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握住又粗又硬好燙_最傷孩子的十句話

CH2-3 妳沒帶走的(1) 雨鋪天蓋地的落下,每一滴都像利劍般打在身上。
終于狼狽回到家。
爸媽不知何時離開,餐桌早已經被收拾的乾乾凈凈,只剩一碗失去溫度的玉米濃湯孤零零待上面,沒有刻意營造的幸福假像,這樣觸手可及的黑暗與冰涼反而讓我鬆一口氣。
手機鈴聲細微的響起,我還來不及接起就斷了,仔細一看,手機里好幾通未接來電,都是媽打來的。
按了回撥鍵,媽的聲音在我耳邊歡快地響起,「子茉?終于到家啦?」
「嗯,剛剛到。」
「你爸被醫院急摳回去了,好像有病患手術出了問題,妳也知道醫院沒你爸不行… …」
「嗯。」
「媽剛好也接到一個緊急電話,所以… …」媽歉然道:「妳不會怪爸媽吧?」
其實,沒關係的,可以不用跟我解釋這么多的。
我走進房間,打開燈,看到床上躺了一只毛茸茸的泰迪熊大玩偶,胖胖的脖子上繫著紅色緞帶蝴蝶結,睜著黑色鈕扣眼睛,眼神空洞地望著我,好像在說:我跟妳不熟,別碰我。
「我記得,妳說過想要一只泰迪熊當生日禮物… …。」媽說。
我的確說過想要一只泰迪熊當生日禮物,不過那好幾年前的事了。
眼角余光瞄到一封粉紅色信封放在泰迪熊的旁邊,打開一看,里面一張小卡片簡短寫了『子茉生日快樂』,字跡潦草到幾乎看不清底下署名『爸爸』那兩個字,還有好幾千塊的圖書禮券,爸的禮物向來走務實風格,至少比泰迪熊玩偶實用多了。
我把泰迪熊抓起來塞進衣柜,回到書桌前,打開電腦,登錄拍賣網站,打上幾個字:「圖書禮卷八折拍賣,商品狀況全新,使用期限至明年年底。」
媽的聲音從手機傳來,有些擠壓變形,彷彿從另一個空間傳來,我漫不經心地嗯嗯應著,隱隱約約聽到汽車引擎運轉的聲音。
「媽,妳專心開車啦,不要一直跟我講話。」我說,手指不停在鍵盤上敲著,『是否繼續新增拍賣』,『是』,「泰迪熊玩偶一元競標,商品狀況全新,3000元以上免運費,競標截止時間… …」
「那碗玉米濃湯媽還放在餐桌上,晚餐的時候看妳沒喝幾口就跑出去了… …」媽仍不斷說著:「如果想喝隨時可以拿去微波,喝不完的話記得放冰箱,還有義大利麵… …」
有些受不了,那句話還是沖口而出:「媽,我跟妳講過很多次了,我討厭義大利麵里加黑橄欖!那味道真的很噁心!」
「這樣啊… …」媽沉默了很久,久到我以為手機失去訊號,媽才說:「子茉,剛剛吃晚餐的時候,妳問我的問題我似乎還沒回答?」
「嗯?哪個?」
「妳問我,如果妳剪成短髮會不會好看?」
「嗯。」
「媽覺得,覺得呀… …如果子茉是短髮… …。」
如果子茉是短髮… …?
媽沒把那句話說完,一陣刺耳的喇叭聲從手機里頭爆出來!緊急煞車聲、碰撞聲,清晰的彷彿就在我眼前。
腦袋一片空白,幾乎無法呼吸。
子茉短髮會好看嗎?齊肩還是要剪到耳后?瀏海要剪嗎?
媽,妳快回答我!
妳怎么突然不說話了?
是不是手機又沒訊號了?
回答我的只有雨聲,一聲又一聲把我的心淋到冰涼。
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手機簡訊的滴答聲鉆進耳膜,我才渾身一顫,慢慢蹲下身去,將掉在地上的手機拾起,握在手心。
謝旻勛傳來簡訊–忘了跟妳說生日快樂,雖然妳說要跟我分手…。
沈子茉,十六歲生日快樂。

CH2-3 妳沒帶走的(2) 「您所撥的號碼無回應,請稍后再撥,謝謝。」
我撥出一通又一通的電話,媽始終沒有接,不安的感覺像無形雙手掐住我的喉嚨,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收緊,將我的呼吸越扼越緊。。
幾乎快要透不過氣丫鬟握住又粗又硬好燙_最傷孩子的十句話來,我披上外套,決定去媽可能會去的幾個地點尋找。
才走出房門,客廳的電話就尖銳地響起,我接起時,幾乎快要遏抑不住雙手顫抖。
「請問是江秀理女士的家屬嗎?」
「是,我是她女兒。」
「這里是醫院,妳媽媽出車禍了,現在正在急救… …。」
情況不樂觀… …。
但,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
「急診開刀房里是沈醫師的夫人,聽說出了嚴重車禍… …」
「怎么會這樣?沈醫師知道嗎?」
「院方說先不要通知他,讓他專心處理心臟外科的緊急刀,搞不好到現在還不知道… …」
「沈醫師手邊那臺刀是是心臟瓣膜移植吧,唉,救活過那么多人,希望他的夫人沒事才好… …」
媽被送到的急診室,剛好是爸工作的醫院。
但是,爸,你在哪里?
瑟縮在手術室外的長椅上,以為自己會嚎啕大哭,但我沒有。
我只是雙手抱膝,眼睛緊盯著醫院地板,日光燈照在地板上聚集出一處最亮點,反射進我的瞳孔,眼睛睜得發酸,卻還是流不出一滴淚。
隔著金屬門板,媽在另一頭,已經跟死神搏斗了將近三個鐘頭。
「噹」一聲,手術室的門終于打開,我的心臟瞬間緊縮,扶著墻壁勉強讓自己站起來。
「沈子茉小姐!」
一位醫生走出來,站在我面前遮住大半光線,口罩遮住他臉上的表情,只露出一雙目光深邃的眼睛,不知道他帶給我的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我很害怕,用力咬著下唇,才沒讓自己渾身發抖。
「我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也嘗試過各種急救措施,但傷患仍然沒有恢復生命跡象… …」
沒有恢復生命跡象… …。
「雖然已經盡了全力… …」那個年輕醫生說得很緩慢,一字一頓試圖讓我理解:「但總醫生說不忍心讓傷患再繼續痛苦下去,決定拔管… …」
「『拔管』是什么意思?」
「請妳做好心理準備。」那醫生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我要做什么心里準備?
他的話突然讓我感到憤怒,我大喊起來:「什么叫『不忍心讓傷患再繼續痛苦下去』?什么叫『決定拔管』?要不要拔管是醫生決定的嗎?你們不是說會盡全力嗎?」
「不要騙我!我爸也是醫生,那些急救措施我多少聽過一些,葉克膜(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呢?你們做了嗎?」
我曾在爸的書房里看過幾篇醫學論文,情急之中這個專有名詞就從我口中鉆出。
但是,我的裝腔做勢一下就被看穿,眼前男人只是沉靜的注視我,眼神遮掩不住濃濃的同情與憐憫,讓我意識到『拔管』之后即將面對最壞的結果。
「讓我見我媽一面好不好?」我哀求著:「就一面,讓我跟她說說話… …」
我推開醫生,想往手術室里闖,才剛邁開腳步,就被他用力抓住手腕,一個蹌踉差點跌進他的懷里。
「對不起,這不是我能決定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3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