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面人生 后續175章_暴露自己給人玩小說

第七十章 決定斗舞 第七十章 決定斗舞
曾經的她,雖然經歷了種種痛苦磨難,但是依然對生活充滿了希望,對幸福充滿了嚮往。可如今,冷漠取代了她眼中的熱情,絕望代替了她心中的嚮往。
趙淳,曾經讓她看到了美好的未來,卻也給她最殘忍的決絕。
現在的她,不會在尋找依靠,不會在妥協軟弱,她要讓自己變強,她要靠自己的力量來保護自己。
接下來的日子,拂袖的心里還是有些不安的,因為她不知道趙淳和陸辰翊會在何時,以何種方式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一日,伺候慕容寒用過晚飯,又為他泡了一杯紅茶。
拂袖一邊將茶放在桌上,一邊對慕容寒說道:「少爺,來嘗嘗這祁門紅茶吧。冬天喝紅茶能生熱曖腹,增強抗寒能力,還可助消化,去油膩。」
慕容寒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茶的溫度不燙也不涼,喝到胃里只感覺全身都暖暖的。這些天來,拂袖的細心體貼,他都看在眼里,也感覺十分的受用,十分的窩心。
「沒想到你不僅菜做的好,對養生之道也懂得這么多。」慕容寒放下茶杯輕笑道。
慕容寒的目光輕柔而又充滿了溫情,看得拂袖一陣臉紅,急忙把視線錯開。「少爺,您過獎了。這些只不過算是傍身的手藝而已,如果哪天奴婢真的走投無路了,只要有這一雙手在,就能為了自己打造出一片天來。」
「哦?好端端的,怎么就有了這種不好的想法了呢?待在我這楚天居有不好么?」慕容寒心里一動,但是面上依然不動聲色。
「不是,不是,楚天居里固然好,可是奴婢不可能一輩子待在這里,總有一天會離開的。奴婢會女紅和烹飪,到時候做個繡娘或是廚娘,等有了資本開家小店也未嘗不可。」拂袖急忙解釋道。
「你想要白手起家,開家小店?」慕容寒問道。
拂袖自嘲地笑了笑,「是,不過這只是奴婢平時胡思亂想出來的,真的要開店的話又談何容易呢?」
「天香樓的斗舞大會你可知道?成為了前三甲的舞娘可是會有獎金獎勵的哦。你就不想試試嗎?」慕容寒又喝了口茶,然后饒有興趣地問道。
拂袖笑著搖了搖頭,「斗舞大會奴婢連想都不敢想,天香樓里高手如云,再說了,就算舞跳的再好,背后沒有人支持也是不行的啊。」慕容寒主動提到了跳舞的問題,這讓拂袖心中警鈴大作,她并不知道慕容寒對自己的過去了解多少,但是憑他的力量想要調查一個人的底細也并不是什么難事。所以,自己還是小心為妙。
「哦,這個你不用擔心,我來支持你好了。」慕容寒輕描淡寫地說道。
「奴婢何德何能啊,在說您是老闆,參與到比賽中,難免會有人說咱們天香樓又是公平啊。」拂袖可不相信這個慕容少爺會好心到想幫自己參賽。
慕容寒心里道,我若真想幫誰,必定會做的滴水不漏,不會讓別人有半句閑話。不過這話現在還是不要對她講比較好,依著她的性子是不會輕易接受別人的幫助的吧。
其實,拂袖是想參加斗舞大會的,如果她真的想憑自己的力量保護自己的話,那么斗舞大會就是提高自己身價一鳴驚人的一個好機會。只不過,無功不受祿,她不想接受別人的同情和幫助,那種幫助在她看來更像是施捨。
「如今的司徒顏風頭正勁,無論是舞技,還是后臺恐怕都無人能及吧。奴婢和她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啊。」不知怎地,經過上次的事情,她就有一種想和司徒顏一較高下的想法,想以此來搓搓她的銳氣,來報昔日的一箭之仇。
「怎么?你怕了?沒有信心贏她嗎?」慕容寒挑了挑眉毛說道。
「那倒不是,奴婢倒是想試試,與她較量較量。」慕容寒已經成功地激起了她的斗志。
慕容寒滿意地一笑,正要說些什么,忽然李忠進了屋子,附在他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慕容寒聽完,臉色沉了下來,皺著眉頭看了看拂袖。拂袖心中一驚,難道有什么事和自己有關嗎?剛剛她還以為李忠和慕容寒說道是生意上的事情,可是怎么他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了呢?
正在疑惑之際,慕容寒朝她開口道:「拂袖,如意軒有個人想見你,你知道是誰嗎?」
如意軒?她自然知道。在天香樓的后院里,有許多像楚天居一樣獨立的樓宇院落,是專門為那些達官貴人們準備的。只要你有錢,就可以擁有其中一所,以后到天香樓,那里便是屬于你的私人禁地。
而這如意軒的主人,拂袖又怎會不知。

第七十一章 拒絕施捨 兩面人生 后續175章_暴露自己給人玩小說第七十一章 拒絕施捨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只是短短的一個多月,但是一切都不一樣了,仿佛很久很久以前,他們曾經有過交集。
看著拂袖神情恍惚的樣子,慕容寒心里一陣莫名的不爽。「放心吧,不是他,若真是他,我自會幫你拒絕掉的。」
拂袖猛然回神,有些疑惑地看著慕容寒。
「去吧,去了就知道了。」慕容寒朝她點了點頭。
來到如意軒,拂袖推門而入,卻見孫進迎面坐在桌前,見她進門,孫進起身,點了點頭道:「莫姑娘。」
拂袖感到有些意外,但隨即點了點頭,淡淡一笑,「孫公子,請坐。你要喝些什么?」
「莫姑娘,不必客氣,你也坐吧。」孫進坐下來,從懷里掏出一張紙展開,推到拂袖面前。「在下今天來是要把這個交給莫姑娘。」
拂袖低頭看了一眼,是一張一千兩的銀票。
「這是什么意思?」拂袖抬眼問道。
「這是王爺讓在下交給莫姑娘的。」孫進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如平板一樣。
拂袖冷笑了一聲,「哼,王爺?我早就離開王府,與他沒有半點關係,不管他又有什么要求,我都不會答應的。您請回吧。」拂袖冷冷的拒絕道。按照拂袖離開王府時的約定,趙淳應該對外宣布瑞王妃的死訊才對,然后他就可以和他的林小姐有情人終成眷屬了。可是,不知為何,這一個多月來瑞王府里沒有傳出半點消息,真是讓人搞不清那趙淳就在搞什么把戲。
「不不不,莫姑娘,我想您可能誤會了。王爺沒有要求你做什么,只是當初你離開王府時走的太匆忙,王爺沒有來得及給你什么交代,這算是給你的補償。有了這些錢,你就不用再這種地方受苦受累了。」孫進連忙解釋道。
拂袖不屑地看了看那桌上的銀票,「這世上不是什么東西都能用錢來衡量,用錢來補償的。我還沒有那么的廉價,那么的不堪,去要他的錢。如果他以為這些錢可以彌補他心中的愧疚與不安的話,那么他錯了。您還是回去吧,拂袖失陪了。」
說罷,拂袖頭也不回地走出門外。雖然有了那些錢,她就可以開家小店,然后過著自己想要的平淡日子。但是,她是絕不會出賣自己的尊嚴的,儘管身處這骯髒的泥沼,但是她依然可以有一顆純潔的心。
第二天晚上,拂袖正在樓上忙活著,忽然李忠走了過來,把她拉到一邊,對她說:「拂袖姑娘,今晚如意軒的正主兒要見你。慕容少爺說了,如果你不想去的話,他可以幫你拒絕掉。」
拂袖的手暗暗攥緊了拳頭,然后肯定地說道:「我去!」
沒想到昨天孫進剛剛碰壁,他這么快就過來了。
如意軒里,趙淳斜斜地靠在軟榻上,手里拿著系在腰間的那只白色荷包細細端詳。還記得那一晚,莫卿因為看見他出入怡紅院而吃了醋,一氣之下撕了那塊雪緞。自己苦苦哀求莫卿為他繡個荷包,并且圖案一定是她身上獨有的蝶。只可惜,這蝶只繡了一半,她們之間的一切便結束了。
她是那樣決然地離開,而自己則在她離開之后保留了芳菲園的原樣,并對外宣稱王妃在養病,不許外人打擾。這些天來,他幾乎每天都會去芳菲園里坐坐,那天他偶然發現了這只丟在針線笸籮里的荷包。這應該是她唯一一樣為他做的東西吧,儘管上面的蝶只繡了一半,但是他還是天天把它掛在身上,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起她的時候,拿著它,細細摩挲著上面的花紋,尋找著屬于她的氣息。
昨晚,孫進回到府上,帶來了讓他失望的消息,她沒有接受,甚至是那樣冰冷的拒絕。而今晚呢?她會不會來見他呢?趙淳的心中隱隱地有些不安,他把荷包緊緊地攥在手中,可是手依舊是有些顫抖。經歷過殘酷沙場、陰謀權術的他,從未害怕過,從未不安過,但是一遇到和莫卿有關的事,他就會亂了陣腳。
她若不來見他怎么辦?他已經做好了到楚天居去直接要人的準備。
她若是來了,他們又該怎么辦?還能像以前那樣毫無芥蒂的在一起嗎?那是不可能的。
她到了現在這個樣子,還不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嗎?昨晚,孫進對他說,她瘦了,而且氣色也很不好。是啊,她受了那么重的劍傷,緊接著又打掉了孩子,失了那么多的血,無論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都承受了常人無法想像的傷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2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