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淵拿出情侶套票確認位置:「問到了,在B區,我們走吧。」”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19.感情遲鈍

「因為情侶票比較便宜。」白淵實在看不下去,隨意掰了一個理由挽回局面:「雙人座位還附送限定版項鍊一條,當然買情侶票劃算!」

紀璃歌接受了此項說法:「說的有道理,你們什么時候要去電影院?」

白淵冒著細汗,瞥了電影院場次:「這……時間是后天晚上八點。」

9375

「好,我會在家里等你們回來,祝你們玩的愉快。」

紀璃歌顯得失落,沈曜和白淵結伴而行出門看電影,家里就只剩她一人,果然女人還是插不上男人的友誼啊,一面感嘆,紀璃歌一面思索著自己是否也來約好友鄭亞去看動作片,連繫一下女人的友誼。

沈曜和白淵則是互看一眼,暗自悔恨不已,連時間點都講的這么明白了,看來那兩張電影票,他們不得不使用了。

雙方各懷心思,尤其是沈曜,難得的約人計畫,就在一次次意外中,莫名的結束掉了。

后天,晚間八點。

電影院門口站著一個男子,顯眼的外貌引來周圍人潮注視。

一個高挑的正裝男子,在眾人視線中率先走向售票區,服務生小姐立刻臉微紅應上前。

「我想詢問晚場的『愛在侏儸紀』,從哪里進場?」戴眼鏡的男子笑的一臉溫柔可親,可服務員小姐卻臉色一變,因為男子手中拿的電影票,那不是雙人情侶套票是什么!

愛在侏儸紀這一部愛情文藝片以情侶為觀眾居多,因此服務員一眼便明了了,周遭有幾個眼尖的女孩子顯然也瞥到情侶票了,臉上都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難道這世界沒有單身的好男人嗎,情侶什么的通通去死吧,有些女孩子甚至暗自槌墻。

女孩們還在搖頭歎息,忽然就見西裝男子肩膀被重重的拍了一下,男子回過頭,見到另一個年紀較輕的少年迎面走來。

「爆米花可樂,你自己的份拿去。問到位置了嗎?」沈曜雙手拿著兩個可樂和爆米花,手一伸,便粗暴的將一半食物遞給同伴。

白淵拿出情侶套票確認位置:「問到了,在B區,我們走吧。」

說罷,兩人肩并著肩一路同行,有說有笑,那態度相當熟識,舉止親密無比……

圍觀的女孩們表情古怪盯著兩位男士離去,眼里燃起一陣曖昧又激烈的火花。

原來她們勁爭對手,已經從異性變成同性,單身的好男人真的越來越少了。

兩位男士哪知道圍觀群眾的心思,找到電影場次門口,入坐后電影開播,他們看著螢幕各懷心思出神著。

「唉,為什么我美好的假日,要在電影院中浪費掉?」白淵正扶著額,用只有坐在旁邊才聽的到的音量小聲嘆息。

沈曜面無表情的吃著爆米花,目光直視螢幕,當作沒聽到。

白淵見某人完全把自己當空氣,更加無奈搖頭:「旁邊坐著只知道吃爆米花的小子,我真是太可憐了。」

過同生活一段日子了,白淵也早就摸清楚沈曜是什么個性,在游戲中這人會比較張狂暴力,不過搬到現實中,沈曜就是個沉默又彆扭的主,他擺明了態度不想說話,八成就不會再理他了。

電影正在播前置預告片,還沒進入主要劇情,白淵正經了表情,趁著空擋,換了話題說:「小曜,你死心吧,紀璃歌不是用一般方式就能追到的女孩。」

沈曜拿著爆米花的手指微微一震。

是的,紀璃歌并非一般女孩子。

意外闖進浴室看光了男人的裸體,一般的女孩子都會臉紅尖叫摀著臉奪門而去,而紀璃歌卻異常鎮定,定定的看光光對方,順便稱讚一聲「身材不錯,不好意思我忘了敲門」,大搖大擺的關上門離開,冷靜的令人懷疑她是不是個女的……

這女孩平時很聰明敏銳,偏偏對感情上的事異常遲鈍,有這樣的女主角存在,可見本故事劇情不會照著正常套路走,一般愛情偶像劇的粉紅泡泡,基本上與她無緣了。

身為紀璃歌的同居人,沈曜和白淵深深體會著這個道理。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