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獠牙豈能輕易唬弄過去,身為實實現實中的長輩,他必定要弄清楚真相”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13.疑惑暫緩

而實實看著血霧一行人,歪著頭困惑中:「對了,你們怎么會在這?」

刑歌等人面面相覷,真要解釋起來,恐怕不是一時片刻說的清,于是他們語帶保留的說:「咳嗯,有其他原因,挺複雜的。」

9265

單純的實實點點頭,接受了這個說法:「咦,難道血霧團也跟表哥認識?」

「這個嘛,勉強算認識吧,有點難解釋……」刑歌說的很委婉,因為對方剛才還威脅要殺了他們。

「別磨磨蹭蹭語帶保留的,我勸你們最好趕快解釋清楚,否則你們別想踏出公會地一步!」

在旁被忽略已久的烈火獠牙忽然插口,這人扳著手指弄出骨頭聲,面色不善,實實這個孩子很單純,但烈火獠牙豈能輕易唬弄過去,身為實實現實中的長輩,他必定要弄清楚真相,隔絕實實接觸任何麻煩的可能性。

「就我所知,小實才玩游戲一個星期多,新手怎么可能會和傭兵扯上關係,你們從哪勾搭上,怎么拐騙小實?給我從實招來!」

血霧傭兵團一下子就弄懂了真相,而實實和烈火獠牙這方就不是了,他們不懂原本不相干的兩方人怎么會有交集,正陷入迷茫的漩渦中。烈火獠牙甚至抄起墻上一個武器,惡狠狠的威脅他們從實招來。

「事情是這樣的……」

誤會總有個人需要澄清,刑歌大方的站了出來,鉅細靡遺解釋前因后果。

烈火獠牙越聽臉色越不對,這種如小說般夢幻的巧遇,他感到非常不屑,直嚷著「怎么可能這么巧」、「太可疑了」等等。

「哼,肯定是小實自己無意洩漏我的身分吧?否則你們不可能幫忙。」烈火獠牙冷哼道。

刑歌頓了頓,內心也充滿疑惑,沒錯,實實沒講遠親家的表哥是游戲人物是烈火獠牙,如果他們知道對象是烈火獠牙,根本就用不著幫忙,畢竟狂徒公會的名氣擺在那,誰還敢欺負他啊。

刑歌沒有擅自作解釋,把問題丟還給本人:「我們在接委託前確實不知道你與實實的關係,關于這點,要問你表弟了。」

烈火獠牙原本一句「問什么,廢話老子我這么有名」卡在喉嚨,他轉了轉眼睛,沉默了半晌,瞥向了自家表弟,眼神很是古怪。

實實忽然遭受眾人注視,臉露茫然:「咦,怎、怎么了?我錯過了什么嗎,表哥在游戲里是很厲害的人?」

「……」烈火獠牙敗了。

只有實實本人毫不知情,這個理由比較能說的通了,基本上表哥一插手游戲,神裝神器馬上送到手,不缺任何東西,實實可以在游戲中橫著走。若他早跟烈火獠牙哭訴,那幾個騙他裝備的隊友,在一天內就會被人肉搜索出,打到連媽媽都認不得了,實實哪還會淪落到城門口無助哭泣的下場……

會造成現在的情況,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實實這孩子是新手中的新手,連狂徒公會的名字都沒聽過,游戲至今,依舊不清楚表哥是個人見人怕的狠角色,單純無知的想讓人巴他腦袋呀……

烈火獠牙最后終于承認自己教導無方,氣的到一旁磨牙齒,找不到地方發洩,眾傭兵們都不禁憐憫一下。

不過慶性的是,實實站在血霧團這方的,這孩子強調當初是自己先主動接近,排除掉血霧團有預謀的論點,接著又大力保證血霧傭兵團是好人,幫傭兵們說了不少好話。

實實的好話多少有點幫助,且他們倆是表兄弟的事,游戲里無人知曉,實實進入游戲中才一個星期多,一直都很低調,令人沒有太多預謀空間,種種理由之下,烈火獠牙對血霧團的多疑稍微暫緩了些。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