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紀璃歌反應夠快,緊急退后幾步才沒被砸到,把頭髮和身體擦一擦”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16.尷尬的場景

當天晚上,紀璃歌吃完晚飯后,來到客廳。

沙發上已經坐著兩個人,白淵和沈曜,白淵見了她過來立刻讓了空位置,說道:「可以坐這邊。」

一旁的沈曜詢問道:「要看哪一臺節目?」

「我都行。」她沒意見,因此就讓沈曜隨意轉臺了。

9378

他們三人坐在客廳沙發上,享受這難得安靜的好時光。

三人各自做自己的事,沈曜在看電視,白淵正在看報紙,而紀璃歌則是隨意的華手機一面看電視一心多用。

如果偶爾有共同的話題,三人都會放下手邊的事情,一起對話聊天。同居就是有這種好處,有事情互相照應,沒事也能一起打發時間。

此時,共同話題出現了。

白淵單手撐著頭,像一只慵懶的貓捲在沙發上:「對了,聽說你們兩個都有事情要講,現在剛好大家在場,直接說吧。」

「……」沈曜放下遙控器,視線瞥向一邊:「我的事情晚點再說。」

「搞得這么神秘。」白淵不疑有他,轉向另一方,「那璃歌說妳的事吧。」

「好,我的臥房浴室出了一點問題,暫時不能洗澡了……」

紀璃歌神情略顯哀傷,對著兩個室友詳細解說一遍浴室情況。

其實事情挺簡單的,就在昨晚入睡前洗澡時,洗到一半水量忽大忽小,她拿起蓮蓬頭看了看,發現不是蓮蓬頭問題,順著水管線路轉頭一看,龍頭部分整個歪斜滑落,發出脆裂的聲響,接著無預警整個卸下來!

還好紀璃歌反應夠快,緊急退后幾步才沒被砸到,把頭髮和身體擦一擦,裹上一層毛巾,紀璃歌把亂噴的水柱關掉后,水龍頭不再漏水了,可怎么樣也無法使用了,現場一片殘疾,恐怕浴室短時間內不能洗澡。

以上,就是大致情況。

「我嘗試把水龍頭裝回去,但壞的很徹底,不管用。」紀璃歌說。

「難道是房子偷工減料,沒使用幾下就壞了?」白淵雙手盤胸喃喃說著。

「浴室的水龍頭不能用很麻煩,得馬上找人來修。」沈曜說。

「是呀,尤其璃歌還是個有潔癖的女孩子,洗澡清潔不能少。」白淵表明看法。

沒錯,紀璃歌是個有高度潔癖的女孩子,無法忍受身體有異味或是汗水,一天通常要洗兩次澡,早上一次晚上一次,在整修的這期間她必須解決沐浴問題。

「浴室只有浴缸的龍頭毀壞,其他部分沒有問題,平時沒什么關係,就是洗澡的時候比較麻煩……」紀璃歌說。

當然,還有其他的洗澡方式,例如用濕毛巾擦澡、或是用水桶裝溫水慢慢沖,但高度潔癖的紀璃歌總覺得會不乾凈,因此不列入考慮。

這棟房子的構造分為三層,一層樓各一間套房,房內附有浴室和陽臺,除了房間外沒有多余獨立的浴室使用,紀璃歌顯得很煩惱,身體不碰水簡直會要她的命。

「妳可以使用我房間的浴室。」沈曜說。

「這樣行嗎?不會給你造成麻煩?」紀璃歌問道。

「不會麻煩。」沈曜認真的說。

「怎么會麻煩呢。」白淵笑了笑,更直接允諾:「璃歌,在整修期間,妳可以到我房間的洗澡,隨時都行,我不會介意。」

「謝謝你們。」紀璃歌很是感動。

然而,事情就是那樣發生的。

當晚,紀璃歌戰戰兢兢的拿著浴巾和衣服,準備去洗澡,她在一樓和三樓的樓梯兩個房間選擇時猶豫了一下,后來她想到白淵曾說過「隨時可以去」這句話,因此她往一樓的方向走。

來到白淵的房前,她先敲了敲門,過了許久沒人回應。

「沒人?」紀璃歌轉了一下門把,門未鎖。

同居生活過了這么久,三人互相都有進入對方房間,有時候他們會打牌、借書借雜誌,私底下交流,白淵的房間紀璃歌不是第一次去了,熟的不能再熟,這次會謹慎的敲門在原地等待,多半是紀璃歌心理作祟,不自覺小心翼翼起來。

紀璃歌探頭往室內看,白淵的房間依舊維持原樣,沒看到本人。

「難道不在家嗎?」她偏偏頭,走進室內。

「隨時可以……既然是白淵自己說的,那我就不客氣了,在本人回來之前快速洗完澡吧。」紀璃歌不覺得有慮,便直接扭開浴室門把。

推開門,她隨時在門內撞見一個人影,當下,紀璃歌這才意識到不妙。

很快的,她推算出大略事情經過,不意外……白淵常常犯迷糊,忘了帶鑰匙,或忘記鎖大門導致遭小偷,這次他一樣是忘了鎖門,只是,鎖的是浴室的門。

門內的人顯然也嚇了一跳,退后幾步,雙方的身影在白霧化開后,暴露在對方眼前。

氣氛呈現短暫的沉默,只能依稀聽見水聲滴滴答答往下滑。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