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書荒求好看末世文_曦瑤黑化

第八十二章 壞事做盡(下) 第八十二章 壞事做盡(下)
看著拂袖依然留有淡淡紅痕的脖子,陸辰翊的手不禁來回在上面撫摸著,「這是趙淳掐的嗎?」
拂袖并沒有回答他,只是輕輕地歎了口氣,平靜地說道:「陸辰翊,我現在都已經成了這個樣子,為什么你們還是不肯放過我?之前你們處心積慮的對付我,無非就是因為我的突然出現拆散了趙淳和林若彩的大好姻緣,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而現在,我已經主動離開了瑞王府,我不該當這個王妃,所以我選擇退出。同樣,我之前所付出的一切,也都付之東流。但是我沒有怨,也沒有恨,我只想一個人靜靜地生活,不想再和之前的人和事有任何的交集。你們之前不是千方百計地向趕我走嗎?可現在為什么又死追著我不放,我現在不會對你們有任何的威脅了,請你們放過我好嗎?」
「我絕不!」陸辰翊乾脆地一口回絕道。「只要我沒有喊停,我就永遠不會放過你!」
拂袖的頭暈暈沉沉的,只感覺陸辰翊的聲音在耳邊嗡嗡地響,她的身子有些搖搖晃晃,扶著桌子才勉強站穩。
陸辰翊見她沒有說話,便向前逼近一步,湊近拂袖的臉,邪邪地說道:「或許你可以考慮一下跟我走,我會找個地方把你養起來,保你下半輩子衣食無憂。而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說老實話,你在這方面還是挺擅長的。」說著,他不懷好意地輕輕咬了一下拂袖的耳垂。
拂袖感覺胃里一陣噁心,輕蔑地一笑:「哼,你帶我走?我們能走到哪兒去,趙淳會輕易放過去嗎?」
「你放心,我會幫你安排好一切,不會有人再找的到你,即使是趙淳。」陸辰翊有些得意地說道。
「你還是省省吧。慕容少爺哪點比你差,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新的金主,怎么會那么輕易放手。你放心,我就是跟趙淳走也不會跟你的。」拂袖以牙還牙般地湊到陸辰翊耳邊,一字一句清晰地說道。
「你再說一遍!」陸辰翊再次被激怒了。
「我說,我不管跟誰在一起,那個人都不會是你。我對你只有恨,當初是你奪走了我的清白,是你一次又一次把我推向不潔的深淵,我成了今天這樣,和你脫不了干係。我這一輩子,到現在為止只愛過一個人,那就是趙淳。只可惜我的真心換來的只有欺騙和傷害,我的心早就已經死了,所以,你也給我死了這條心吧!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見到你,再次見到你,只會讓我更加恨你。」說過這番話,拂袖覺得已經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她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感覺眼前的擺設都變得有些搖晃模糊。看來,今晚的酒后勁很大,她怕是真的要醉倒了。
房間里忽然一片安靜,拂袖閉上了眼睛,用手揉著太陽穴,以緩解醉酒帶來的頭痛。看來陸辰翊是真的走了,拂袖心里暗暗鬆了一口氣。
可是,身后出現的悉悉索索的衣服的摩擦聲引起了拂袖的警覺。她猛地回頭,發現陸辰翊正脫下身上的中衣,一把甩到身后,然后赤裸著上身,向拂袖一步步地靠近。
「你,你要做什么?」拂袖有些驚慌地問道。
「做什么?當然是做那天趙淳沒做完的事嘍。他懂得憐香惜玉可是我卻不會,我終于知道那天趙淳為什么想要掐死了你,你已經成功的把我激怒了。」陸辰翊嘴上說的云淡風輕,可是目光卻像刀子一樣,隨時能在拂袖身上剜幾個洞出來。
拂袖慌忙地站起身,可是不料腳下一軟,身子失去平衡,向前倒去。
陸辰翊上前一步,接住了拂袖倒下的身子,將她攬在懷中。拂袖想要掙扎,但是陸辰翊胳膊稍稍一用力,就讓拂袖動彈不得。他托起拂袖的下巴,輕佻的笑道,「怎么?等不急了嗎?這么快就投懷送抱了。」
拂袖又急又氣,可無奈身上軟綿綿的使不上力氣,只有狠狠地瞪著陸辰翊。
陸辰翊嘴角歪歪一挑,將拂袖橫抱了起來,然后重重地丟在床上。
拂袖被震的眼前一陣發黑,還沒等緩過神來,陸辰翊的的吻就鋪天蓋地般地落了下來。
酒精的作用,讓拂袖的身子在瞬間燥熱。陸辰翊很滿意她的反應,舌不斷佔領著她的唇,打亂著她的思緒,手下更是毫不留情地探入她的衣衫內。
陸辰翊毫不憐惜地折磨著拂袖,酒醉的恍惚中疼痛讓拂袖悶哼出聲,而這無疑更加激起了陸辰翊的欲望。
是愛的驅使,還是情欲的作用,是彼此傷害,還是一時歡愉,恐怕只有那窗外一輪明月才能看穿。

第八十三章 悔恨萬分(上) 第八十三章 悔恨萬分(上)
黑暗中,拂袖不知自己什么時候昏睡過去了,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恍惚間,拂袖感覺有一個黑影坐在床邊。
她費力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還是躺在剛剛的那張床上,拂袖冷冷地開口道:「該做的不是都做完了嗎?你怎么還不走?」
那人并沒有說話,一只溫熱的大手握住了拂袖放在被子外面的手。
好熟悉的感覺,那只手能夠給她溫暖,給她力量,曾經她就是這樣被他牽著手,然后大聲地宣布:「因為有你,我不怕!」
拂袖心里一驚,「趙淳,你怎么會在這里?」
那人點燃了床頭的燭火,屋子里一下亮了起來,昏黃的光暈中,那個默默注視著拂袖的人正是趙淳。
拂袖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她掙扎著坐起身,警覺地看著趙淳:「你來這里做什么?」
「剛剛陸辰翊來過了?」趙淳并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自顧自地問道。
「是又怎樣?」拂袖毫不顧忌地說道。
趙淳微微皺了皺眉,眼里閃過一絲疼惜和痛楚。
那目光讓拂袖心中一陣莫名地難受,她刻意將頭扭到了一邊。就在拂袖失神之際,趙淳嚴重書荒求好看末世文_曦瑤黑化忽然一把扯下拂袖用來遮住上身的棉被。拂袖一驚,下意識地想要推開趙淳的手,卻被趙淳死死地抓住手腕,拂袖痛的輕吟出聲,可是趙淳并未理會,一把拉下了棉被。
趙淳雙目赤紅地盯著拂袖的身體,額頭上的青筋突突直跳。她的身體上都是剛剛陸辰翊留下的痕跡,趙淳有這樣的反應也并不奇怪。
胸前的陣陣涼意讓拂袖清醒過來,她重新將被子拉了上來,平靜地問道:「看夠了嗎?」
沉默許久,趙淳的口中才艱難地吐出幾個字:「這些……都是他弄的嗎?」
拂袖淡淡一笑,反問道:「怎么?很奇怪嗎?這又不是第一次了。」
趙淳一怔,眼神黯然地沉默了一會兒,他緩緩開口問道:「陸辰翊說要帶你走嗎?」
「沒錯,我不知道你們究竟看上我哪一點,為什么你們一個個都說要帶我走?」這連拂袖自己都覺得好笑。
趙淳死死地盯著她,清楚地問道:「你要跟他走嗎?」
「這由得了我嗎?你們個個都比我有本事,有手段,到最后我還是逃不出你們的手掌心。」拂袖無奈地笑道。
趙淳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然后正色道:「你跟我走。」他的語氣堅定而又不容置疑,仿佛在下達一個命令。
拂袖感覺自己的心好像漏跳了一拍,她平靜地搖了搖頭,肯定的回絕道:「我們之前不是說的很清楚了嗎?我是不會跟你走的,我們更不可能回到從前了。」
趙淳臉色陰沉下來,他握緊了拳頭,好像在克制著心中的怒火:「你難道還想讓我用強嗎?我現在是和你好說好商量,我不確定我還能忍耐多久。」
趙淳的目光冷的讓人發寒,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讓拂袖產生了一種無形的壓迫感,剛剛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
二人就這樣沉默了一會兒,趙淳緩和了語氣,繼續說道:「你知道嗎?剛才看你躺在那里一動不動,連呼吸都是那么的微弱,這讓我想起那次你受了劍傷也是這樣,好像隨時都要離開我一樣。只有在這時,我才清楚地發現,原來我的生活不能沒有你。」
趙淳停頓了一下,繼續十分坦白地說道:「剛才看見你滿身的傷痕,又讓我想起那次你被下藥,那一切都是我計畫好的,我真是個混蛋,當初竟然那樣卑鄙的算計你。」
「卿兒,是我錯了。以前我不該那樣對你,天知道我當初為什么會那樣做,我是真的不想傷害你的。看下你現在的樣子,我的心比刀割還要痛,我想一定是老天爺在懲罰我了。」
「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我一定會好好的補償你,我一定會好好的疼你、愛你,不讓你再受一點傷害。當初我是在算計你,可是那段日子里,我們的快樂是真的,是我永遠也忘不了的。」
「你走了以后,我每天都會想起你,想你為我做的飯菜,想你的歡聲笑語,有的時候我還以為你依然在我身邊,可是當夢醒之時,卻發現冰冷的房間里只有我一個人。你知道我有多么想重新擁你入懷嗎?我想要感覺你真實的存在,就這樣永遠把你擁在懷里,再也不分開。」
「我從來沒有意識到我對你究竟虧欠了多少,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喜歡穿什么衣服,喜歡帶什么首飾,我也不知道你害怕什么,討厭什么。我更沒有去了解過你有什么心事,我沒有關心過你什么時候會開心,什么時候會難過,什么時候需要我陪在你的身邊。我只是一味地享受著你的關心,把你對我付出的一切當做理所應當,我從來都沒有珍惜過你對我做的一切。」
「你走的那天我還曾經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也許你走了我就會漸漸地把你忘掉,然后重新回到屬于我自己的軌道正常的生活。可是我錯了,對你的思念就如同毒草一般在我的心里瘋狂地滋長,你離開的時間越長我對你的思念就會越強烈。所以,我派人在暗中到處找你,畢竟你在嵐國舉目無親,我安慰自己也許你哪天走投無路了就會回來找我。可同時,我又有些害怕見到你,我怕你會恨我,會疏遠我。」
「我每天都幻想著你會回到芳菲園,所以我保留了芳菲園的原樣,并且,每天都派人打掃的乾乾凈凈的。我還給你買了許多的衣服首飾,因為我從認識你的那天起就從來沒有送過你一件像樣的禮物。我想也許等你回來那天看到我為你所做的這些,你會喜歡……」
一直默默不語的拂袖慢慢地抬起了頭,卻早已是淚流滿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2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