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腿發軟無力_暴露女友小雪在公車

第四十八章 莫卿有孕 第四十八章 莫卿有孕
第二天一大早,趁著王府上下忙得不可開交的機會,莫卿從后門溜出了王府。因為,她要搞清楚一件事情。
莫卿來到了醫館。
一個白鬍子郎中給莫卿診了脈,然后他笑瞇瞇地一邊撚著鬍子一邊說道:「恭喜夫人,您已經有兩個月的身孕了。」
果然還是這個樣子啊。這段日子以來,莫卿不是沒有注意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只是她不敢去面對這一事實。算算日子,這孩子應該就是他們在京郊別院時有的,從那時候開始,趙淳就沒有讓莫卿再喝過藥了。那時候,莫卿認為趙淳是想要一個屬于他們的孩子,但是現在看來自己是錯了吧,不過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一切都變了,那段幸福的日子仿佛就是一個短暫的夢。
郎中見莫卿臉上并無喜色,以為她是初為人母在擔心害怕,所以在一旁叮囑道:「這位夫人不必太過擔憂,雖然您最近身體有些虛弱,但是只要平時注意休息和飲食,腹中胎兒定會平安無事。」
莫卿撫摸著自己的小腹,機械地點點頭。她擔心的是,現在的趙淳還會不會要這個孩子。
那郎中見莫卿的反應,心中已經猜出了一二,歎了口氣,「夫人,你不會是不想留下這孩子吧?我勸你還是不要這么做。」郎中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恕老夫直言,夫人之前是不是長期在服用一種避孕藥物啊。這孩子來之不易啊,若是你打掉這孩子,以后想再要孩子恐怕就難了啊。」老郎中不由自主地搖了搖頭。
莫卿聽聞此言,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她一直都想要一個孩子,因為她小時候過的很苦,沒有享受過太多的親情。所以,她想給自己的孩子一個溫暖的家,給他所有自己以前沒有得到過的愛。
孩子,娘一定會留住你,不管你爹要不要你,不管別人怎么反對,娘都會保護你,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你。
莫卿回到了王府,王府上下依舊還是那么的忙。她心里暗暗鬆了口氣,還好趙淳明天就要走了,他這一去少則兩三個月,多則半年,等他回來,孩子也該在腹中成形了吧。到了那個時候也許他就沒辦法不讓她生下孩子了吧。
為了孩子,莫卿開始強迫自己多吃些東西了,荔香看了自是高興。
吃過晚飯,莫卿想一個人在后院里走走。從她知道自己有了孩子之后,莫卿感覺自己安心了不少,也增添了繼續好好活下去的信念。
微風送來了淡淡的桂花香,莫卿尋著香味走過去,大片的桂花樹全都開花了。莫卿走在桂花樹叢中,深深地呼吸著那沁人的香氣,頓覺舒爽了許多。
緩緩的坐了下來,金黃的桂花點點飄落,輕輕地落在莫卿的發間和衣領中。
有了身孕的人總是會疲勞嗜睡,莫卿靠在一棵小樹上竟然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莫卿被隱約傳來的說話聲吵醒了。
開始她并不在意,可是說話聲越來越清晰,腳步聲也越來越近,分明是朝著這桂花林里走來的。
等到莫卿聽清了來人的聲音,她一下子僵在了那里,是趙淳和林若彩。
莫卿一動也不敢動,她怕被趙淳二人發現后三人見面難免會很尷尬,更重要的是,趙淳肯定會以為她是在故意偷聽。
秋夜霜重露寒,不一會兒,莫卿就手腳冰涼了,加之她坐在那一動不動,腳也很快就麻了。
突然,他們的談話聲被兵刃相接的聲音打斷,只聽得林若彩一聲尖叫,莫卿不覺詫異,探首相望,卻見趙淳懷里緊緊擁著受到驚嚇的林若彩,一襲白衫而立,讓人一看便很難移開眸光。二人被一群黑衣人圍在中間,只見趙淳飛身而起,手下一個翻揚,一名黑衣人已經中掌。
眾黑衣人并不言語,只是步步進攻要害,卻總是不得其手。
看來這群人是已經埋伏了很久了,看到現在趙淳身邊沒有孫進和其他高手的跟隨,所以才伺機下手的。不然,像今晚的這種情況根本就不需要趙淳親自動手。
不過,一看趙淳便不是有心應戰,反倒像是貓捉老鼠前的逗弄。雖然懷中攬著林若彩,但依然是顯得游刃有余。
片刻過后,再次飛來十人加入打斗,此番趙淳不敢再怠慢,專心應敵,且帶著林若彩,百十個回合下來,已是稍顯吃力。
眼見打斗著的眾人,離自己已是越來越近,莫卿本想起身趕快從林子后面離開,然兩腿發軟無力_暴露女友小雪在公車后到前院去叫孫進帶人過來解圍。可是,無奈莫卿的腳麻了而且已經有些凍僵了,想要起身卻怎么也起不來。

第四十九章 身殘心死 第四十九章 身殘心死
只聞一陣勁風而來,莫卿身旁的桂花樹應聲而倒。「啊!」莫卿被這突然的狀況嚇得驚叫出聲。
趙淳聞聲不由回頭一看,因為剛才他聽到這聲音的時候感覺很熟悉,可是他只瞥見了一個白色衣角。他這一回頭就分了神,讓黑衣人乘虛而入,一道寒光直刺向趙淳懷中的林若彩。
此時已是來不及躲閃,趙淳一個咬牙,思緒飛轉之間,殘忍的拉過身后之人,迎上那鬼魅之劍。
那一刻,時間仿佛凝固了,趙淳終于看清了她的臉,他想收回自己的動作,可惜已經太晚了。他看見莫卿臉上竟然帶著一抹淡然的笑。那黑衣人也呆了,他驚愕在趙淳的冷漠殘忍之下。
而莫卿,她察覺到趙淳回頭看了一眼,隨后就把自己送向了那冰冷的劍尖。在這一刻,她心中并沒有恨,反而多了一絲釋然,就這樣去了也好,就讓我和我的孩子一起離開吧。終究他為了救林若彩而送出了自己的生命,從此他們便互不相欠再無瓜葛了吧。
莫卿一臉平靜,她聽到了劍尖刺破衣服的聲音,隨后那把劍便穿透了她的身體,冰涼冰涼的,一直涼到了她的心里。
血一滴滴地流下,滴落在黑夜的花園,思緒漸漸渙散,身體緩緩倒下。
趙淳回過頭來,放開了懷里的林若彩:「卿兒!」撕心裂肺般的呼喊也喚不醒莫卿了,竟是自己放棄了她。
而黑衣人,卻在趙淳傷心叫喊的時候,迅速地向他發起了攻擊。
終究是雙拳難敵四手,趙淳一個不經意間,便被一劍劃破衣衫,鮮血在瞬間流出。不遠處趕來的侍衛,拿著火把,燃起一條火龍,蜿蜒而來。
黑衣人見勢不妙,連忙撤退。
侍衛見趙淳受傷,連忙上前,趙淳大吼:「混帳,一個個都沒長眼睛么?還不快去救王妃!」
混混沌沌一片黑暗中,莫卿聽見「嗚嗚」的哭聲在耳邊響起,難道自己真的死了嗎?可是為什么我會這么的痛,最痛的不是傷口,而是她的心。為了救林若彩他竟然毫不猶豫地用自己去為她擋劍,看來陸辰翊說的一點都沒錯,自己在趙淳的心中真的是一文不值。只可惜了我的孩子,對,我還有孩子,為了孩子我也不能這樣輕易地放棄自己。就算全世界都放棄了自己,但是她自己也不能放棄。
許久,莫卿終于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主子,你終于醒啦!可擔心死奴婢了。」荔香雙眼紅腫,臉上還掛著淚珠,看到莫卿醒來又破涕為笑。
「孩子,我的孩子沒事吧?」莫卿虛弱地問道。
「主子,原來您知道自己有身孕了啊。孩子沒事,只是……」荔香心里糾結著,吞吞吐吐說不出來。她咽了口吐沫,低著頭,可是眼睛卻時不時地瞟上沒卿幾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只是什么?你快說啊!」莫卿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急切地問道。
荔香最終還是心一橫說出了口,「只是,王爺知道這事之后要主子打掉孩子。」
說罷,荔香又嗚嗚的哭了起來。
打掉?我的孩子。雖然莫卿之前已經料想到很可能會是這個結果,但她還是不愿相信這是真的。她拼命地搖著頭,掙扎著想要起身,「不,我要留下我的孩子,我要去見王爺。」
荔香急忙攔住她,「主子,您受了傷,現在不能動啊。」
「啊!」莫卿不小心牽扯到了腹部的傷口,這錐心般的疼痛提醒了她,是趙淳親手把她送到了劍下,她還對他抱什么幻想呢。連她的命都能這樣輕易地送出,更何況是個未成形的胎兒。
莫卿又重新躺回到床上。傷心?疼痛?此時的她已經完全感覺不到了,心已死,再痛也感覺不到了。兩只無神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天花板,眨了眨眼睛,可是卻沒有淚水。流淚又如何?求饒又如何?在一個對她沒有感情的人面前,一切都是徒勞的,現在的她只有靜靜地等待著那碗藥。喝了那碗藥,她和趙淳的一切便了結了,從此再無瓜葛。
書房中,趙淳臉色陰沉,一旁的趙澄也是露出少有的嚴肅神情,他們正聽著孫進向他稟報方才的情況。
「王爺,屬下無能,未能追捕到其余黑衣人的下落。在被殺死的黑衣人身上也未發現任何線索。請王爺處罰屬下。」孫進跪在地上向趙淳請罪。
「一群廢物!」趙淳一聲怒吼,「這次就先饒過你,以后要加強王府的巡邏,下次再出現這種事情,你就提頭來見我吧!還不快滾!」
「是。屬下告退。」孫進退出了書房。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8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