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歌的氣質相似白淵的母親,已經算是眾所皆知的消息,沈曜故意拿出來講。”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20.提點

「你接下來打算怎么做?」白淵問道。

沈曜垂下眼簾,低喃著:「我會再試試看。」

「不錯,再接再厲,有困難再說,在我能力範圍內盡量幫忙。」白淵說。

沈曜偏過頭,斜瞥了白淵一眼,沒有說話,眼神卻有滿滿的意味。

白淵勾起嘴角輕輕一笑,跟以往不同,是那種有點無奈的苦笑,「這么說有點奇怪,信不信由你,我其實只把璃歌當妹妹看待,而你看起來是認真的,這讓我興起想法想要幫你。」

沈曜沒有回應,不過他定定的看著白淵,眼神已經不再尖銳。

白淵屢次幫他大忙,關于這些,沈曜當然也明白。

9374

雖然白淵口頭上一直抱怨,卻是相當配合,紀璃歌問起情侶票時,是白淵先替他解圍,才沒釀成悲劇;就連這趟電影院之旅,沈曜獨自提早半小時出門,看到白淵甩著車鑰匙坐在客廳,遠遠的就飄來一句「想趁機先溜放我鴿子嗎」,看來對方也老早準備好了。

這兩人,平時言語上經常斗嘴,在感情上反而沒那么爭鋒相對,該幫的時候就主動幫忙,如果有迷茫的時候還會順便提點一下。

與其說是情敵,不如說是損友,更能形容他們的關係。

沈曜沉默片刻,問道:「妹妹的定義是什么,你對璃歌是什么感覺?」

「有好感,會想順著她想法,幫她的忙,但不是愛情。」白淵頓了頓,申明道:「別看我這樣啊,我對愛情的態度很專一,風流只是表面上的。」

白淵對待女孩子很殷勤,因此大多數人都以為他是個大色魔,殊不知,此人可把關係都劃分的清清楚楚,朋友就只是朋友,會聊天傳簡訊會吃個飯那是很正常的,不過肢體接觸那就不可能了,有很多時候,是女孩子舔著嘴唇想對他干什么,而不是他想對女孩子干什么。

「我知道,同居一段時間,沒聽到女人打電話過來,也從來沒看你帶不認識的女人回家,你沒那么風流。」沈曜翻了翻白眼,他多少可以猜出白淵現實中的為人,否則沈曜哪愿意和情敵坐在一起看電影,搞的大家都尷尬。

「簡單的說,你是戀母情節發作了。」璃歌的氣質相似白淵的母親,已經算是眾所皆知的消息,沈曜故意拿出來講。

白淵嘴角微抽,很識相的沒有再這個話題糾結下去。

他把話題拉回來,問道:「不提我,你打算怎么做?」

沈曜撇過頭沉吟片刻。

「沒想到?乾脆約璃歌看愛情動作片如何?反正失敗的夠徹底了。」白淵漫不經心的問。

拿著情侶電影票約人,竟然約成兩個男人看電影,確實夠失敗了。

「……白淵,我不介意在現實PK你。」沈曜眼帶殺氣。

「……我開玩笑的,別這么認真。」白淵迅速的改口,適當的報復一下很能夠舒緩心情,但千萬不能刺激過度,廚師大人是不得亂得罪的,沈曜若是再度往他飯里放辣椒下毒,那他就是在跟自己的胃過意不去……

「我幫了你一次,犧牲假日跟你坐在情侶座看電影,別恩將仇報。」白淵提醒道。

沈曜的神色暫時舒緩了些,緊握的拳頭放下來。

「之后再看狀況行事吧,總之我會盡量幫忙。話說回來,我幫你一次,你打算怎么報答?」白淵討報酬。

沈曜想了想,說道:「你可以免費使喚我五次,看你要洗碗、跑腿、掃地拖地、倒垃圾,做什么都行。」

沈曜的提議居家的不行,可就現實層面而言,用途卻挺實在的。

「不就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嘛,我當情報販子賣消息起碼都要上百萬起跳呢,做人要大器一點,別那么小氣。」白淵鄙視著。

「我平時當殺手暗殺一個人也要上百萬,我們旗鼓相當,況且你本來就想看這部電影,票錢還是我出的,你根本沒損失。」沈曜立場堅定:「我能做的就這些,不要就拉倒。」

「臭小子,口氣挺大的啊,好吧,我勉為期難接受了。」白淵冷哼一聲,居然還同意了,他討價還價道:「不過五次太少了,這次我這么犧牲跟你坐在一起,至少要十次,不能再少了。」

「好,成交。」沈曜說。

兩人說話雖然小聲,卻是在公共場所討論,電影播放期間,坐在后頭不小心全部聽見對話的某對情侶,面面相覷,臉上神情很是茫然。

這兩個自稱很大器,實際上在游戲中還真的挺大器的人,就在電影上映中若無旁人的談論著星期幾誰來掃地拖地倒垃圾,中途還一度意見不合斗嘴起來,最后以剪刀石頭布,勉強排定打掃順序。

其中一人在電影后,嚷著「不拿太浪費了」拉著另一人去柜檯領了心心相印情侶項鍊,柜臺小姐曖昧的眼神差點就要把兩人給戳穿了,白淵一次拿走兩人份項鍊,依舊那么鎮定無比,反正他日后不會再來這家電影院了,不怕別人看。

后頭的情侶檔很不解,從對話來看,這兩個男的應該還是同居狀態吧……

使用情侶套票看電影,還是同居狀況,難道所謂的相愛相殺、打是情罵是愛,就是這種狀況嗎?

情侶檔面色複雜的互看一眼,愛情真是太可怕了!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