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能加入克格勃嘛_最刺激的一次艷遇經歷

【那些第一人稱遺漏的場景】 【那些第一人稱遺漏的場景】
【飛鳥】
遺漏場景 : 醫院
第一人稱狀態 : 第五章 沈子茉住處停電,跑到李海澄家。
﹒?﹒﹒.☆. + + ﹒.﹒?﹒﹒.☆. + + ﹒.﹒?﹒﹒.☆. + + ﹒.﹒?﹒﹒.☆. +
會死吧?
這次真的會死吧?
跑了這么遠,仍然是黑漆漆一片看不見盡頭。
李海澄大口喘著氣,胸腔疼痛得快要爆炸,心臟再怎么拼命跳動,卻無法將血液傳遞出去,四肢漸漸發冷僵硬,瞳孔漸漸看不見任何光。
聽不見,看不見,只剩感覺,瀕臨死亡的感覺。
事實上,李海澄接近過死亡很多次了,天生心臟瓣膜閉鎖不全癥,每次開刀都是和死神搏斗。
只是這次特別難受,好像有什么事還沒完成,好像有什么人還沒見著。
手里緊緊握著一支手機,傳來一陣又一陣細微的響動…。
對方不死心似的,一遍又一遍,堅持撥打他的手機,撥動他近乎休眠的感官。
他想見她。
緩緩睜開眼,于是他又看見了光。
「你醒了。」護士和藹的笑臉映入眼簾,「剛剛醫生幫你做了檢查,需要通知你家人…」
「對不起,我接個電話。」他虛弱地打斷護士的話,按下手機的通話鍵,傳來沈子茉急促的聲音–
「你在哪里?」
「外面。」他簡短說了這兩個字。
隱隱約約聽到手機里頭傳來救護車的鳴笛聲,沈子茉覺得奇怪,「你在醫院嗎?我好像有聽到救護車的聲音… …。」
「沒有,我剛出捷運站,剛好附近有救護車經過。」他抿著下唇,盡力平息紊亂的呼吸。
「你在跑步嗎?怎么聲音聽起來很喘?」
「我等下就回去了。」她是個聰明女孩,繼續說下去會發現的,李海澄趕緊說:「我先掛電話了。」
「呀,你想做什么?」
「回家。」
撕下點滴針,鮮紅色的血珠凝結在手腕,他貼在唇上吮去,脫下病服,換上日常衣褲,套上運動護腕,那是用來遮掩手臂上的各種針孔。穿好球鞋,一站起來,昏天暗地的暈眩感立刻朝他襲來。
他靠著門板等候這陣昏眩感退去,醫院離他住的地方不遠,現在跑回去的話,她還會在那兒吧。
「顏醫生,快來,病人要強行出院!」
「喂,你這小子想死嗎?」聽見護士驚呼,趕到病房前的顏凱按住他的肩膀,將他推回病床,厲聲說道,「你現在二尖瓣逆流 ,必須緊急開刀,再拖下去死亡率會增加四成… 」
「不管如何,我都會死吧?」李海澄直直盯著眼前一身白袍的年輕男人,雙眸沉黑的宛如夜空,看不出一絲畏懼。
削瘦的肩膀,清秀眉眼帶著病態的蒼白,才十八歲的少年,明明是害怕死亡的,卻裝作豪不在意。
「你放心,只要做完這次手術… …」至少,至少還有活下去的希望,至于能活多久,顏凱不想殘忍的現在告訴他。
「做完這次,接下來呢?二尖瓣和三尖瓣修復?心律不整燒灼術?我還剩多少存活率?」
面對李海澄尖銳的質問,顏凱啞口無言,都說久病成良醫,李海澄這個病人當得很稱職。
「別說謊,我知道我遲早會死的,不用急這一時半刻。」李海澄甩開他的手,自嘲地笑笑,「我想見她… …」
「李海澄,你這么做很自私,你可曾想過沈子茉失去你之后的感受?」
「我知道。但是現在能將她拉回正軌的,是我,不是你。」
或許,你能帶給她短暫的快樂,我卻能給她長久安穩的幸褔,但是只要女孩能展露笑顏,我不在乎陪在她身邊的人是誰。顏凱心想,就讓這兩個孩子互相陪伴一段時間吧,或許只有他和她才是彼此的救贖。
「你臉色蒼白,身體冰涼。」被甩開的手停在半空中,過了好一會才慢慢垂下,顏凱妥協地側過身替他開了門,語氣聽不出擔憂或是威脅,「總之照顧好自己,別讓她發現你的病情,如果你讓她再度哭泣,我一定立刻將你抓回醫院開腸破肚… …」
「這是威脅嗎?」 李海澄揚起爽朗笑臉。
「是醫囑。」
「放心,顏大叔,倒下前我一定會第一個通知你。」瞇起一只眼,朝他做了一個舉槍的姿勢,顏凱被李海澄孩子氣中國人能加入克格勃嘛_最刺激的一次艷遇經歷的舉動弄得哭笑不得,兩人相視而笑,男孩才步伐不穩地走出病房。
不妙,手指頭真的很冰呢,像殭尸。
李海澄將雙手放在唇邊呵氣。
不能被沈子茉發現他剛從鬼門關走一遭,要做些偽裝。
街上燈火通明,不遠處有間超市,他想買盒冰,就說因為拿了冰棒手指才會冰涼,她喜歡芒果口味就買芒果口味,雖然他比較喜歡吃草莓,順便也買些食材回家煮,不然她一定嚷著要吃泡麵。
他可不能陪她吃泡麵,他要好好照顧自己,這樣才能陪她久一點,久一點,再久一點… …。
果然在樓梯間見到沈子茉,像只無家可歸的小白貓抱著膝蓋捲成一團坐在地上,中短髮露出側邊白皙纖細的頸項,眼睫輕輕闔著,似乎睡著了呢,連他靠這么近,偷偷在她額上印上一吻都沒發覺。
「沈子茉?」沒反應,這家伙也太沒警覺心了吧。
他壞心地將芒果冰棒貼在她脖子上,惹得她倏地跳起,像只炸毛的小貓氣鼓鼓瞪著他,「哇!你干嘛啦?」
「哪里來的翹家少女?」他半側著頭,笑問:「我家什么時候變成收容所啦?」
「我家跳電了,房東說水電師傅晚一點才會來修,你可以收留我幾個小時嗎?」女孩拎著包包站起來,看起來打算賴著不肯走了。
他叼著冰棒,瞟了一眼她的大包包,「沈子茉,妳是打算來我這里露營啊?」
「我怕無聊。」
「女中學生也看這個?」他晃晃從大包包里翻出來的漫畫。
「你管我。」
「進來吧。」他開了門,收留了這只不請自來的孤單小貓。
他想守護沈子茉。
至于能守護多久呢?不知道。
但是,李海澄相信當那一天到來,會由另一個男人撫平他帶給她的傷痛。
顏凱,如果我真的消失不見了,你會代替我陪伴她吧?
所以請原諒我的自私和任性,請讓我待在她身邊。
就算多一天也好,那些回憶也足夠讓我微笑著離開。

霍陳宅邸【楔子 – 上】 西元一九三六年
中國浙江省 湖州
秋風蕭瑟,枝椏上的葉輕而易舉隨風飄落,幾株樹早已成深褐色,涼風拂過時,隱隱約約從風里聞到夾雜山茶花的淡淡香味,路過的人似是忘了近年來的不安,不禁淺淺勾起嘴角,瞥眼霍家宅邸。
鎮上許多房屋皆從清朝保留至今,少數幾莊房改以平房建筑,但這樣的突兀,遠不及佔地千坪的霍家。
霍家宅邸,保有祖上建宅以來的風格,明清至今,不受世代變遷影響,每一磚一瓦,一壁一角,留著百年來的斑駁痕跡,外地旅客路過總忍不住停下問著附近住家,這大庭院內住的是何許人?
霍家代代以絲綢織造為盈,在湖州紡織業上具頗好的名聲,上海北京不少望族、政商皆是他們客戶,即便近年來與日本關係緊張,局勢壓著經濟無法成長,難比過去,霍家即以低姿翱翔,帶領旗下百員工在期間有得吃穿,不受局勢所苦,即便過得沒以前好,卻也能放心地糊口飯過日子。
淡雅白色的山茶花綻放在庭院中,花叢邊兩個女孩兒窩在一起說著悄悄話。
「太亂來了!怎么能不回來呢!?」驚叫的女孩約莫十四歲,頭上扎著兩條小辮子,眉毛翹得老高,這么詭異畸形的表情,是被她眼前的霍小小姐給逼出來的。
霍嬋摀住她的嘴,食指比在自己唇前,要她禁聲。
「噓、噓噓──小倩妳安靜點!悄悄話是種秘密交談,妳喊那么大聲是想整家子的人一同來講悄悄嗎?」到時還悄個屁!
「哦……好的,小小姐……但、但是,還是回來吧!」見小小姐將手移開,小倩才支支吾吾地開口。
「欸!滿兒她哥好不容易才從上海回來,還帶來不少新玩意兒,我怎么能早早回來呢?這樣多無趣啊……反正我也會帶個好東西給妳!妳就乖乖的在我房里,他們問什么妳就說我睡啦!少女閨房怎么樣也不該有人闖入!」霍嬋挺著胸說。
十五歲的她又不是十歲娃兒,她該要有自己的隱私權,及、及──少女的秘密!闖少女閨房者名副其實就是變態,對,變態!所以不該會有人在小倩喊聲睡覺時,還硬要進來看她那張口水睡臉吧!
「可是……這萬一出什么差池──」小倩話還沒說完,立即被霍嬋打斷。
「沒有萬一,放心做,嗓子別抖,一句小姐睡啰,妳莫要練習百次,那我也服了妳。」霍嬋拍拍她的肩,當作合作成立。
低沉的腳步聲緩緩傳來,從聲音中可以聽出來人后腳有拖地的慣性,腳跟與地的摩擦製造出沙沙聲響。
「兩個小姑娘在這兒做什么?賞花?」
霍嬋跟小倩驚得站起身。
「楊叔。」她們禮貌地問好。
眼前穿著一身灰的男子是楊韓,霍家的管家之一,除了管理繁瑣家務外,有時也得在當家身旁一同處理工作事宜,是霍家的重要管事。
「女孩的秘密,楊叔不適合聽。」霍嬋調皮地轉轉眼珠子,黑白分明的杏眼在她淘氣時顯得特別可愛。
「小丫頭,楊叔只不過年過三六就不能和妳們這些少女談談心啦?大妳二十多歲是多,但還年輕!」
「哪是,這不是年紀問題,是性別~性別,要論年紀的話,那我豈不是石叔、田伯伯、諭先生、錢叔……那些人都不理他們,不說話了?」霍嬋數著那幾位年紀較楊叔大的人出來,連隔壁鄰居也無可倖免。
「哈哈哈哈好好好,女孩秘密,楊叔不問,大不了是喜歡哪個男孩什么的,看妳也會害羞不說的,」說到這,楊叔發現在霍嬋身后的小倩丫頭低著頭,不知道在反覆唸著什么,于是凝眉開口問:「小倩,妳在唸什么?」
小倩下意識抬首直答。
「小姐睡著──不不不不著……」話說到一半她才知道自己犯蠢了。
霍嬋僵硬地扯出笑臉,皮笑肉不笑,一臉罵著蠢貨的表情。
這還真給她練習?
「睡不著?小小姐妳失眠啊?」楊叔憂心問。
「噢,對……昨晚作惡夢,醒來上個廁所就睡不著了,搞得我現在都犯睏,今晚一定能睡得香沉。」霍嬋故作打哈欠的模樣。
另一邊從別院轉角跑來一名年輕小子,臉上揚著笑容。
「小小姐、楊叔。」他先是爽朗問好,接著又開心地報告好消息。
「小小姐,譚少爺來了──不對,是譚少爺一家都來了!」
「真的!?」霍嬋聽到消息,開心地跳起。
「怎么忽然來?」楊叔問。
「好像是航行順利,回來得早。」
楊叔懊惱地搔搔腦。
「有什么關係!反正過兩天也是要來,現在來也沒差。」霍嬋搖搖他的手臂。
「我是怕譚家來得突然,沒招待好。」他低笑。
「這更沒差了,譚大哥有姊姊看就夠了,盤上只放餅屑他也不介意。」想到譚大哥來,霍嬋便忍不住拉起小倩,隨著方才來消息的年輕小子跑去。
三人還沒跑到主廳,就瞥見布滿蓮花的鯉魚池邊,站著一對男女,男的穿著卡其色洋人西裝,帥氣筆挺,女的穿著長裙洋裝,胸前的蕾絲雕花跟裙上的綴飾,可不是一般人撐得起的,如此神仙眷侶的模樣,不是譚大哥和姊姊,能有誰?
「譚大哥,姊姊!」霍嬋這調皮性子哪管什么階梯,直接跳過欄桿往他們跑去。
如此不雅的動作,霍嫺收進眼底,手扶著白額差點沒暈去。
倘若現在旁人在場,是要打賭內褲花色不成?
在霍嬋跑到她跟前時,霍嫺手指頂著她的鼻尖。
「妳的世界里有階梯吧妹妹?」
「有啊,我需要它時才會出現。」
霍嫺柳眉一曲,溫柔美眸難得懊惱,面對霍嬋這妹妹,不只她,連家里的人對她的調皮和古靈精怪都沒輒,罵雖罵,卻也不忍大聲斥喝,她總是一下低眼垂眉,一下軟聲撒嬌,這般惹人疼的個性,霍家哪位捨得讓她氣?
「都十四歲了動作還這么粗魯。」譚清旭冷不防彈她額頭,斯文的俊臉邪惡的翹起嘴角。
霍嬋吃痛,撫著額。
「不是十四,是十五!是沒瞧見我長高了嗎?」
「沒瞧見。」譚清旭壓壓她的頭。
身后跟來的小倩和年輕小子都掩嘴竊笑著,說來能制伏她的也只有譚少爺了。
譚清旭、霍嫺、霍嬋三人從小玩在一塊兒,照理說性格該相似才對,不知道是不是霍嬋年紀小,少跟他們相處五年關係,她性子特別皮、特特特別野蠻,長她五歲的譚清旭也無法用沉穩斯文的氣質教化她,反倒激出自己的小劣性,對著霍嫺他可以傾盡全部溫柔,對霍嬋他可以使盡僅有的邪性。
「姊姊妳可想清楚是不是要嫁給譚大哥!妳看他連妳妹妹都敢欺負,以后要是有小孩,鐵定整個本性都露出來了,多恐怖啊!」霍嬋睜大杏眼,手壓在胸口。
「那妳可要幫我把孩子藏好。」霍嫺笑說。
「妳儘管修練好妳的美姿美儀,妳姊的事這輩子由我操心就夠了。」譚清旭偏頭,幽亮的眸凝視著霍嫺。
霍嬋的余光注意到譚清旭的手緊緊牢扣在霍嫺肩上,他的動作,他的眼神足以讓所有人明了他對霍嫺的感情有多深。
「啊不跟你們耗了!我跟滿兒約的時間要到了,先走啦!」說完,霍嬋便轉身跑走。
「晚上回來一起吃飯啊!」譚清旭手圍在嘴龐大喊。
「不行,我跟滿兒約好了!你們來得太突然了。」霍嬋也回喊。
霍嬋跑沒個幾步又回頭喊:「姊姊,想清楚啊!妳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悔婚!」
譚清旭聽得舉手要揍她,另一手又把霍嫺拉入懷。
「霍嫺我娶定了!下輩子,下下輩子都是,休得悔婚!」他大喊著。
霍嫺被他的承諾羞得想跳進池里,這輩子婚都還沒結,就直接預訂到后面去了。
霍嬋笑得眼兒彎如月,她愛的姊姊和譚大哥,在下個月要結婚了。
她喜歡譚大哥,她知道她是喜歡他的,但她更喜歡姊姊。姊姊常在她闖禍時為她想辦法,在她發脾氣時柔聲哄說,比起自己默默喜歡譚大哥的心情,她更喜歡看到她愛的兩人相守,沒有隱忍,沒有壓抑,是打從心里盼望兩人長相廝守。
跑在街上的霍嬋,滿臉揚著祝福的笑容。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4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