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厲而溫柔的sm調教師調教私奴_暴露辱女友之醫生

第七十六章 慕容解圍 第七十六章 慕容解圍
拂袖拉著小舞走出門外,可是這時門內卻沖出一個人,飛一般地拉著拂袖就走。旁邊一個有眼色的伙計看見,趕忙對旁邊的伙計說道:「不好了,陸少爺把拂袖姑娘帶走了,快去找慕容少爺吧。」
拂袖被氣沖沖的陸辰翊拉著一路走得飛快,終于來到了如意軒。
陸辰翊一下將門撞開,將拂袖推進屋內。
趙淳正在軟榻上閉目養神,被這突如其來的動靜給驚醒,定睛一看,原來是拂袖。
她被陸辰翊推搡到屋內,邊揉著自己的手腕,邊平靜地問道:「陸少爺,您這是做什么?」
「我做什么?」陸辰翊額頭上青筋暴露,氣得有些語無倫次,「你知不知道剛才你在做什么?那個魏峰,是京城出了名的大色魔,心狠手辣,光小妾就有十八房,在他手里被欺淩蹂躪的良家婦女更是數都數不過來。你今天竟敢去招惹他?當心你自己是怎么從天香樓消失的都不知道。」陸辰翊朝著拂袖喊道。
拂袖依舊淡定地站在那里,仿佛旁邊暴跳如雷的陸辰翊與她無關一樣,她柳眉一挑,說道:「是嗎?就算這樣,那也是奴婢自己的事情,與你陸大少爺又有何干?」
陸辰翊臉色鐵青,眼睛里好像要噴出火來,「好,你有本事,是吧?你真以為今天憑你自己的力量能夠脫身嗎?」
拂袖淡淡一笑,「哦?不是憑奴婢自己的力量,難道還是憑陸少爺您的力量嗎?敢問一句奴婢和您有什么關係嗎?好到足以讓魏峰給您這個面子放我一馬。」
「好,很好。」陸辰翊咬著牙點了點頭,「我下次再也不會管你的閑事了。」他指著拂袖的鼻子叫道。
「陸少爺,拂袖的事自是不需要你來操心。」
門外突然有人接了話茬,屋內三人同時扭頭看過去,原來是慕容寒正站在門口,一臉淡淡的笑意看著屋內眾人,身后跟著李忠。
慕容寒優雅地步入屋內,然后非常自然地將拂袖攬在懷中,笑道:「辰翊少爺,我想你是多慮了。如今拂袖是我的人,她的安危自是由我來負責,更何況這天香樓是我的地盤,那魏峰要是敢動拂袖一根汗毛,我要他全家都不得安生。」慕容寒說話的口氣再平淡不過了,但是陸辰翊深知,他越是輕描淡寫就越是會說到做到。
坐在一旁的趙淳從剛才他們的對話中大概知道了今晚發生的事情,當聽到慕容寒說「我的人」這三個字的時候,他的心被狠狠地刺痛了。轉頭看向拂袖的時候,她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正小鳥依人般地依偎在慕容寒的臂彎里,好像那里才是她理想的歸宿一樣。
陸辰翊臉色陰沉地看著眼前親密的二人,忍不住問道:「慕容少爺,你知道你懷里的這個女人是誰嗎?」
慕容寒微微一笑,反問道:「不管她是誰,應該都與辰翊少爺沒什么關係吧。不過,今晚趁著大家都在,我覺得還是把話說開了比較好。」慕容寒看著趙淳嚴肅的說道:「不管之前你們之間發生過什么事情,如今拂袖已經是我的人了,她的事情今后就不勞煩你們二位操心了。有什么事情的話儘管來找我,我不想拂袖再受到任何的傷害。」
說罷,他攬著拂袖轉身就走。
「等一下!」趙淳上前一步,扳住了慕容寒的肩膀。
慕容寒扭過頭,看著趙淳邪邪一笑,然后湊到他耳邊低聲說道:「瑞王爺,我還真要謝謝你呢。你之前是怎么調教她的呀,伺候人還真有一套,可是讓我夜夜銷魂吶!」
說罷,對著趙淳曖昧的一笑,仿佛二人有什么心照不宣的秘密一樣,擁著拂袖走出門外。
趙淳僵直的定在原地,淩厲的眼神如刀一樣,死死地盯著慕容寒攬在拂袖肩上的手,恨不得一下子沖過去將他碎尸萬段。
而就在出門的時候,拂袖回過頭來,對著怔在原地趙淳甜甜一笑,然后和慕容寒一起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二人走后,陸辰翊氣急,無處發洩,將房間里能砸的東西全都砸了個稀巴爛。終于,屋里沒有再可以砸的東西了,他氣喘吁吁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著一直都在一旁沉默不語的趙淳道:「你說憑我家的實力,能斗得過這個慕容寒嗎?」
趙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開口道:「這怎么可能。」
陸辰翊一拍桌子,大叫道:「不可能?我倒要看看這個慕容寒有多大本事。看著他們倆那卿卿我我的樣子,我就一刻也忍不下去了,你難道就受得了嗎?」

第七十七章 再起爭執 第七十七章 再起爭執
趙淳的臉色陰沉的有些嚇人,「這件事與你無關,就算要扳倒慕容寒也是由我來做。」
陸辰翊冷笑一聲,「哼,真的與我無關嗎?當初不是你讓我去做那些事的嗎?大婚之夜與她洞房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如今,你是沒有資格對我說與我無關的!」
趙淳的眼神黯淡下來,自言自語般的說道:「沒錯,你說的對。天知道我當初為什么會那樣對她,從一開始我就錯了,這是我自己做的孽,就得由我自己來贖罪。」
嚴厲而溫柔的sm調教師調教私奴_暴露辱女友之醫生 陸辰翊從未見過這樣的趙淳,他站起身走到趙淳面前,趙淳現在的心思他懂,但是有些話,他卻不得不說。「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不能容忍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接下來,我會按我自己的想法去做,我希望你不要干涉。」
趙淳抬起頭,看著陸辰翊認真的表情,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你要做什么?」
「我要和她在一起。」陸辰翊的眼神坦白而堅定,他毫無掩飾地看著趙淳。「不知從何時起,我開始喜歡看她笑,特別是她笑起來時的那兩個酒窩。我想把她留在我的身邊,照顧她,保護她,永遠和她在一起。而不是像你一樣,帶給她的只有痛苦和傷害。」
趙淳完全沒有想到陸辰翊會如此坦白地說出自己的愛,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緩過神來,不屑地一笑,「你是瘋了嗎?你說你想要她,那你又要拿什么和慕容寒斗呢?他的勢力你不會不知道吧?」
「那又何妨?就算拼了命,我也要去爭取。」陸辰翊的斗志已經被完全激發,可以說,他之前的二十年都從未如此斗志昂揚。
看著忽然間精神煥發的陸辰翊,趙淳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有嫉妒、羨慕、氣憤,甚至還有點自愧不如。
沉默許久,趙淳忽然開口:「我說過,我并沒有寫休書給她,她依舊是我的王妃。」
陸辰翊一臉的不以為然,眉毛一挑,反問道:「那又怎樣?你的意思是你還不想放手嘍?」
趙淳并沒有回答,只是沉聲問道:「你難道不知道她有多么恨你嗎?」
「我當然知道,但是至少會比她恨你要少一些,不是嗎?」陸辰翊輕聲笑道,「我不在乎她恨不恨我,但是我會努力去得到她的原諒,即使她不原諒我,我也會想盡一切辦法把她留在我身邊。」
趙淳從沒想到過,陸辰翊對卿兒的愛竟有那么的強烈,那么的深。這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意料之外。又是一陣沉默,趙淳開口道:「我們從來都沒有爭過什么,上次林若彩的事,是你讓了我,但是你不要妄想這次我會讓你。」他異常堅定地說道。
慕容寒帶著拂袖回到了楚天居。
「慕容少爺,謝謝你幫我。」拂袖的話打破了有些尷尬的氣氛。
慕容寒淡淡一笑,向前湊近了一步,細細地打量著她的臉,「好美的臉,當初為什么把她掩蓋在面具下面,你到底還有多少故事,嗯?」他的迷離的眼神能隨時讓人沉淪。
拂袖甩了甩頭,后退一步,有些慌亂地說道:「少爺,我……」
慕容寒輕輕搖了搖頭,抬手理了理拂袖鬢角有些淩亂的髮絲,「你不必害怕,我不會逼你說什么的,那些不好的事情就把它忘了吧,人總是要向前看的。徹底的無視對你造成傷害的人吧,請你狠狠的幸福,再也不要為了那些過往而心痛。我希望你快快樂樂的活在當下,走出當年的陰霾。」
拂袖笑著點了點頭,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
「這就對了,你笑起來的時候真的很好看。」慕容寒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拂袖,你想不想做天香樓的舞魁?」
拂袖不由得一驚,「少爺,您這是……」
慕容寒把愣在原地的拂袖按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然后自己坐在她的對面,緩緩開口道:「你應該知道我的盛鑫商盟吧,它基本上各個行業都有涉及,範圍更是遍布全國。這天香樓表面上看只是一個青樓,其實它是一個收集情報的地點,出入這里的非富即貴,都是個個領域的精英,收集到第一手的情報也相對容易許多。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所以我想要幫助你。」
看著拂袖若有所思的樣子,慕容寒繼續說道:「你難道不想憑著自己的力量打拼出一片天嗎?難道你想永遠被人欺負、被人侮辱嗎?」
「我……」不可否認,慕容寒的話觸碰到了她心里的痛處,但是也是真正的讓她動心。拂袖眼圈紅紅的看著慕容寒,「少爺,您為何對奴婢這樣好?」
「那是因為……」慕容寒的眼神有些飄忽不定,仿佛要將拂袖帶回到那回憶當中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2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