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腿發軟是咋回事_暴露女友給同學辣文小說細節

第五十章 失去孩子(上) 第五十章 失去孩子(上)
趙淳稍稍平復了一下情緒,又恢復了以往的冷靜。他對站在一旁的趙澄說道:「小澄,今天的事,你怎么看?」
「今天的殺手個個武功高強,但是卻又讓人看不出是什么套路,屬于哪個門派,明顯是職業殺手。而且選擇二哥出征前夜來刺殺,目的我想已經很明顯了。」趙澄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看了看一旁斜靠在軟榻上的趙淳的反應。
「嗯。」趙淳點了點頭,「沒錯,八成是那個老狗派來的。哼,不過我也不是那么輕易就被打倒的。」趙淳的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不過,二哥,你的傷勢……」趙澄有些擔心趙淳胳膊上的傷。
「沒事,一點皮肉傷而已,還奈何不了我。時候不早了,你趕快回去休息吧,明日一早我們準時出征。」趙淳目光堅定地對小澄說道。
「好。二哥你也早些休息吧。」趙澄轉身出門,在出門的那一剎那,他真的很想問趙淳,莫卿的傷勢怎么樣了。可是一想到那天在芳菲園里的情形,他知道是自己的關心害了莫卿。以后他再也不能關心她了,他們就算見面也只能是漠然相對,那么就讓他在背后默默地保護她吧。
趙澄走了以后,趙淳一個人踱步到窗前,他望著芳菲園的方向,腦中又浮現出了方才的畫面。
太醫給莫卿診治完傷勢,便到書房向趙淳彙報莫卿的情況。
「啟稟王爺,王妃腹部的傷口并未傷及要害,經過包扎已無大礙。而且,老臣還要恭喜王爺,王妃已有了兩個月的身孕,今日雖受了驚嚇,待老臣開上幾幅安胎藥,王妃和小世子便可確保平安。」太醫滿臉喜色的說道。
「你說什么?身孕?」趙淳緊鎖眉頭,語氣中滿是懷疑。
「回王爺,王妃確實有喜了。」
趙淳冷眼看著他,陰森森地說道:「你該開的不是安胎藥,而是打胎藥,明白嗎?」
太醫聽聞此言,不禁打了個冷戰,「是,老臣遵命。」他走到桌邊,很快便寫好了藥方。
「送到芳菲園去,告訴那里的奴才,王妃肚里的孩子不可留!」趙淳殘酷地說道。
看著芳菲園里依舊明亮的燈火,趙淳的腳還是不聽使喚地朝芳菲園走去。
不知道她傷勢怎么樣了,醒過來沒有?這次終究是自己對不起她,雖然自己當時并不知道是她在那里,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就再也無法挽回,讓她恨自己也好,早晚都是要讓她離開的,早晚她都是會恨自己的。
趙淳推門進屋,此時的莫卿正在淺眠。
看著床上人兒慘白的臉色,趙淳的心隱隱作痛。
好端端的一個人,被自己給害成了這個樣子,他不禁撫上了莫卿那張憔悴的臉。
許是感覺到有人的觸碰,莫卿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莫卿的第一反應便是下意識地將手護在小腹上。
趙淳看見她的動作,便說道:「等過些日子你的傷好點了,就把藥喝了吧。這個孩子我是不會要的。」
莫卿掙扎著坐起身與趙淳平視,「為什么?我要留下我的孩子。」她毫不畏懼地看著趙淳的眼睛。
趙淳冷冷地開口道:「那你知道孩子的爹是誰嗎?」
莫卿不由一怔,他的話如一把尖刀,深深地刺痛了莫卿的心。
當初是他把她推向了那不堪的境地,如今他卻用這樣的話來質問她。
見莫卿沉默不語,趙淳的心也稍稍軟了下來。他坐在床邊,將莫卿的身子攬在懷中,柔聲說道:「過些日子還是把藥喝了吧。」
莫卿從剛才的心痛中回過神來,她死死地抓住兩腿發軟是咋回事_暴露女友給同學辣文小說細節趙淳的胳膊,慌忙的解釋道:「他是你的。他兩個月了,那正是我們在別院的時候,不是嗎?那些日子我們過得很開心,對嗎?從那時候開始,你就沒有再讓我喝過藥了,所以孩子是你的,這些難道你都忘了嗎?你還說過要給我幸福,讓我快樂,可是為什么一回到京城,轉眼間什么都變了?」
莫卿曾經以為這些事情她已經埋在了心底,再也不會想起。可是今天面對趙淳,她還是忍不住淚流滿面。
趙淳不是鐵石心腸,聽了這些,他的心里不是沒有動容,可是瞬間,他眼中的柔情和不忍便消失了。他鬆開莫卿的身體,站起身,背對著莫卿沉聲道:「你不要再說了,我既然已經決定不要她,就不會再改變。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和你生孩子,之前沒有讓你喝藥,只不過是興致所致,想讓戲演得更真些罷了。」

第五十一章 失去孩子(中) 第五十一章 失去孩子(中)
莫卿拼命地搖著頭,「不,我不信,就算一切都是假的,那段日子你很開心,不是么?那時候你和我在一起是很快樂的吧。你現在怎么能這么的狠心。你知道的,我小時候過的很苦,所以我一直都想要一個孩子,好好的疼愛他,給他我從沒享受過的愛。這個孩子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的。」
趙淳死死地握著拳頭,仿佛心里無比地掙扎,「不要再說了。如果你真想留下這孩子,那便等我得勝歸來,到時候我會給你一紙休書。以后隨便你去哪里!只是現在我還不能放你走,為了穩住墨國將士的軍心,還要委屈你這個公主再做幾個月我的王妃。一旦我打退了漓蒼國,我也就不用再顧及墨國軍隊的問題,到時候我會放你走的。」
聽了這些話,莫卿反而平靜了下來,她苦笑一聲:「呵,還真是物盡其用啊。好,我現在不走,但不是因為你,而是為了邊疆的戰士,為了兩國的百姓。」
趙淳轉過頭,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也許這樣對待一個女子真的很殘忍。「終究我是對不起你的,讓你受了這么多的苦。」
莫卿深深地望著他的眼睛,讀出了他眼中的內疚與憐惜,她搖了搖頭,「不,這些都不算什么,只要你不拋棄我,就算所有人都放棄我,我也不在乎。我小時候沒有一個完整的家,更沒有感受過父母的關愛,我只想讓我的孩子有一個溫暖的家,有疼愛他得到父母。這些難道真的就那么難嗎?」莫卿近乎乞求地說道。
趙淳的臉一下子陰沉下來,他步步逼近莫卿,將莫卿完全照在他的陰影之中。「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我是不會認他的,不會讓他叫我爹,更不會正眼瞧他一眼。至于完整的家,父母的疼愛,那更是想都不要想!」
趙淳的這一席話,徹底湮滅了莫卿心中最后的希望。她曾經最愛的男人,如今卻把她傷的體無完膚;曾經給她希望的男人,如今帶給她的卻只有無盡的失望。
莫卿平靜地擦乾了臉上的淚,這是她最后一次為他流淚,以后,再也不會了。
她伸手撫上他的臉,兩道濃濃的劍眉,一雙細長的眼睛,一顆高高的鼻樑,最后是拿兩片薄唇。都說薄唇的男人薄情,所以他是不是注定會對她這樣的絕情。這是最后一次了,過了今天她將把這些都深深地埋在心底,不再想起。
「你放心好了,明天我便會把藥喝了。」莫卿平靜得讓人有些害怕。
「不要!」趙淳慌忙地打斷她的話,坐在床邊,將她一把摟在懷中。
莫卿輕輕地歎了口氣,想要掙脫他的懷抱,可是無奈趙淳卻越抱越緊,死死地將她攬在懷中。他柔聲道:「卿兒,別這樣,這樣的你讓我感到害怕,好像我將要失去你一樣。」他的聲音中充滿了痛苦和掙扎,「卿兒,對不起,這個孩子來的太突然,我明天就要走了,可是卻突然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應對。其他的事情我都能應對自如,可是自從你的出現,一切都脫離了我的掌控。每次遇到和你有關的事情,我都不能理智的應對,所以我現在真的不能再讓一個孩子擾亂我的思緒了,你明白嗎?」
莫卿抬起頭,對上了趙淳的眼睛,他的目光是那樣的懇切,那樣的坦然。莫卿相信,這次他是真的。
可是,事到如今,真真假假對她來說已經不再重要了。
莫卿點了點頭,淡然一笑,「我知道,我都知道。因為我愛你,所以你做的決定,無論是對是錯,我都不會拒絕。但是,這將是最后一次了,我只希望有一天,你不要后悔。」
「不,卿兒。」趙淳的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一切都等我回來再說好嗎?我明天必須要走,等我靜下來,也許我們還有挽回的余地。」
莫卿搖了搖頭,「時候不早了,王爺還是趕快回去歇著吧,不要耽誤了明日出征。」說罷,便自顧自地躺下,面朝著墻壁不再搭理趙淳。
趙淳無奈地歎了口氣,深深地看了莫卿一眼,轉身離開。
聽著趙淳漸漸遠去的腳步聲,莫卿緩緩地睜開眼睛,她將手輕輕地撫在小腹上,溫柔地說道:「孩子,娘對不起你,娘是那么的愛你,那么的想要留下你,可是,娘不能讓你沒有爹,不能讓你像我一樣從小就受盡別人的白眼和譏諷。孩子,希望你能原諒娘,失去了你,娘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有孩子了,但是娘永遠會記得你,娘永遠是愛你的。」
這一夜,莫卿就雙眼直瞪瞪的看著天花板直到天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8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