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謹瑜和米小白_暴露高H小說

第七十八章 原來如此 第七十八章 原來如此
慕容寒看著拂袖的眼睛,正色道:「拂袖,你還記不記得大約在一年前,你曾經在城東的小巷子里救過一個人?」
城東小巷?那不是蘭姨曾經住過的地方嗎?一年前……拂袖腦中努力地回想著,終于恍然大悟。「真的……是你?」當初自己遇見他的時候,他渾身是血,完全看不清五官面貌,實在很難和眼前這個英俊儒雅的男子聯繫在一起。
慕容寒肯定地點了點頭,「是我。那天我被手下的一個心腹給出賣了,遭人暗算,如果不是你幫了我,恐怕我今天就不會坐在這里了。那天的事,后來周浩宇全都告訴我了。我一直都想當面向你道謝,只是一直都沒有這個機會。」
周浩宇?拂袖又回想起了那天在周府的發生事情,「那么你應該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是,其實我還知道你的很多事。」慕容寒眼里一片坦然。「不過那些不開心的事情我不會再提起,就像我剛才說的一樣,人都是要向前看的。其實并不是因為你救我一命,我為了還這個人情才幫你的,我是真的很想看到一個堅強的拂袖,我希望你能夠忘記之前的痛苦,開始新的生活,為你自己而活,尋找屬于你自己的幸福。」
看著慕容寒鼓勵的眼神,拂袖并不是不心動,只是她也有著自己的顧慮:「少爺……我不值得你這樣對我的。」
慕容寒搖了搖頭,柔聲說道:「拂袖,你放心好了。我對你不是有所圖,從生意人的角度來講,我也是為了天香樓的生意而選擇了你,所以你也不要覺得虧欠我什么。」
拂袖輕輕地點了點頭,直視著慕容寒說道:「既然少爺您如此器重奴婢,那奴婢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只是希望奴婢今后不會讓您失望。」
看見拂袖的眼中又重新燃起希望,臉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只希望這一次拂袖能夠苦盡甘來,讓他們有一個值得嚴謹瑜和米小白_暴露高H小說期待的未來。
從那天起,拂袖白天便會和鄭靈玉她們一起在練功房里練舞,大家都知道這個拂袖是慕容少爺欽點的人,雖然對她的平步青云都有些憤憤不平,但是表面上卻只能恭恭敬敬的,把那些個不滿和牢騷憋在心里。
經過上次的事情,小舞對拂袖心存感激,二人又成為了好朋友。當小舞知道她也叫拂袖的時候,確實很是詫異,但是這兩個人的長相真的相差好遠,而且后廚的管事也說了,拂袖被一個大戶人家買去做丫鬟了,所以小舞也沒有再懷疑下去。而拂袖這邊自是不能將真相告訴小舞,小舞率性天真,知道那些事情只會傷害到她。
另外還有一件事情讓拂袖覺得有些疑惑,她那天救慕容寒的時候,慕容寒讓她拿著一塊玉佩去找周浩宇。她記得那塊玉佩上刻了兩個字,好像不是慕容,但是她又實在想不起來是哪里不對勁,也許是自己多疑了吧。
京城最大的酒樓未名園里,林若彩坐在二樓雅間里喝著茶,有些無聊地打發著時間。
天香樓的司徒顏托人送信給她,約她在這里見面。本來像她這種大小姐是不會和那種風塵女子見面的,這只會降低她的身份。但是信中卻說她會帶來趙淳的消息,林若彩忍不住還是來了,只是這次碰面不能讓別人發現,要不然傳出去丞相千金和青樓女子關係密切,那她就完了。
冒著這么大的風險出來還不是為了趙淳,一想到他,林若彩心里就憋氣。也不知道最近趙淳是怎么了,好不容易她的眼中釘那個莫卿終于走了,本以為她就能做趙淳的王妃了,可是趙淳卻對外封鎖了消息,只是說莫卿在芳菲園里養病。她去問趙淳問什么,趙淳就拿什么國家大事來做藉口。后來,她又去瑞王府找趙淳,趙淳卻直接不見人影,府里的下人永遠都只會說一句話,「王爺最近政事繁忙,等忙完了這陣子,自會去找小姐的。」這不是明擺著躲她還能是什么。
前天,好不容易在他下早朝回來的時候等到了他,可是和他說話,他卻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隨便找一些話來搪塞敷衍。還沒說上幾句話就派人把她送回了家。她現在真的很想知道趙淳現在到底是怎么回事,莫不是在天香樓里有女人了?
她去找陸辰翊問情況,可是沒想到他對自己比以前也冷淡了不少,問什么都是回答不知道,和以前對她百依百順的那個陸辰翊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為什么一夜之間自己身邊的男人都好像被什么東西勾走了魂一樣,這讓林若彩心里很是不爽。
不過,她最近確實聽京城里面傳的風風雨雨的,說陸辰翊最近和天香樓的一個姑娘關係不一般,幾乎天天去捧她的場。今天司徒顏來的正好,她倒要看看是什么樣的人物能超過自己的魅力,讓一直對自己百般討好的陸辰翊突然變得如此冷淡。她從小就是在眾星捧月一般的環境里長大,突然一下子身邊的追隨者都消失了,她是無法容忍的。
這些年來,陸辰翊對她的感情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和趙淳想比較,她會選擇后者。因為趙淳是擁有權勢和地位的王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做了他的王妃,自己也可以高高在上,受人仰視。而陸辰翊的家里雖然是京城首富,但是就算在有錢他也只是個商人,以自己丞相千金的身份是不會嫁給他的。她一直以來之所以想把陸辰翊抓得死死的,無非就是自己的虛榮心在作怪,從小到大,她都是天之驕女一般,各個方面都不曾輸給過其他官員的女兒,所以在男人方面她也想將全京城最出色的兩個人留在身邊,讓她繼續享受那眾星捧月般的感覺。

第七十九章 狼狽為奸 第七十九章 狼狽為奸
正在林若彩心中暗自氣憤之時,門外傳來一陣清脆的敲門聲。
林若彩一下子回過神來,調整了一下思緒,正色道:「進來吧。」
話音剛落,一個娉婷的人影推門而入,站到她的面前。
林若彩抬起頭來,只見面前的女子一身清新淡雅的白色衣裙,頭上髮式也極為簡單,只是用兩只玉簪稍作裝飾,完全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樣,怎么也和濃妝豔抹的青樓女子聯繫不到一起。
那女子對著林若彩燦然一笑,露出一對甜美的酒窩。「林小姐,讓您久等了。」
林若彩也拿出了大家閨秀的風範,淡淡一笑,「司徒姑娘客氣了,我也是才到,快請坐。」
司徒顏在林若彩對面坐下,將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心中暗歎道:果然是名動京城的才女,一舉手一投足之間都透著一股大家閨秀的風範。再看她身著一襲紫色衣裙,云鬢高綰,配以玉環珠釵,盡顯雍容高貴的氣質。再看看自己如今的打扮,司徒顏心中暗暗不爽。
待到司徒顏坐定,林若彩看清了她的面貌,心中不禁一陣得意,看來陸辰翊只是找到了一個自己的替身而已,到頭來心思還是在自己身上,這下她暗自鬆了口氣。只不過這個司徒顏穿著打扮太過寒酸,與自己的形象氣質大相徑庭。
「不知司徒姑娘今日叫我前來所謂何事啊?」林若彩微笑道。
司徒顏不緊不慢地喝了口茶,掩面一笑,「其實顏顏今天來,是有一事相求。」
「哦?」林若彩柳眉一挑,「是什么事,司徒姑娘不妨直言。」
「林小姐果然爽快,那我就開門見山了。」司徒顏從袖管里抽出一張紙,展開在桌上,推到林若彩面前,問道:「不知林小姐可認識這畫中之人?」
林若彩低下頭看了看,心頭一驚,笑容也僵在了臉上。「你怎么會認識她?她現在在哪兒?」
司徒顏很滿意林若彩的反應,她停頓了一下,緩緩開口道:「她是我們天香樓里一個端茶送水的丫鬟,不過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狐媚手段,現在成了慕容少爺的人,一夜之間平步青云地成了斗舞大會的熱門人選。」
林若彩平復了一下心情,讓自己的表情和聲音儘量自然一些,然后開口道:「她一個小丫鬟,和我有什么關係?」
「她和您自是沒有什么關係,不過……」司徒顏故意拉長了聲音,別有用意地看了看林若彩有些變形的臉,繼續說道:「聽說最近瑞王爺和陸大少爺也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天天的往我們天香樓跑呢。」
「你說什么?」林若彩咬牙切齒地問道。
司徒顏看著林若彩氣急敗壞的樣子,心中暗笑。不過,也難怪她會反映這么大,當初她在查得拂袖身份的時候也是大吃了一驚呢。
「哎,可真沒想到,在我們天香樓里給人低眉順眼地端茶送水的丫鬟竟然是堂堂的瑞王妃。」司徒顏在一旁陰陽怪氣地說道。
而此時,林若彩也終于從剛才的震驚中緩過神來,聽到司徒顏的話,她不禁冷哼一聲,一臉地不屑。
司徒顏完全沒有理會她的表情,繼續自顧自地說道:「說來也奇怪,她怎么好端端的不做她的瑞王妃,反而跑到我們這種花街柳巷里來了呢?」
「她已經不是什么瑞王妃了,早就被瑞王爺一紙休書趕出瑞王府了。」林若彩輕蔑地說道。
「啊?不會吧?」司徒顏一臉的差異,「人家怎么說也是墨國的公主,就這樣被掃地出門了,還淪落到了天香樓這種地方來謀生。這瑞王爺也真夠狠心的。」
「哼,搞不好人家還就喜歡這迎來送往的生活呢?」林若彩惡毒地說道。
司徒顏不禁吃了一驚,心中暗道:怎么這京城第一才女,堂堂大家閨秀竟然也會像個市井潑婦一樣罵人,而且嘴巴還這么惡毒。看來她是真的生氣了,畢竟她和瑞王爺青梅竹馬十來年了,怎么能夠忍受有人橫刀奪愛呢?
司徒顏繼續添油加醋地說道:「不過依我看啊,這個瑞王爺倒像是對她念念不忘呢。三天兩頭兒的往天香樓里鉆,還不是為了見她。」她偷偷瞥了瞥林若彩,見她沒什么反應,于是又添了一句:「對了,我忘了恭喜您了,這原來的瑞王妃被休,那下次我再見到您的時候恐怕就得給你行禮,叫您一聲王妃了啊。」
這「王妃」二字深深地刺到了林若彩的痛處,她有些不耐煩地說道:「你到底想要說什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2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