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面人生是什么意思_暴露羞恥室外調教女友

第六十八章 趙澄表白(上) 第六十八章 趙澄表白(上)
男子轉過了頭,拂袖看清他的臉,不由一怔。
「好久不見,小澄。」
趙澄站起身,就那樣呆愣愣地看著拂袖。
拂袖對趙淳和陸辰翊有說不清、道不盡的怨與恨,可是對于趙澄卻沒有。但這并不代表拂袖會接受他。
「坐下吧,不要站著了。」拂袖面無表情地走到屋內,冷冷地說道。然后,她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了下來。
趙澄坐在了拂袖的對面,但是自始至終他的眼睛都沒有從拂袖身上離開。
為了打破僵局,拂袖站起身泡了一壺茶,她一邊給趙澄倒茶一邊說道:「這是上好的雨前龍井,你嘗嘗看吧。」說著,便把杯子遞了過去。
誰知,趙澄卻一把抓住了拂袖的手。
拂袖想要把手抽出,無奈趙澄死死地抓住,怎么抽也抽不回來。
「趙澄,你放手!」拂袖生氣地說道。
趙澄死死地盯著拂袖,堅定地說道,「不,我不會再放手了。如果我知道你離開以后會來這種地方,那天晚上我是說什么也不會放你走的。」
拂袖沒想到,一個多月不見,趙澄比以前更加的成熟冷靜,而這過早的變化不知是好還是壞。
拂袖只是淡淡一笑,那語氣仿佛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哼,那又怎樣?之前在瑞王府你又不是沒有看到,我就是在一女侍二夫,那和在天香樓又有什么區別?」她從來沒有這樣對趙澄說過話,這讓趙澄有些不知所措。
拂袖繼續冷冰冰地說道:「廉親王,如果您是來這里找樂子尋開心的,那么不好意思,您找錯人了,奴婢只不過是一個端茶倒水的丫鬟。您喜歡哪位姑娘,奴婢幫您去叫就是了。如果您不是來找樂子的,那奴婢勸您還是趁早回去吧,這畢竟不是什么好地方,免得汙了您的好名聲。」說罷,她便轉身朝門外走去。
趙澄急忙上前,一把抓住了拂袖的胳膊。「不,我要帶你離開這里。」
「你說什么?」拂袖沉著臉說道,「我為什么要跟你走,我的事跟你又有什么關係?」
趙澄緩緩地鬆開了手,站在原地,痛苦地別開了臉,不再看拂袖。
拂袖見趙澄那受傷的樣子,感覺到自己剛才的話可能說重了些。畢竟,他并沒有做錯過什么,自己不應該遷怒于他。
「小澄,你這又是何苦呢?」拂袖的手輕輕地搭在他的肩上。
趙澄兩只手緊緊地抓住拂袖的肩膀,直視著她的眼睛,「我現在只問你一句話,你到底愿不愿意跟我走,和我一起離開這里?」
拂袖輕輕地搖了搖頭,「走?我們又能去哪里呢?」
趙澄有些激動地說:「天大地大,總會有我們的安身之處的。」
拂袖抬起頭,看著他那清澈的雙眸,問道:「那你怎么辦?你真的要拋棄王爺的身份,放棄你的雄心壯志,和我一起離開嗎?」
趙澄鄭重地點點頭,「沒錯,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天涯海角,再苦再累我也愿意。」
拂袖低下頭,久久地沉默了。
「卿兒,我是認真的,難道你不相信我嗎?」見拂袖一直沒有回答,趙澄試探著問道。
「不,」拂袖搖了搖頭,「我相信你。」相比趙淳和陸辰翊,趙澄是最值得信賴的,他是不會騙她的。
「其實是我自己不想走,我沒有做錯什么,我為什么要走,為什么要逃?再說,我以前就說過,我沒有那么好,不值得你為我付出那么多。」拂袖突然感到很無力,好像對于趙澄和她的事情,已經完全超出了她的控制範圍。
趙澄毫不猶豫地開口道:「不,你值得,在我心里你是無價的。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是一直都知道我對你的感情的,不是嗎?只不過,你一直都沒有去正視它,你一直都把我當做朋友看待,你想以此來拉開帷幕之間的距離。」
他有些無力地坐在椅子上繼續說道:「以前我看到你和二哥在一起很開心,即使二哥并沒有全心全意地對你,但至少那時你是快樂的,你的臉上是充滿笑容的。所以,那時候我選擇沉默,就這樣看著你越陷越深,最終你和二哥還是沒能有一個好的結果。」
拂袖看著眼前這個為自己憔悴,為自己心痛的男子,他已經不是那個最初臉上充滿陽光,每天無憂無慮的少年了。現在的他已經成長為一個男人,而那個讓他痛苦成長的罪魁禍首便是自己。

第六十九章 趙澄表白(下) 第六十九章 趙澄表白(下)
拂袖想,自己和趙澄之間也該有個了結了,之前自己一直都刻意去忽視他對自己感情,所以才導致了今天這樣的局面。
「小澄,對不起,我對你真的只是朋友而已,我的心里曾經裝著的人不是你,以后也不會是你。」有些事情即使怕趙澄會受到傷害,但是還是要說清楚的。「還有,以前趙淳和陸辰翊為了阻撓我們兩個在一起相處,對我用盡了各種手段,這你也是親眼所見的。所以,注定我們兩個是連朋友都做不成的。」
拂袖看著趙澄的臉繼續說道:「其實,你和趙淳長得真的很像,我現在恨他入骨,看到你我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起他,每次想起他我都恨不得殺之而后快。所以,我以后都不想再看見你們趙家的人,每見一次,只會讓我心底的痛更加深一份,同時我心底的恨也會更加深一份。你明白了嗎?」
趙澄沒有回答,他只是看著眼前的這個弱女子,也許她心中的痛自己永遠也無法體會。
拂袖輕輕地歎了口氣,「我既然已經離開了瑞王府,那么我的一切就和你們趙家再無瓜葛。而且,我現在已經改了名字,你們也不用擔心我待在這里會侮辱你們皇家的聲譽。我現在只不過是一個不清不白的青樓女子罷了,像你這種有身份有地位的王爺,應該對我敬而遠之才對,千萬不要因為我而影響了你的大好前途。」
「好了,不要再說了。」趙澄實在聽不下去了,「你又何苦這樣作踐自己呢?」
最后,他有些無奈地說道:「好吧,我走。我尊重你的選擇,你要是想繼續待在這里也可以,但是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保護好自己。以后,我會再回來的。」
聽了這一席話,拂袖感覺鼻子有些酸脹,一直以來能夠而已關心自己的人也只有他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放心好了。」拂袖總覺得他們兩個現在這樣有點像生離死別。
趙澄卻長長地歎了一口氣,「你這樣叫我怎么放心的下。」他稍稍停頓了一下,然后認真的問道:「知道我為什么會急著找你嗎?」
「為什么?」拂袖下意識地問道,但是她心中已經隱約有了答案。
趙澄一臉擔憂地說道:「我擔心我二哥和陸大哥下一步會對你做出什么不好的舉動來。所以,我才想要先帶你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他們來找我干嘛?」雖然拂袖心中明了,但是她的嘴上卻依然不想承認。「我已經不再是他的王妃了,我以后和他沒有關係了。」
「你真的以為他們會就此收手嗎兩面人生是什么意思_暴露羞恥室外調教女友?我想我二哥和陸大哥的性子你應該很了解吧。最近朝中有些事,我二哥忙得抽不開身,不過,我估計等他忙完了這陣子應該就會過來了吧。」趙澄認真地說道。
當真的面對這件事的時候,拂袖再也冷靜不下來了。「為什么還要來找我,他們到底要怎樣?難道他們把我害的還不夠慘嗎?」
趙澄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卿兒,不要怕,你沒有做錯什么,所以你不要怕。」
拂袖抬起頭,看著趙澄。趙澄朝她點點頭,拂袖垂下眼簾,自言自語道:「我不怕,我沒有做錯什么……」
趙澄就這樣走了,他的眼里滿是心痛與不甘。他說過,他還會再來的。
之后,拂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混混沌沌一直到收工的。
回到楚天居,本來打算給慕容寒準備些夜宵的,可是問了其他人才知道,原來今晚慕容寒不回來了。
走進自己的房間,拂袖只感覺全身的力氣好像被抽乾了一樣,一個人就這樣蜷縮在床上,沒有點燈,也沒有點燃炭火。
屋子里黑暗冰冷,一如此刻她的心一樣。而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她才能讓自己清醒,才能讓自己靜下心來冷靜地思考,來思考自己下一步到底該怎么做,到底怎樣來應付趙淳和陸辰翊。
依著趙淳和陸辰翊的性子,他們一定會來找她的。一個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瑞王爺,一個事京城首富陸家的大公子,這二人在權勢和財富方面都是獨當一面的。如果有一天,他們真的要找自己麻煩的話,恐怕憑慕容寒的力量是無法保護自己的。更何況,慕容寒完全沒有理由為了一個默默無聞的小丫鬟去得罪這兩位大人物。他現在之所以會對自己感興趣,恐怕只是一時的新鮮而已吧。
所以,現在的拂袖只有靠自己。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1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