身上涼絲絲的,緩解了莫卿身上的燥熱,讓她感覺舒服了許多,于是她便整個身子都扎到了陸辰翊的懷中。
「美人,你怎么了?很熱嗎?」陸辰翊的手撫上了莫卿那漾滿春色的臉。
莫卿使勁地點點頭,拉扯著身上厚厚的外衣,「好熱啊,這該死的衣服。」她越是想解開那盤扣卻越是解不開。
「別急,讓我來。」說著,陸辰翊手上一用力,莫卿的外衣和中衣一下子全被撕開,露出了胸前粉紅色的肚兜。突如其來的涼意,喚醒了莫卿的一絲神智,她想要推開陸辰翊,可是她現在渾身無力,一個踉蹌又倒在了陸辰翊的懷中。
陸辰翊將莫卿橫抱起來,放在床上。
莫卿一邊扭動著自己的身體,一邊將自己身上的衣服除去。她的雙臂勾住陸辰翊的脖子,讓他靠近自己。
當陸辰翊冰涼的肌膚貼在她身上的時候,莫卿竟然聽見自己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呻吟。
「我好熱,好難受啊。」莫卿把臉貼在陸辰翊的胸前,想要尋求更多的涼意。
陸辰翊輕聲一笑,湊到她的耳邊,用舌尖舔著莫卿的耳垂,低聲說道:「要不要我來幫你啊?」
他的聲音仿佛帶有魔力,讓莫卿無法抗拒。她迫不及待地緊緊摟住陸辰翊,深深地吻了下去……
不知過了多久,莫卿醒了過來,她感覺渾身無力,掙扎著想起身,卻又使不出半點力氣。
到底發生了什么兩腿發軟無力 心發慌_暴露女友系列 老伯事情,剛才自己明明在院子里等小澄的,怎么現在卻躺在床上?
想到被子下面自己未著寸縷的身體,莫卿有種不好的預感。
她掙扎著坐起身,卻看見陸辰翊正坐在桌子旁邊,他渾身赤裸只披了一件外衣在身上。見她醒了,陸辰翊邪邪地一笑,「這么快就醒了,怎么不多睡會兒?」
看著陸辰翊脖子上吻痕和身上被指甲劃破的紅痕,莫卿腦中閃過了一個個迷亂的畫面。
自己竟然那樣的放蕩,她的吻遍布了陸辰翊的全身,她還一次又一次地求他……
莫卿不敢再想下去,她現在真的有一種想要去死的沖動。
她死死地抓著身下的被褥,狠狠地瞪著眼前那個罪魁禍首。

第四十七章 趙淳發火 第四十七章 趙淳發火
陸辰翊慢慢走到莫卿面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諷刺道:「怎么這副要吃人的表情,剛才為了幫你可是把我累壞了呢。怎么這么快就翻臉不認人了呢?」
莫卿緊咬銀牙,恨恨地說道:「陸辰翊,你這個畜生,竟然對我下藥。」
陸辰翊搖了搖頭,慢條斯理地說道:「這可不是我的主意,要怪就怪你自己,惹惱了趙淳,他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來。這你應該比我還清楚吧,我只不過是撿了個便宜而已。」
他撿起地上的衣服,不緊不慢地一件一件穿了起來,「對了,剛才我們太著急了,忘了關門,結果小澄就闖了進來。」
莫卿的腦子「嗡」的一聲,感覺心好像漏跳了一拍,「你說什么?」
「小澄來找你了啊,他還叫你了呢,只可惜你那時正抓著我、求著我,所以你沒聽到。」陸辰翊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樣子。
「你胡說!」莫卿渾身顫抖,死死地咬著蒼白的下唇。
陸辰翊聳了聳肩,一臉不屑的樣子,「信不信隨你啊,他當時愣在門口看了半天呢。看來真的是你太投入了吧,嗯?」
莫卿的心慢慢的沉到了谷底,無力地說道:「為什么?為什么你們要這么對我?為什么非要把我逼上絕路?」
陸辰翊一臉的無辜,「你怎么會這么說呢?我疼你還來不及呢。今天幫了你這么大的忙,你怎么還這么瞪著我呢?」
「你滾!我不想再看見你!」莫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歇斯底里地吼著。
「哼!你今后要是還能和小澄在一起,那你真是下賤了。」陸辰翊冷哼一聲,一臉厭惡的轉身摔門而去。
看著陸辰翊離開,莫卿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為什么還是這個樣子?為什么連最后一個朋友留不住?
莫卿已經心如死灰,她躺在床上眼睛睜得大大的,任眼淚肆意地從眼眶流出。不知過了多久,哭得累了,她便恍恍惚惚地睡了過去。
「哐」的一聲,門被狠狠地推開了,莫卿一下子被驚醒。睜開眼睛一看,屋里已經掌了燈,刺眼的燭光讓莫卿適應了好一會才看清了來人,是趙淳。
他氣沖沖地沖到床前,看著莫卿一副蔫蔫的樣子,他心里的火一下子沖到了頭頂。「我早就說你不要惹惱我,現在好了,你知道厲害了吧。看看你現在都成了什么鬼樣子!」
莫卿看著他氣急敗壞的樣子,不由冷笑一聲:「我現在這樣子不就是你想要的嗎?不都是拜你所賜嗎?你現在氣成這樣又算什么。你乾脆殺了我好了,這樣我也解脫了,你也不用費勁再對付我了。」
「死了你就解脫了嗎?我早就讓你不要惹事,早晚有一天我得掐死你!」趙淳惡狠狠地說道。
「來人!」趙淳朝門外叫道。
「奴婢在。」荔香的聲音有些顫抖,她雖然不知道今天王爺和王妃之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王爺平時都是喜怒不行于色的,能讓她發這么大火的人,也就只有王妃了。
「去準備熱水,伺候你家主子好好的沐浴。」趙淳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荔香應聲下去了。
「你是在嫌我髒嗎?」莫卿自己都有點嫌棄自己的身體,她竟然能夠容忍自己成為兩個男人的禁臠。
「我不會讓你的身上再留有其他男人的氣味和痕跡。」 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么自己會發這么大的火。這事情完全是自己授意陸辰翊去做的,目的就在于以后讓莫卿徹底和小澄斷絕來往。可是為什么自己一想到莫卿在別的男人身下承歡,自己就氣得要死,恨不得立刻就佔有她。
沐浴過后,趙淳不顧莫卿的身子虛弱,一遍又一遍瘋狂地要著她,他吻遍了她的全身,凡是陸辰翊留下痕跡的地方,他都一遍一遍重新覆蓋上去。
而此時的莫卿,她別無選擇,她只能承受……
莫卿整整昏睡了一天才醒過來。
她醒來的時候已是掌燈時分,可是她卻發現王府上下都一片忙碌。問了荔香才知道,原來后天一早趙淳便要和趙澄帶領著二十萬大軍出征了。
他就這樣走了嗎?這一走不知何時才能回來,戰場上刀槍無眼,兇險難測。走了也好,正好趁這段時間徹底地把他忘了吧。只是,她真的能忘嗎?莫卿的手不禁輕輕地撫上了自己依舊平坦的小腹。她的月事已經整整兩個月沒來了。兩個月前也就是她和趙淳一起在京郊別院度過的天堂般的生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8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