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真實的渡劫事件_最好看的小說女生小說

霍陳宅邸【26】 霍陳玖走進門,手指解下領帶,安允詩熟練的幫他把西裝外套掛在衣櫥內。
「你怎么突然來了?今天是星期四。」
「出奇不易的驚喜。」
這驚喜可真大。
「你晚餐吃了吧?」
「吃了。」
「在樓下等很久嗎?怎么不打給我?」
「我才剛到五分鐘,妳就來了。」他其實只想遇遇看而已,單純的想來見她,然后,聽她用開朗的聲音跟他說話,如果她不在就罷了,在不在都沒關係,可有可無。
他單純的,只是想來而已,沒有其他目的。
「你,想我了?」
坐在沙發上的霍陳玖,猛然抬起頭。
安允詩水亮閃爍的黑瞳低望著他,清楚又深入。
她說什么?
霍陳玖蹙眉,莫名的恍然,他不曉得要怎么解釋他的沉默,他想否認她說的話,但在剛才她問話時,他卻又有如雷擊刺激,被說中心事般的焦躁窒息。
他會開始想她了嗎?
一整個下午,他腦海里滯留著小程最后跟他笑著揮手的模樣、十五歲的自己不帶情感的冷冽銳眸,這些面容無時無刻提醒他,他的目的是什么,不許停留,莫要忘去。
他無法解釋自己下意識想來找她的原因。
見霍陳玖沉默,她掩下失落,率先開口。
「開玩笑的,你想那么認真干嘛?」
怕霍陳玖要解釋,于是她又趕緊問:「今天心情不好?發生什么事了嗎?」
霍陳玖突然來找她絕對不是平白無故,單純的想念,他還是做不到。
「沒事。」霍陳玖拉她坐下,撫摸她的頭。
「真的?」
「如果有,妳想怎么安慰我?」摸著秀髮的大手來到她耳畔,拇指和食指輕輕揉起她的耳垂。
安允詩瞥眼看向一旁,專心思考。
「我帶你出去走走?一起散步。」他們從來沒有一起散步過。
「嗯,聽起來不錯,但是──」
「怎么?」
「今天我想跟妳待在這里,先不要出去,好好地跟平常一樣就行了。」
「跟平常一樣就好?」
「嗯,這樣很好。」他的語調很溫柔。
安允詩點頭應聲。
現在也十點半了,或許工作一天,他累了,想好好放鬆。
不知不覺,霍陳玖的動作讓她陷在他的臂膀,他低眸可見她纖長羽睫,清秀的輪廓,還有她常微微上揚的唇型。
不知何時,在他胸口的低沉情緒已經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平靜、放鬆,他隱隱淺笑,手指繼續的輕撫她的髮。
安允詩晶透明亮的雙眼,溫和的眼神洗凈他今日的壞情緒。
想她這件事,或許,感覺不壞。
霍陳玖洗完澡,用吹風機隨意吹著髮,安允詩躺在床上,抱著長型抱枕盯著他瞧。
她開始佩服凱倫,她怎么可以在霍陳玖的魅力下,專心工作,成為霍陳玖的得力秘書?
「霍陳中國最真實的渡劫事件_最好看的小說女生小說玖,你換過很多秘書嗎?」
「在兩個月內換過五個,最短的兩天。」
霍陳玖把吹風機收在底層的抽屜,走來床邊,輕抓她手臂檢視在癒合的傷口,還好傷口無礙,霍陳玖放心地躺在床的另一邊,安允詩將抱枕放在床的中央。
對,它是結界……
等她傷好后,不曉得會不會又被他趕到樓下,以保守他的貞操……
「凱倫是第六?」
「嗯,她能力強,看我的眼神也正常,希望她會一直做下去。」
「前面五位的眼神有多不正常?」
「我可以感覺到她們用眼睛脫掉我身上一件件衣服,想看到更里面,和想像更深入的事。」
「但你的魅力對凱倫好像失效了。」
「我不是她愛的型。」
「對你還會挑型?她喜歡什么樣的?」
「白嫩的,現在的對象年紀比她小,讀化工大四,她要想好好養著她的男友,就要顧好我給她的飯碗。」
他是做了身家調查嗎?
「沒想到你跟凱倫會聊這些。」
「我不過問員工私事。」
「不過問……?那你怎么知道?」
霍陳玖瞥她一眼,沒應聲。
「噢天……霍陳玖,你去調查她!?」她吃驚地瞪大眼。
不過問員工私事,卻私下調查員工私事?這更糟糕吧!
「在我身邊當秘書,我當然得清楚她的底,要是她有機會成為內鬼怎么著?」
「那你是查多深入?」
「從出生到現在的基本資料,學校、公司還有打工過的地方,現在的交友圈和常去的店家。」
「你是警察嗎?」
霍陳玖揚起一邊的眉。
「即使我不查,上頭的總裁、副總裁也會徹查,這全都是為了保護我們和霍奧。」
看樣子,霍陳玖對所有事都了若指掌,可憐的凱倫,她一定不曉得自己盡心盡力服侍的執行長,居然私底下調查她,說不定連她男友也無可倖免,被看個精光。
她也好想找人調查霍陳玖啊……
她對霍陳玖的了解只比維基百科好一些。
霍陳家第二代,七孫中的長孫,擁有四分之一的中英混血,來自于中英混血的母親。
三十而立,二○一四年成為霍奧執行長。
然后,他不挑食,擁有強烈的控制慾、佔有慾,還有很喜歡制約,規矩多,第一次洗碗是在她家。
糟糕……這些了解,聽起還好弱啊。
安允詩靈機一動,翻身趴在抱枕上。
「我們來玩個小游戲。」她笑瞇著眼道。
「想玩什么?」霍陳玖翻身側躺,面對她。
窗外的淡淡月光,隱隱照在房內,兩人清楚看見對方的五官、表情,即使在黑暗中,霍陳玖深邃的眸依然迷人萬分。
「玩問答,女士優先,從我先開始問答,過程中只可以跳過一次,如果超過的話……要罰錢!一次一百。」
「嗯,好,我錢很多。」
安允詩瞪眼,她開始覺得這是一個不公平的游戲。
她剛才是哪來的蠢腦會想跟霍陳玖玩罰錢了?
「你被罰一百,跟我被罰一塊是同等級吧?」
「嗯,或許。好,換我。」霍陳玖接道。
「什么?」
「妳遇到麻煩的話,范跟雁珊妳會先找誰?」
「不!我剛剛問的還不算開始,你怎么偷跑!?」她激動喊。
太狡猾太奸詐了!她剛剛的問題,不過是抱怨的疑問句啊!
「但我回答了,妳要回答嗎?還是跳過?」
「奸商……真的是大奸商!我會找范啦,我跟范認識比較久。」她沒好氣的回答。
霍陳玖輕輕點頭后,安允詩著急地搶話:「換我換我,你有過幾任女朋友?」
這答案她好想知道!到底有多少女人上輩子救了銀河系,才能跟霍陳玖成為情人。
她緊抿唇,擔心霍陳玖不喜歡女人問這些,認為她的問話是侵犯他的隱私,可是她瘋狂得想要知道更多關于他的事,不要一般維基百科或口耳相傳知道的,而是……起碼她想跟簡良他們一樣,起碼到一個做為朋友的了解。
她的問題使霍陳玖綻起得意的笑容,沒想到她第一個問題那么可愛。
「四任。」見他沒遲疑,顯然并不介意這方面的問題。
「四任?」這世界居然只有四個女人上輩子救了銀河系?
霍陳玖聽出她驚呼里的懷疑。
「真的只有四?」
「四任是跟我交往的對象,并非愛我的人數,對我有興趣的人很多,甚至數不清,還有我不認識的人,不過我不用每個都交往,我沒那么氾濫,允詩。」霍陳玖的輕鬆地說道,沒一點掩飾。
她開始想像霍陳玖學生時期的青澀模樣,他是不是從高中、大學就如此迷人,能讓他瞧上眼的幸運女孩,是怎么樣的人?
「安小姐,妳連問兩題,現在換我了。」
「我哪時候連問兩題了!」
他揚眉,伸手指數。「有過幾任、真的只有四,總共兩個問題。」
「不,怎么這樣!這不算兩題,那是進階題,你寫過考卷吧?同一大題里有進階題啊,我們雖然差四歲,但考卷類型是沒變的吧?」
「嗯,好,勉強讓妳算進階題,但妳剛剛又問了,所以又變回兩題。」
那也算!?
「我──」安允詩倒抽口氣,指著自己。
罷了罷了,她別再開口的好,免得再被他連題,大奸商!
「對范有好感過嗎?喜歡什么顏色?」他知道范的性向,但不代表女人會對他沒興趣。
顏色?好簡易的問題。
「范是長很帥沒錯,但我從一開始認識他,就單純只有朋友的感覺,熟了之后,更無感了。」說完,兩人對視而笑,不自覺想起范的聒噪還有毒語。
「然后,我基本上喜歡白、黑、粉、薄荷,」她講到笑出來,別人說喜歡的顏色通常只會講到一或二個,她卻連講四個。「其實要看東西,有可能外套我會喜歡卡其色,皮夾喜歡薄荷色,球鞋喜歡黑白色、高跟鞋喜歡亮色系,所以我很難說定。」她吐舌。
「所以基本上妳喜歡黑、白、粉,薄荷?Tiffany綠?」
她點點頭,她想很少有女孩可以抵抗Tiffany綠。
「好,換我,由于你剛剛又問我Tiffany綠,所以我有資格連問兩題。」她俏皮的對他比二。
「現學現賣。」霍陳玖曲起眉峰,薄唇微彎成弧。
「當然。那這四任她們之間有什么共同點?我能知道分手原因嗎?」
霍陳玖瞥向一邊,試著回想,「這題可能白問了,我對她們沒特別去留意,硬要說共同點,應該是她們樂于臣服,然后單方面愛我愛得死去活來。」
這題她真的是白問了,而霍陳玖也講了廢話。
有哪位女人跟完美高傲的霍陳玖在一起不會愛他愛的死去活來?擁有他的吻和擁抱,不是飄飄欲仙,就是欲仙欲死,他單用炙熱的眼神,輕易的能使女人們被迷的暈頭轉向。
她突然想到自己,她對霍陳玖也會到這樣嗎?霍陳玖每星期來住她家,現在跟她躺在同一張床上,陪她玩著滿足她私心的問答,要是霍陳玖對她僅到如此,而她繼續下陷,最后逃不出去的只有自己,霍陳玖可以輕鬆轉身而去,留下她在痛苦。
「另外一題,跳過。」
他不想回答分手原因?
安允詩一笑置之,裝不在意,根據他前面的回答,感覺分手全是由他提的。
「怕什么?」他繼續問。
「蟑螂、蝙蝠還有……地震。」
他們繼續玩著問答游戲,她的問題從對他的感情到喜好,而霍陳玖的問題全是與她的喜好有關,最喜歡的影片、最不能接受的缺點等諸如此類,像小女孩在寫個人檔案里的問題一樣。
「你說過霍陳不是湖州的姓氏,而是你們自己的,是什么意思?」
她用Google大神查過關于「霍陳」這姓氏,發現除了霍陳玖他們家族外,沒有其他人擁有這姓氏。
要她想可能性的話,自創的可能性最高。
「霍陳的存在是為了延續。」
延續?
在她還在思考他的話時,霍陳玖又問。
「妳有沒有違反過我訂的制約?」
「呃……跳過。」
霍陳玖突然往她夾住抱枕的大腿一拍。
「噢!」她吃痛喊聲。
「這是逞罰,說,是哪一條?」
老天……他是認真的!
「跳過,我給你一百。」
「我給妳兩百,誠實招供。」
很闊啊,大少爺!
安允詩抽回夾住抱枕的腳,將全身捲在被子里。「上次幫梁仲棋送機的時候,有擁抱,是友情的擁抱!他第一次去新加坡時,我們也有,純友情!」
安允詩像只蝸牛般,把自己捲到棉被里,連呼吸都不要了,臉整個埋在棉被中。
奇異的是,沒有霍陳玖的罵聲,他更沒有動手想把她翻出來。
他是生悶氣了?還是他能理解這只是一個友情上的擁抱?
安允詩悄悄從棉被里探頭,在眼睛要探出棉被里時,猝然一股強大的力道把她從棉被里拉出來,當她從混亂里,看清眼前的畫面時,她的雙手被扣在背后,他們中間的抱枕被丟在一旁的地上,霍陳玖僅在她鼻尖之前。
他銳利的眸和制伏她的動作,她不得不承認她有些畏懼。
「聽話,允詩。」他溫柔的低嗓,意外有著強烈的權威和壓迫感。
「我跟梁仲棋沒有其他的關係。」
「不管關係怎樣,別讓任何男人可以親密的擁抱妳,在耳邊私語也不行。」他的眼眸冷清,下達清楚的制約。
他是吃醋嗎?他的制約和佔有慾令人心跳加速,她似乎是他的,被他貼上請勿觸碰的標籤。
「告訴我,妳懂了,會聽話。」
「嗯,會。」她像認錯的孩子,黑瞳只敢偷偷瞧他。
「會什么?」
「會聽話。」她完整的回應一次。她覺得自己真的是孩子了。
「嗯。」霍陳玖放開在她背后的手,動作輕柔的將她往上提到他臂膀的位置,讓兩人環抱的姿勢舒適些。
安允詩臉貼在他的結實的手臂上。
睡意來襲,昏昏欲睡的感覺,使她意識模糊。
沉睡前,她不斷想著,霍陳玖會因為她跟其他男人親密而吃醋,是不是證明他也喜歡她?
「霍陳玖……我還有一題要問……」她的話說的含糊。
霍陳玖俯下頭,靠近她。「什么?」
她輕閉雙眼,感覺到霍陳玖輕輕拍撫她的背,他溫柔的動作加速她入眠。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問出口了沒,她實在太睏倦了,或許講得話根本不是她要問的。
薛仲臨曾說過,她每次快睡著,睏倦之意襲捲,她說的話很含糊,有時甚至不合邏輯,沒一句話是符合現實狀況的。
最后她跟霍陳玖說了什么,她不知道。

霍陳宅邸【27】 「今天不住啊……,噢。」安允詩失望的回應電話。
『快吃飯,早點睡。』霍陳玖囑咐。
他坐在車里,秦邵將車駛進高級住宅大樓的停車庫。
「嗯,知道了。對了,我昨晚最后有問你什么嗎?」
『沒有,妳睡著了。』
好險,安允詩鬆口氣,她真擔心自己亂問話,得罪人了還不曉得。
霍陳玖收下手機,電梯抵達,響出清脆的叮鈴聲。
「你搭下一班。」霍陳玖對秦邵說。
秦邵聽令,沒多問,他知道霍陳玖會這樣命令,代表他現在需要個人空間。
霍陳玖走入寬敞的電梯,電梯車箱使用大理石及微晶石,石紋美麗高雅,箱內的高檔裝潢顯示著此棟大樓的屋主們各個身價不凡。
霍陳玖靠在墻面,仰頭閉起眼。
「我還有一題要問……」
「什么?」
「我是喜歡你的,那你是喜歡我的嗎?」她睏意太重,已經瞇上眼睛。
「你有喜歡嗎……」她的話含糊又小聲。
霍陳玖不語,輕拍她的背哄著:「睡吧。」
他不知道。
霍陳玖裝作她沒提問過,也盼她別再問。
安允詩提著海藻綠色的硬殼包走過街,低跟鞋在人行道上敲著。
捷運站里滿是下班人潮,她考慮要不要在附近買晚餐回家吃,不然家里附近的小吃,她最近也吃膩了。
這幾天,霍陳玖沒與她聯絡,她傳的訊息,他也回傳的簡短。
雖然說霍陳玖本身不是話多的人,但她總覺得不太對勁,她難以用實例來形容,可是她心里偏偏感覺不對,是她太敏感了嗎?
她突然想到這里有間雁珊推薦的日式家庭簡餐店,乾脆今晚就在那家解決吧。
她經過一家飯店門口時,被一名男人攬手擋住去。
「安小姐。」
「霍陳昂先生。」她驚呼道,沒想到會在路上遇到他。
霍陳昂一身西裝,高雅氣派的裝扮仍掩飾不住他天生的狂野豪邁。
「真高興妳沒忘了我。」
「霍陳昂先生,今天特別打扮,是不是有約會?」安允詩看他穿著的西裝不是工作上穿著的款示。
霍陳昂凝眉,「妳不來嗎?」
「什么?」
「杰斯的歸國派對,我們的堂弟。」
杰斯?她記得是他們上次在包廂里談論的人,說是他回國時,他們要舉辦派對歡迎他,她跟霍陳玖很少于公共場合出現,一起出現在他們的家族派對更是不可能了,她原本是不在意霍陳玖會不會帶她參加派對的,但霍陳昂似乎以為會有她的出現,他的這份以為,讓她開始在意霍陳玖沒跟她提及派對這件事。
霍陳昂眼神往后一瞄,他招手喊道:「杰斯。」
安允詩順著他的方向看去,朝他們走來的男人穿著白色的西裝,黑順的髮綁著低馬尾,他俊美的臉龐像極了從畫走出來的英國紳士,低馬尾非常適合他,她看過所有人包括電視明星上來說,沒人比他更適合。
杰斯走到他們面前,他身后跟著一名穿白襯衫,白色及膝裙的女人,她的年紀看起來跟她差不多大,身形嬌小,但給人氣息沒一絲柔弱。
「你好。」安允詩微微欠身。
杰斯維持紳士笑容朝她點頭。
「跟你介紹,這位安允詩,安小姐。她來頭可不小,是大堂哥身邊的人。」
「女朋友?」
霍陳昂聳肩。「他是沒說什么,但她對堂哥的稱呼很不一樣。」
杰斯挑起一邊的眉。
「霍陳玖,她喊堂哥的本名,而且才認識約一個月就喊了。」他說。
杰斯微怔,訝異地凝視安允詩。
安允詩緊繃雙肩,她知道外人對霍陳家僅能使用尊稱,她能直呼霍陳玖的名,也是他允許的,可是有必要這么吃驚嗎?簡良和關月可是一個字「玖」的在喊。
「安小姐,妳好,我是霍陳杰,直接叫我杰斯就好,我長年在國外,叫我英文名字我比較習慣。」杰斯牽起她的手,禮貌性的在她的手上一吻。
對杰斯優雅又禮貌的國外迎賓禮儀,她小心的不讓自己的不自在被他們察覺。
「安小姐妳等等沒事吧?一起去杰斯的派對如何?」霍陳昂問道。
「大堂哥沒帶她?」杰斯疑惑,不曉得大堂哥發哪門子的悶騷,居然沒想帶她去。
「我也很吃驚,不曉得是想把她藏去哪。」
「我很歡迎妳,安小姐,一起來吧。」
「不,沒關係的,這是你們家族的派對,我不好去打擾。」聽到他們居然想帶她去派對,她驚慌地拒絕。
「身為派對的主人我都開口邀請了,請別讓我失望。」杰斯道。
「我很榮幸受到你們的邀請,真的十分榮幸。」安允詩十指交握,「但你們也看到了,你們兩人今天打扮的很帥,非常的帥氣,這么正式的場合,我現在這一身裝扮不適合。被派對主人邀請了,還沒打扮,我怕是會丟兩位的臉,還是之后有機會見面時,再──」
聽到安允詩拒絕的理由,杰斯跟霍陳昂對看。
「現在快六點半,派對七點半開始,你能多快?」杰斯抿笑問。
「在第二個女人挽上你手臂前,我能帶她盛裝出席。」霍陳昂自信的回。
「好,我就一次挽著兩個女人,請盡快到場啊,二堂哥。」語畢,杰斯瞥向安允詩,用他好聽迷惑的嗓音道:「等會兒見。」
杰斯與他的隨行管家轉身離去,安允詩瞠目凝眉,如果剛剛的對話她沒理解錯,他們打算由霍陳昂帶她去裝扮,然后去派對!?
「霍陳昂先生,我──」
「時間緊迫,先走再說。」霍陳昂拉著她,坐進飯店人員幫他開來的藍寶堅尼跑車。

鮮黃色的藍寶堅尼奔馳在覓靜山林,霍陳昂打開半扇車窗,夜風中隱隱聽見振奮人心的音樂節奏,他駛近停在一座莊園前,兩尺半高的鐵柵門,有數名保全,一名穿著黑背心的服務生,迎著笑臉來到車窗邊,見到霍陳昂亮出黑色邀請函,他致笑點頭,單手擺在腹前,另一手擺向莊園內的方向,鐵柵門為他們開啟。
「送驚喜給堂哥啰!」
「霍陳昂先生,你戶頭帳號可以先給我嗎?這件小禮服的錢,我會匯給你的。」
「不用,我不收女人的錢。」
「可是這件價值不斐啊!」要萬,這件要萬!她知道名牌的價錢,本就天價橫行,但每看到一次還是覺得根本是天剎的鬼天價,是有神明穿過加持又可防彈嗎?這價錢……這價錢……贏了很多人的薪水啊!
「那鞋子?」安允詩指著腳上的米白色高跟鞋。
「不用。」
「那手拿包?」她拿起手上的金邊高雅的手拿包,旁邊還有精緻的名牌吊環。
霍陳昂凝眉,晞向她。
想到在帶她去精品店請人幫她搭配時,她的反應很特別,跟著他的女伴同樣的是睜大眼,很喜歡的模樣,面色粉紅,而安允詩卻是一副面色慘白,是高興過頭了嗎?
「不用跟我客氣,我不會因為買了這幾樣就吃土。」
「霍陳昂先生,我們才見第二次,以我的生活來說這是份大禮,我真的超級不好意思收。」安允詩堅決地說。
霍陳昂沉默了一會兒,抿起下唇,他除了小時候拿紅包外,還真沒隨便收過女人的錢,這感覺怎么說怎么怪。
「如果妳很堅持,不然妳叫堂哥還吧。」霍陳昂停好車,跨出車門。
叫霍陳玖來還錢!?
霍陳玖連她到這都不知道,哪敢叫他來還錢,而且……他可是會跟她計較房間錢的人呢!
這洋裝、鞋和手拿包算一算也要十三萬,她可不敢想像霍陳玖要用什么方式懲罰她!
霍陳昂領著安允詩往莊園的派對中心走去,三層樓英式別墅,藤蔓爬滿右面的墻,面對北方兩尺大的落地窗,可以一矅曲線形的泳池及遠方夜景,從窗看去,內約二十名客人,泳池外約三十名享受著現場DJ的音樂,有幾位甚是明星和主播。
她心底突然感謝起霍陳昂給她小禮服,還有雙與禮服完美搭配的高跟鞋,不然在場所有人穿著正式,各個美艷動人,連男人的裝扮也不馬虎,她要是原像登場,說不準有人叫她去倒酒。
「我帶妳去找堂哥。」
「沒關係,我想我自己繞繞找找好了,而且你似乎要開始忙了。」安允詩指著前方。
一名帶著長金絲耳環的女人,踩著銀色露趾高跟鞋,步姿裊娜,朝著霍陳昂揮手。
霍陳昂偏頭,這下可糟了,美女當前,身邊又有堂哥的人要帶,他要怎么選才好?
安允詩看到霍陳昂曲眉故作懊惱的模樣,露齒輕笑。
「我沒問題的,霍陳昂先生,請你放心的去找朋友吧!不用擔心我。」
「如果有不識相的人纏住妳,只要喊出堂哥的名字,保證他們會滾遠遠的。」霍陳昂交代完后,旋身與對方招呼回應。
看到霍陳昂走后,她偷偷鬆口氣,終于剩她一個人了。
雖然霍陳昂做人直快,剛才相處氣氛不差,但那天在酒吧見到他對石勤戊的惡劣行為,還是留下了難抹滅的壞印象。
安允詩趕緊拿出手機找霍陳玖的號碼,在被霍陳昂抓去換裝時,她好幾次想打電話給霍陳玖,可惜霍陳昂在一旁不停快速指揮服務小姐,在最短的時間搞定她的裝扮,害得她沒機會打,剛在車上時,也不準她打電話,說今天是要去給堂哥送驚喜,怎么可以給她破壞,話說著說著就把她的包包往后坐一丟。
天啊,她覺得她的出現不會帶來驚喜,而是驚嚇!
她得在遇到霍陳玖前,快告訴他,免得自己不小心破壞第四制約。
制約四,單獨遇到霍陳家的人時,立刻聯絡我。
霍陳玖說這句話的嗓音彷彿又清楚得在耳邊喚,溫柔卻不失權威感。
第一通電話,他沒接。
是正在跟人談話,不方便接嗎?
她考慮要不要再撥出一通,否則就是她要在霍陳玖看到她之前躲起來!不……不行,霍陳昂和杰斯肯定會問霍陳玖,見著她沒?那躲起來也沒用啊……
安允詩苦惱,把垂到臉上的髮絲勾到耳后。
好吧,再打一次。
當她要撥號時,手機螢幕轉了畫面,是霍陳玖回撥!
「喂。」
電話另一頭無聲。
安允詩輕輕皺眉,怎么不說話?
他按錯了嗎?
「喂?」
『妳為什么在這里?』電話另一頭低沉的聲音,隱約帶著微微怒氣。
這里?
聽到他的用詞,安允詩警覺起來,環顧四周,往左側看時,她頓住。
霍陳玖魁梧肩寬的身影離她約五尺,他的厲眸狠狠地將她定住。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076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