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書荒求好看小說_暴露 玩弄 女友

第八十章 又遇險境 第八十章 又遇險境

司徒顏放下手中的茶杯,正色道:「林小姐是個爽快人,那我也就不兜圈子了。如果這次的斗舞大會,林小姐能夠助我一臂之力,那我就可以借機將她踩在腳下,幫您出了這口惡氣。
林若彩心里一動,可臉上卻依然不動聲色,「天香樓那么多人,你憑什么讓我幫你,相信你,我大可以去找其他人。」
司徒顏賠笑道:「林小姐不必擔心,這件事與你與我都有好處,更何況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你我不將這件事說出去,又有誰會知道呢。我和她平時都在一個地方練舞,想要搞點小動作還不容易嗎?」
司徒顏說的并不是沒有道理,只是她對司徒顏并不了解,萬一要是有什么把柄落在她的手里那以后可就麻煩了。
林若彩沉默了一會兒,緩緩開口道:「瑞王爺出入天香樓只不過是出于應酬的需要,至于那個女人嘛,他若真是對她余情未了,也就沒必要將她掃地出門了。如今她的事情和我毫無關係,再說她現在不是慕容少爺的人了嗎?為了這樣一個不守婦道的爛女人而貿然行事,只會髒了我自己的手。」
「什么?」司徒顏完全沒想到這位大小姐會不買自己的帳,原先計畫好的話沒能說動她,而現在一時半會兒又想不出反駁她的話來,所以司徒顏臉上儘量保持平靜,可腦子里卻飛快地轉著,想再找些說辭。
林若彩見司徒顏一時語塞,便輕輕一笑,起身說道:「司徒姑娘,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先失陪了。」說罷,便轉身向門口走去。
司徒顏看著林若彩高貴優雅的背影,忽然腦中靈光一現,開口道:「林小姐,請留步。大家都說我與你長的有幾分相似,可是你知道陸少爺找上我是為什么嗎?他并沒有讓我打扮的向你一樣,而是每天讓我穿著這素凈的白袍子,首飾不能戴,髮式也要簡簡單單的。你說著到底是為什么呢?我一直都想不明白呢。」
「你說什么?」林若彩停下腳步,猛的回過頭,兩道如利劍一樣的目光射向司徒顏。
司徒顏慢條斯理地說道:「林小姐,您說奇怪不奇怪呢?這陸少爺到底為什么讓我打扮成這樣啊?」
林若彩心里大吃了一驚,沒想到趙淳和陸辰翊竟然都是去找那個莫卿了,她怎么就那么大的魅力,都已經離開王府了,還能把他們兩個給吸引到天香樓去。哼,不過自己絕不會讓這個賤人高興太久的,早晚有一天她會奪回她所失去的一切,讓莫卿死無葬身之地。
司徒顏看著林若彩鐵青的臉色和氣得發抖的身體,心中很是得意,她走到林若彩身邊,將她推回到桌前,「來,林小姐,您先喝杯茶,消消氣,咱們再好好聊聊。」
林若彩又重新坐下,臉上露出了一個近乎猙獰的笑……
這一晚,陸辰翊又帶了四五個狐朋狗友到天香樓來取樂,照例還是叫了拂袖進去送些酒菜。
拂袖端著酒菜進去,那幫人正猜拳行酒令,玩得熱火朝天,沒有人發覺到拂袖的存在。
正當拂袖暗自慶倖,想要放下東西就悄悄退出去的時候,一個身形魁梧的中年男人在旁邊叫道:「你,過來,給爺倒杯酒。」
拂袖聞言,頓住腳步,回頭一看,說話的人她倒是有些印象,這個人經常和陸辰翊一起來喝酒,大家都叫他「姜老闆」,貌似是京城哪個大商號的老闆。這位姜老闆,身嚴重書荒求好看小說_暴露 玩弄 女友形高大魁梧,脾氣暴躁,下手也很重,伺候過他的姑娘們都曾經被他弄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叫苦不迭。
拂袖見他身邊沒有姑娘陪著,心中一陣納悶,不知這位姜大老闆今晚是哪里不對勁了。不過客人叫了自己,拂袖也不能視而不見,只能硬著頭皮挪步過去。
拂袖只是稍稍遲疑了一下,那姜老闆便很不耐煩地罵起人來。拂袖心中暗道,這可是個不好對付的主兒,自己也只能以不變應萬變了。
見拂袖走到桌前,姜老闆帶著幾分醉意說道:「你個賤東西,也跟你說話時瞧得起你,少在這給我裝清高。」說著,他便在桌子上擺出一溜兒的酒杯,讓拂袖全都斟滿酒。然后,又指了指拂袖道:「你,把這些都給爺喝下去,也就有賞,不喝的話,今兒你就別想出這個門兒。」
很顯然,姜老闆是喝醉了在耍酒瘋,可是在天香樓里,客人提出來的要求是不能拒絕的。如今的拂袖只能靠自己,她可不指望一旁正和司徒顏黏在一起的陸辰翊會起到什么好作用。看看桌上的酒杯雖小,但是十幾杯酒下肚,恐怕自己肯定會醉了吧。

第八十一章 壞事做盡(上) 第八十一章 壞事做盡(上)
正當拂袖猶豫之際,一旁正和陸辰翊親熱著的司徒顏卻開了口:「喲,姜老闆,您讓這么一個打雜的小丫鬟喝這么多酒,她怎么能喝的下啊。這些小丫鬟都是沒什么酒量的,您就別難為人家啦。」這話表面上聽起來像是在替拂袖解圍,可實際上這對一個喝醉酒的人來說無疑是火上澆油。
「放屁!天香樓的人竟然不會喝酒,真是笑話。你們這些人見了那些年輕俊俏,有錢有勢的還不是都往人家身上貼?我讓她陪我喝酒是我瞧得起她,今天就是喝死人我也會出錢給她收尸的,你們誰要是再攔著,我就一塊兒罰。」聽了姜老闆的話,拂袖才有些明白為什么今晚他會找自己的茬兒了。看來是他的老相好跟了別人,搞得他自己一個人心里不爽,所以剛好抓了拂袖來發洩一下心里的悶氣。
拂袖心中暗歎倒楣。再看看陸辰翊,正和旁邊的人相談甚歡,好像這邊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而司徒顏則對著拂袖不壞好意地一笑,又一頭扎進了陸辰翊的懷里。
拂袖深吸了一口氣,拿起杯子,一杯接一杯地將酒灌下。她幾乎是一口氣喝下了十幾杯酒,拂袖真的有點佩服自己是怎么一下子像喝水一樣喝下這么多酒的。她強忍著一陣陣反胃的感覺,對姜老闆說道:「姜老闆,您看這樣行了嘛?」
姜老闆哈哈一笑,「嗯,沒想到你竟然如此爽快。來,坐到我旁邊來吧。」他拍了拍身邊的一個空凳子說道。
拂袖心里大呼不妙,本想著快點喝完就可以離開,沒想到這個他竟然沒完沒了了。
拂袖無奈,只好在凳子上坐下來。
畢竟,拂袖在姜老闆眼里只是個不入眼的打雜丫鬟,他并沒有太多的理會拂袖而是到一邊去和別人喝酒劃拳去了。
拂袖一個人坐在那里,覺得頭昏昏沉沉的,又很想吐。她轉頭看了看姜老板正和一個人喝的起勁,不禁鬆了口氣,心想這下可以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溜出去了。
拂袖正要起身,卻發現一個黑影從頭頂罩了下來。抬頭一看,正對上陸辰翊那張讓無數少女為之傾倒的臉。
「跟我走。」陸辰翊陰沉著臉,不由分說,拉起拂袖就往外走。
拂袖感覺眼前人影晃動,腳下輕飄飄的,就這么被陸辰翊拉進了旁邊一間無人的房間。
「碰!」的一聲,陸辰翊將門大力的關上,一把將拂袖推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2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