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敢公開發現龍_最出名的十大h文 小可的奶

Ch3-1 壞孩子(3) 我看著鏡子里煥然一新的沈子茉,滿意極了。
然后,阿遙問我愿不愿意在髮廊打烊后跟他去吃宵夜。
「或許還可以喝點小酒?」吹乾頭髮的時候,阿遙有意無意碰著我的左耳,帶來麻麻的痛。
「OK啊。」我朝他一笑。
回到家時,已經過了午夜。
這棟建筑物仍然愿意提供我棲身之所,只要我不介意它無法再供應溫暖。
「妳還知道回來?」
當我摸索著打開客廳大燈時,突如其來的低沉嗓音嚇我一大跳,不過我很快冷靜下來。
我看到坐在沙發上的沈柏鈞,我稱為父親的那個人。
「妳知道現在幾點了嗎?從早上就不見人影,妳跑哪里去了?妳知道妳媽下午出殯嗎?」
我敷衍的嗯一聲,從他面前走過。
「沈子茉,我在問妳話!」
「還差五分鐘就要凌晨二點。出去逛街了。知道。」我一口氣回答完他的問題。
「妳… …」沈柏鈞氣得站起來,走到我面前。
「我怎么了?」我反問,覺得好笑,彷彿贏了一場游戲,有些沾沾自喜的得意。
「妳喝酒了?怎么打扮成這副德性?還有妳的頭髮是怎么一回事?」他指著我,手指由下往上,惡狠狠的模樣彷彿隨時會忍不住搧我一巴掌。
「剪了,燙了,還染了,怎樣?爸,我的新造型不賴吧?」伸手不打笑臉人,我笑的無邪。
「對了,我還去穿了耳洞。」我撥開貼在左臉頰的頭髮,露出耳朵上那只單翼翅膀。
「沈子茉妳才幾歲?」沈柏鈞快要抓狂,「弄成這樣是要出去賣嗎?」
出去賣?
我一愣,隨即輕笑出聲,「就算出去賣也是給沈大院長您丟臉!」
「啪——」地一記耳光,隨即臉頰一陣熱辣辣的痛,我知道我已經徹底激怒他。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跩著我進浴室,「立刻去恢復成原狀。」
「頭髮已經剪了,耳洞也穿了!」我一字一句,理智的問:「要怎么恢復原狀?」
趁他發愣的當下,我稍微一用力就掙脫了束縛,順便在傷口灑點鹽,「爸,你以前對我不聞不問,從來就沒有管過我,現在用不著因為媽死了就急著想表現父愛!」
「沈子茉長大了,會自己照顧自己。」我冷冷的說:「不用你操心!」
幾個禮拜過后,我跟沈柏鈞說我要搬出去,能夠甩掉這個老是挑戰他心臟強度的女兒,他應該也鬆一口氣吧。
我租到一間舊國宅的小套房,離學校有點遠,沒有電梯,頂樓加蓋,下雨天的時候,彷彿一伸手就可以觸摸到那些低垂的云朵。
住的離學校遠還有幾個好處,例如一放學我就可以避開那些八卦女的惱人應酬、遲到的時候更有理由、翹課更加光明正大不怕被人發現。
這排舊國宅側邊緊臨一棟新蓋大樓,國宅與大樓的位置恰巧成為一個倒L字形,新大樓正面臨向一條馬路,而我租的地方剛好在倒L字形的轉角處,透過房間一扇窗戶還可以看到隔壁大樓房間的陽臺,陽臺似乎種了茉莉花,有風的時候甚至隱隱約約聞到陣陣花香。
巷口有家『全家就是你家』,二十四小時營業,泡麵、零食、菸酒一應俱全。
小孩子裝模作樣只能靠言語,成人世界的裝模作樣則需要一些工具來輔助,例如菸、酒。
別問我是怎么學會抽菸喝酒,你不會想知道的。
媽不在了,爸對我心灰意冷,我不知道我的優秀要表現給誰看,也不知道我的表現會讓誰覺得驕傲。
既然已經失去飛翔的目標,那就讓自己墜落吧。
過去十六年努力扮演『好孩子』、『資優生』、『模範生』的角色,從來不讓人操心的沈家『掌上明珠』,從來沒人知道我極度厭惡這虛偽的一切,現在我想換個頭銜,慶祝自己終于長大。
你好,我是『壞孩子沈子茉』,請多多指教。

Ch3-2 我的世界 你進不來(1) 壞孩子沈子茉很快就有小粉絲。
早上上課的時候,被一陣窸哩嘩啦的雨聲吵醒,維持側臉趴睡的姿勢,我勉強睜開一條眼縫,微微敞開的窗口灑進幾顆雨珠,撞在我的臉頰上開出一朵一朵小水花,我抹抹臉,有些清醒了,慵懶地撐起下巴,看到左前方的林苡茜回過頭來,張著脣形示意我關上窗戶。
「又不會淋到妳。」我無聲回她,伸出一只手故意把窗戶開得更大。
臺上老師仍然滔滔不絕講著課,我毫中國不敢公開發現龍_最出名的十大h文 小可的奶不在意伸了一個大懶腰,捏捏發痠的肩膀,心想:早知道這種不冷不熱的陰雨天氣應該翹課回家睡覺去。
無視老師朝我丟來不屑的目光,我闔上課本,把課本收進書包的同時,順便撈出一只吱吱悶叫不停的手機,瞇著眼睛一條一條刪去簡訊:
「子茉,為什么一直不接我電話?看到簡訊至少回覆我一下吧。」因為你很煩。
「我知道沈媽媽去世了,妳一定很難過… …」廢話。
「別總是一個人承擔這一切,妳哭的話我會心疼… …」阿呸,噁心。
「子茉,見我一面好不好?」不好。
「妳再不理我,我就去妳家找妳!」我搬家了。
「子茉,… …」
「子茉,妳是不是在躲我?」你說對了。
「下雨了,我愿意陪妳淋雨,拭去妳眼中的淚… …」這是從哪段歌詞抄來的吧。
「沈子茉今天放學后妳別亂跑,我去女校堵妳!」這個粉絲可真是瘋狂。
分手一個多月,一天將近十封,算算三百多封簡訊,似乎在挑戰手機記憶卡的極限,尤其是最后的十通簡訊每隔五分鐘發一次,讓我在佩服這小子不屈不撓的毅力之余,也為我手機電池的壽命感到憂慮–
刪掉謝旻勛的簡訊居然快花掉我整節課的時間!
嘆口氣,我握著仍舊發燙的手機,發出一封簡訊,對方很快就回了。
看看手錶,還有十分鐘才下課。
窗外的雨勢不知何時漸漸變小,我將手伸出窗外,手心朝上,感覺雨滴像棉絮般緩緩飄落,彷彿風一吹就消逝不見。
可以走了。
我站起身,把書包甩在肩上,朝教室門外走去。
「沈子茉,還沒放學妳揹著書包要去哪?」身后傳來老師的咆嘯。
「老師,」我回過頭,懶洋洋的說:「我好朋友來,身體不舒服,想提早回家… …」
「別找藉口!」頭頂微禿、帶著厚重眼鏡的老伯伯粉筆往講桌上重重一拍,「好朋友來就叫她等一下,跟妳身體不舒服有什么關係?為什么要提早回家?」
我環視全班同學,每個女孩摀著嘴,都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樣。
「別的好朋友可以等,但是這個好朋友不能等,」我撥撥額前瀏海,「老師你回家問你老婆就知道了。」
「沈、子、茉!」
「啊差點忘了,師母說不定已經到更年期,好朋友永遠不會來了。」我聳聳肩,一臉無辜向林苡茜求救:「苡茜麻煩妳跟老師解釋一下『好朋友』的意思,我先走了。」
不知道誰終于笑出聲,頃刻間同學哄堂大笑起來,丟下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老師跟林苡茜,我邁開步伐,走出教室。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4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