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烈火獠牙這么輕易把實實交給我們照顧,有一層用意。」刑歌摸著下巴說。”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23.撿來的

三個小時后。

孔雀怪草原已經空蕩蕩的沒有任何人了。

8960

刑歌坐在附近一塊大石頭,單手撐著頭,望著湛藍的天空,眼神呆滯,目空一切。

她還算是好一點的了,血霧傭兵團其余四人各自站在某個大樹前,抬頭望天,雙膝著地,手指大張扒著樹干,從遠遠的看,像是受了什么強烈刺激無處發洩,充滿怨念的用指甲刮著樹皮,藉此磨掉心中那股火。

是的,實實是天生的「戰斗白癡」,教導了三個多小時,格斗技巧依舊半點精長也沒有,傭兵們都想把武器扔在一旁,抱頭崩潰大喊著「拜託大爺你認真打怪,你開外掛故意這么弱吧?」

對傭兵們來說,打怪這擋事很簡單,拿著刀上去揮兩下,能瞄準怪物脖子、頭部或心臟等等弱點打出爆擊,那就萬事OK了,只要能掌握切入弱點的時機,就能成為一個高手。

對高手與非高手之間的差別,大概就是「打不打的到怪物弱點」,這個簡單的定義,傭兵們答應幫實實練功,一致認為帶人是一件很簡單的差事。

可惜,傭兵們太小看實實了,實實的層次已經是更遠大的存在。

對于實戰,實實的概念是「刀跟劍用起來沒差別吧」、「我常拿光碟當飛鏢射哦」、「技能『雪花亂舞』?會有雪飄出來嗎?聽起來很好吃。」,「地圖上下左右在哪里啊」等等。

顯然,高手與新手完全不在一個水平上,他們的練功課程像鬼打墻一樣的進行著,雙方的溝通沒有交集。

以往對自己的身手懷著自信的傭兵們,紛紛沒轍了,他們很擅長戰斗,腦內藏有無數知識,卻是不專業的導師,遇到像實實這類天真無邪很認真學習,卻怎么也教不會的學徒,簡直是挑戰他們暴躁脾氣的底線。

雇主是萬萬打不得的,所以面色猙獰積郁已久的傭兵們,紛紛去角落用指甲刮著樹干去冷靜一下。

把傭兵們變成一群瘋子的罪魁禍首實實,正茫然歪著頭,看著傭兵們抱頭崩潰樣,困惑的說:「好有趣,你們的反應跟表哥一樣呢。」

從實實那邊聽聞,烈火獠牙也曾試圖教導戰斗技巧,因為是自己的小表弟,此人更有耐心了,除了自己親自指導外,還請了狂徒公會十多個經驗豐富的高等訓練師輪番上陣,操的實實叫苦連天,但這孩子的實力擺在那的,不會人多一些瞬間突飛猛進,耗費無數人力的訓練始終未果,訓練結果是,實實茫然的站在原地,老師們跪在地上佩服的五體投地,烈火獠牙在旁邊按著腦袋崩潰,那個恨鐵不成鋼啊。

烈火獠牙在戰場上砍人之狠,被譽為靈魂之刃難得一見的戰斗高手,卻沒想到表弟實實沒有遺傳到血緣基因,出現如此極致的反差。

「原來烈火獠牙這么輕易把實實交給我們照顧,有一層用意。」刑歌摸著下巴說。

「這小朋友跟烈火燎牙真的有血緣關係嗎?我越看越不像。」千曜忍不住提道。

「說不定是基因突變?」席維斯特推論。

「外面抱來的?」白淵說。

隱形貓撇撇嘴,說道:「別瞎扯了,有時間在聊些有的沒有,還不如實際一點想想其他方法教導實實!」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