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腿發軟_暴露狂婷婷1~28全集

第六十四章 直面辰翊 第六十四章 直面辰翊
看著拂袖緊緊縮成一團的身子,慕容寒這才意識到她一直睡在冰冷的腳踏上。
他俯身將拂袖輕輕抱起,柔軟的身軀將空虛的懷抱填滿,溫熱的氣息溫暖著冰冷的身軀,慕容寒有些心潮起伏。
雖然這一下動作雖然很輕,但還是讓拂袖感覺到了,卻又未完全清醒。她下意識地用力抓住慕容寒的衣袖,喃喃低語道:「淳,不要走。」
慕容寒輕笑了一下,怎么今晚他們都在說「不要走」這句話呢?
他將拂袖放在里屋的床上,拿起被子想要幫她蓋上,但是看見拂袖的白色外衣上因為干活而沾染了一些污漬。他微微皺了皺眉頭,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幫她脫掉外衣。輕輕地托起她,把外衣從手臂中褪下,隔著一層中衣,那背上柔軟肌膚的觸感讓慕容寒的呼吸有些加快。動作輕柔的將她的外衣脫下,然后隨手甩在外屋的一把椅子上,這樣應該會讓她睡得更踏實舒服些吧。
幫床上的人兒蓋好被子,看著她睡得香甜,又向起他今晚對自己細緻入微的照顧,慕容寒感覺心里暖暖的,讓他有了一種久違的溫馨的感覺。多年來的打打殺殺,爾虞我詐,他感受的只有世間的冰冷與殘酷,如今這種溫暖的感覺,竟讓他那顆堅如磐石的心有了一絲的感動與留戀。
也許,把她留在身邊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他幾個月未到京城,她怎么會有如此大的變化。她的眼里總是不經意的閃過一絲憂傷,讓人感到有些凄涼。即使她帶著那人皮面具,但是她的眼神卻是騙不了人的。這幾個月在她身上究竟發生了多少事情,能讓一個女子淪落到如此地步。可以看出她是個堅強的女子,縱然如此,她依然沒有放棄自己,一如當年的自己。這讓他對拂袖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就讓自己在她的身上探求屬于她的故事吧。
慕容寒走到外屋,想在炭盆里加些炭,卻發現炭盆上面溫著一個瓦罐。揭開蓋子,一股香氣撲鼻而來,原來是一罐濃稠稠、香噴噴的小米粥。再看旁邊的桌上擺好了碗筷羹匙,還有一碟清脆爽口的酸辣蘿蔔。
沒想到她竟然這么體貼細心,還為自己準備了吃食。不過,自己晚上喝了很多酒確實沒吃什么東西,現在聞到了粥的香味,他還真是感覺餓了呢。
慕容寒的腸胃剛剛被酒水蹂躪過,現在一口清淡軟爛的小米粥下肚,頓覺渾身都舒爽了不少。又嘗了一口爽脆的蘿蔔,酸甜微辣,剛好下飯,慕容寒胃口大開,不一會兒,一罐小米粥就見了底。
正在他大快朵頤之時,外面傳來了幾聲清脆的敲門聲,緊接著李忠壓低了聲音在外面問道:「少爺,您睡了嗎?」
一聽是李忠,慕容寒放下手中的碗筷道:「沒,進來吧。」
李忠走到慕容寒近前說道:「少爺,陸辰翊來了,您今晚要不要見他?」
「嗯,既然來了,那就讓他進來吧,反正早晚都是要見的。」慕容寒點頭道。
李忠領命下去了。
慕容寒和陸辰翊是生意上的伙伴,每次來京城,他們總要多多少少見上一面。
等李忠出去了,慕容寒輕笑一聲,自言自語道:「呵,陸大少爺恐怕不是來見我的吧。那司徒顏還真是有些手段啊,能把他抓得那么牢。」
隔著重重紗帳,慕容寒看了一眼躺在里屋床上的人兒,心中暗道:搞不好待會兒會有好戲看了呢。
果然,陸辰翊帶著司徒顏一起走了進來。陸辰翊和慕容寒二人早已非常熟悉,見面并未寒暄,慕容寒沒有起身相迎,陸辰翊也是隨便拉了一把椅子就坐下了,司徒顏則如溫順的小綿羊一般坐在了他身邊的位子。
陸辰翊毫不拘束地拿起茶壺給自己到了杯茶,喝了兩口然后說道:「慕容少爺,上次江南運過來那批絲綢,路上可多虧了你的關照。不然也不會那么的順利啊。」
經過這四五年來的接觸,陸辰翊對慕容寒有了更深的了解,他深知慕容寒并非表面上的盛鑫商盟的老闆那么簡單。他的盛鑫商盟可以說已經滲透到了嵐國的各大城市,酒樓、客棧、賭場、妓院……幾乎各個領域都能找到盛鑫商盟的影子。暗地里,他還是武林第一大殺手幫派玄幽堂的堂主,在江湖上的勢力也不可小視。
慕容寒擺擺手笑道:「陸少爺你太客氣了,如今我在京城還需要你的照應呢。」
陸辰翊和慕容寒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地閑聊著,司徒顏覺得有些無趣,便四下看了看。不經意間她發現那一層層的紗帳后面好像有人。雖然隔著紗帳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司徒顏感覺床上好像有一個人影在晃動。

第六十五章 一唱一和 第六十五章 一唱一和
拂袖被外面斷斷續續時高時低的說話聲吵醒了,這一覺睡得很香甜,很舒服。她有些不情愿地睜開眼睛,猛然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溫暖柔軟的床上,而不是那張又小又硬的木板床。拂袖頓時睡意全無,趕緊起身,她發現自己的外衣不知道去哪了,還好身上的中衣還穿的很整齊,拂袖心里稍稍鬆了口氣。
她使勁敲了敲自己的額頭,真該死,怎么這么大意竟然睡著了。等等,拂袖突然感到有些不對勁,她的手有些顫抖地慢慢撫上自己的臉,手感細膩光滑,沒錯了這是自己的臉,人皮面具被揭下了。拂袖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來,這個慕容少爺到底要做什么,讓她的心里感到深深的不安。
但是,當她聽清楚外屋說話的人的聲音時,她的心再也平靜不下去了。為什么她千方百計想要逃避,想要躲開,可那個人卻偏偏又出現了,現在離她僅僅隔著那薄薄的紗帳。
那個聲音她再熟悉不過了,大婚之夜,他那一句地域幽冥般的「蝶舞」,毀了她的清白,把她推向了不潔的深淵;周府里,他又那樣深情地說「為什么你會是他的王妃?」;王府里,他是那樣無情地告訴她一切真相,把她從幸福的頂峰,推向絕望的穀底。
她一輩子也忘不了,這個聲音和這個聲音的主人讓她的怨,她的恨,一下子涌上心頭。痛苦的往事讓她痛到快要無法呼吸,拂袖緊緊地攥著拳頭,死死地咬著下唇,克制著身體的顫抖。她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軟弱了,她只有讓自己變強才能保護自己。人皮面具到今天為止再也不需要了,既然現在慕容少爺已經知道,那么便讓他來助自己一臂之力吧。
坐在外屋的司徒顏正瞪大眼睛盯著紗帳的后面,她看到了人影的晃動,可以確定里面是有人的。她很想知道是誰這么好命能夠攀上慕容少爺,無奈慕容少爺和陸辰翊都在這里,她是不敢造次的。
正在這時,紗帳一挑,里面走出一個曼妙的身影。她身上只穿了中衣,頭髮隨意地綰在腦后顯得有些淩亂,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紅暈,更為她本就美麗的臉上添了一絲嬌俏。看她那樣子顯然是剛剛從床上起來才對。
司徒顏不禁愣在那里,看著眼前人的身形打扮和昨夜的那個丑丫頭倒是有幾分相似,只是這張傾城傾國的臉怎么看也和昨晚對不上號。
正在她發呆之際,忽聽得身旁傳來一陣細細的流水聲,轉過頭一看,原來是陸辰翊。他本來正在往茶杯里倒茶,可是眼睛卻死死地盯著那丫兩腿發軟_暴露狂婷婷1~28全集頭,連水滿出來了也沒有發現。
「辰翊少爺。」司徒顏一邊輕輕地換著他,一邊拿過了他手中的茶壺。
陸辰翊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轉過頭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這一切都沒有逃過慕容寒的眼睛,他笑著站起身,走到拂袖近前,一把攬過她的身子,關切地問道:「是我們把你吵醒了嗎?怎么不多穿點衣服,小心著涼。」
拂袖紅著臉低下了頭,然后又輕輕地搖了搖頭。
「今晚一定很累了吧。時候不早了,我讓李忠帶你下去休息吧。」慕容寒前面那句話說的不明不白,不禁會讓人浮想聯翩。
拂袖點點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少爺,奴婢的衣服……」
「哦,我幫你脫下來,放在哪兒了呢?」慕容寒邊說邊往軟榻上看去,這一句話說的更加的曖昧不清了。
「是不是這個?」陸辰翊冰冷的聲音在房間里想起,他的手伸向背后,從椅子背上摘下衣服拿在手里。
拂袖面無表情地轉過頭,看了看陸辰翊手中的衣服。
她走到陸辰翊面前,伸手拿過衣服,平淡地說道:「奴婢謝過陸少爺了。」
拂袖抓著衣服想要收回手,可是陸辰翊在另一邊卻故意死死抓住衣服不放手。
陸辰翊只是想好好地看看她,已經一個多月沒見了,她瘦了許多,臉色也很蒼白。上次的劍傷加上小產,她失血過多,元氣大傷,想必這些日子也一定吃了不少的苦。而此刻,這張惹人憐惜的臉上去沒有任何的表情,應該說是自始至終拂袖都一直在盯著那件衣服,完全都沒有看他一眼。
陸辰翊多么希望她能看看自己啊,哪怕只有一個眼神,哪怕是怨恨的眼神,也比現在這樣要好的多。
可是,拂袖沒有,哪怕陸辰翊抓著衣服不放手,她也只是和他僵持在那里,并沒有想要理會他的意思。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69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