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獠牙抬頭望著遠方,露出難以言諭的笑容,作為實實的表哥,他很清楚”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14.不簡單

聽完前因后果,烈火獠牙做出以下結論:「所以,你們意外與小實遇見,并佛心來者,簽了便宜合約想幫助小實練功,是這樣嗎?」

「差不多。」刑歌點頭。

「這事好辦了!解約!」烈火獠牙用力的擊掌:「我支付違約金十倍,不,一百倍,一千萬拿去!解約!誰也不欠誰!」

「不要,表哥,難得有這個機會,我想自己練功,我不想解約!」實實拒絕此項提議。

「聽話,小實。」烈火獠牙安撫著表弟。

「表哥,合約由我簽的,你不能強迫我解約。」實實固執起來,跟烈火獠牙有得拼了。

烈火獠牙為之氣結啊,這個小表弟平時很乖巧聽話,頭一次有了那么堅持的事,不惜頂撞長輩也想要達成,烈火獠牙很是頭疼,偏偏又拿這表弟沒辦法。

「你再任性,我就告訴你媽媽,不準你玩游戲!」烈火獠牙按著性子說。

實實眼光泛淚,委屈的不發一語,不能玩游戲對他而言是個大威脅,因此實實不敢說話了。

如此詭異家庭模式對話,就直接在眾人面前上演,聽的傭兵們囧的不行了,如果再場有第三方人,一定會茫然的大吼「這是什么情形」。

「咳。」刑歌見兩人談得差不多,適時的輕咳一聲,吸引眾人注意。

眼下有個大把柄出現,刑歌掌握對方弱點,怎么可能放過大好機會,她笑道:「烈火獠牙,你擅長戰斗,可是帶人練功應該不是你擅長的項目吧?」

「妳想暗指些什么?」烈火獠牙說。

「你要同時對付天堂之門,應該不會把心力全放在實實身上吧,那么我有個提議,我們來帶實實練功升等,而你趁著這段時間,重整公會兵力,專心對付天堂之門,這樣不是很有效率嗎?」

烈火獠牙微瞇起火紅色眼睛,看著刑歌。

刑歌說:「我們已經簽署傭兵合約,你不用擔心我們會對實實不利,雙方各取所需,誰也不欠誰,這樣行嗎?」

「烈火獠牙,你不可能永遠保護實實,應該適時讓實實出去見識外頭的世界。」刑歌語重心長的說。

「……」烈火獠牙沉默著,臉上表情精彩了,從絕不妥協、強烈敵意、威脅,慢慢變化,變成疑惑、憤怒,一路到猶豫、掙扎。

實實這表弟,確實是烈火獠牙的最大軟肋。

血霧傭兵團幫了實實一次大忙,欠了一筆人情債,僅管心里對血霧團不抱持著善意,烈火獠牙此時也緩緩的軟化,不再抱持著惡意,處處與他們作對。

顯然烈火獠牙也不是過于死板的人,有恩必還,有仇必報,這就是他的個人原則。

這個債,一定要還的!

「妳這女人,真的如外頭傳言的一樣精明呢,逼得我不得不考慮提議……」烈火獠牙喃喃道。

「好說好說。」刑歌不以為意的笑著:「你的回答呢?」

「好吧,我同意條件。血霧傭兵團在外有一定的名聲,委託達成率高達百分百,小實交給你們帶練,我能稍微安心。」烈火獠牙思索片刻,說道:「你們讓一向乖巧的小實初次表達出自己的意愿,我作為表哥,只能盡力幫助他完成心愿。」

9166

他閉上眼睛,作出妥協:「我這人不擅長猜測,妳就直說吧,妳想要什么,在我能接受的範圍內就幫忙,當然,天堂之門是我要殺的對象,談合作那些就免了吧。」

刑歌笑了笑,她不強求雙方合作,那么就換另一個方式,說道:「我想知道你所持有的神獸資訊。」

天堂之門用盡手段也想要獲得的神獸,應該具有關鍵性意義,所以她要求烈火獠牙公布,藉此早一步掌握神獸資訊。

「好,我持有神獸不是什么秘密,若你們能成功完成委託,我就告訴你們。」烈火獠牙應許。

「那就說定了。」刑歌笑道:「需要簽合約以示同意嗎?」

「不用那么麻煩了,我烈火獠牙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說到作到。」烈火獠牙說。

「謝謝你的承諾,烈火獠牙。」刑歌早料到對方會如此隨興,轉過身對著實實說:「事不宜遲,實實,我們趕緊去練功吧。」

「好!我等不及了,表哥再見!」實實興奮的一蹦一跳的。

該說得都說完,目的達到,血霧傭兵團一伙人起身向烈火獠牙告辭一聲,便在守衛的帶領下離去。

「慢走啊。」

烈火獠牙盯著血霧傭兵團帶著表弟走遠,淺淺一笑。

「會長,你怎么不阻止血霧傭兵團帶走你的表弟?」一旁前頭見證一切的守衛,走上前諾諾的問。

狂徒公會動輒數千人,要一邊對付天堂之門,再臨時組一個練功團帶實實升等,根本不是難事,烈火燎牙卻不這么做,反而任由表弟與其他人走了,好像狂徒公會辦不到似的。

守衛很不解,就他來看,烈火獠牙沒有理由妥協,這位狂暴的會長,不會這么做的啊。

「小實不能總是在我的保護之下行動,他年紀還小,需要一些磨練,難得這孩子想要獨自出去闖闖,那就任他去作吧。」

烈火獠牙看著遠方,眼底盡是寵溺。

身為游戲里戰斗狂人,同時也作為實實的兄長,烈火獠牙教育方式自然與一般人不太一樣,他希望實實變得夠強,不是等級高裝備好的那種虛強,而是真正技術級強者。

要辦到這些,憑他這個表哥很難辦到的,因為他們是太熟了,實實見了他就會想想倚靠撒嬌,而他也忍不下心對表弟嚴格,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其他人帶練,血霧傭兵團此時出現,正好符合了條件。

烈火獠牙將計就計,讓實實跟著血霧團練功,雙方有簽署傭兵合約,他認為實實受到保證,若中途出了什么岔子,烈火獠牙也還有辦法介入,不會讓表弟受到半點傷害。

「可是……您這么做就剛好如了刑歌的意,吃了大虧。」守衛問道。

「不,別把算盤打得太好,她怎么樣也不會猜到,那孩子并不好帶……」

烈火獠牙抬頭望著遠方,露出難以言諭的笑容,作為實實的表哥,他很清楚,想要教好那孩子可不簡單的差事呢。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