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面轉向另一邊,白淵加快腳步走上樓梯,準備拿報紙偷襲沈曜”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18.情侶電影票

畫面轉向另一邊,白淵加快腳步走上樓梯,準備拿報紙偷襲沈曜,不過他的詭計還沒執行,無意間瞥到三樓沈曜半開的房門,桌上放著某個很眼熟的東西。

「哦,『愛在侏儸紀』雙人電影票?」白淵被吸引注意力,上前推開門摸走桌上電影票。

白淵的手指觸碰電影票沒三秒,就被沈曜一把攔下。

「你眼力不錯。」沈曜面色陰沉把電影票抽回。

9376

「我做情報販子養成習慣了。」白淵推了推無框眼鏡,證明自己的視力完全沒問題,他笑道:「這部電影的評價很好,我也打算找個時間去看,你一次買了兩張票想跟誰去?」

「我、我想跟誰看電影不關你的事。」沈曜撇過頭去,神情顯得很彆扭。

這支支吾吾紅著臉的舉動無疑激起白淵滿滿的惡意。

「你說有事情要講,原來是想找紀璃歌出去呀……」白淵故意捉弄道:「我還在猜你什么時候才要告白,這不是馬上行動了嘛,怎么,小曜,你買了電影票,有想到以什么方式約璃歌嗎?」

「用、用不著你多事!」沈曜吼。

「唉呀,還沒想到嗎?你應該為此相當煩惱吧,需不需要大哥哥傳授一點經驗給你?」

「你滾開!」

「不用客氣了,我的經驗豐富很多,我很愿意傳授技巧……」

「……傳授什么?」忽然一陣聲音插入。

兩人同時一僵,轉頭望向聲音來源,紀璃歌正擦著微濕的頭髮,偏著頭看他們。

沈曜正伸長著手握緊電影票,用另一手阻止白淵靠近,他們就在樓梯間打鬧,正好剛洗完澡的紀璃歌,走出房間便直接撞見了此幕。

「喔,愛在侏儸紀雙人電影票,這部影評不錯呢。」紀璃歌同樣眼力很好,遠遠的就瞥到沈曜手中握緊的小小紙條。

「……」沈曜和白淵的動作停止,整個愣住。

紀璃歌沒有察覺某兩人舉止僵硬,偏著頭繼續說:「不過,我比較愛看動作片,對愛情文藝片沒興趣,進場只有打瞌睡的份,愛在侏儸紀對我而言沒有吸引力。」

「……」沈曜暗自捏了捏手心。

「……」白淵冒著冷汗。

「怎、怎么了?有什么不對嗎?」紀璃歌慢半拍的察覺氣氛下降兩三度。

「沒什么,沒事。」沈曜神色複雜的說。

「沒事就好。」紀璃歌觀察了一會,他們的表情明顯有異樣,但太過複雜繞了幾層思路,她還真猜不出事情原委,疑惑之下她繼續問:「那電影票是雙人份的吧,小曜,你打算跟誰去?」

紀璃歌不知道今天自己專往冰點問。

沈曜面如死灰,心里一橫說道:「……我約了白淵看電影。」

「……嗯?我跟你?哪時?」白淵咕噥著。

「剛才。」沈曜面無表情斜瞥了白淵一眼,眼神說有多銳利就有多銳利。

事情起因是源于白淵弄出這么大動靜,提早把電影票曝光,讓他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所以白淵要負起基本責任。

「你們要一起去看電影?」紀璃歌問道。

「對呀,我們約好了一起去看電影,哈哈哈……」白淵轉的很硬。大約可以猜到對方眼里傳達意思,白淵知道自己必須演戲配合一下。

紀璃歌說:「你們感情這么好啊,,奇怪,『愛在侏儸紀』這不是情侶才會去看的文藝片嗎?」

「我們是好哥們!」白淵為了表達友好,伸手勾著沈曜脖子,惹來沈曜反射性掙扎了一下。

紀璃歌把電影票仔細看過一遍,表情古怪的瞥了兩人一眼:「這位子挺不錯的,還是情侶座?」

電影票角落有一行華麗的字寫著,憑本卷看電影,即贈送情侶心心相印項鍊一條!

沈曜的臉紅的不像樣,只差沒面壁耍憂郁去了,而白淵則是在心里搖頭,這青澀的小毛頭不知道由淺入深的道理嗎,初次約人就將心思表露得這么明白,真是太不小心了。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